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鹂陆彦刘佳免费阅读
继续看书
我受不了霸凌万念俱灰掉进水中,一个超级绿茶占据了我的身体。她告诉我,她茶遍天下无敌手。她一来就把带头霸凌我的女生送进了局子,当作对我这具身体的见面礼。隔天又唆使校霸爆打了践踏我感情的校草。我以为她做够本了该收手了。她却告诉我,这才是开始呢。「今天我男朋友回国看我,想请大家吃个饭,晚上六点,七田樱日料,别迟到了。」

《姜鹂陆彦刘佳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我掉进水中失去了知觉。

那天,一直霸凌我的那群人勒令我必须穿着她们准备的黑色丧服,她们威胁我,敢脱下来一定会整死我!

老班看到后勃然大怒,不问青红皂白就臭骂了我一顿,说我不成体统,让我赶紧脱下来。

我哭着求他,脱下来我会死的。

老班也不管,最后他强硬地扯下了丧服。

我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

与其屈辱地活着,不如一了百了。

我飘浮在上空想着什么时候会有人来给我收尸。

却看到原本沉入河底的「我」猛地游到岸边,从河里站了起来,拨开湿漉漉的头发抬头看着我笑。

那个笑容令人心颤,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

我大惊:「你是谁?!」

「我」无所谓地耸耸肩:「你就叫我『茶姐』吧

「这具身体现在是我的了,放心,害过你的人一个都跑不掉!」

说着她就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我赶紧跟上去:「你想做什么?你别冲动,既然活下来了就带着我的那份好好活着吧!」

茶姐轻蔑地看了我一眼:「像你这样叫好好活着么?我要做你一直想做又不敢做的事!」

茶姐不再理我,她径直走到一家精品服装店门前。

看着橱窗里时尚大方的服装,她自言自语道:「这才配得上我。」

「你疯了,你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你会给人打出来的。」我都快急死了,在她耳边大喊。

「钱呢?你家没穷到那个地步吧,偶尔买件新衣服怎么了?」

「被抢了……」我嗫嚅着。

我是单亲家庭,但是妈妈很爱我,但凡别人有的,她都会努力给我。

刘佳她们说我妈是捡垃圾的,怎么可能有零花钱给我,肯定是偷的!不由分说就抢了去。

其实并不是,我妈经营一家废品收购站,虽然辛苦,但还是能挣到钱的。

她们就找理由羞辱我!


我捏紧了已经虚化的拳头。


「看我的。」茶姐轻飘飘地来了一句。


紧接着,她一脚踩空,整个人栽倒在店铺门口。


店内的老板娘听到动静吓了一跳,跑出来查看情况:


「小姑娘你怎么了?」


茶姐抬起头,那明明是我的脸,却跟往常大不一样。


楚楚可怜,我见犹怜。


大大的眼睛满是泪水,浑身衣服都湿透了在滴水:


「姐姐,我被人抢了钱推进水里,能不能借我件衣服?我可以帮你干活。


「对不起姐姐,我给你添麻烦了。」


老板娘是个热心的中年妇女,由于发福,更显老气。


怎么也得叫阿姨了吧,茶姐竟然眼都不眨就叫姐!


她笑着把茶姐扶起来,乐呵呵地说:「小姑娘,我女儿都有你这么大啦。」


茶姐惊呼,像是完全不可思议:「怎么可能?姐您看起来也就 30 多岁啊!」


在我看来矫揉造作的行为,老板娘却很是受用,笑得合不拢嘴。


茶姐一口一个姐,竟然还真借到了一身衣服。


「姐,明天我就把钱给你送来。」


「没事没事,谁没个难处呢。」


茶姐就这么穿着整套的 jk 制服走进了教室。


长发束起,露出光洁的额头,昂首挺胸,精神又自信。


课间嘈杂的教室安静了一瞬,几十双眼睛震惊地看着茶姐。


也对,以前我都穿得灰扑扑的,头发散乱油腻,眼睛都盖住大半。


并不是我懒、脏,刘佳她们说捡破烂的只配这样。


我就算打扮得再整洁,刘佳她们也会把垃圾桶扣在我头上。


我提醒过茶姐,不要出头,她不理,我也没办法。


只见她冲大家微微一笑,信步走进自己的座位坐下。


她旁若无人地掏出笔记写写画画。


不一会儿,刘佳就带着几个跟班走了过来,一脚踢歪我的桌子:


「垃圾妹,不是说要去死么?怎么还有脸跑来学校?!」


茶姐不紧不慢地抬起头,脸上竟然还是笑吟吟的,可她下一句话差点把我吓得心肌梗塞。


「我又没犯错干嘛要死?」她眨眨眼用俏皮的声音继续说,「坏人才该死呢你说对不对呀?」


「你找死!」刘佳霸道惯了,哪受得了这种茶言茶语,抬手就打下去。


茶姐的动作却比她更快,手中画图的长尺一挥,就狠狠刷在刘佳手背上。


顿时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红印,看着都疼。


刘佳大概是没想到我敢还手,愣了下就要扑上来。


茶姐轻巧闪到一边手指竖在唇上:「嘘!」


而刘佳扑了个空,失去重心,整个人扑倒在课桌上,竟然把课桌扒翻了。


书本,文具「乒乒乓乓」掉了一地。


还不等刘佳爬起来,就听到了老班的咆哮声:「刘佳,给我滚回座位!」


「你给我等着!」忍痛爬起来的刘佳还不忘威胁「我」。


茶姐轻笑着朝她挥挥手,我看懂了,那是志在必得的笑。


她似乎在说「等着吧,好戏还在后头呢」!

上课了,趁着老班转过身在黑板板书的空当,我的同桌孙莹莹用胳膊肘撞了下茶姐:「喂,你那 jk 制服在哪买的,好好看啊,穿上去像变了个人。」

「哦,学校对面的潮服店老板娘送我的。」

「怎么可能……那家店可不便宜啊!」

「哦」茶姐随意应了声就不再搭理孙莹莹。

我急了,孙莹莹可是班里唯一肯跟我说话的人了,茶姐这样得把我唯一的朋友都气走了。

茶姐的嘴角扯起一点轻微的弧度:「朋友?人家有当你是朋友么?」

她的头仰起 45 度角,望着半空中飘浮的我,眼神就像刀子般犀利。

我突然打了个寒噤。

果然仅仅一个课间的工夫,班上就流传出我偷服装店衣服的消息。

那是刘佳她们的声音:「她妈就是捡破烂的,哪来的钱买正版制服,还说人家老板送她的?不要脸!」

「对,就是偷的!」

「我看以后别叫她垃圾妹了,叫『偷窃妹』得了!」

「哈哈哈哈哈」

……

其实除了刘佳和她的跟班们,别的同学只是不理我,却没刻意欺负过我,这会儿他们看「我」的目光都带着鄙夷。

毕竟穷没得选择,偷就是人品问题了。

茶姐倒是无所谓,她抬头迎着大家的目光,笑容甜美。

有句话怎么说的?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这样一来大家倒是开始回避「我」的视线。众人碰了个没趣,也不再看「我」了。

下课铃刚响,茶姐就拎着书包迅速闪了。

我以为她知道赶紧躲躲避风头,终于舒了口气。

不想她却跑到了服装店后门口,蹲在一个垃圾桶后面,掏出了手机。

我正想问她干嘛,一群女生嘻嘻哈哈地走进店内,竟然是刘佳她们。

她们叽叽喳喳,这件要看,那件也要试,还不停地催促,老板娘一个人明显忙不过来。

店外的茶姐打开了某音直播 App,把摄像头对着服装店内。

一个女生也从更衣室探出头来:「唉,老板娘帮个忙啊,我这拉链拉不上了!」

刘佳也嚷着:「老板娘你拿错尺码啦,我要 m 号!」

……

不一会儿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手里拎着个大大的黑色塑料袋。

那是刘佳的同桌赵萌,那件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丧服,就是她给我买的!

只见赵萌左顾右盼,刘佳给她比了个手势,她立马从后面绕上前,飞快地用件衣服盖在了摄像头上。

然后几个人毫不犹豫地把货架上的衣服拼命往袋子里塞。

然后刘佳一声令下,几个人又蹿出了服装店分头跑,这一看就是老手了。

可惜,这一切全部被茶姐直播在了网上。

茶姐瞄了眼观看人数 16566 人,嘴角扯得越来越开。

当老板娘从后场出来,看见店内的情景大惊失色。

茶姐则不慌不忙地上前告诉她,那几个小偷就是自己学校的,并把名字班级提供了出来。

至于证据嘛,某音上应该有不少人愿意作证。

老板娘差点感激涕零,茶姐笑着搂住她的肩膀:「姐姐,咱俩谁跟谁啊,快去报警吧。」

有了茶姐的一系列操作,刘佳一伙不到一个小时就被抓到了。

我们学校正在评选市重点的关键节点,出了这种丑事,学校是绝不会轻饶的!

刘佳爱小偷小摸我早就知道,被她霸凌也跟发现了她的秘密有关。

可是,茶姐为什么会知道?

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茶姐带着她一惯的笑容,做着口型:你猜啊。


茶姐就这么哼着歌一蹦一跳地跑回了家。

刚开门,一股香气扑鼻而来,哦,妈妈又在卤我最爱的牛肉了。

「回来了?」我妈听见动静从厨房走了出来,她擦了擦手刚想上前却还是僵在原地,讨好地朝我笑了笑。

我鼻子一酸,只有妈妈对我那么好,我却……她还不知道真正的我已经死了。

然而容不得我多想。

「老妈,我回来啦!」茶姐已经欢快地扑进了我妈的怀里。

我妈明显怔住了。

我不是善于表达的性子,再加上发生了那件事,我和妈妈很久都没亲近过了,几乎都说不到几句话。

「老妈我爱你,你在外面够辛苦的了,还给我做好吃的,心疼死我啦!」

茶姐一边撒娇一边推着我妈进屋:「妈,我来给您按摩嘿嘿。」

飘在上空的我清楚地捕捉到了我妈的神色。

惊讶,欢喜,欣慰。

吃饭了,在茶姐的强烈要求下,我妈坐在桌旁休息。

我妈笑着看茶姐给盛饭盛菜。

茶姐给我妈讲学校里的趣事,大部分都是瞎编的,我在学校哪有欢乐可言?但我妈听得津津有味。

饭后的碗也是茶姐抢着洗了。

她说,只要她在家,就要让妈妈好好休息!

以后等她赚了钱,就不让妈妈在外面辛苦了,她要让妈过好日子。

我妈笑得合不拢嘴。

家里在我爸走后,就没有过这么欢乐的气氛了。

我心中苦涩不已,我就是个 loser,不管是同学还是家庭关系,我都处理不好。

反观茶姐,一切都游刃有余。

她的适应能力极好,到我家就跟在自己家一样自在。

明明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刘佳她们的事会在网上如何发酵?

她一概不管,手机都没碰一下,回到我屋里就开始刷题。

不像我,在刘佳的霸凌下,天天浑浑噩噩,作业都没心思写。

做到十点五十,茶姐打了个哈欠,洗漱停当还不忘做了个面膜。

她完全不认床,倒头就睡,还霸占了我的小灰熊。

我凑近她,心中无比悲伤:「你是不是就要完全取代我了?」

她闭着眼不理我。

就在我估摸着不可能得到回应的时候,她含混不清地哼了句:「是的话你就偷着乐吧。」

也许吧,她代替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代我给妈妈尽孝,代我在外面混得风生水起,也算是件好事吧。


刘佳一伙竟然被勒令退学了!

这个消息在我来到学校时,已经传了个遍。

同学们都在感叹这次处罚力度之大。

茶姐轻哂,一群蠢货,咱们学校好不容易要评市重点,这时候惹事,可不是找死么。

老班进来的时候老脸都黑透了,眼圈黑得能赶上熊猫,厚厚的眼袋让他看起来老了不止十岁。

不用说就知道昨晚肯定是让校领导一阵狠批。

他一来就暴跳如雷,花了整整两节课给我们整顿纪律。

一个班出了七个小偷还给曝光在网上,他的脸面是相当地挂不住。

呵,我被霸凌的时候也没见他管过,现在出了事知道怕了,活该!

我被这个突如其来冒出来的「不厚道」想法吓了一跳。

生性懦弱,逆来顺受的我怎么会有如此「恶毒」的想法?

看来是被茶姐荼毒了。

再看茶姐,她的嘴边果然挂着一抹轻蔑的笑。

三分讥诮,七分凉薄。

少了刘佳的影响,茶姐一整天的课都上得极为认真,笔记记得一丝不苟。

就连下课,她除了上厕所,就没离开过座位,忙着补以前的笔记。

嗯,那时我根本无心学习,更别说记笔记了。

她甚至还举手回答老师的问题,仅一节数学课,她就回答了三道题!

一题对了,两题错了,她也无所谓,把老师的解题思路完完整整地记下来,不懂的下课还跟老师探讨。

她怎么敢的?一点不怕丢脸!

其实除了老班,我们班别的几个任课老师还算可以。

但是我也不敢向他们请教,我怕被嘲笑,怕被关注。

整日把自己缩成一个茧,巴不得没人注意到我才好。

我突然意识到,这跟刘佳在不在根本没有任何关系,茶姐这样的人,不会受任何人或事的影响,只要她想做,就一定会去做。

放学了,茶姐又把错题本看了一遍,磨蹭到最后才走。

此时,天已黑了大半,我也赶紧跟着她「飘」了出去。

「姜鹂,钱带来了吗?」我们身后响起一道男声。

我回过头,是张宇。

他还是那么挺拔,那么好看。

如果说我在人世间还有什么遗憾和不舍,那就是他吧。

他从来不会看不起我,他会温柔地跟我说话,朝我笑。

我被刘佳欺负哭的时候,他还递过纸巾给我。

他说我是他见过最温柔最善良的女孩。

虽说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做梦。

他偶尔跟我说句话,我能开心几天,心里想着,他会不会也觉得我是不一样的?

想到这我红了脸,嗯,如果阿飘也能脸红的话。

昨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都忘记了张宇跟我借钱的事了。

茶姐身上是有钱的,早上妈刚给了她这周的生活费,让她买早点午饭啥的。

妈给了她 400 呢。

张宇走过来向茶姐伸出手:「那个,昨天有点事……现在给我吧,我有急用。」

茶姐警惕地往后退了一大步,歪着头看他,神色不明。

我急了,男神有急用,我怎能不帮忙?

我凑近茶姐,贴在她耳边刚想说话。

茶姐突然轻笑了一声:「你要多少?」

可能是等得不耐烦了,张宇闻言难得地皱起眉头:「我不是跟你说了么?我要请客,300 不嫌少,500 不嫌多,快给我吧。」

茶姐刻意地撩了下马尾,仰起头看着张宇,月光洒在「我」那平平无奇的脸上竟然很有一些风情。

她的声音甜腻,是那种嗲嗲的夹子音:「你在哪里请客呀?我妈说待会会给我转 1000 哦。」

张宇明显怔了下,不知道是被我的「不同寻常」还是那 1000 块打动。

1000 块对我们学生来说真不少了,在学校附近的饭馆一条街,同学们聚餐吃一顿也就一二百。

他挠挠头说:「在聚贤庄。」

想了想又补充了句:「全是男生,要是有女生我就带你去了。」

「我知道。」茶姐咯咯地笑着眨了眨眼睛,「帅哥哥,玩得开心哦,我回去啦。」

茶姐跑出去几步,竟然还转过身冲着张宇比了个飞吻!

张宇呆愣在原处,此时不管是他还是我,都深信不疑茶姐待会会给他转钱。

就是有一点我不大明白,我妈早上才给过茶姐 400,妈有说过再给她 1000 么?


茶姐没回家,却径直来到了借衣服的那家服装店。

「姐姐,我来还钱啦!」茶姐亲热地拉过老板娘的手,把我妈早上给她的 400 元递了过去。

又从书包里取出路上买的奶茶:「姐姐,我特意给你买的哦。」

当老板娘听说那是我妈给的生活费,死活都不肯收。

老板娘都佯装生气了:「你这丫头都叫我姐了,姐送妹妹一套衣服怎么了?快把钱收回去!」

可茶姐说,一码归一码,她和老板娘的情谊是一回事,可说好了借的就一定得还。

最后老板娘推托不过,收了 100 块成本钱,她说当姐姐的不好赚妹妹钱,让以后茶姐看中什么尽管说,都只收个成本。

茶姐道了谢走出店门,却依然没有回家。

我越来越看不懂她了,像她这样的绿茶,不是该「赚你便宜没商量」的么,有便宜她怎么不赚的呢?

茶姐七拐八绕,跑到了附近最大的强盛网吧。

我正诧异着她跑这来干嘛?

茶姐站在吧台大声问:「请问哪位是陆彦同学?」

很多男生抬起头疑惑地看向茶姐。

我更是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在我们学校,你可能不知道校长是哪个,但你绝不可能不知道校霸陆彦!

他来咱们学校第一天,就把来学校捣乱的混混打进医院!

从此一战成名!

至今无人敢挑战其权威。

我疯狂在茶姐耳边大叫:「快逃!陆彦可不是刘佳,他不是好惹的!」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理,总之只有茶姐能听到我的声音。

但此时她不为所动,还问吧台借了个扩音器:「请陆彦同学来吧台一趟,有要事。

「请陆彦同学来吧台一趟,有要事。」

那扩音器的声音超级大,整个网吧都回响着茶姐的声音。

窒息感扑面而来。

茶姐却一惯地从容、淡定。

很快一个高个子男生从包间走了出来:「谁找我?害老子输了一局!」

害校霸输了游戏!我看要完!

看着迎上来的笑意宴宴的茶姐,陆彦一挑眉,声音低了一个度:「……你最好是真有事。」

下一秒,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中,茶姐一把拽住陆彦就往外拖。

「哥们,带你看个有趣的事,我敢保证你不会后悔的!」

十分钟后,茶姐拉着陆彦出现在聚贤庄大堂。

这里在学校周边算是不错的饭馆了,同学们有事聚会都喜欢订在这儿。

这会儿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大部分还都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

她拦住一个服务员:「您好,我同学在这过生日,请问是哪个包间啊?」

茶姐笑得很甜,也颇有礼貌,服务员不疑有他给她指了:「2 号包间。」

我这时烦躁到了极点,我不懂茶姐大动干戈地找来陆彦跑这里干嘛?

要是给张宇看到,他会怎么看我呢?

更让我郁闷的是,无论我怎么劝茶姐快走,她都当听不见,一句话都懒得理我。

怕什么来什么,一个服务员进 2 号包间上菜。

开门的刹那,我看到了一脸甜蜜的张宇和正依偎在他怀里的校花季倩。

宛若一对璧人,却又那么刺眼。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