完整章节阅读爱有深浅
  • 完整章节阅读爱有深浅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山谷君
  • 更新:2024-06-22 12:20:00
  • 最新章节:第12章
继续看书
火爆新书《爱有深浅》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山谷君”,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完整章节阅读爱有深浅》精彩片段


她还是新人,刚入门,口碑很重要的。


周铭是真心关心她,比她还焦虑。

“你知道,这次是卓总通知肖主任来公司的,卓总本来是不管这种小事,但是这次他直接越过张律师联系肖主任,可见是真的生气了。”

舒听澜就想,卓禹安这人怎么这样,如此大动干戈,是要公报私仇吗?

卓远的高层都来了,温简也在,然后肖主任带着并购团队也都来了,这个阵仗一看就是要公布大事。

难不成因为这个,而解聘她们团队吗?

舒听澜心里有点难过,但一人做事一人担,卓禹安非要追究的话,她可以退出这个项目。

她以为肖主任会大骂她,但肖主任只是看她一眼

:“不是什么大事,别瞎想了。”

其实肖主任是相信舒听澜的,她一直看重的就是舒听澜细致负责任的工作态度,这种低级的错误,舒听澜绝对不会犯。

会议室里很安静,卓禹安扔出那本文件,甩在会议桌上,冷声质问

:“解释解释,怎么回事?”

把目标公司的资料丢了,虽是很低级的错误,但真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就连卓远科技的张律师都觉得卓总这是小题大做了。

舒听澜想,卓禹安就是故意的,就是冲着她来的。就是想让她低头认错罢了,心是真的被刺痛了一下,何必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她呢?

她默默站起来,承担责任,总归事实是她确实丢了文件,才让人抓住了把柄。

肖主任拽住她的衣角,不让她站起来,先开口了

:“卓总,这次真是抱歉,我们以后一定会更加规范流程,不会再犯。”

肖主任虽严厉,但在外,是绝对护犊子的,舒听澜不由眼眶一热。

卓禹安冷冷看了她们一眼,继而道

:“规范流程?所以把客户公司的资料扔进垃圾桶?”

“扔进垃圾桶?”

肖主任与周铭都愣住了,一时语塞。他们想的是,或许是不小心遗落在卓远科技其它区域的办公室,恰好被卓远科技的人看到。

怎么想,也不可能会在垃圾桶啊,那就是有人故意扔的了。

肖主任多聪明啊,看了舒听澜一眼,又看了嘉佳一眼,几乎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嘉佳看到肖主任审视的眼神,转过头回避开了。

肖主任便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很多事,她不说,不代表不知道,碍于她父亲的身份睁只眼闭只眼罢了。

“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卓禹安没有耐心,又问了一句。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舒听澜与肖主任想的是一样的,嘉佳的问题属于律所内部的问题,回去之后,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但在客户面前,自然是要团结一致对外的,这关于客户对她们整个团队的信任与合作的问题。

然而嘉佳不懂,也或者懂,只是不在意,并且自信过了头,在肖主任认错道歉时,她忽然站起来指着舒听澜说:

“肖主任,这次的事情跟您没有任何关系的,资料不是您去取的。是我跟听澜去胜普瑞取的资料,但是我确定,这份资料当时听澜点完之后,我放进她的箱子里,怎么会在垃圾桶,我想她最清楚。”

“你什么意思?”舒听澜冷眼看着嘉佳,简直不敢相信这人愚蠢阴暗的程度会与受教育的程度截然相反。

这是在客户公司,你想当众搞内讧吗?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怎么就没心没肺了?


老板过了一会儿笑嘻嘻端着粉过来,站在他们桌前,仔细打量了一下谢锦澜与周瑾瑜,随后又是一声惊呼

“老婆,你快过来,就是那个小丫头没错,这回确定就是她。”

老板娘闻声过来,先看到谢锦澜,继续失望到

“这不就是上回来店里的姑娘吗?我不是说了,不是那个小丫头。”

“你再看看她对面的人。”老板提醒。

老板娘看了一眼对面的周瑾瑜,愣住,随后惊喜地拍了一下大腿

“没错,没错,就是他们,哈哈哈哈,就是他们。”爽朗的笑声传来。

谢锦澜有一丝感动被人如此惦记着,周瑾瑜则是有些尴尬,他没有与这个群体的人打交道的经验,无法体会对方的情绪来源。

“小丫头,你真是没良心,上回来还不承认。这回可不能否认了吧?一个人长得像还是巧合,不可能两个人都长得像吧,就是你没错。”

老板与老板娘的热情引得店里其他人都频频看过来,谢锦澜也尴尬得脸红。

周瑾瑜见此,正想开口说:我们要用餐。但是话还没出口,只见老板娘兴奋地道

“你们现在是在一起了吗?结婚了吗?”

谢锦澜一听,险些被水呛到,这都哪跟哪?

“我当年就看出来了,他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每次陪你们来店里,自己不吃,就看着你吃,哎呦,那个眼神啊,老阿姨我都心动了。”

这.....

谢锦澜就想这阿姨脑补得太精彩了,果然八卦是女人的天性。

她更加尴尬了,看了一眼周瑾瑜,等着他跟老板娘否认呢,结果他倒好,难得的,竟然笑了。她只好亲自上阵否定

“不是,我们只是.....”说是同事关系?合作伙伴的关系?还是床.伴的关系?感觉在如此真诚的阿姨面前,不说实话会遭天打雷劈,她正斟酌语言,老板娘一把打断她

“迟早的事,迟早的事。今天可算了却我一桩心事了,看到漂亮的小丫头长大后的样子,也如愿看到你们在一起了,哈哈哈哈。”

老板娘爽朗地大笑着。

谢锦澜一时不知她是关心自己,还是纯粹出于八卦,把他们当成电视剧看,因为没有看到结尾,而念念不忘这么多年?

“今天我请客,你们尽管吃。”老板娘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你们了却了她一桩心事。”老板也开心地说完去忙了。

只留下面面相觑的谢锦澜与周瑾瑜。两人吃完,周瑾瑜直接扫码付款,跟老板老板娘道别离开。

夜幕降临,气温骤降,走出小吃店,谢锦澜不由瑟缩了一下,周瑾瑜则拽过她,把她裹在自己的风衣里,站在路边拦车,不再骑单车。

“你这次到栖宁来是什么事?”她问,因为一整天,他好像什么正事也没干。

“来玩。”他低头看怀里的人说,目光被霓虹的街灯照的异常温柔。

谢锦澜才不相信,卓远科技周一有新品要上市,正是最忙的时候,而且他从国外一回国便直接转机到栖宁,以他工作狂的态度,怎么可能纯粹来玩。但这个男人,一向不跟她说公事,她已习以为常。所以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想从他怀里离开一点。

周瑾瑜收紧了手臂,再次把她揽进自己怀里,说道

“明晚回森洲,后天周一上午的新品发布相关事宜都已准备好了。这两天没事可做,所以来栖宁走走,很多年没回来。”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没有,打算在家休息,年后会很忙。”


季忱骁就不再问了,静静陪着她吃,自己倒是一口也没吃。

“你过年不在家,真的没事吗?”楚芸宁又问,她并不知季忱骁的家庭情况,只以为是普通的小康家庭。

“没事。快吃,吃完带你出去玩。”

“去哪?”

“去了就知道。”

楚芸宁吃饱喝足,一整个下午的挫败感也烟消云散,认清一个事实,人有专长就有短板,不会做饭没什么大不了的,饿不死。谁规定女生就一定要会做饭呢?

她开开心心换了衣服跟季忱骁出门。

大年三十的森洲市,近郊的街上几乎没车,他一路畅通无阻的带她来到了市中心,相比于她家的近郊,市中心很热闹,年轻的男孩女孩打扮时尚,成群结队在外玩闹,脸上洋溢着无比青春的气息。也有年轻夫妇,牵着孩子的手在游乐场玩,或者一家人在外吃完年夜饭,漫步回家。这个城市,各有各的热闹。

季忱骁把车停在市区某个高档小区的车库,然后牵着楚芸宁的手进电梯。

“去你家?”楚芸宁后知后觉地问。

“嗯。”

两人好像自认识以来,一直是季忱骁不请自来的去她家留宿,她从未去过他家。

而今天,陪她跨年,带她来他家,她想,很多事不用明说,已很明确。

电梯一直往上,直到顶层。出了电梯便是宽阔的视野,整个森洲市尽收眼底。季忱骁站在门口摆弄门锁,

“过来。”

他抓着楚芸宁的手在指纹上按了几次,语音提示指纹已记录。

接着,他又板着她的脸,对着门锁上的摄像头识别,语音提示已记录。

“指纹、脸部识别都给你开通了,以后可以自由出入。”

楚芸宁任由他带着进到他家,原以为是他长居住的,结果里边空荡荡的,只有基础装修,别的软装一律没有,她不由有一点失望,原来不是他真正的家啊。

客厅一面是巨大的落地窗,另一面是露天的露台,不管站在哪个角度,都可以看到整座城市的夜景。楚芸宁想,这个地段、这种类型的房子,至少在9位数以上,真豪气。只是不知他带她来做什么?

窗外,是远处高楼巨大的电子屏幕上绽放的绚丽烟花,底下的广场上,男男女女在齐声喊着倒计时。

10、9、8、7.....

原来已到12点,农历新年来了。

在数到1时,季忱骁从身后拥抱着她,低声在她耳边说:

“楚芸宁,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即便是高层,但因为站在露台上,所以清晰地听见远处广场上爆发出人们喜悦相互祝福的声音。

电子屏幕上的烟花开得绚烂,光线不时闪过他们的脸。季忱骁把她转过身,低头深深浅浅地吻她。把她整个人都裹进他的大衣里,紧紧抱着。

许久许久,吻到舌..头发麻,几乎喘不过气,他才松开她。

“楚芸宁,这套房子交给你装修好吗?按你的喜好!”

他的嗓音沙哑,目光却如水一般温柔看着她,等她的答案,他话里的意思已足够明确了,按她的喜好装饰,再搬进来。

楚芸宁在他的怀里摇头,再摇头。

“我审美不好,也没有精力,工作很忙。”

她现在的房子虽然在近郊,也不大,但那是她跟母亲一手布置起来的,很温馨,也给她很大的安全感,她从未想过要搬离那里。

“这里离公司近,你上下班可以节省很多时间。”他解释。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本不想接,但联想到林之侽晚上的劝告,“适当地把自己的心打开并不难”。她接了。


国内是深夜,国外正是艳阳高照,周瑾瑜的背影是在办公室。手机屏幕两个画面,一黑一白。

“睡了?”他声音低沉。

“准备睡。”她嗓音慵懒。

就此沉默,实在不知有什么可聊的。工作上的事,她每天的工作报告写得很详细,他可以直接看到。私事上,好像,没什么可聊的。

一黑一白的屏幕里,谢锦澜的脸隐没在一片黑暗之中,只能看到一点模糊的轮廓。

“把灯打开,我看看你。”周瑾瑜说。

谢锦澜没拒绝,开了床头灯,光线暖黄,把她照得很柔软。周瑾瑜忽然笑了,

“有没有想要的礼物?我下周回国。”

“不是月底才回吗?”

“嗯,提前回。”

谢锦澜认真地想了想,她确实有需要带的,医院那边建议给母亲换一种药,原来的药已产生耐药,新药在国内卖得比较贵。

但算了,她跟周瑾瑜开不了这个口,加上家里的事,不想让他知道。她心里来回翻腾了几遍,面上却是一点痕迹都没露。

许久,周瑾瑜才说

“早点睡,晚安。”

“晚安。”

视频那边是他的秘书来找他开会,这个秘书似乎是常驻国外总部,即便周瑾瑜回国工作,也没跟着回来。

周末两天在家,她主要梳理了一下胜普瑞智能各地分公司一周的调查情况,再计划下周的工作内容,做成了一份报告发给肖主任审核。

自从接手卓远科技这个项目以来,肖主任便十分信任她,事无大小,基本都交由她来做,只偶尔在关键的问题上,指导一二。

谢锦澜从开始的没信心到现在信心十足,连周铭都感慨,她做事的专业能力,已十分成熟像一位资深的律师,不提的话,没人相信她是新手。

谢锦澜笑,“都是肖主任还有周老师教我的。”

这话不假,有他们的指导,加上她足够努力,有耐心,善于思考,很多问题,走一步想五步,便不容易出错了。

目前的项目进展是目标公司胜普瑞智能各个分公司,按照之前的调查清单要求,提交相关资料,资料需要逐项进行核对。胜普瑞智能的分公司太多,周铭,嘉佳,还有另外三位律师分别去了不同的分公司驻场,埋头苦干半个月,完成三分之二。

肖主任的规划是等分公司的资料审查完,大家再回到胜普瑞智能的总部,集中火力完成总部资料的尽调工作。

周一,谢锦澜回律所汇报工作,肖主任听完之后吩咐道

“这周你要去一趟栖宁市。”

“栖宁?”

“对,胜普瑞智能的一家代工厂在栖宁市,涉及到一项土地问题还有员工股权的问题,需要你去核实给出法律意见。你是栖宁人,对当地比较熟悉,而且现在我们组能调派的也就你了。”

“行,我今天就出发。”

因为上次食品公司的项目,她已经回过一次栖宁,所以这次再回去已没有太多忐忑与不适。

到了栖宁,程晨来接机,程晨性格比较内敛,不似林之侽的开放,见到谢锦澜也只是笑笑,

“去我家住,房间已经给你收拾好了。”

“不用,我订了酒店。工作可能会比较忙,住家里不方便,替我跟叔叔阿姨问好啊。”

程晨知道她脾气,也不强求,一路把她送到酒店

“这次要待几天?”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想圈养我?”她状似开玩笑。


“可以吗?”

“不可以。”

他们从单纯的睡友关系发展到现在有了心的羁绊,但谁也没有开口捅破这层窗户纸,即便周远安此时邀请她搬过来住,但始终没有明确两人的身份。

闻惊语猜不透他的心思,是继续当睡友?还是发展成男女朋友?他不说,闻惊语亦是在权衡利弊而不说。

周远安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继续抱了她一会儿才回客厅。这套房子还没有任何家具,今晚没法住人,所以两人又驱车回闻惊语的住所。

这么一来一回,已是凌晨两点,闻惊语累得倒头就睡,但架不住周远安折腾,又陪他疯了一次,真正入睡已是凌晨四点,两人相拥而眠,直到日上三竿才醒。

冬日正午的阳光太暖了,暖暖地照在床上,床上的人慵懒地躺着,近距离四目相对许久,

“闻惊语,新年快乐。”跨年时他已经说过,现在是大年初一。

“新年快乐。”

彼此说完,不由笑了。

“今天有什么安排吗?”闻惊语问。

“去慧苑寺如何?”他沉思了一会后给的建议。

慧苑寺在森洲市的慧山上,是综合类的寺庙,据说不管是求事业,求姻缘,求子嗣,求平安都很灵验。

“你还信这个?”闻惊语不可思议,他可是走在科技前沿的人。

“嗯,信。”他点头,声音犹如下了蛊,让人沉溺在里面。

“你想求什么?”闻惊语不由有些好奇,这个男人已经应有尽有的,还有需要求的吗?

周远安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淡淡地笑了笑:

“起来走。”

“好。”

周远安非常少见地穿了一身运动装,带上棒球帽,与平日严肃的西装模样判若两人,有另一种充满活力的气质。闻惊语亦是,穿了一套灰色偏黑的运动装,运动鞋是橘红色,梳着马尾,亦是青春张扬。

周远安发现闻惊语这一点小小的癖好,她鞋柜里所有的鞋都是红色,各种各样的红。

驱车很快就到了慧山,慧苑寺在山顶,因为是大年初一,很多人,停车场已经停满了车,周远安转了好几圈,才找到车位。

停好车,他拿包,包里有保温杯还有水果小零食等,闻惊语空手走。乍一看,倒是跟旁边那些小情侣们一模一样。

只不过闻惊语还是觉得异样,他是周远安啊,走在科技的最前沿,怎么会相信这些?再说他此时的形象,完全没有在公司或者演讲台上傲视群雄的模样,此时温柔、平和,就是寻常人家的男孩。

闻惊语平日运动得少,爬到半山腰时,已累得走不动了。

“前边有个凉亭,我们去那休息。”周远安一路哄着她往前走。

“走不动了,你先上去,不要管我。”闻惊语赖着不走,她多年不爬山,爬这一会儿已经快喘不过气了,白皙的脸已通红。

“上来,我背你。”周远安蹲在她的面前。

“不要。”她可不想丢人,这山道上的人不少。

“是背还是抱?你自己选。”他不容拒绝。

“背!”闻惊语慢悠悠爬上他的背。

路过的几个年轻的男孩女孩见此,都发出哇的羡慕声。

男孩子们佩服周远安的体力,女孩子们羡慕闻惊语的幸福。在一路关注之下,闻惊语把脸越埋越低,直到埋进他的颈部。

好在前边的凉亭很快就到了,她马上从他背上跳下来。周远安从包里拿出保温杯递给闻惊语:“喝点水。”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程知敏订的是一家法式餐厅,卓禹安一走进去,看到对方时便知道是精心设计的相亲了,尤其在聊了不到两句,程知敏与对方的母亲就以有事为由离席,只剩他俩时更加确定。


他在心里冷笑,漫不经心地看了对方一眼。

对方落落大方看他一眼:“想必刚才你没听到我的名字,我叫黎语,再次见到你很高兴。”

卓禹安抓住了重点:“黎语?再次见到?”

“是的,小时候我们同在一个机关家属幼儿园,还有小学一年级同班,只是后来我转学了,随我爸转到西北。”

“没印象!”卓禹安也不避讳,确实没印象。只不过在脑海里盘点了一下,老爷子身边姓黎的人,这个姓不多见,很容易就猜出对方身份,某军总司令。

“没关系,从今天开始有印象即可。”黎语并不因为他的冷漠而生气,或者是根本没把他的冷漠看在眼里。她是黎语,这个姓,这个身份就足够让人臣服。

卓禹安一挑眉,并未再说话,拿着刀叉旁若无人地吃起旁边的法式鹅肝,完全把黎语当透明,这是他最后的克制,避免说出伤人的话而毁了两家的交情。不言语也是他对程知敏私自安排相亲最后的尊重。

让他笑脸相迎或者维持礼貌来接待相亲对象,恕他无法做到。

黎语怒目看着他,她足够骄傲,还未曾有人把她当成透明人。

“你什么意思?”她问。

“抱歉,我无意相亲。回去我会与我母亲说明。”

“看不上我?”

“不,我只是无意相亲,与对方是谁并无任何关系。”

“你是第一个敢不给我面子的人。”

“是吗?你若需要,我会与我母亲解释,是你没看上我,保足你的面子。”语气漠然得让人憎恶,杀伤力巨大。

黎语不怒反笑:“不,我还就看上你了。舔狗满大街都是我不稀罕,好不容易来只狼,我喜欢。”

“你随意。”卓禹安倒真是无所谓,对方什么心思与他无关,该说的已说完,正准备起身离席,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安,你怎么在这?”

是Jane,她入住的酒店就在隔壁,此时过来用餐,没想到遇到卓禹安,并且一字不落的听完他们的谈话,所以故意亲昵叫他名字,替他解围。

见到Jane,卓禹安稍有意外,她回国这几天,自己找了个私人导游,满京城跑,忙得不亦乐乎,原想尽地主之谊请她吃饭,压根联系不上人。

Jane自主坐到她们的桌上,也不介意,直接拿卓禹安用过的刀叉用,倒是卓禹安从她手里拿走:“换一副。”而后叫服务员送上来一副新的。

看得黎语一愣,脸色极不好看:“你谁啊?”

卓禹安没有回答,Jane也配合默契不回答,只顾着大口吃饭,跑了一天,真饿了。黎语哪曾受过这种气,拎起包转身气冲冲地走了。

“相亲?”待她走了,Jane才从食物里抬头问他。她的头发微卷披肩,身上穿着薄款低领毛衣,底下是一条米白色灯芯绒阔腿裤,虽打扮休闲,但照旧透着一股职场女精英的范儿,又美又飒。

“嗯。”他也不解释太多。

“没想到啊,你终究逃不过相亲的命运。刚才那女孩很漂亮,家里介绍的,应该家世也相当,没看上吗?。”Jane幸灾乐祸且八卦。

卓禹安没回答她的问题。

“真不知道你想找什么样的。”她幽幽说了句。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所以开了门让他进去。


他熟门熟路换了拖鞋去厨房,洗菜,分类,放进冰箱冷藏,冷冻,看着满满当当的冰箱,他很满意。

“季忱骁,我们好好谈谈吧。”这次换楚芸宁主动要谈了。

“好。不过要先等一会儿,我做好饭,边吃边谈。”

楚芸宁一口气闷着,实在无法理解季忱骁的行为,就是完全不在意她的态度,我行我素,只顾着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必了,先谈谈吧。”她态度坚决。

“行吧。”季忱骁见此,转身洗手擦干,然后坐到客厅,看着她:“想谈什么?”

“我很感谢你昨晚帮我找到资料,也很感谢你今天上午帮我彻底解决嘉佳的问题。但是,季忱骁,我之前说的很清楚,我们之间没有必要搞得藕断丝连难舍难分。我承认之前对你是有好感,也曾想过再进一步,但是我也说了,有温简就没有我。”

季忱骁静静看着她,很认真地听她把话说完。沉默良久,似乎第一次鼓足了勇气说道:

“楚芸宁,也许是我的错,我从未认真跟你说过,我对你,不止是好感。”

“所以呢,因为你对我超过好感,我就要为你妥协?为你去承受温简的伤害?季忱骁,我真的求求你了,不要做这些让我痛苦的事情。你的存在,就是不停地在我的伤口上一把一把地撒盐。”

因为你的存在,总是不停地提醒我,当年父亲对温简的爱护;总是不停地提醒我,我从未得到过父亲全心全意的爱。

她要的是笃定的,全心全意的,坚定的爱,否则宁愿不要。

她对他的厌恶就明晃晃地写在脸上,没有丝毫的隐藏,不,也许不是对他,而是对父亲与温简。

季忱骁看着她,眉心渐渐皱起,一字一句反问

:“在你眼中,我就那么不堪?你一直觉得我对你是死缠烂打?让你如此厌弃吗?”

季忱骁好不容易拾起的自尊,又被一遍遍扔在地上,任她踩踏。

楚芸宁不言语,就那么看着他,看着他一身的骄傲被她的言语击得粉碎。她无意伤害他的,她一直都知道,季忱骁并没有错,是她的错,是她一直走不出这个心结。因为父亲的事情,让她一直不相信爱情,一直不相信有人能真心爱她,何况还是身边有温简的他。

她是鸵鸟,不敢去争取他的爱,所以只能用伤人的语言去逃避。

她的沉默,在季忱骁那看来就是默认。

他点点头:“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了。楚芸宁,无论如何,希望你幸福。”

他语气很平静,但若是细看,便能发现他眼眶里那淡淡浮现的红血丝,说完话,他便起身大步离开。

哐当的关门声,震在楚芸宁的心头。她知道,他这次是真的不会再回来,不会再理她了。那个关门声简直把她的心劈成了两半一样,很痛。

她不是懦弱的性格,尤其是上了大学之后,与母亲相依为命,她就一直很坚强地活着,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即便交了母亲的住院费,身无分文靠吃泡面度日的日子里,她也从未有过怨言,从未逃避过。

可唯独在感情上,她是个懦夫,面对现在的温简,她除了过往的恨之外,还带着一份不为人知的自卑,不得不承认,温简太优秀了,既有傲人的教育背景,也有让人望尘莫及的工作成就,与季忱骁站在一起,就是天造地设,她拿什么跟温简比呢?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好。”她便松了口。


吴靖宇订的酒店是栖宁最大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并且还是顶层的总统套房,既豪华,私密性也极强,从专属电梯出来,踩在软绵的地毯上,鲁雨薇一直紧绷的心终于松弛下来。

从茶楼一路到派出所,甚至直到刚才,她不过是靠心里那口气强撑着罢了,并不如外表看着的那样无畏无惧,被徐涛碰过的地方也早已如上百只虫子爬着让她恶心。

吴靖宇走在前面,在进房门之前,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鲁雨薇,

“今天如果我晚去一步,你知道后果吗?”

“知道,但工作职责所在。”她点头。如果今天不是吴靖宇犹如天降,她这辈子可能就毁了,被徐涛强迫,然后投诉无门。

“今天谢谢你。”她在人情方面嘴巴很笨,特别不擅长表达情绪,谢谢两个字就是她能说出口的。不过一切都放在她的心里。

吴靖宇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又变了,似发怒

“鲁雨薇,明知道有危险,你为什么要去赴约?今天如果我没有临时改了机票提前回国,没有来栖宁,又或者没有看到你那条朋友圈的定位,你说你怎么办?如果你出事了算什么?宏正律所会给你颁奖?还是你们肖主任会给你补偿?你这不叫工作尽责,你这叫愚蠢。一切不顾自己安危的行为都是愚蠢至极...”

他本有一大堆话要骂,但见鲁雨薇红了眼眶,又生生咽了回去。

“进来吧。”

他开门进去,然后径直朝浴室走,给鲁雨薇放了热水,命令

“去洗澡。”

鲁雨薇听话地进浴室,关门的刹那,所有紧绷的情绪以及后怕才全部涌上来。洗了一遍又一遍,然后躲进浴缸里泡了许久,直到身上发红,她才慢悠悠出来,情绪也已经恢复如初。

她穿在身上的浴衣有些大,松松垮垮的包裹着她,白皙的皮肤带着一点点粉,整个人都是羸弱的。

吴靖宇在客厅阳台上打电话,听到动静回头看了她一眼,眉心紧皱,也不知是生她的气,还是生电话那头的气。

电话是他父亲卓闳打来,威严而严肃,质问

“你好端端跑到栖宁去做什么?”

“成天在外胡搞,我睁只眼闭只眼就算了。但你不该动用你章叔叔的关系,他一辈子清廉惯了,更不曾动用任何特权,如今你一个电话,让他破了自己的原则,为你欠了这份人情,以后那些妖魔鬼怪以此要挟,他如何处理?你这是给他添乱。”

卓闳怒不可遏,章文铂是他当年在栖宁的旧部,也不说清楚是什么事,只说吴靖宇跟一个姑娘在栖宁惹了一方恶霸,被关在派出所。

吴靖宇任由父亲发火,并未回应。

“那个姑娘是谁?”

“一位同事。”

“同事?同事值得你动用章文铂的关系?你在外胡搞,我不管,但是想进卓家的门,必须家世清白。”卓闳狠狠挂了电话。

吴靖宇收回电话,转身看鲁雨薇时,布满阴鸷的眼神渐渐柔和下来,推开阳台的门大步朝她走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鲁雨薇以为徐涛那边又出事了。

“没有。”他从鲁雨薇手中把吹风机接过去,

“把头发吹干,一会儿吃饭。”

他很认真给她吹头发,发丝在他指间飞扬洒落,鲁雨薇的心终于渐渐平静下来,窗外已是万家灯火,星光璀璨,只觉人生境遇是一场虚幻,虚虚实实不必当真。


原来聚餐时,他给的微信号是他的工作号,平时大约是助理在管理。也对,以他的身份,自然没有时间应对无用的交际。

许舒月犹豫了一下回答:“我是许舒月,可否转告卓...总一声,我找他有事。”

“好的,我会帮您传达。”对方像是敷衍,挂了通话。

许舒月对此并未再报任何希望,她的行为在江昀泽的眼里或许就像纠缠,谁想被约睡的对象纠缠呢?尤其像他这样的男人。

未料,晚十点,在她快要入睡时,江昀泽的视频请求过来了,她心一慌,急忙接了。

“你找我?”他的背影是在办公室,窗外竟然是白天,原来出国了。

“嗯。”她忽然语结,一时不知是该起床去换一套正式的衣服再来视频,还是就这样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谈比较好。

“什么事?”他看似很忙,对着电脑霹雳吧啦在打字,只用余光看了一眼视频里的她。

“是这样,听说卓远科技要收购胜普瑞智能,但合作的律师还没有确定。我所在的宏正律所的肖君华肖主任有很丰富的经验,能否安排...”

“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事?”江昀泽打断了她的话,没让她说完,轻轻地把桌前的电脑合上,正色看她。

不知为何,许舒月觉得他生气了,她急忙解释了一下

“你放心,肖主任之前有做过类似的项目...”

“许舒月!”他连名带姓的叫她,再次打断她的话,然后继续说道

“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还是助理律师?”

“是的。”她点头,不知他为何问这个问题。

“所以,你所谓的肖主任让一个助理律师来找我谈?这就是她想合作的诚意?”他的声音不疾不徐,面无表情看着视频里的许舒月。

许舒月瞬间有一种无处遁形的羞愧感,她以为,她以为....

她以为什么?

以为江昀泽至少会给她一点点面子?

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尤其此刻,江昀泽穿着西装,打扮得一丝不苟,商业精英范儿,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而她穿着睡衣,睡眼惺忪。深深的羞愧感,挫败感围绕着她,她到底在干什么?

“对不起,打扰了。”她道歉,是她破坏了游戏规则,两人本就毫不相干,她怎么会因为昨晚的一时温柔而寄予不切实际的幻想?

天真,太天真。

江昀泽听到她的道歉,皱了皱眉,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也不挂视频,反而许舒月扛不住心里的失落,先关了视频,手心已全是汗,很是无地自容。

江昀泽果然如外界所传是个极难相处的人,是她误解他了,只因昨晚的他太过于温柔,全程很顾及她的感受,看着她的眼神温柔如水,就像是认识许久,昨晚只为爱她。甚至在匆忙出门时,还替她把褶皱的床单铺平,凌乱扔了一地的衣服折叠放好,垃圾拎走,把她的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她当时甚至感动,这个男人也太绅士了吧?

此时,想起来,他做这些应该是出于谨慎,不想在她家留下蛛丝马迹,毕竟他的身份摆在这里,倘若让约了一次的女方曝光或者相要挟,对名誉有损,总归是不好。

所以,她的狗头军师林之侽的话是对的:男人在床上的言行不要当真,听听就好。还有,她真的是一只菜鸟,玩不过别人,以后还是老老实实远离男人。

她用的是栖宁话与工人交谈,工人并不知她真实的身份,只是劝到


“这里边的水太深了,姑娘你别多管闲事,其实胜普瑞总部这两年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这帮人跟地头蛇没两样,得罪不得。”

“谢谢。”

鲁雨薇想起小时候在栖宁时,觉得栖宁是全世界最宜居的城市,环境好,风景美,人民朴实,城市有底蕴,而后随着父亲的骤然离世,她与母亲的遭遇,才知藏在一切平和表象下的暗涛汹涌,这座城市早已从底子上腐烂了。

她跟肖主任汇报工厂的情况,原以为肖主任会跟她一样着急,但毕竟是有丰富的经验,肖主任听后一点都不诧异,语气平静地道

“既然如此,你就早点回来。”

“那工厂这边的...”鲁雨薇放不下,事情悬而不决就这么离开不符合她做事的风格。

“不是让你不管,而是经过调查,有了事实依据,全部且详尽地写进你的报告里,出具一份法律意见书,懂吗?”

肖主任一席话让鲁雨薇醍醐灌顶,是啊她们并购律师不是去解决问题的,而是去发现问题,如实写进报告即可。具体怎么解决那是胜普瑞或者卓远科技的事。

“我知道了,谢谢肖主任,我今天约了工厂的工会负责人开会,等开完会,我便回去。”

“行,你自己在栖宁注意安全。”

周五下午,鲁雨薇与工会负责人见面,原以为是在工厂总部,结果负责人单独给她打了电话

“有些事在工厂里说不方便,舒律师到清韵茶楼来详谈。”

鲁雨薇本着尽责的态度,想更全面了解工厂的现况,便答应赴约。心里并不是没有忐忑,只是想着光天化日之下在茶楼,能出什么事呢?

到了茶楼,倒是留了一个心眼,在门口拍了一张照片,定位发了一条朋友圈。她的微信里有工厂负责人,发朋友圈也是借此提醒对方别乱来。

工会负责人是个有一点发福的中年男人,看到鲁雨薇便热情地带她到预定好的茶室,样子倒是和蔼可亲。

开始时,鲁雨薇还有戒备,但看茶楼别的茶室也有不少顾客,加上工会负责人全程都礼貌而客气,让她放松了警惕。

两人就员工持有股权的问题讨论了一番,对方感慨

“舒律师,我们厂的情况特殊,当初总部办厂时,说是国有企业,按国有企业的待遇。结果后来才知道,是挂羊头卖狗肉,所以工会经过争取才给员工谋得持股这个福利,混口饭吃,保障最重要。我这周也一直在跟工厂工人开会,大家最后达成一致的意见,股权不卖,继续在厂里上班。你们总部,不管是胜普瑞还是卓远科技,跟我们工人没有关系。”

“只要有班上,能正常发工资,我们保证不闹事。”

工会负责人说得很诚恳,鲁雨薇照旧认真听着,用笔记本记下来,并不发表任何意见,心里盘算的是,这样的情况下,卓远科技收购会有哪些法律风险?她需要想的是如何写法律意见书。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对方忽然问了一句

“舒律师也是栖宁人吧?”

“嗯。”

“舒律师的父亲,当年我有幸见过一面。”

忽然听到父亲这两个字,鲁雨薇整颗心都被刺痛,强制压着内心的不适感,冷声道

“没什么事的话,今天就这样。”她起身准备走。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