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绯闻 林倾江慕丞
继续看书
倾倾姐姐来啦!」圆子第一时间就看到我,欢快地喊起来。她 5 岁,圆圆的,很可爱。接着,一群小豆丁跑出来围住我,我笑着将蛋糕给他们。...

《等到绯闻 林倾江慕丞》精彩片段

「倾倾姐姐来啦!」


圆子第一时间就看到我,欢快地喊起来。


她 5 岁,圆圆的,很可爱。


接着,一群小豆丁跑出来围住我,我笑着将蛋糕给他们。


他们欢快地拎着蛋糕放在饭桌上,每个人挑选自己喜欢的样式,眼里是开心的光。


院长看到我,第一时间就轻轻打了我背一巴掌,嗓门依旧那么大,「怎么又减肥?!都瘦成什么了?一点也不好看!」


我看向她,她看起来心疼又生气,头发不知什么时候,竟白了一半,明明上周还没那么白吧。


又或者,我没发现?


此时此刻,我好像扑在她怀里哭一次,说说我这段时间的委屈,再狠狠骂江慕丞顿。


可最后,还是极力克制住情绪,抱住着胳膊撒娇,「哎呀,流行嘛。」


「流行个屁!」


她骂骂咧咧。


「我去做烧牛肉,你今天给我吃两碗饭。」


「没问题。」


我吸吸鼻子,冲她灿烂地笑。


「莫名其妙。」


院长看着我的表情,抱怨道,眼里却是藏不住的喜色。


她刚转身,却又犹豫道:「江寒……不对,你和江慕丞还好吗?」。


我怔了下,才反应过江慕丞的原名是江寒。


「江慕丞」是公司给他改的艺名。


大概,前年的事吧。


…………


我后知后觉,原来改名的时候,他就离我的江寒越来越远了呢。


「挺好。」


我垂眸,嘴角含笑。


她叹气,恨铁不成钢,却还是安慰道:「网上那些媒体,都乱写的,他那孩子稳重又听话,不会出轨的。」


我想到那天,看他围着浴巾,还有周可可环住他的模样,死死掐住掌心,笑着点头。


「嗯,他对我很好。」


院长摸摸我脑袋,「受不了就离婚,回来帮忙。」


「哈哈哈,好呢。」


我笑道。


她有些不放心,却还是转头去做饭了。


我看着她围着围裙的背影,还有在桌边吃蛋糕的孩子们,视线不自觉游弋,从堆过沙子的「游乐场」、荡过的秋千,再慢慢转至巨大的银杏树。


树叶都已经枯黄掉落了呢。


但我记得,它盛开的时候,枝叶繁茂,刷刷作响。


少年的江慕丞站在树下,眼神专注而清澈地冲我说:「林倾,我以后绝不会让你掉一滴眼泪,你不用那么坚强,依赖我就好。」


…………


等回过神,已经泣不成声。


我捂住脸,生怕被院长跟孩子们看见,落荒而逃。


但这次是我最后一次为他哭了,为曾经那个美好而真挚的他而哭。


当然,逃跑最大的原因是,我没办法吃下两碗烧牛肉了,连半碗都吃不下。

真可惜啊。


我回忆着那味道,肉香四溢,轻轻一咬,就有鲜嫩的汁水溢在口腔,超级嫩。


过去孤儿院资金不够,每个孩子每次都只有五六块。


但是,江慕丞总会把肉都拨给我吃,最后只有我强逼着,他才会别扭地吃一口,然后说不喜欢,叫我全吃光。


真是,怎么又想到他了?


明明,只是正常地怀念下过去,可过去却全是他。


我闭了闭眼,将脑中的景象强行剔除,看着眼前的墓地想:老天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啊?别人失恋,两三年都走不出来,我失恋,好家伙,强制性只给不到三个月的时间。


「真过分啊。」


我喃喃道。


好在墓地的位置离市中心够远,山清水秀,「邻居」看着也都挺好相处,倒让我心情好了些。


想到这,我觉得有点好笑。


江慕丞总说我脑回路清奇,脑子里天马行空的,但却依旧会宠溺地看着我。


又想到他了,真没出息……


我垂眸,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屑,和身边的销售道:「就这吧,挺好的」。


签完合约,安排完后事,我就去医院了。


谁知道,江慕丞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抱歉」。


莫名其妙。


我没说话,直接挂断拉黑了他。


最后的日子里,我要彻底把他从生命中剥离,从血肉中生生撕出去,一点痕迹都不留。


单人病房,护士和医生都很尽心。


我有时候还会和护士聊聊天,说说最近的趣事,还挺开心。


直到今天,她说话突然开始遮掩,还不停看我的脸。


我莫名其妙,想着最近的事,打开了手机,发现微博炸了,头条就是——「江慕丞离婚」。


下面一串。


「江慕丞结婚了?」


「江慕丞被敲诈。」


「江慕丞老婆是谁?」


「江慕丞,脱粉。」


「江慕丞声明。」


…………


我手指停顿了下,点进江慕丞的声明。


那上面写的话,总结下就是:江慕丞与我相识于微时,结婚,但后来我虚荣无度、大手大脚。本来已经要离婚,可谁知道江慕丞火了,我就开始趴他身上吸血,还自称有抑郁症,闹自杀,最后江慕丞实在不堪我的骚扰,问我怎么办,我说给我五千万,我才愿意离婚。


下面,还放着不到一分钟的音频。


我:「给我五千万。」


江慕丞:「林倾,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呵,给你一天时间考虑,五千万,不然以后别想离婚。」


…………


「咳咳咳咳咳……」


这剪辑过的录音,竟让我觉得荒谬,连大脑都停止了思考。


因为即使我们这两年天天吵架,即使他出轨,被我抓到,我都从未想过,他会这样对我。


这两年到底发生什么了?


难道那个名利场就让他如此留念,不惜将所有脏水泼到我身上?


那个记忆中外冷内热、对我特别好的少年,是什么时候变成如今这样贪婪自私的模样的?


我是不是,从没认识过他?


「呕……」


过去的甜蜜回忆和如今的绝望处境交织在心头,甚至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是假的,充满突兀。


我捂住胸口,不停咳嗽又呕吐,血花一点点缀在白色床单,压根控制不住,直到床单彻底变红,我还在笑。


原来痛苦到极致,是真的会控制不住地发笑啊,哈哈哈哈。


怎么,那么好笑啊?哈哈哈!


我胃绞痛得厉害,不停吐血,脑子痛到像要爆炸。


世界毁灭,信念坍塌,原来就是这种感觉啊。


我倒在床上,世界陷入黑暗,等再醒来,已经是第三天。


从 ICU 出来后,我沉寂下去。


医生话里话外叫我好好调养,以后会好的。

我看着他的样子,笑了笑,「您直接说我还有多久就好」。


他叹气,摘下眼镜道:「可能……一到两个月吧,情绪别起伏那么大,但如果好好调养,也不一定,心态要好……」


「没事的,我清楚我的身体。」


说罢,我冲他笑笑,然后被护士扶到轮椅上,被推回房间躺着。


更累了,连呼吸都觉得好累。


原来身体机能下降后的感觉,是这样啊。


我看着窗外的枯枝想:冬天,来了呢。


同时,电话铃声又响了,还是陌生号码。


我这一周没看手机,竟然有三百多通电话,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要说之前看到心里还有些起伏,现在看到,只剩厌烦,然后,趋于平淡。


我直接挂断,安静地躺着。


身体无力、恶心,连呼吸都困难。


原来在死亡面前,情绪都维持不住,难受到什么都不想要,连头发丝都在疲惫。


只想活着,好好活着。


要是从孤儿院出来后吃了顿火锅就好了,麻麻辣辣,牛肉卷、黄喉、羊羔肉、炸糍粑……


我闭上了眼,等再醒来,却看见江慕丞双眼通红地站在我床边,眼神执拗,「林倾,你没病,对吗?」


我看着他压抑的目光,只觉得好笑,「癌症晚期,要死了。」


7.


「艹!艹!你他妈为什么不告诉我!艹!」


江慕丞疯了,他那被娱乐圈逼出来的「矜贵」「冷淡」,全都被他砸了个粉碎,花瓶、碗碟、电视,包括热水壶。


他就像个被逼到绝境的野兽,疯狂地宣泄所有的情绪。


后悔,内疚,还是爱?


我就那样静静看着他,心中毫无波澜,「好吵。」


声音很小,他却像被猛地按了暂停键,然后,迟缓而痛苦地跪在地上,抱住脑袋自言自语:「我都做了什么,我都做了什么?对不起,对不起,倾倾,我对不起,你原谅我好不好……」


他像只狗一样趴在地上,眼泪不停在掉,狼狈又绝望,让我想到自己当初知道他出轨时的模样。


原来,那么丑。


「快快,拉他出去!」


保安见他停下,终于一拥而入地进来拉他。

可江慕丞只是不停在喊:「倾倾,对不起,对不起……」


我懒得看他,任护士给我换病房,甚至想到流星花园里那句——「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吗?」


真好笑。


自己到现在还能想梗,看来,也不是那么糟。


不过,他到底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我打开手机,再次搜了他的名字。


不得不说,前夫是名人还挺有用,词条立刻出现——「江慕丞前妻现状」。


点进去,发现是我的照片。


应该是之前化疗的时候在医院大厅,不知被谁拍了,然后发到网上了。


照片上的我,皮肤惨白又消瘦,眼睛安静地闭着。


热评第一条就是:贱女人得癌症了,哈哈哈。


ID:我爱丞丞一万年。


…………


真是,够了。


我狠狠把手机摔在地上。


本来就不想被这些情绪影响,可还是如影随形。


真烦啊。


第二天醒来,又看见江慕丞。


他坐在我旁边,闭着眼睛,眼下一片青黑。


这是做什么?


他似是察觉到我的视线,睁眼见我醒来,眼神一亮,「倾倾,你醒了!饿吗?我给你煲了些鸡汤,把油都用吸油纸过滤掉了,医生说你可以吃些流食,我给你盛些行吗?」


他说着,起身动作。


好烦。


我刚醒来,视线模糊,看着他的身影都带着重影,直接按了护士铃。


「让他,出去,我不认识他。」


江慕丞眼神痛苦,却还是蹲在我床边卑微道:「倾倾,求你了,我就陪陪你行吗?我不说话……」


「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冷漠地看着他,「还是你觉得,剪辑录音分量不够,发我化疗照片分量不够,想亲自来弄死我?」


「不是,不是……求你,别说了。」


江慕丞深深低下头,嗓音嘶哑,只痛苦地捂住脸。


我嗤笑声,「捅刀子的时候那么果断,现在装什么?滚吧。」


「让他出去。」我看着护士,重复道。


护士脸上有些难堪,冲江慕丞道:「江先生,你这样,真的很不利于病人休养,她已经很虚弱了。」


「江先生?」


「好,我出去。」


江慕丞深吸口气,将眼睛在袖子上擦了擦,才抬头笑着看我道:「倾倾说什么我都听。」

这句话猛地将我拉入曾经。


每回,他惹我生气,就会抱着我,声音放低,语气温柔地说这句话,惹得我缴械投降。


可现在这有意义吗?


我没说话,看着他起身准备出去。


「等等!」


我叫道。


他转头,惊喜看着我。


我冷淡道:「把你汤拿走,恶心。」


那一刻,仿佛群星都在他眼中失去了光芒。


他踌躇了下,低头将汤抱了出去。


我收回视线。


迟来的深情,确实比草还贱呢。


不对,侮辱草了。


其实,我早就察觉我们是两种人了。


上学时,我们都在拼命学习,因为现实逼着我们不得不努力,奖学金那几百块,都够我们加几个月的餐了。


可随着工作,我们都变了。


我随遇而安,毕业就进了大厂,工资不错,虽然也很忙,但有吃有住就心满意足了。


而江慕丞,渴望成功。


但在那个圈子,他没有背景,不愿潜规则,只能各个剧组跑龙套,有时候忙得半年见不着。


可即使如此,也没有影响我们的感情,我也果断地答应了他的求婚。


因为他满心满眼都是我。


我也一样。


直到大前年,他角色被抢。


当时,他终于演了个露脸的角色。


因为其中一场戏需要演员穿着被「劈开」的铠甲,半个身子趴在快结冰的水流,一动不动。


那个导演也很有资本,不准演员用替身,又对颜值要求很高。


他接了,几秒的场景,拍了半个小时。


等下戏后,嘴唇都发紫了。


但他很开心,电话告诉我,那个导演说下部戏会让他做男二,大制作,说不定能一下子出头。


结果,没用他。


因为新男二背后的金主比那导演还厉害。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