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狂婿秦越
  • 神级狂婿秦越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修语作者
  • 更新:2022-07-16 01:1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十年生死两茫茫,十年时间不算太长,却足以彻底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当初,秦越是顶级豪门秦家大少爷,一场家族巨变,让他失去了全部亲人,自此沦为丧家之犬。幸运的是,他有了一番奇遇,经过多年的浴血奋战,如今已经成为了无人能匹敌的王者。重回都市,只为报仇!

《神级狂婿秦越》精彩片段

山城十一月,寒风瑟瑟漫天飞雪。

路上行人纷纷下意识缩紧衣领。

创兴大厦门前。

一个青年迎风傲雪,身穿轻薄休闲装,双手插兜,目光阴沉的盯着眼前这栋高达六十几层的大楼。

“十年了,这笔账,今天也该有个了结。”

青年名叫秦越。

眼前这栋大楼,曾是父母耗尽心血创办而成。

但十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叛变却彻底改变了秦家,也改变了秦越的命运!

他永远为忘不了父亲在自己的眼前被人推下高楼。

母亲为了给他和小妹寻求一线生机,不惜放弃尊严众目睽睽之下跪在地上,钻过他人的胯下。

“儿啊,千万不要走绝路,一定要好好活着,照顾好妹妹。”

这是母亲最后的遗言!

回想往事,秦越满腔怒火无处释放!

双手攥拳,就连指甲扎入血肉,也抵不上心头的恨意!

父母去世后,秦越并没有逃脱命运的束缚!

他被关进了狗窝,受尽了人间屈辱,心爱的小妹也不知所踪,想来应该已经被张家折磨致死。

就在心灰意冷,准备轻生的时候,一位神秘的老头将其带走并收他为徒。

起先的时候秦越心思惨淡根本无心学艺,但随着时间不断推移,他竟然发现师父的能力要远超常人。

大到武学、医道、奇门遁甲,小到古玩法器、风水堪舆,无一不精。

这让秦越重新燃起复仇的希望之火。

他日以继夜不知疲惫的跟随师父学习各种技能,为的就是有一天能手刃仇人。

十年岁月悄然而逝,如今秦越已经成功进阶后天巅峰。

有了这样的底气,张家当灭之。

也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师父的境界处在后天圆满,距离先天也仅有一步之遥。

十年来,屈辱和仇恨时刻围绕着他,如同一座无形的大山压在他的心上。

虽已过去这么长时间,岁月却没有将其心中的仇恨减轻分毫。

“爸妈小妹,今天我就给你们报这血海深仇!”

想到临别时母亲那万般不舍的眼神,秦越的心仿佛要炸裂开来。

沉沉的低喃一句,迈步走向大厦。

此时。

创兴大厦顶层,灯火辉煌人头攒动。

长长的西餐桌上摆满了各种珍馐美味,不少身着礼服的年轻男女脸上都洋溢着开心和激动的笑容。

今晚是创兴实业年会,能参与到这次宴会当中的无不是商政两界的翘楚精英。

这些人聚集在一起的能量可想而知,足可以撼动整个山城。

突然之间,现场响起一阵短促激昂的音乐,紧接着舞台上便亮起一道追光。

一个身材发福、满面红光的中年人,迈着从容自信的步伐缓缓走到台上。

只见他来到舞台中间站住脚步,微微翘起下巴面色平静的环视一周,目光逐一扫过。

与此同时,大厅内百十多道目光从各个角度聚集到台上。

热切、尊重、崇拜,目光中所表达出来的一切最后汇聚都到男人身上。

他就是张鸿林,创兴实业总经理,对外第一话事人。

“各位同仁、朋友,欢迎来参加创兴实业的年会,为此我代表创兴实业对大家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创兴发展到今天离不开各位的关心和帮助,更离不开我们创兴员工的勤劳勉励!”

“前面的路还有很长,以后咱们还要携手并进共同创造更高的辉煌!”

舞台上,张鸿林风姿潇洒侃侃而谈。

此时他正俯视着台下不断挥手致意,胖乎乎的脸上满是睥睨天下的神情。

想当初创兴不过是个小企业,正是借助了秦家的势力才逐渐在山城崭露头角。

若不是当初自己当机立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掉了如山岳般挡在面前的秦家。

创兴哪会成就今天这样的规模,以至于稳坐山城前三。

若是这次能够和吴家联手成功,张家必将以充斥的速度拿下山城头把交椅。

想到曾经用过的手段,张鸿林心底不由得冷笑一声。

“张总说哪里话,咱们的身家都在山城,自当荣辱与共。合作合作,都是张家帮衬我们,我们才出了多少力?大家说是不是!”

“对啊张总,创兴以后必然是山城的龙头企业,我们还等着搭您的顺风车呢!”

“到时候张总可不能嫌弃啊!哈哈!”

在场的人一个个脸上挂着恭维的笑容不断鼓掌,后者则不断朝众人挥手致意。

主场气势展现的淋漓尽致。

“张总,我听说创兴最近准备跟吴家合作了?”

掌声声音稍弱,坐在前面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便煞有其事的问道。

他问的时候先是环视了众人一眼,然后才佯装与张鸿林窃窃私语。

而且他表现的像是不想让人听到,实则声音却很大。

明眼人都知道他是故意的。

“诶,今天是年会,大家开心,这件事不说也罢!”

张鸿林摆摆手呵呵一笑,脸上尽是得意。

“张总,大家都是自己人,创兴和吴家接轨那可是大好事,怎么能不说呢!”

中年人立即谄媚的拉住张鸿林,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

“吴家的容发集团可是山城第二大企业,你们两家那可是强强联手啊!”

“张总一向仁义,和吴家联合之后必然不会忘了我们!”

大厅内的议论声让张鸿林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不过对于他们的说法却颇为不屑。

吴家?不过是张家崛起路上的一块垫脚石而已。

咳。

“本来不想说,但能坐在这里的都是张某的至交好友,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不错,经过一段时间的磋商,容发集团和创兴实业已经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合作项目将于新年的时候正是启动!”

哗,台下掌声雷动。

“恭喜恭喜,创兴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张总实在是太牛了,以后可千万别忘了提携提携小弟!”

“好说好说,咱们共同发展共同进步!”

张鸿林抱拳拱手笑容可掬,此时又表现的谦逊无比风度翩翩。

只是嘴角上那若有若无的轻蔑笑容,就能看出来,对于这些人的恭维,他根本不屑一顾。

就在这个时候,砰的一声巨响在大厅中响起。

现场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同时往门口方向看去。

一个身材修长体态匀称,星眉剑目清新俊逸的年轻人缓缓从门口走了进来。

只见他森冷的目光扫过众人,最后集中在张鸿林身上。

“一个卖主求荣、恩将仇报的狗杂碎,竟然也能搞出这么这么大场面?”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静。

众人循声望去,尽是震惊之色。

谁也不知道这个胆大妄为口出狂言的青年是谁。

“畜生,原来是你!”

看到青年,张鸿林的脸色一下子沉下来,心中闪过一丝诧异却被他很好的掩盖起来。

目光直视沉声喝道。

“当年留你一条狗命,谁道你却不知感恩借机逃跑!”

“如今看我张家风生水起,难不成想回来要口饭吃?”

话音落下,张鸿林冷笑着踱步来到台前,手指青年朗声说道:“这个,就是陆静娴跪地求饶求我收留的秦家杂种!”

“念在当年与你那个死鬼的爹共事一场,我供你吃喝供你玩乐,没想到如今却学那疯狗想回来反咬我一口!”

“老子今天就打断你的狗腿,教教你怎么做人!”

在场众人依旧懵逼,纷纷猜测来人是谁。

然而现场却有几个林氏以前的老人认出了秦越。

此时正神情复杂的盯着他。

同时弟弟张鸿森也冷笑着来到秦越身边,双手插兜,掂着脚斜眼打量了秦越一番。

“秦越,原来是你这个小杂种,我还以为你早就死在外面了呢!”

“秦越是谁?”

“不可能,秦家人不都已经死绝了么,难道......”

张鸿森肆意辱骂,让有些人已经反应过来。

当初林张两家的事情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细看之下秦越的长相和他父亲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你大晚上跑到这里来,是不是就像讹两个钱花花?”

“看在今天公司年会的份上,老子不跟你计较!”

说着张鸿森从兜里掏出两张百元大钞扔在地上,然后从旁边扯了张椅子一脚踩在上面。

“只要你跟你那下贱的妈一样从这里钻过去的,这钱就归你了!”

张鸿森狂妄的笑道。

轰的一下,大厅里爆发出一阵强烈的议论声。

当年秦家一夜覆灭的内幕很多人都不甚了解,如今终于看出一些端倪,林氏那几个老人儿的脸色也极其难看。

秦越眉头一皱,闪电般来到张鸿森跟前,一把抓住张鸿森的领子直接将其拎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要,你,狗命!”

毫无废话,秦越一拳砸在张鸿森脸上。

后者当即被轰出五六米远,口鼻间的鲜血瞬间飚射而出。

围观众人哗啦一下闪出一大片,把舞台附近全部让了出来。

“小子,敢来我的地盘闹事,你胆子不小!”

弟弟被打,张鸿林的脸色冰冷的能滴下水来。

双手叉腰站在舞台中间冷冷的盯着秦越,同时眼神示意自己的助理去找保镖上来。

“人是我秦家的人,楼是我秦家的楼,你敢说这是你的地方?”

秦越回头指着那几个熟悉的面孔冷笑一声。

“哈哈,没错,人是秦家的人,楼也是秦家的楼!能怎么样呢?你搞死我啊!”

张鸿林歪着嘴角摊开双手,大咧咧的站在舞台前面。

话音刚落,秦越却毫无征兆,啪的一巴掌抽了过去。

暴怒之下的秦越根本不会留手,张鸿林像是被车装了一样胖脸被打到变形,两颗带着鲜血的牙齿顺势飞向人群。

直接被巨大的惯性掀翻在舞台上。

啊!

秦越突然出手惹得在场女生顿时惊叫不已,现场也跟着混乱起来。

“小畜生,你他码还敢打我!”

张鸿林感觉一阵头晕目眩,但还是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指着秦越怒骂道。

在他眼中秦越不过就是个回来寻仇的混混而已,一会儿等保镖上来,分分钟玩死他。

另一边张鸿森的反应也算快,站起身后猛地朝林天冲过来。

只是还没到近前,就被秦越一脚踹飞出去。

“你错了,我是要打死你!”

拳头砸在胖脸上已经完全变了声音,张鸿林那肥硕的身子如同沙包一样被轰出舞台。

甚至周围人都十分清楚的听到了颈椎错位发出的脆响。

“保镖,他码的保镖呢!”

此时的张鸿林口眼歪斜,歪着脖子,趴在地上不断嘶吼。

他的脑袋已经肿的像猪头一样,眼角口鼻上全是鲜血,表情狰狞甚是骇人。

“这一拳是我小妹的!”

想起尚且年幼的妹妹,秦越根本无法控制内心的怒火。

嘶吼着咬住后槽牙,提拳上步,一拳砸在张鸿林的眼眶上。

砰。

张鸿林只感觉脑袋猛然往后一顿,强烈的眩晕和痛苦一时间抽空了他的意识。

惨绝人寰的叫声从他嘴里喊出来,使在场之人无不心惊胆战。

“那是什么,难道,难道是他的眼睛!”

一个离着比较近的女子死死盯着掉落在舞台上那个混合着鲜血,圆滚滚的东西尖叫不已。

秦越缓步来到近前,一脚踩在眼珠子上。

噗的一声,红白混合的液体从他脚底飞溅出来,看得众人头皮发麻。

不少女生看到这一幕后感觉腹内一阵翻江倒海,转头狂吐不已。

“杀人啦!”

之前那个女子发出惊恐的尖叫声,疯了似的朝大厅外面跑去。

有了她的带动,顿时又有不少人挤向门口,场面一度混乱不堪。

就在这个时候,大厅中一声轰然巨响将场面一度带入寂静。

众人回头发现那落地窗的玻璃竟然被秦越一脚踹的粉碎,呼呼的罡风从窗口席卷而入。

大厅里的温度骤然下降。

紧接着就见秦越拖着血葫芦般的张鸿林,直接将他按在窗口。

“跳下去给我父母偿命!”

秦越面色冰冷,双眼赤红,宛若一尊杀神。

呜呜呜。

张鸿林拼命挣扎,嘴里含糊不清的乱喊,奈何根本无法挣脱秦越的手。

“跳下去你可能还会留个全尸,不然的话......”

秦越一脚踩在张鸿林的大腿上,将其直接踩断。

紧接着一拳砸在张鸿林下巴上,让他喊都喊不出声音来。

一连串的重击加上严重惊吓,当再一次面对几十层楼的高度时,张鸿林竟然吓尿了。

往日风光无限的创兴老总,眨眼间竟沦落成狗一般的存在。

“张鸿林,想当初林总就是被你这样逼下去的,你这也算是罪有应得!”

“对,我们隐忍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亲眼见证你这个畜生的下场!”

那几个林氏老员工立即站出来纷纷指责谩骂。

“你们......”

张鸿林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面容扭曲气喘吁吁的强撑着站起身。

酝酿许久之后,眼中闪过一丝决然。

“该你们了......”

秦越目光阴冷的盯着张家众人。

夜幕再次降临,天空中仍旧飞舞着零星的雪花。

城外的公墓内尽是寂静萧条。

公墓从山下呈阶梯式不断向山上延伸,在雪花的映衬下透着几许凄凉。

昨晚创兴闹出的动静很大,整整一天山城各个家族都在谈论这件事情。

只不过当时在场的人都选择了缄默其口观察动静,有好信者多方打听也没能探听到什么消息。

此时墓地的台阶上,一道身影缓缓拾阶而上。

正是打算来告慰父母在天之灵的秦越。

距离父母的墓地越近,秦越的思绪越是纷乱,不禁抬头往山上看去。

恍然间,他看到似乎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正跪在父母的墓地前。

大晚上的一个人跑到这里,还在在父母坟前祭拜,这人是谁?

就在心神一晃的功夫,那人已经起身离开,秦越紧追几步跑到坟地跟前却已经空空如也。

秦越不由得怅然若失。

从远处看还不觉得什么,但离近之后就会发现,他父母的坟墓并不在公墓的范围内。

而是在最外围的荒地上隆起着一个面积不大的坟包。

坟墓的前面简单的插了一块木板,因为雨水的侵蚀上面的林字已经斑驳不堪。

即便是这样,墓地方圆十几米范围内还是被打理的干干净净。

一些杂草石块之类的东西显然是被仔细清理过的。

而且墓碑前还放置着一束鲜花,数量不多但却生机勃勃。

望着刚才来人离去的方向,秦越不禁口中低喃。

难道真的是她?

他口中这个女人就是秦家出事之前,秦元龙亲自给他指定的未婚妻苏曼。

两人算是青梅竹马,订婚的时候也才刚刚高中毕业。

陆静娴原本想再等等,等他们上完大学之后在订婚,但秦元龙却执意给他们举行了订婚仪式。

想当年这件事在山城也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十年已过,原本花一样年纪的女孩,如今应该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了吧!

想到这里秦越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心里也有了下山之后去看看她的想法。

静静站在父母坟前,脑海中不断回忆着过往的种种。

如今虽大仇已报,但和父母妹妹已然天人永隔,秦越并没有多少复仇之后的快感。

“爸妈,张家已被连根拔起,你们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

秦越长长的叹了口气沉声说道。

抬眼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眉头不由深深皱了起来。

他跟随师父学习了这么多年,其中风水堪舆是必修的一项。

眼前整片山的风水都很一般,就更别说父母还被安葬在公墓之外了。

作为一个已经超越了风水大师级别的存在,秦越怎么可能让父母长眠在这种地方?

“爸妈,你们先委屈一下,等我寻得一块风水宝地将你们好好安葬!”

说着,秦越上前把墓碑正了正,然后跪在前面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转过身来面朝市区长啸一声,心中的压力终于排解出不少。

师父离开之前曾说过。

他心有执念使得修为卡在后天瓶颈,只有化解之后才能有所精进。

如今看来满不是那么回事。

此时的他身居高处胸怀宽阔,但却丝毫修为精进的感觉都没有。

“我就说老头子的话不能信!”

秦越摇头低语苦笑一声。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感到沮丧。

修炼本如逆水行舟,一步一个脚印才算扎实,还是自己的实力和机缘没到才没能突破。

甩甩头放下杂念,秦越迈开双腿信步朝山下走去。

此时。

紫苑花园一栋小高层单元楼门口,一个年轻女子正用手扫去身上的灰尘。

女子身材曼妙端庄秀丽,举手投足间颇具大家闺秀风范。

只是她的脸色过于苍白趋于病态,眉眼间也有着道不尽的幽怨。

正是刚刚从公墓祭拜完回来的苏曼。

听到门响,坐在沙发上的老两口不约而同朝这边看了过来。

“又去扫墓了?”

苏母潘玉凤神情关切,看着女儿日渐消瘦心里实在不忍。

但闺女的脾气她十分清楚,每逢话到嘴边又不得不咽回去。

几年来有不少人找苏老爷子提亲想娶苏曼,奈何这丫头一根筋,非要兑现当初对秦家的承诺。

谁来游说都是那两个字:不嫁!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上学,苏老爷子懒得理她,一副放任自由的态度。

但就在半年前,吴家老爷子吴震生亲自带着孙子吴明旭上门提亲。

吴家在山城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吴震生亲自上门,可是给足了苏家面子。

对于连二流家族都排不上的苏家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

苏老爷子自然不能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当场拍板让苏曼嫁给吴明旭。

奈何苏曼还是保持着自己一贯的态度,任凭谁来说的天花乱坠,就是不嫁。

苏老爷子怒急之下停了一家人的职务,剥夺了他们在公司的股份。

并且放出狠话,若是不嫁,他们就永远别想再回进苏家。

就在今天中午,苏老爷子打来电话说明天就举行订婚宴,如果不去的话就连房子都拿回去。

让他们一家直接流落街头。

为了这事苏云天一直愁眉不展,想妥协又心疼不忍为难女儿。

“小曼,事情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你也算是对得起秦家了!”

“你爷爷的意思就顺从了吧!”

苏云天苦口婆心的劝慰道。

他就这一个宝贝女儿,若不是逼不得已,这种话他是决计说不出来的。

“唉,既然又说起这件事,那我这个当妈的也得劝劝你!”

“妈知道你心里一直想着秦越,但这么多年过去他丁点消息都没有,但凡是露上一面,给你点念想也是好的!”

“你也别怪妈说话难听,说不定他已经死在外面了!”

潘玉凤接过话来苦口婆心的劝慰道。

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让苏曼不厌其烦。

只是这次她却没有表现的向往常那么激动,反倒神情平静。

“爸妈,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

“你们去告诉爷爷,若是非要办订婚宴,那就直接办葬礼吧!”

说完,苏曼脸上闪过一丝决然直接回了自己房间,砰的关死房门把老两口闪在外面。

“这孩子瞎说什么,你可千万不能胡思乱想啊!”

潘玉凤拍着门焦急的喊道。

没理外面叫喊的母亲,苏曼来到床边顺手从抽屉里拿出一枚剃须刀片。

泪水缓缓从眼角滑落。

十年,对有些人来说十分短暂,但对苏蔓来说却是备受煎熬痛苦万分。

心上人生死未卜杳无音讯,家里还不断想用她去攀高枝,苏曼心里的苦楚可想而知。

“秦越,你是已经死了么!”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这就下去陪你了!”

一刀划下殷红的鲜血汩汩流出,这一刻,她的身心得到了彻底解脱。

所有的一切都会随着她的香消玉损画上句号,唯一遗憾的就是不能给父母养老送终。

就在苏曼的意识渐渐模糊,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客厅里传来的敲门声。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