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娘娘每天又美又飒
  • 重生后娘娘每天又美又飒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半枝雪作者
  • 更新:2022-07-16 00:5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你叫什么名字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一朝穿越,现世资深小吃货夏池瑜成为了皇宫里最不起眼的女人,不过幸好皇宫里的美食还不错。她本想偏居一偶过自己的悠闲吃货生活,不成想总有白莲绿茶上门来找她的麻烦,无奈之下,她只好一边创美食,一边虐渣撕白莲,谁知她竟一不小心成为了皇帝赵北渊的心尖宠……

《重生后娘娘每天又美又飒》精彩片段

倒霉!夏池瑜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

先是生病,挂了,然后又穿越到这么个奇葩的地方。

楚朝,后宫,还是个不受宠的七品才人!这地位,连皇帝的小老婆也算不上!

前主更别提!选秀进宫不到一年就挂了,记忆里,她还有奇葩的家人。

转念一想……同情别人做什么,还不如同情一下自己呢,这个烂摊子,还不是都是她的!

夏池瑜歪在窗前的大炕上,扶额望天!

算算自己都穿来一个月了,连皇帝高矮胖瘦还不知道呢!

虽说宫里伙食挺好,凑合凑合也能过,可老是这么挣扎在最底层,也不是个事儿!万一哪天不小心得罪了人,捏死她还不跟捏死个蚂蚁一样!

唉,罢了罢了,想多了愁得慌,还是来点儿实际的吧。

夏池瑜摇着团扇,起身往小茶房去了。

“桂花酥糖熬好了没有?”

才人这地位,是没有点心吃的,眼下金秋桂花开,她就自己熬了些酥糖,让小喜子看炉子。

“主子,都好了”,小喜子顾不得擦汗,笑着麻溜儿装盘。

夏池瑜皱眉:“怎么就你一个,她俩呢?”

才人有两个宫女一个太监供使唤,可实际上,那俩宫女经常无端消失,只剩小喜子一个。

小喜子笑容瞬间尴尬了几分,摸了摸后脑勺,有点不知所措。

夏池瑜也就明白了,不用说,又偷懒耍滑去了!

心里冷笑一下,也没再说什么,把剩下桂花酥糖给了小喜子,自己端着盘子去了院子里乘凉。

躺在躺椅上,喝一口清茶,捏一块酥糖放进嘴里,桂花的香甜味儿弥漫唇齿!苦逼的心情总算稍稍缓解。

正当她闭目养神的时候,门忽然被人推开,接着进来了一群人!

这么个偏僻的地方,向来人很少,夏池瑜吓了一跳,忙起来看情况。

只见一个总管模样的领头太监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恭喜夏小主!皇上今儿点了您的牌子!老奴特来告知”

这总管太监穿着一身宝蓝色总管袍,领口和袖口的花纹很是精致,雪白的拂尘搭在手臂上,整个人十分体面。

夏池瑜愣了片刻,才努力在模糊的记忆里找出这个人来,他是敬事房的总管冯安福,专管后宫雨露之事,大大小小的妃嫔都争着讨好他。

夏池瑜回过神,忙上前行了半礼:“冯公公见礼了!”,

这个人绝不能得罪!自己对他行半礼,也是实打实的尊重和客气。

果然,冯安福笑容放大了几分:“小主客气了,待会儿自会有人过来教导小主,奴才就先告退了!”

“冯公公慢走!”

夏池瑜说话的时候,小喜子早准备了荷包过来,冯公公笑眯眯地接了。

其实荷包里的银子真不多,夏池瑜毕竟穷,不过冯安福自有他的主意。

‘夏才人入宫一年了还能出头,自然是入了圣上的眼’,自己客气亲近几分,总不会出错!

好生送了冯公公出门,夏池瑜回来就楞在了躺椅上,和小喜子的喜出望外不同,夏池瑜这会儿有些懵懵的。

她不就是今儿上午去御花园摘桂花的时候遇见了皇上吗?

也没看清楚长啥样,远远儿地就跪下来磕头了,一直等皇上从她身边过去老远,她才敢抬头。

这样零交流,也能叫他看上?

非要说发生了点什么,那就是皇上在她的面前停了几秒,她也偷偷看了两眼。

可是,她就看见了一双龙靴啊!

五爪金龙,金丝滚边,要是拿到现代,说不定还是古董。

至于人长啥模样,她还真不知道!脑海里关于皇上的记忆也少的可怜。

这……这就要滚床单了?

……

下午的时候,几个嬷嬷带着人就来了昭华阁。

“这破地方儿可真偏僻”,不知谁抱怨了一句!

夏池瑜想了想,是够偏僻的,昭华阁再往北就是冷宫了,据说不吉利,但凡有点儿手段的,都找门路搬走了!

就剩她一个!不过也正好图个清静,要是住在人堆里,她还嫌吵呢!

见过礼,那些人就忙了起来,烧水的,准备衣裳首饰的,昭华阁从没这么热闹过。

不多时,一个嬷嬷走过来说道。

“夏小主,香汤已备好,请主子沐浴吧!

“有劳嬷嬷了!”夏池瑜欠身道谢。

心说,这伺候皇上的人效率就是高,平时要想洗个澡,可没这么快!

泡在铺满花瓣的浴桶里,夏池瑜舒坦地闭眼,任凭那些老嬷嬷用香胰子替她沐浴。

这会儿她也缓过劲儿来了,不就是滚床单么,有什么接受不了,难不成要寻死觅活?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她才舍不得死呢,她就要好好活着!

“恭喜主子,咱们终于熬出头了!”宫女秋桐在一旁激动道。

“是啊,咱们可算是熬出头了!”秋红也上前,殷勤地替她添热水。

夏池瑜靠在桶沿,杏眼微眯,凉凉地看了两人一眼,也没说话。

这俩人是她手下的宫女,平时连个影子都找不见,这会儿巴巴地冒了出来,这深宫里啊……

沐浴完,夏池瑜穿上早已备好的轻纱薄衫,层层叠叠的轻纱下,里头的小衣隐约可见,乌黑顺滑的发丝顺着肩膀倾泻而下,整个人窈窕如仙。

“娘娘的头发可真好!又黑又滑”秋桐拿着棉布,一边替她擦头发一边赞叹。

几个老嬷嬷则拿出早已备好的胭脂水粉,打算替她上妆,夏池瑜只看了一眼就皱眉。

“嬷嬷,不如我自己来吧,嬷嬷们忙了半天也累了,去喝杯茶可好?”夏池瑜说着,从妆奁匣子里拿了一对玉镯子,一支镶宝石的簪子和一对镶着南珠的耳环递了过去。

几个嬷嬷犹豫了一下,对视了一眼,这才笑着接了:“才人主子,只可上妆,其他的还须依着我们来!”,规矩不能错。

又道:“皇上不喜过浓的妆容,才人斟酌着些!”

“多谢嬷嬷告知!”夏池瑜感激地道。

那几个嬷嬷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这些她们见得多了,小主们谁不想在侍寝的时候出挑些?

有贴花钿的,有涂香脂的,还有在额间画花瓣的呢。

 

不过,夏池瑜并没有如此,这张脸足够精致了,不需要画蛇添足。

她先是薄薄涂了一层水粉,简单地描了细眉,点上绛唇,在腮边稍微涂了些胭脂,又从首饰里挑了一支碧色碎玉簪花,一支梨白南珠簪子,将自己的黑发简单地挽起一部分,剩余的就散在后肩。

这么一打扮,整个人清素爽丽,竟别有一番风姿。

“夏才人当真是天生丽质!”几个嬷嬷见她聪明剔透,也更乐得夸赞了。

“是嬷嬷们照顾了!”夏池瑜浅浅地行半礼。

几个嬷嬷受宠若惊,心里更受用了。

临送她上春恩车的时候,还有人在嘱咐她,怎么做才能使皇上高兴!

“才人只需记住,温柔顺从,就差不了!”一个嬷嬷笑道。

夏池瑜脸一红,道了谢就扶着宫女上去了。

……

坐在春恩车上,夏池瑜开始紧张了。

她这方面的经验完全空白啊,上辈子也没来得及谈个恋爱就挂了,这才穿过来一个月就要那啥啥了?!

待会儿要怎么做呢?积极配合,她不会啊!

死鱼躺?好像更不行!

纠结了一路,夏池瑜也没想出个对策来,算了!干脆临场发挥吧!

半个时辰后,恩车停在了皇帝的昭宸宫的后角门,几个老嬷嬷把她扶下车,弯弯绕绕地又走了一刻钟,才到了一个殿阁。

“这里就是紫宸殿了,小主在这儿等着吧!奴婢们先告退了!”几个嬷嬷将她领到一个小房间就退下了。

夏池瑜也不敢乱走,只坐在炕上四处打量这里,只见这紫宸殿恢弘大气、金碧辉煌又不失奢雅。

自己待的这个小房间,也精致无比,炕上放着金丝绒布的坐垫,桌上放着温度刚刚好的香茗,一旁雕着龙纹的小兽鼎里袅袅燃着龙涎香,小炕桌上还放着一本未合上的书。

夏池瑜想着,果然是皇帝的地方,真是低调奢华有内涵!

待着无聊,夏池瑜拿起书看了起来,却是一本《孙子兵法》,咦?这个朝代也有这些书?

翻看了几页,夏池瑜打了个哈欠,有些犯困,书上全是繁体字,晦涩难懂!不知不觉间,她抱着书慢慢地闭上了眼。

赵北渊处理完政务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一幕,她娇小的身体孤零零歪在榻上,怀里还抱着一本书,顺滑的发丝散在肩头,睫羽微颤,睡得正酣。

赵北渊楞了片刻,才让人叫醒她。

“这里不是睡觉的地方!”,他淡淡地道,并没有生气。

“皇上,奴婢失礼!请皇上责罚!”,夏池瑜一醒,即刻就反应过来,也不敢抬头,对着那抹明黄就跪了下去!

“起来吧,不必多礼!”,赵北渊转身一撩衣摆,在榻桌对面坐下,又吩咐李盛安。

“时辰不早了,传膳吧!”

“是!”,李盛安应了一声,带着人出去了。

不多时,宫人鱼贯而入,晚膳很快摆了上来,夏池瑜偷瞄了几眼,顿觉眼花缭乱,别说吃过了,见都没见过。

“奴婢服侍皇上用膳!”夏池瑜上前屈膝行礼,拿起碗筷准备给皇上布菜。

这是规矩,谁叫自己地位低呢!不光不能吃,还得伺候着别人吃!委屈!

赵北渊却摆了摆手,示意不用,自己净手用膳,食不言……

夏池瑜在一旁奉茶,趁着吃饭的功夫,她偷偷将皇帝打量了个遍,终于,她觉得,老天待她其实挺好的。

怎么形容呢?夏池瑜觉得,“秀色可餐”这个词就是为皇上量身打造的。

不管是肤色、身材、还是气质,都堪称完美,多一分则太粗野,少一分则太柔弱。

夏池瑜长舒了口气,对接下来的‘滚床单’也就没那么抵触了。

终于服侍完皇帝用膳,夏池瑜站得腿都酸了,赵北渊净了手,又带着人离开。

夏池瑜吃过饭就又开始漫长的等待。

一直等到亥时皇帝才回来,她想,当皇帝也挺辛苦的。

然后就是一番洗漱、收拾。

再然后就是……

这一夜,夏池瑜感觉十分不好!

赵北渊却觉得十分好,前所未有的好。

他从没有这样不理智过,自有人服侍起,他于此事就不会过度放纵。

在他看来,这和吃饭睡觉一样,有个七八分便是,过犹不及。

如今……赵北渊看了看身边早已昏睡过去的女子。

想着她刚才的青涩和大胆,心头不由又是一阵悸动,连忙别过头去。

五更的时候,他起身上朝,几个嬷嬷见夏池瑜还在睡,脸色一沉打算上前将她叫起来。

不料赵北渊大手一挥:“不必叫醒,让她睡吧!”昨夜是自己没克制住,不能怪她。

嬷嬷们也不敢造次,只得派人守着,夏池瑜就这么睡到了天亮!

回到昭华阁的时候,天色已然大亮,离请安不足半个时辰。

“快给我收拾收拾,还得去椒房殿磕头!”夏池瑜有些急。

地位本就低贱,又刚得了宠,要是再被人抓住把柄,那就是作死了!

“主子您不必惊慌,横竖咱们只在椒房殿外头磕头,晚了也不怕的!”秋桐一脸得意地说道。

“以往那些小主,头一回侍寝,还有不去的呢,主子您别担心!”秋红也是一阵附和。

夏池瑜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目光如刀!

“糊涂!”

一个小小的七品才人,得了一回宠就目中无人,也不用皇后动手,暗地里等着收拾的大有人在!恐怕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两个人真是,昏了头了吧!

秋桐和秋红被夏池瑜的目光吓住了,也不敢再说什么,当下麻利地替夏池瑜装扮好,主仆三人去了椒房殿。

正六品往上的才有资格去给皇后请安,夏池瑜是七品才人,没资格去殿内磕头,只跪在椒房殿的门外磕了三个头。

皇后身边的一等大宫女玉兰迎了出来。

“娘娘说夏小主服侍皇上辛苦了,叫赶紧回去歇着!”

说完又递上了一个雕漆托盘,红布盖着,掀开里头是一套翡翠的簪花头面,成色一般,但还算精致。

 

“多谢皇后娘娘恩典赏赐!”夏池瑜又规规矩矩磕了头,接了赏赐。

“多谢玉兰姑姑!”

“夏才人客气了!”玉兰笑道。

夏池瑜塞过去一个荷包,带着赏赐告辞离开了。

回去后她泡了个热水澡,吃了饭,足足睡了一天才缓过劲儿来,暂且不提。

这厢,皇后打发了来请安的宫妃们,回了内室,玉兰端了茶过去伺候。

皇后在躺椅上接了茶,问道:“你瞧着如何?”

玉兰想了想,如实回答:“看着是个老实本分的,姿色也好!”,

皇后笑了:“皇上只在御花园见了一面就宠幸了,自然是姿色好的!”

“娘娘……”玉兰有些担心。

皇后却摆了摆手,笑道:“我十五岁入宫,嫁给皇上,从太子妃到皇后,一转眼四年了,我要是容不下人,这个位子也轮不到我来坐!”

皇后说着,起身走到窗边,外头是宫人们新摆的菊花,眼下是秋天,正是赏菊的好时节。

“这后宫啊,就像是百花,秋天的时候,菊花开得好,到了冬天,就是腊梅,到了春天?又是别的,总有花儿开得正艳,也总有更多的花枯萎、凋零!”

说到这里,皇后笑了,那些宠爱都是虚的,只有地位,才是实实在在的。

不管她们又多么得宠,见了自己,不还得规规矩矩行礼,尊称一声:“皇后娘娘?”

不论是宗庙祭祀行礼,还是皇室玉蝶,只有她才有资格和皇上并肩,就连百年之后,也是她和皇上同穴而眠。

所以,争那些宠爱有什么用呢!皇后就是皇后!

接下来的几天,皇帝并没有点牌子,皇后的心连同整个后宫的心都放下了。

这日请安的时候,大家提起来就有些嘲讽。

“还以为是个有福气呢!”

“哼!要真是个有福气的,也不会被撂下一年了,她可是头回被宠幸呢”

“说得也是,看来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主角儿没来,大家说了几句也觉得没趣儿,也就揭过去不提了。

“再有半个月就是中秋节了,你们也回去好好准备准备,有什么缺的,去内务府领就是”皇后笑着嘱咐。

“是!皇后娘娘!”众人齐齐起身行礼。

皇后笑着满意地点了点头,就叫她们都散了。

夏池瑜地位低,她又低调,得宠了一回,在后宫里连个浪花也没翻起来,毕竟宠一回就再也没见过皇上的人多了去了。

然而,就在众人都已经把她遗忘了的时候,皇帝还是没忍住,又召寝了。

这一回可没有嬷嬷来教导了,全都要自己准备,夏池瑜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太折腾人了,看他动作优雅的模样,还以为是个斯文的。

不想内里糙得很,手上全是老茧,又没个把持,她现在浑身还疼呢。

皇帝十岁封太子,文武出众,弓马娴熟,因着满腹才学,所以气质并不糙。

“主子,穿这件好不好?”秋桐将她所有的衣裳拿了过来给她挑。

睁眼一看,全是大红大绿,艳俗的颜色,夏池瑜皱眉:“给我拿些素色的过来”

料子都是廉价货,要是再鲜艳,那就俗不可耐了。

最终,夏池瑜挑了一套天水碧色的宫装,又把皇后赏的那套翡翠头面拆开来,只戴了两根簪子,一对耳坠,又让秋红给她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薄施粉黛,点上绛唇。

这么一打扮,颇有小家碧玉的精致。

“主子可真好看!”

“那是当然,不然也不能叫皇上惦记不是?”秋红和秋桐献媚巴结。

夏池瑜冷眼一挑,没有说话,秋红吓得也不敢再说话。

这副身体五官确实精致,虽不说是顶拔尖儿,但十分耐看,尤其是那一双杏眼,清澈见底。

傍晚的时候,夏池瑜坐了春恩车又去了紫宸殿。

还是那间小房间,只是这回,她可没有上回自在了,因为,她得伺候皇上。

赵北渊穿着宝蓝色常服,随意坐在炕上,手边放着一盏茶,正在专注看书,一旁的铜鼎燃香袅袅。

夏池瑜竟然觉得,他这模样十分养眼,温文尔雅,可又想到他夜里那么粗鲁,心里就嘟囔:果然人不可貌相!

行礼请了安,刚端起茶盏要奉茶,赵北渊忽然抬起头。

“不必了,你也坐吧!”他其实不太习惯别人这么伺候。

“多谢皇上!”夏池瑜就在炕桌对面战战兢兢地坐下了,心里吐槽:这低贱的日子,真是不好过啊。

“你叫什么名字?”赵北渊随意地问。

“回皇上,奴婢……夏池瑜!”,床单都滚了,还不知道对方叫啥,万恶的封建社会啊。

“识字吗?”

“只认得几个字!”她老老实实答道。

繁体字她认起来实在费劲,写出来的字更别提,狗爬似的,所以她只能这么说。

赵北渊没有再说什么,只提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夏池瑜抬眼一看,脸色有些微红,是自己的名字。

“是这几个字吗?”他指着纸上问。

“是!”她低头小声答,心里感觉怪怪的,可那字写得确实好看,苍劲雄厚

赵北渊放下笔,笑了笑:“名字不错!”,一看就是读书人家出来的。

说完,就起身吩咐摆膳,夏池瑜连忙起身伺候着,净手、奉茶……

到了夜里,赵北渊兴致浓厚,仿佛森林中的野火,点燃一堆堆柔软的干草;又仿佛疾速的风,在河水丰沛的绿原上游走闪烁。

借着昏暗的月光,赵北渊看了看自己肩膀上一排清晰的牙印,居然笑了。

“真是成了精!”

夏池瑜此刻要是知道,一定会翻白眼儿:男人果然都一个德行,百依百顺的,他倒没兴趣,又踢又咬的,他反而兴致满满,这是什么臭毛病?!

赵北渊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回想着刚才神仙打架的激烈画面,内心又一阵心猿意马,重新将人拉进怀里。

“皇上。。。。。唔。。。。。。”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