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好姑爷
  • 大唐好姑爷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古沐鱼作者
  • 更新:2022-07-16 01:3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一戳一蹦跶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穿越大唐,秦天成为了地主家的傻儿子,当他被迫入赘李家之时,他一心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当好一个称职的好姑爷,可谁知他不找麻烦,麻烦却自主上门。无奈之下,他只好携手娇妻走上逆袭打脸的路。且看一代赘婿如何玩转古代,创造一个又一个的传奇故事!

《大唐好姑爷》精彩片段

秦家村一庄园的门悄无声息的开了,接着从里面探出一个少年的脑袋。

那少年左右扫了一眼,蹑手蹑脚就要出去。

刚踏出院门,一只有力的手突然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好小子,竟然还学会逃跑了,真以为你阿姐没醒是吧?”

随着声音落下,那要出门的少年已被一名女子给拉了回来。

“阿姐,你就饶了我吧,那泾阳县唐家之女,岂是我们高攀得起的,您为何非要我去求亲呢?”

少年的脸色无比难看,女子瞪了一眼少年,并无要解释的意思:

“今天我们就去泾阳县求亲,你要再敢跑,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少年一声轻叹,悻悻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秦天啊秦天,你命好苦啊……”

少年叫秦天,因为玩王者荣耀手机砸到脑袋上,意外穿越到了大唐武德六年。

穿到长安城外秦家村一个小地主家的傻儿子身上。

原主人挺不错,可惜几年前隋末动乱,他被一群强盗掳掠了去,被吓傻了。

自那之后,智商就停滞不前了,在其他人看来,就跟傻子差不多。

秦天父母还在的时候,家境是不错的,算是秦家村的小地主。

可自从几年前他父母去世之后,他家立马就衰落了。

他上面有一个大姐,叫秦飞燕,是个十分彪悍的关中女人。

前两年嫁到了泾阳县一小官吏家里,可惜姐夫随军出征,死了,他大姐就成了寡妇。

除了大姐之外,下面还有一个小妹,秦小蝶,今年才不过五岁。

秦天刚穿越,秦飞燕觉得秦天已经年过十六,就要给他说一门亲事。

刚好泾阳县唐家要嫁长女,秦飞燕夫家在泾阳县也算是有头脸的人,她就动了心思。

只是秦天一个现代人,那里能接受这样的婚姻。

所以他不肯接受,想要逃走,可还是被他大姐给抓了回来。

眼下只能等到了唐家之后,再想办法。

这说亲说亲,并不是说去了就真的能成啊。

而且,他秦天傻子之名传的也挺远,唐家要嫁女儿,肯定会打听一下。

这要是打听到了这个,他们会把女儿嫁给自己?

秦天觉得这事没谱,也就随她大姐去一趟泾阳县而已。

换好衣服,吃碗面片汤,庄园里仅有的下人福伯就赶着牛车拉他们去泾阳县。

路过村头的时候,几个乡亲扛着锄头准备下地,

看到秦飞燕和秦天两人,他们都热情的来打招呼。

秦天没心情搭理这些人,不过这些乡亲却说个没完。

“你们是准备去泾阳县唐家说亲吧?”

这话出口,秦飞燕和秦天两人的脸色猛然一变。

他们的确是去说亲,但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谁传出去的?

要是没成,岂不是丢人了?

很快,两人想到了一个人,自己那个大嘴巴的小妹,秦小蝶。

“秦小蝶,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从秦飞燕的眼神之中,秦天看出了秦飞燕的愤怒,

他知道,回来之后,自己的小妹要遭殃了。

就在两人很是尴尬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哈哈大笑。

“你们要去唐家说亲?好笑,太好笑了,我们秦家村的傻子要去求亲,哈哈哈……”

一名肥胖男子趴在一辆牛车上笑的前俯后仰,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仿佛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笑的事情。

而在肥胖男子旁边,坐着一个比他还肥胖的中年人,这中年人倒是比较冷静,但眼神之中却也满是不屑和轻蔑。

秦天看到这两人之后,眉头微微一凝,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愤怒来。

这笑的死去活来的叫秦肥,那中年男子是他父亲,叫秦八,目前是秦家村首富。

自己老爹在的时候,一直压秦八一头,所以两家一向不怎么对付,

老爹死后,秦八才慢慢发展起来,但他却一直没忘记以前被他老爹压一头的事情,

所以他们父子两人可没少欺负他。

秦天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准备动手。

这是他穿越之后第一次感到愤怒。

因为根据这具身体的记忆,这对父子对他做的事情简直可以用丧心病狂令人发指来形容。

趁没人的时候打他算轻的,经常变着法子侮辱他,才最不可原谅。

士可杀不可辱。

不过就在秦天刚站起来的时候,一棍牛鞭突然啪的一下朝秦肥的身上抽了过去,

抽的秦肥嗷嗷直叫,肥胖的身子一下子跳了起来,看着轻盈了许多。

“秦飞燕,你……你……”

秦飞燕啪的一下又抽了过去,骂道:“我什么我,你小子皮痒是吧,再敢笑我弟弟,我剥了你的皮。”

秦飞燕很彪悍,两鞭子抽过去后,那秦肥就是再愤怒,却也不敢继续纠缠下去,赶着牛车就离开了。

不过刚离的远了点,秦肥顿时就骂了起来:“臭寡妇,活该你死男人。”

秦八在旁边,露出一丝冷色来,道:“好了,她毕竟还是县丞的儿媳,莫要跟他一般见识,

那秦天去求亲,势必出丑,我们只需要等着看热闹就行了。”

秦八到底稳重一些,而且平日里也做些生意,有点城府,此时还能保持冷静不怒。

赶走了秦肥,秦飞燕他们这才继续往泾阳县赶去。

泾阳县紧挨着长安城,所以虽然不是很大,却也十分的繁华。

唐家是泾阳县大户,除了经商之外,家主唐煜在县衙还做着主簿,与秦飞燕的公公韩石也算是同僚。

秦飞燕跟韩武成亲的时候,唐煜也有去参加,因为这个关系,秦飞燕才觉得跟自己弟弟说这门亲事有可能成。

当然,自己弟弟的情况她也清楚,掩盖不得,

不过那唐家长女唐蓉乃是唐煜妾室所生,而且生母早亡,所以在唐家地位不显,配她弟弟,她觉得倒也合适。

唐家门前。

此时停着不少车辆,两人刚下牛车,一名小厮便迎了上来:

“二位可是要向我家大小姐提亲?”

唐家要嫁长女的事情早已经在泾阳县传开。

传言唐家长女貌美如花,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所以来提亲的人络绎不绝。

秦飞燕收起了彪悍姿态:“正是,我乃韩县丞儿媳,跟唐伯父熟识的,可否先让我们见上一面?”

来提亲的人多了,自然就有了竞争,所以秦飞燕想着先见一见唐煜。

小厮那能不明白秦飞燕的想法,笑了笑道:“小姐的婚事,我家老爷全权交给了我家主母,

而我家主母说了,要替小姐找一合适的好男儿做女婿,所以,主母在府上大明湖那里设下了雅座,以此考验诸位求亲之人。”

小厮言谈颇有教养,把秦飞燕说的拒绝不得,只能领着秦天去往唐府大明湖。

途中,为了避免出洋相,对秦天没少嘱咐。

“待会若是能不说话,就尽量不说话?”

“明白了,阿姐。”

秦天暗暗苦笑,跟着秦飞燕走了一段路后,便来到了大明湖。

大明湖是一处人工湖,湖里遍植荷花,岸边又种杨柳,此时盛夏,倒也别有清凉和韵致。

一座小桥直通湖心,湖心处有一亭台,此时不少泾阳县才俊都在那里乘凉,等着唐家主母的到来。

两人进了湖心亭后,立马遭到了其他人仇视的目光。

显然,他们都把秦天当成了竞争者。

秦天倒是无所谓,有竞争最好,有竞争了,自己就不用娶那个见都没见过一面的女人了。

半柱香后,一名贵妇人在几名丫鬟的搀扶下向这边走了来,正是唐家主母柳氏。

众人纷纷站起来迎接,柳氏来到了湖心亭,她先扫了一眼,道:

“诸位都是泾阳县或者附近的青年才俊,今天能来提亲,是我家小女之福,大家请坐吧。”

说完,又吩咐身后丫鬟道:“看茶!”

一名丫鬟领命之后,连忙给诸位提亲的男子倒茶。

这些男子倒也温雅,端起茶杯之后,先是行礼谢过,而后又是一番轻抚茶面,

等一切优雅的动作做完之后,才用衣袖遮住浅浅饮了一口。

秦天却是赶了半天的路,渴的不行,端起茶杯之后,咕咚咕咚就喝了起来。

唐朝还没有炒茶叶一说,泡茶的做法跟后世的汤差不多,不过现在他渴的很,也顾不得许多。

咕咚咕咚之声响起,旁边坐的那些人皆是侧目,嗤笑,眼神之中带着一丝轻蔑。

秦飞燕满脸羞红,在下面狠狠掐了一下秦天大腿。

“疼,疼,阿姐……”

这一切都被柳氏看在眼里,不过她并未有任何表示,在众人喝过茶之后,又继续说道:

“想必诸位来的时候已经听说了,为了给小女选一个满意的夫婿,我要在这里考验一下诸位,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柳夫人尽管考验,我等都接受。”

一名英俊男子浅笑嫣然,手中折扇一收一放,倒也潇洒。

这时,旁边一名男子问道:“不知柳夫人要考验什么?”

柳氏道:“小女自幼喜欢读书,不如诸位以眼前之景作诗一首如何?”

说着,又补充了一句:“眼前之景大家随便取用,谁先写好就吟上来,可莫要藏拙,不然可是要后悔的哦。”

这话显然是有所暗示,一众男子听了之后,以为柳氏要选一个作的快又作的好的,于是皆有心表现。

刚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那轻摇折扇的英俊男子已是站了出来,道:“柳夫人,晚生赵有才有了……”

“晚生张富贵也有了……”

“晚生…………”

半柱香后,大半来求亲的男子都把各自的诗作给写好了。

大家陆陆续续的把各自诗作吟了出来。

秦天倒也不急,就在旁边听着。

这些人的诗好自然算不上好,但也四平八稳。

柳氏在旁边听着,她的丫鬟则把众人诗作都抄一遍,显然是要好好筛选的。

不多时,就只剩下秦天还没有作诗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秦天,秦飞燕一看这个,顿时有点急了,

自己弟弟也就认识几个字,那会写什么诗啊?

她连忙站了起来:“柳夫人,我是韩县丞的儿媳飞燕,这是我弟弟秦天,我弟弟人很善良,长的也是一表人才……”

诗是肯定不能作的,所以就只能把自己的身份亮出来,再夸一下自己的弟弟了,

如果柳氏看她家公公的面子上,兴许会考虑一下。

不过秦飞燕刚说了几句,旁边的一众男子突然都挪了一下身子,对秦飞燕避之不及。

“哎呀,她就是秦飞燕,啧啧,离她远一点……”

众人议论纷纷,秦天在旁边却是眉头微微一凝。

他自然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他大姐没出嫁之前,父母死了,出嫁之后,丈夫又死了。

县里那些说她克父克夫,都说她是扫把星。

谁敢跟扫把星走的近了?

秦飞燕自然也明白,心里也生气,可今天为了自己弟弟的婚事,她也只能强忍下来。

柳氏这边听完之后,倒也温和,道:“原来是韩县丞家的儿媳,好啊,好啊,不知令弟可会作诗?”

最后还是绕到了作诗上,秦飞燕额头直冒冷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个时候,秦天突然站了出来:“柳夫人,我会写诗。”

柳氏道:“那就写一首吧。”

秦天点点头,然后环视了一下四周,看到湖中一片荷叶上趴着一只蛤蟆,

而且那蛤蟆正呱呱叫着,心下暗道,就它了,想着,嘴里已是吟了出来:

大明湖明湖大

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上面有蛤蟆

吟着,秦天用一根柳枝戳了一下荷花上趴着的蛤蟆,

那蛤蟆被戳,呱呱叫了两声,扑通一下潜入了湖底。

这个时候,秦天才继续吟道:一戳一蹦跶。

吟完之后,秦天颇有些得意的扬起了头颅。

他自然知道这首诗很差,但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诗差人傻,应该不会有那个父母把自己女儿嫁给这样的人吧?

他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

而就在他仰起头的刹那,在坐众人终于再也忍不住,哈哈就笑了起来。

“好……哈哈,好一句……哈哈,一戳一蹦跶……”

“哈哈哈,这可真是……哈哈,我见过的……哈哈,最蹦跶的诗了……”

整个湖心亭一片哄笑之声。

就连一向沉稳的柳氏,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笑了几下,显然秦天的这首诗真的戳到了她的笑点。

只是众人大笑,秦飞燕却是羞愤不已。

向柳氏微一行礼,拉着秦天就离开了湖心亭。

今天被人这般取笑,她那还有脸继续待下去?

身后的笑声不时传来,秦飞燕却是恨不能插上翅膀尽快离开。

秦天继续装傻充楞,好似听不懂别人的取笑。

出了唐府,秦飞燕气的瞪了一眼秦天,紧接着一巴掌就抽了起来,不过这一巴掌抽起来后,却最终停在了空中。

一声轻叹后,秦飞燕喊道:“福伯,回家!”

唐府,一曲径通幽的庭院内。

一女子正坐在窗前看书,女子容貌秀丽,端庄温婉,一双明眸顾盼生辉,让人看过之后便难以忘怀。

女子似乎有些哀怨,看了两页《诗经》之后,便发出了一声轻叹。

只是她这声轻叹很快被蝉鸣盖了过去。

“小姐,小姐……”

一名十来岁的丫鬟急匆匆跑了进来,女子看到她后,将书卷了起来,问道:“小青跑这么急做什么?”

小青道:“小姐,夫人在大明湖那里考验那些公子作诗呢,你说夫人是不是转性了,真要给小姐找一个好夫婿?”

女子正是唐蓉,她听到这话之后,一声轻笑:“她能转性才怪,不过是做做样子,糊弄爹爹而已。”

唐蓉心里很清楚,因为她比柳氏生的女儿漂亮,所以柳氏一直都很讨厌她,

若非唐煜护着,她指不定被欺负成什么样子呢。

自己到了婚配年龄,唐煜本来是想亲自帮她选一好人家的,

可谁知道柳氏横插一脚,把这事给揽了去。

柳氏插手,她料定这事不会好。

小青在旁边听了这话,突然抽泣了起来:“小姐,那……那怎么办?”

小青自幼就跟着唐蓉的,两人虽是主仆,却情同姐妹,听到柳氏并非真心帮自家小姐选夫婿,她顿时就伤心起来。

唐蓉见她这样,连忙劝道:“放心吧,不管姐姐嫁到那里,都会带上你的,而且有爹爹在,那柳氏也不敢随便糊弄的。”

说着,又想起了什么,于是问道:“你去打听那些人作诗,可有什么有趣的?”

被唐蓉劝慰,小青倒也很快恢复过来,道:“小姐,那些人的诗都是平常,不过有一个人的诗倒是有趣。”

“哦,怎么个有趣法?”

小青道:“这首诗是这样的,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跶,很是好笑呢。”

小青年纪小,那里懂得什么诗词,就觉得这首诗好笑,有趣,浅显易懂,唐蓉听了这首诗后,也是突然笑了起来。

她自幼熟读诗书,自然清楚这首诗的水平,也就是路人水平而已,比一些打油诗还不如,

但虽是如此,听了之后却还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发笑,特别是那句一戳一蹦跶,实在是形象。

小青见自家小姐笑了,以为她喜欢,连忙就又说道:“小姐,这首诗是一个叫秦天的人作的……”

小青吧吧的说着,唐蓉却是在心里把秦天这个人给排除了,

虽说这首诗好笑,但也只是诗好笑而已。

唐家另一侧,柳氏住所。

这里要比唐蓉的大多了,也奢华多了。

只柳氏身边服侍的丫鬟,就有五六个。

这两天来向唐蓉提亲的人不少,而且一个比一个有财有貌的。

这让柳氏心里很不舒服,不过一个妾生女罢了,怎么泾阳县的那些公子还都这么喜欢?

她就纳闷了,自己的女儿唐欣比唐蓉也不差啊,

为什么就没有人来提亲,也没见什么人夸奖她?

柳氏很不平衡,不由得心生怨恨。

“夫人,那秦天的情况都打听清楚了。”

雅静的房间里,两名丫鬟扇着扇子,另外一名丫鬟从外面急匆匆走了进来。

柳氏见小红回来了,问道:“说说吧。”

小红颔首,道:“夫人,这秦天其实是个傻子,神智只有十岁左右,家境嘛,以前在秦家村还可以,但他父母去世之后,就衰败了。

现在靠着他大姐的资助,勉强饿不死而已,哦,他家里还有个五岁的小妹,算是个拖油瓶吧。”

小红嘀嘀咕咕的说着,柳氏听完之后,突然展颜一笑。

那天她在湖心亭考验那些来提亲的人,对秦天的印象深刻。

不过当时也只是觉得秦天这个人粗鄙,毫无才情可言,所以她便派人去打听一下。

想着要是这秦天真不怎么样,就把唐蓉给嫁过去。

没想到,这个秦天不仅粗鄙,没有才情,竟然还是个傻子,而且家里穷的简直没法过活。

这个条件简直太附和她对唐蓉夫婿的要求了,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秦天虽然傻,但样貌还说得过去。

那秦飞燕又是韩县丞的儿媳,这两点拿出来糊弄自己的夫君,想来他也不会觉得自己有意针对唐蓉。

“好,好,就他了,派人通知那个秦飞燕,让她挑个好日子找媒人来纳采吧。”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