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骨铭心的恨意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六年前,宁暖暖的白莲妹妹为了权势,不惜让她声名尽毁,还夺走了她的孩子。六年后,宁暖暖华丽逆袭,当她以神医之名携手另外两个萌宝强势归来虐渣复仇之时,却不想四个小包子齐聚一堂,经商议小包子们决定抛弃他们的总裁爹地薄时衍,一心跟着妈咪大佬搞事业,虐渣渣……

《刻骨铭心的恨意》精彩片段

“唔……”

宁暖暖醒来时,只觉得身体疼得像是散架一般。

被子下的身体一丝不挂,白皙的肌肤上吻痕斑驳,多到让她不敢直视。

这是?

突然,昨夜一幅幅香艳到极致的画面,在她的脑海里回放。

她在意识不清之下进了这间房,却被一陌生男人,疯狂地欺负了一整夜。

她嗓子都哭哑了,可那一男人却不为所动,狠狠将他占为己有。

宁暖暖换上衣服,忍着腿软,从床上下来想在房间里找那个夺走她清白的王八蛋。

可她找遍套房内都没瞧见男人的身影,只在床上找到了一个银色十字架耳钉。

是那个男人留下的?

宁暖暖将耳钉放进口袋里,刚准备离开。

酒店套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年近五十的宁涛满脸怒意地大步进来,身后跟着的还有宁暖暖的孪生妹妹宁云嫣。

“爸,云嫣……”宁暖暖一脸惊讶,小脸瞬间白了。

宁涛气到指着宁暖暖破口大骂:“你一夜未归,我们当你出了什么意外,你却和男人在酒店里鬼混!”

宁云嫣也面带埋怨道:“暖暖姐,这次你真的过分了!爸,芸姨,我找你找得快疯了!”

宁暖暖拼命摇头。

“没有,我没有。”

“你到底有没有羞耻心!脖子上胳膊上是什么?还敢说没有!”

“爸,我是被陷害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的。”

宁涛见宁暖暖还敢狡辩,顺手抄起身边的烟灰缸朝着她就砸了过去。

“彭——”

宁暖暖来不及躲,额头上多了一个伤口,血不断地渗了出来,流得满脸都是。

“宁暖暖,我刚答应你和秦总的婚事,你就给我作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你现在身子脏了,你让我拿什么向人秦总解释?”

宁暖暖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那个秦江伟都快六十了!老婆死了三任,你让我嫁给他?”

“怎么?嫁他还委屈你了!能嫁他是你的荣幸才是。”宁涛挽着宁云嫣的手,一脸恨铁不成钢:“还好,你和云嫣两个孪生姐妹只是容貌长得相像,品行完全不一样!你这样自我作践,把我们宁家的脸都给丢尽了!”

宁云嫣轻蔑地瞥了一眼宁暖暖:“爸,你别忘了她可是在乡下长大的!”

宁涛冷血地望着她,宁云嫣也对她受伤无动于衷。

呵!

这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和亲生妹妹啊!

宁暖暖何止是额头在流血,她的心也跟着疼得麻木了。

……

十个月后。

宁暖暖在城郊的公寓内。

随着一声“哇哇——”婴儿的啼哭声,两个婴儿顺利分娩。

宁云嫣抱起浑身还满是血水的两个小宝宝,狠毒地望向床上因生产而虚脱的宁暖暖。

“把孩子…还给我……”宁暖暖脸色苍白如纸,却还是勉力撑起身体。

“还你?你养得起这对龙凤胎吗?”

“我是你的姐姐…亲姐姐!”宁暖暖直勾勾盯着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宁云嫣:“为…为什么要陷害我?”

“那个女人…是你的母亲!不是我的!当初她在你和我之前二选一的时候选了你,把我留在那个满是豺狼虎豹的家里,让我独自面对宁家那些人的嘴脸!我受苦的时候,你这个姐姐又在哪里?!”

宁云嫣笑了,笑得很瘆人。

“宁暖暖,这世界上长这张脸的,只要有我宁云嫣一个就够了!”

“你要做什么?”

“烧死你!”

宁云嫣将她准备好的汽油倒在房间里,将打火机点燃后随手扔地上,抱着龙凤胎离开。

身后,火星遇上汽油,公寓内顿时火势蔓延开来。

宁云嫣走出公寓,看了一眼身后的火海,又瞥了眼怀里哇哇啼哭的龙凤胎。

十个月前,她回到酒店想磨灭陷害宁暖暖证据的时候,却遇上薄时衍的人。

直到这时她才知道,那一夜真正上了宁暖暖的人不是她找来的痞子,而是在帝都几乎可以只手遮天的薄时衍。

在震惊之余,她也快速做了决定,她要薄时衍以为那一夜用身体做他解药的人是她!

毕竟她和宁暖暖是孪生姐妹,五官身形几乎一样,只要宁暖暖从这个世上消失,就没人会知道她顶替的秘密。

至于这对龙凤胎,就是她日后可以接近薄时衍最有利的工具。

“哭什么哭!你们两个要不是薄时衍的孩子,我连你俩都烧了。”顿了顿,宁云嫣继续道:“不过有了你们的加持,我嫁入薄家是迟早的事。”

宁云嫣沉浸在想象中,却不知宁暖暖在火势起来时,早已拼尽全力翻窗逃到了外面。

她艰难地挪着步子。

突然,一阵熟悉的疼痛再次从身下传来,如小猫的哭声响了起来。

原来她怀的不止是龙凤胎……

宁暖暖双手颤抖地捧起她第三个和第四个小宝宝。

为了这两个小宝宝,她就算再难也要撑下去。

宁暖暖咬着牙,眼里闪烁着刻骨铭心的恨意。

“你们欠我的,我一定要一样样从你手里夺回来……”

五年后。

帝国机场。

一个穿着蓝色工装背带裤,格子衬衫的小男孩一出现在机场大厅里,就收获一大波关注。

微卷的头发,精致而又立体的五官,浓密卷翘如同洋娃娃般的睫毛。

小时候就长得这么逆天,长大不知道是多少亿少女心中的梦了。

就在所有人好奇这小男孩的妈咪该是怎样神仙般颜值的时候,一个满脸雀斑,塌鼻厚唇的女人对小男孩喊道。

“小宝贝,可乐还没买好?”

“妈咪,好了。”

一声妈咪,瞬间让一众少女阿姨妈妈们惊掉下巴,这儿子长得这么王者,到妈这儿怎么就成青铜了?

自从他的妈咪戴上这张丑得吓人的人皮面具开始,这种画风就一直存在,不过宁小熠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走到宁暖暖的身边,将可乐递到她手边,自己乖乖喝矿泉水。

“妈咪,这么丑的玩意儿,你准备戴到什么时候?”

“小宝贝,你这是嫌我丑?”

“妈咪,我怎么可能?我…我是嫌你戴得太久闷得难受。”

宁小熠心虚地想,他才没资格说自家妈咪呢!

宁家三口人宁暖暖,宁小烯,宁小熠,全家最丑宁小熠。

身为全家最丑,他当然没这个资格也没这个胆子吐槽自家妈咪的神仙颜值。

“小宝贝,知道自己丑就好。”

路人听到傻眼,是他们审美扭曲吗?这明显母亲比儿子丑多了好不好!

……

透过机场落地窗,宁暖暖望着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唇角微勾。

五年了。

该是时候回来把账一笔笔算清楚了!

宁暖暖正想得出神时,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突然撞上了她的腿,小女孩没站稳,一下子摔在地上。

宁暖暖忙蹲了下来,将小女孩从地上扶了起来。

“摔疼哪里了?要不要紧?”

薄语杉如黑曜石般的眼眸忽闪,目光一眨不眨地望向宁暖暖。

她不哭不闹也不喊疼,软糯地开口:“妈…妈妈……”

宁小熠包子脸一脸醋意:“诶诶诶!妈可不能乱叫啊!她是我的妈咪,不是你的!”

薄语杉没有理会宁小熠,一把抱住宁暖暖。

宁暖暖感觉到怀里这个小团子抱她抱得很紧,好像害怕失去她一般。

宁小熠在旁边醋得脸都快皱起来了,却被宁暖暖使了个闭嘴的眼色,只得站在那儿不爽地将矿泉水咕咚全喝完。

“你是不是和你妈咪走散了?你妈咪在哪里?我带你去找她好不好?”

薄语杉拼命摇头,小脸也有些急了。

宁暖暖当小丫头是缺乏安全感,抚了抚她的脸颊:“你相信阿姨好不好?阿姨会帮你找到你妈咪。”

五岁的薄语杉不会说话,也不能发声。

但是她今天遇到宁暖暖,她就是说不出地喜欢她,甚至对着她自然而然就能发出妈妈的音来。

薄语杉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可她就是特别想要依赖宁暖暖。

小丫头也特别倔,对着宁暖暖重复呢喃着。

“妈…妈妈……”

宁暖暖被小丫头弄得措手不及,宁小熠吃酸吃成柠檬精了。

另一边,找小公主的薄家二爷薄时礼见到薄语杉的身影,心里简直要谢天谢地了!要是找不回这小公主,大哥铁定拿他祭天了!

薄时礼见薄语杉与无关女人待在一起,正准备将小公主抱走。

下一秒,他却听见从未发过声的薄语杉咿咿呀呀。

“妈妈……”

薄二爷狠狠一愣,不敢置信地蹲下来,扳住薄语杉的肩膀。

“小祖宗,你刚刚说了什么?你能不能再多说一遍?”

小丫头见薄时礼找来,指了指宁暖暖:“妈…妈妈……”

薄时礼顺着薄语杉的手指望了过去,看到的就是一张满脸雀斑,毫无记忆的大众脸。

什么鬼?

他家小公主居然喊这个女人妈妈?

薄时礼震惊之余问:“你?你到底对语杉做了什么?”

“你就是孩子的父亲吧?你还有脸质问我?”宁暖暖当小丫头是缺乏安全感,忍不住道:“这么可爱的女儿不知道珍惜,她到底是过得有多不好,才会对着我喊妈吗?”

薄时礼再次懵逼:“她对着你喊?”

宁暖暖翻了个白眼:“难不成还是对你?”

“……”

薄时礼反复确认了好几遍,才慢慢消化掉心里的不可思议。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语杉的二叔,薄时礼。”

“刚才我那么惊讶,是因为语杉从小患有失语症,没对任何人发过声。”

知道小丫头不会说话,宁暖暖眼底一闪,忽然有些心疼她。

“杉杉,他是可以信任的叔叔吗?”

薄语杉点点头。

“杉杉,他说的是真的吗?你有失语症?”

薄语杉又点点头。

“既然叔叔找到你,那跟他回家吧。”宁暖暖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

薄语杉没有闹,乖乖地目送宁暖暖牵着宁小熠离开。

薄时礼刚想问小祖宗是怎么会突然能够开口发声的,下意识一瞥。

这一瞥,那还得了?

只见小公主早已眼眶里含着泪花,成一小哭包,鼻子都红了。

薄时礼把小公主领回家。

自从和那个女人分开后,小公主的小脸就写满委屈。

薄语杉心情不好,回家后对着心爱的冰激凌也摇了摇头,眼睛红得跟小兔子,蹬蹬蹬跑回卧室。

薄时礼刚想这小公主这副我见犹怜的模样,这不是明摆着让他哥来削他吗!

他悄眯眯地转过身,望向坐在沙发上的薄时衍。

男人身上着一袭黑色衬衣和笔挺西裤,完美地勾勒出他的宽肩窄腰以及逆天的大长腿。

他的五官立体精致绝伦,宛若神邸,一双深邃凤眸犹如远古星河,冷涩寒冽得宛若幽咽冰泉,令人不寒而栗。

“说,你对语杉做了什么?”

“哥,天地良心,小祖宗不搞我我就美死了!我哪儿敢搞她?”

薄时礼好歹也是堂堂薄家二少爷,但自从五年前薄时衍抱回语枫语杉后,他的地位直接从二爷降格为保姆。只要这两位小祖宗出了点幺蛾子,甭管什么理由,到最后背锅的都是他!

不过在背锅之前,薄时礼觉得还是先讲重点比较好。

“哥,重大突破,语杉会说话了。”

闻言,薄时衍的凤眸终于多了几分温度,唇角划过浅淡的笑容。

“是这次你带语杉在法国见的James教授,治疗方法有效果了?”

“不是不是,还真不是。”薄时礼摇摇头:“语杉以往心理干预,我也不是没在现场。James教授这次对语杉的治疗只是常规治疗,与语杉之前做的没什么不一样。”

“那是什么起了效果?”

“哥,今天在机场语杉遇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语杉很喜欢她,对着她喊了好几声妈妈。要和她分开的时候,你是没瞧见语杉那委屈劲儿,哎哟,那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大颗大颗的泪珠吧嗒吧嗒往下掉!”

薄时礼想到今儿个下午发生的事,到现在还觉得邪门。

薄时衍当年抱回龙凤胎时,虽然没有对外宣布他们的母亲是谁,但是薄家人心里清楚这对龙凤胎生母是宁家大小姐宁云嫣。

小公主对着她亲妈声带都发不了声,怎么就对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喊妈妈呢?

薄时衍眯了眯眸,同样百思不得其解:“那个女人什么情况?”

“那女人很丑也谈不上,可是满脸雀斑,长得真的很不咋地。”薄时礼很努力地回想道:“五官也很平庸,让人几乎没有记忆点。”

“薄时礼,谁问你美丑了?”

薄时礼:“……”

薄时衍沉声道:“薄时礼,既然知道这女人对语杉很特别,你为什么不派人调查她?”

不知道为什么,薄时衍的直觉告诉他,也许这个长得很一般的女人,正是治好语杉失语症的关键。

经过薄时衍的提醒,薄时礼悔得猛拍自己的大腿。

“我去!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我这就去查那个人的下落。”

……

二楼的卧室里。

薄家另一位小祖宗薄语枫正在给薄语杉削画图的彩色铅笔。

薄语枫因为这长孙的身份,在薄家是比语杉小祖宗更小祖宗的存在。不过薄语枫的小祖宗做派是只做给外人看的,他对妹妹语杉是妥妥的宠妹狂魔一个。

薄语杉拿着薄语枫削好的彩色铅笔,在画图纸上画出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身材纤细,塌鼻厚唇,满脸雀斑,可薄语杉在画这女人的时候,却是全程都在咧嘴笑。

画了人还不止,她又在这丑女身边画了代表光线的黄色线条。

画完后,薄语杉又在丑女头顶上歪歪扭扭写了两个字——妈咪。

薄语枫的眼里盛满疑惑:“妈咪?”

薄语杉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你画的是爹地告诉我们的那个女人吗?”薄语枫嘴上这么问,可他内心又觉得不像。

虽然他和妹妹都不喜欢宁云嫣,但不可否认,他们的生母有着一张非常不错的脸,脸蛋上压根没有雀斑这些瑕疵。

一提到宁云嫣,薄语杉嘴角的弧度顿时落了下来,小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宁云嫣怎么能和她画的妈咪相提并论呢?

“不是她,那是谁?”

薄语杉想和哥哥分享见到妈咪的感受,可一开口却又是发不了声的状态。

知道自己没办法沟通,薄语杉有些气馁。

不过,薄语杉还是将自己画的画卷好,当个宝贝似的抱在怀里。

见妹妹这么喜欢这个满脸雀斑的丑女,薄语枫也是好奇不已,这女人到底有什么特殊魅力,能让妹妹这么迷恋她?

……

与此同时。

“阿嚏——”

宁暖暖刚摘下脸上的人皮面具,就狠狠打了个喷嚏。

“肯定又是谁在惦记我了?”

那边正坐在电脑前,手指在键盘上敲着代码的宁小熠,望了一眼邮件内容道。

“妈咪,确实有人找你!他愿意出价1个亿,求你出手救他!”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