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福妻只想暴富
继续看书
钟灵跟朋友假期玩高空蹦极,结果意外发生,绳子断了,一命呜呼。再睁眼,她发现自己居然魂穿古代,穿成了一个农家女。原主性子软弱,被人各种欺辱算计,还不知道还回去。穿越过来的钟灵凭借手中的医疗空间,果断踏上虐渣打脸之路!重活一世,她要做村里最有钱,最靓丽的妞儿!

《农门福妻只想暴富》精彩片段

“大、大哥,那娘们刚才好像动了。”

“人都死透了哪还能动!少废话,找钱要紧。”

……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以及刻意压着的讲话声,钟灵眼帘颤了颤。

她跟朋友趁着假期玩高空蹦极,结果意外发生,绳子断裂。

她这被救上来了?

她缓缓睁开眼,看到两道晃动的模糊的人影。

那瘦猴子被同伴骂了一通不敢再吱声,只瑟缩靠着墙瑟瑟发抖,他就想抢点钱,没想搞出人命啊!

他心虚地往炕上瞄了一眼,就看到那具“女尸”正盯着自己。

二人对视半晌,谁都没敢先说话。

“啊!诈尸了!”终于,瘦猴子爆发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小声点,喊什么?”正翻箱倒柜的胖子额上青筋猛跳,一巴掌打在瘦猴子脸上。

尖叫声是制止了,可也看到了这一幕,吓得倒吸一口冷气,和瘦猴子两腿发软的跑出了屋子。

盯着二人跑时腿间洒下的淡黄液体,钟灵有些疑惑?诈尸?

突然一阵眩晕袭来,她连忙撑着床,结果摸到身侧一滩黏糊的液体。

转头看了一眼后,她愣住了。

身侧竟然躺着一具男尸,再配合她脑海里此刻插入的陌生记忆,钟灵有些惊恐,穿越了啊!

她现在的名字叫钟灵,是一个十分落后村庄的小村姑,芳龄十五岁。

原身钟灵跟母亲生活,家境贫寒,生活窘迫。到了年龄后虽然也有那么些人上门提亲,可她心高气傲,谁都看不上,只看上村里唯一的秀才白谦。可人家根本瞧不上她,原身只能死缠烂打,期望他能有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这天,她趁白家没有其他人,跑来纠缠正在屋里念书的白谦,恰巧遇到歹徒入室抢劫。

白谦反抗时不幸被捅,原身一看也急红了眼,跟歹徒拼了,结果跟着也同样挂了彩,撞上桌角血流成河没了呼吸……

钟灵已经没有功夫纠结其他的了,目光死死盯着一旁躺着的白谦身上。

那少年头上顶着一个发髻,脸上虽透着死寂般的乌青,但丝毫不影响他相貌秀气。

钟灵目光往下,一把匕首深深地扎在他的胸膛之上。

她目光如炬,忽然伸出手,按在白谦颈动脉上。

……等等!脉搏还有跳动!

钟灵下意识要拔出匕首,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若是医疗空间在就好了,这样自己能多一重救他的把握。

念头刚过,随即地上就多了一个四方盒子,钟灵立马惊喜交加,将它捧起。

这是她多年研制出的成果,盒子虽小却内有乾坤,豪不夸张的说这就是一个小型手术室。

她连忙取出针筒,尖针扎入患者肌肉为其注射麻醉,防止他因痛挣扎。

之后拔刀,缝针,一气呵成。

突然,大门被外力一把推开,“快来人啊!这里杀人了!”

钟灵连忙背过身,迅速极快的将医用器械塞到盒子里,并藏于身上。

就在这时,她被一股巨大的力掀翻倒地。

“你们看,这女人在杀人!满地都是血!我就说她鬼鬼祟祟的进来那么长时间都没动静,肯定发生了什么!”

死死摁住钟灵的人,赫然是刚才离开的两人之一的胖子。

此人定是回过神来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才带来一群村民,想要把杀人的罪名嫁祸于她。

“我没有杀人!”钟灵哪里肯背这样的黑锅,刚要转头辩解,她的双手猛然被反剪在后。

嘴巴也被塞入又臭又腥的破布。

钟灵瞪大眼,使命挣扎,发现自己此时浑身虚弱无力,这大约是刚穿越过来的后遗症罢!

她有些着急了,环顾一圈,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她。

站在门外的村民,一双双看着她的眼神带着惊惧和厌恶,仿佛她真的是杀人犯一般。

“杀人偿命,我兄弟二人送她见官。”瘦子惺惺作态,在一旁煽风点火。

胖子便配合粗鲁的将钟灵往外拖拽。

钟灵没站稳,一路跌跌撞撞,一个不当心还磕碰桌角,疼的眼泪猛流。

但她无心搭理这些,深知若是就这样被这两人带走,自己一定会悄无声息地被他们杀掉。

她绝对不能死!

她拼命挣扎,奈何身体的力量像是被抽光了般,从前矫捷的身手此刻根本一点作用都使不上。

一路上,村人对她指指点点,他们的脸在钟灵面前一张张闪过,但就是无一人伸出援手,去问一句真相到底是什么。

眼看就要出了大门,钟灵越发绝望,难道她又要再死一次了吗?

“让开让开,白家老大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人群自动分开两排,一个身姿挺阔的男人快步走了进来。

看见他,人们就像是看见了主心骨,瞬间安静下来。

白家老大在村里人看来就是神一样的男人,他少时读书三岁启蒙,九岁背唐诗百首,十二岁写出的文章就能让苛刻的老夫子赞叹不已。

可惜后期白家落寞,再无闲钱供他读书,他只能弃文从武,靠着打猎补贴家用。

人们一边感慨可惜,一边暗叹他那双拿笔杆子的手能不能执起弓箭。

却不想往日斯文的读书人拿起弓箭竟像变了一个人,短短几年他就已经成了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猎户。

看见他,钟灵眼前一亮,这个男人的面相十分正气,而且他跟伤者白谦还是堂兄弟关系,定能救自己!

“发生了什么事?”男人一双深邃的眸子紧迫盯,胖子和瘦子毕竟心虚,这一刻竟吓得有点腿软,不知道要如何作答。

钟灵逮着空隙吐掉嘴里的破布,张口狠狠咬在胖子手上。

胖子痛呼一声甩开手,躲到一边指着钟灵道,“她把你二弟杀了!我看见了。”

男人一个锐利的眼神射过来,内里锋利吓了胖子二人浑身打了个激灵。

白严无心搭理他们,迈步走到屋子里。

很快众人便听到里头传来一声一声急切地叫唤,“二弟,二弟!外头的人都在干什么?快去叫周老!”

人群中有眼力见的小伙子飞速跑开。

白严见着白谦满身鲜血地躺在地上,屋内又一片狼藉,他冲了出来,看着众人,近乎咆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钟灵一惊,糟了!刚才耽搁了太长时间,她还需给他喂“续命丹”才对。

“哎?会不会是钟灵追白二不成,然后因爱生恨就……”

钟灵喜欢白二这事人尽皆知,立马就有人小声嘀咕了一句,瞬间就将众人的思绪引到了情杀上。

“我就说这钟家的闺女性子刁钻,你们还不信。”

“真是丢了老钟家的脸啊!得不到这人就杀了他,她的心怎么那么恶毒?”

“就是可惜了白家老二,那可是会读书的好苗子,是秀才啊!”

不明真相的好事者一声又一声,算是坐实了钟灵的罪行。

“钟灵!”

一声厉喝,白严猛然盯住钟灵,咬着后槽牙吼道,“到底是不是你?”

男人英俊的脸上迸射恨意、羞恼,毫不遮掩,钟灵丝毫不怀疑若是自己担下罪名,下一刻他会手撕了自己。

她连忙解释,“你别着急,先听我好好说。人不是我杀的,我刚刚才救的他,他现在情况还没有好转,你若是不让我继续处理,他会死的……”

白严额上青筋暴起,他闭上眼,强咽下怒气,“他们说是你杀的,你说是你救的,谁能证明?。”

“伤者在哪呀!”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人群后传来,白严眼中瞬间闪出希冀。

他看向被人搀扶着过来的白胡子老者,说道,“有人拿刀捅了我家小弟,还请周老您瞧瞧。”

钟灵听他还算明辨是非,心中顿时安稳几分,但如今情况紧急,她没有时间解释。

周老进了屋,几个人跟着也走了进去,钟灵也想进去,可她才刚迈开腿就被拦下。

胖子跟瘦子二人自然也留在外头,二人不断用眼神交流。

钟灵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只能不断后退远离他二人,避免遭到偷袭。

屋里,周老浑浊的双目看向床上直挺挺躺着的白家老二,他神色微凝,总觉得不太像死尸啊?他靠过去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伸手摸向白谦的颈大动脉。

很快,周老神色一变,迅速又扯开白谦身上的血衣。众人便看到白谦的左胸口,弯弯曲曲的一道用黑线缝合的长口子。

因不懂在白谦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众人第一反应是愤怒。

“妙啊!这手法真是妙啊!”却不料周老发出一声惊叹,皱纹横生的脸上满是笑意,他捋了一把胡须不住夸赞。

众人听见这话面面相觑,不太懂得妙在哪里。

“周老,您这是?”白严觉察到事情的不对,连忙发问。

周老敛起了笑,有些遗憾地说,“手法是好的,就算是老夫也不一定能将伤口缝合的如此缜密,就是……”

说着他叹息摇头,“太迟了!这血虽然被止住了,但是脉象虚弱,耽搁太久了,老夫也无能为力。”

白严原本燃起的希望一下破灭,他咬紧牙关,拳头用力握了握。如果他能再早一点回来就好了,那凶手……他猛然想起还在外头说自己是在救人的钟灵。

“不!还来得及!让我试试”

却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就见一道娇小的身影从人群中挤了进来。

赫然是钟灵。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