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强娶李秀宁
  • 重生强娶李秀宁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猛苟小王爷作者
  • 更新:2022-07-16 01:35: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一朝穿越,周扬成为了隋唐乱世的布衣少年,当他得知自己与李渊之女李秀宁之间定下婚约之时,他满心欢喜,可谁知他还没有从喜悦中清醒,便被告知自己只剩下两天的寿命。悲愤之时,他意外开启寿命系统,只要他完成系统给出的任务便能增加寿命值……

《重生强娶李秀宁》精彩片段

大隋。

大业十二年。

太原唐公府。

书房外,一个眉清目秀,面如冠玉的青年站在屋檐下,低垂着眼睑。

屋内传出阵阵争执声。

“父亲,我李家出身官宦,好歹算是个门阀,那周扬一介平民不说,来李家七日看不出任何德才,怎能委屈妹妹嫁给他!”

长子李建成激言相劝。

“父亲,世民知您一诺千金,为了报答当年周父的救命之恩,将二姐下嫁于他;可我们和柴家婚事有言在先,这事总归要慎重,若是传了出去,只怕叫天下人耻笑啊!”

李世民说得倒是滴水不漏,可言辞之间,依然持反对意见。

唐公李渊坐在太师椅上眉头紧锁,沉默不语。

倒是坐在一侧的端庄贵妇缓缓开口。

“夫君,我知周家于我们李家有恩,可周扬终归出身寒门,如今他又遭逢大难流落至此,难道你真的舍得女儿下嫁于他,落人笑柄么?”

“听夫人这意思,是要我李渊不管故交之子,做忘恩负义之辈,遗臭万年吗!”

李渊眉头紧皱,沉声质问。

堂堂唐国公,岂能做如此卑鄙之事?

“管自然要管,但有其他的法子,不一定非要把秀宁下嫁于他啊。”

窦氏苦口婆心,为人母,谁又愿意看着自己女儿嫁入寒门呢?

“行了,我意已决,此事如若反悔,天下人岂不骂我李渊言而无信?他日又有哪位豪杰愿助我李家成事!”

李渊拍案而起,情急之下雄心展露。

屋内顿时鸦雀无声。

这,可是逆言啊!

时虽是隋炀帝杨广当政,但他昏晕无道,横征暴敛,整日沉迷莺歌燕舞不理朝政,百姓流离失所怨声载道。

大厦将倾,各地贼寇作祟,凡是手握兵权的权贵都养精蓄锐,只待时机一到便成大业。

李建成和李世民深知父亲志图问鼎中原,更有意与柴阀联手共商大计。

哪知道横将杀出个周扬,搅得李家是不得安宁。

周扬站在屋外角落,一字不落听得真切。

李家不愿意,他又何尝想舔着脸留下?

奈何人生地不熟啊!

几日前,他穿越过来,发现自己竟然和唐公李渊之女李秀宁有婚约,成了李阀的上门女婿。

周扬可知道李渊自太原起事,后来挥师南下,从乱世中脱颖而出,最后开辟大唐盛世!

开局就傍上大佬?简直雷霆嘎巴,无情哈啦哨啊!

但兴奋劲还没有缓过来,他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这个世界的周扬,过得比他还要惨,不仅因为开罪当朝重臣之子宇文成都,闹得家破人亡。即使成了上门女婿,除了李渊以礼相待,其他人压根就看不起他。

这也太惨了吧!

其他小说里的主角穿越出场就称王称霸,自己倒好,不仅没好事儿,还有一堆烂摊子!

“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一个珠圆玉润的声音将周扬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的面前站着一位绝世佳人。

锦绣华服,身姿绰约,宛如画中仙女的容颜上带着女子少有的英气和冷艳。

顾盼之间,熠熠生辉,如海上明月,亦如山间清泉。

这便是名震大隋,爱红妆更爱武装的唐公千金李秀宁,其德艺双馨的美名,五湖四海人尽皆知。

啧啧,多漂亮一老婆啊!

周扬暗自感叹,只可惜跟自己关系不大。

“我爹爹他们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李秀宁声音清冷。

周扬默默点头。

“我知你也是有骨气之人,既然如此,你且随我进去,今日就将这事说个明白,也好落得清静。”

几日时间,李宁秀虽未和周扬说上半句话,却也见他不曾讨好任何人,总归还不算太卑劣。

“好。”

周扬一口答应,他也正有此意。

李渊看在昔日情面愿意收留,周扬心存感激。

但是要过天天寄人篱下的生活,难受!

大不了离开唐公府找个营生养活自己嘛,他还不信自己堂堂一个穿越者还能饿死。

倒是李秀宁有些意外,见周扬主意已定,也不再多言,随即便一起走进了书房。

“爹爹,既然您和母亲因为我的婚事左右为难,不如请柴公子和周扬比试一场,争夺绣球,我李秀宁之夫,必是英雄豪杰,无论谁胜出,我都愿意出嫁。”

什么?!

李家众人诧异不已。

周扬暗自轻笑。

不愧是大隋第一位女将军,还玩儿比武招亲?

但他压根没打算答应,自己就一穿越者,啥都不会。

比武?

纯粹是在找揍好吗!搞不好连小命都得丢。

就在他刚想出口拒绝时,忽然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

“叮,寿命系统已绑定!”

“宿主:周扬,

年龄:18岁,

技能:无,

物品:无,

生存能力:不及格,

当前寿命:两天(死因:饥寒交迫,饿死街头)。”

周扬眨巴着眼睛。

就在前一秒,他还准备豪情万丈地告诉李家众人,自己不屑于当一个逆来顺受的上门女婿。

甚至已经脑补出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潇洒背影。

可是现在,却一个字都说不口。

因为系统已经告诉他,离开等于送死!

姥姥!

搞人心态呢!

周扬都还没兴奋就想骂街。

别人的系统称王称霸,自己的系统倒好,上来报丧?

“系统从不搞人心态,现在公布主线任务,接受比武招亲,寿命+三天;奖励:武学百步穿杨!”

系统的声音异常高冷。

完了,莫得退路了。

这是逼着他娶李秀宁啊!

委屈,大大的委屈!

“贤侄?你意下如何?”

李渊见周扬默不作声,试探着问道。

说实话,这件事他确实很为难,如果周扬能够主动退出最好,能有个两全其美的结果。

“是啊,周贤侄,如若你主动放弃,我们李家定当帮你在太原官府谋个一官半职,以做补偿。”

窦氏旁敲侧击道。

她知道李渊的难处,这样做不仅不会让人说闲话,也更加有诱惑力。

“谢谢唐公和夫人好意,不过既然是家父遗愿,我愿意一试!”

周扬不卑不亢地答道。

“......”

李家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始料未及。

就连李秀宁也不例外。

来到唐公府几日,李家人不是没试探过,这周扬分明只会几招拳脚功夫,对付街头地痞都够呛,还想比武?

“贤侄,如若比试输了,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窦氏婉言相劝,知女莫若母,她清楚李秀宁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光明正大的把周扬刷掉,技不如人,自然就无话可说。

可周家毕竟对李家有恩,窦氏也不想太过绝情。

“多谢夫人体恤,如若输了,我周扬自当认命,绝不纠缠李家片刻!”

说完,周扬昂首挺胸地离开了书房。

留下面面相觑的几人。

“想不到这周扬看似书生气,还颇有几分傲骨嶙峋啊。”

李世民感叹道,目光中多了几分欣赏。

“傲什么骨呢,看来这场比试柴公子是必胜了,二妹你这计策着实不错啊。”

李建成却是满脸得意。

“这下子既不会耽误父亲的大业,也不会耽误二妹的婚姻大事,没准儿到时候我们李家还得感谢周扬的成全呢!”

窦氏也是笑容满面,唯独李渊和李秀宁沉默不语,神情若有所思。

周扬回到厢房。

刚坐下,就听到系统的声音响起。

“恭喜宿主完成新手任务,奖励:寿命+三天,武学:百步穿杨!

现发布主线任务:比武胜出,奖励:寿命+7天,奖励武学:独孤九剑!”

刹那间,一股暖流从头顶百会穴倾泻下来,流遍全身,感觉神清气爽,焕然一新。

啧啧?

延年益寿的感觉就瘦好!

周扬甚至有种蒸完桑拿般的通畅。

短暂的平静后,又有一股磅礴的力量灌入体内,战意,血性浸进了每一寸肌肤,每一滴血肉。

恍惚间,他仿佛看见了金戈铁马,大漠孤烟。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骄傲勇猛的将军搭弓射箭,誓死守卫边疆......

思绪闪动,周扬猛地回过神,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这就是保家卫国的热血儿郎么?”

......

两天后。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太原校场热闹非凡。

自从唐公千金比武招亲的消息传开后,城内人人议论,李家亲朋纷纷捧场,就连不少守城将士也慕名而来,想看看这大隋第一女将军到底会花落谁家。

周扬站在李渊身后,不远处,钜鹿郡公柴慎带着公子柴绍快步走来,英姿飒飒。

引得不少女眷议论纷纷,羡慕不已。

“哇,这柴公子真是一表人才!和唐家千金确实郎才女貌。”

“如果我以后的夫君也像柴公子这般英俊潇洒就好了。”

“哈哈,你这小妮子是动了春心啊,可惜人家看不上你!”

言辞之间,似乎所有人都觉得柴家和李家的婚事已经八九不离十。

至于唐公身后那朴素少年......

当个家丁还行,乘龙快婿就免了吧!

“唐公,别来无恙啊。”

柴慎抱拳寒暄,满面春风,丝毫不介意两家明明已经订了婚约却还比武招亲。

李渊请两人上高台入座,歉然笑道。

“钜鹿郡公,今日之事实属无奈,还请你多多见谅。”

“唐公言重了,你我本是故交,自然明白你的难处。况且令媛文才武功,当今女子无人出其右,唐公府的乘龙快婿,当是能者居之。”

柴慎风轻云淡地笑道。

对于公子柴绍,他还是非常有信心,比武之事压根没放在心上。

“多谢钜鹿郡公体恤,既然如此那就比武开始,摘得绣球者,便是我唐公府乘龙快婿!”

随着李渊宣布比武开始,柴绍和周扬走下校场。

只见校场正中已搭起一座高台,上窄下宽,足足约莫六丈。

精致漂亮的绣球挂于顶端长杆。

底部四周堆放着稻草,以防比试途中不慎跌落伤及性命。

毕竟是成亲这种大好事,虽是比武,可也没有舞刀弄枪,以免大好日子见血什么的,不吉利。

围观的众人热闹兴奋,所有目光都落在柴绍身上。

有夸他玉树临风的,有春心荡漾的,还有赞许前途无量的。

而周扬就跟个隐形人一样,压根没人关注他。

或者说没有人觉得一个落难平民能够胜过千牛备户出生的柴家大公子。

侧台上,李秀宁坐在纱帐中,一袭青衫长裙。

任由校场喧嚣,她精致美艳又清冷的俏脸上不曾有一丝喜怒。

“宁儿,你看那柴家公子青年才俊,将来柴李联姻定然锦上添花。”

窦氏依栏而靠,满面春风,那神情似乎就像是在看自己未来贤婿。

“娘,输赢未定,此刻说这话为时过早了吧?”

“不是为娘偏袒,这周扬虽为故人之子,可定然是不如柴绍出色的。”

这里没有外人,窦氏也不必过分谨慎。

绣球之争,说白了比得就是身手和胆量。

无胆量者,岂敢上数丈高台?

无身手者,如何能先得绣球?

柴绍乃名门之后,自小骑马射箭,学习武艺,更有无数名师教导,身手胆量自是远超寻常人。

倒是旁边一清丽少女慧眼灵动如水。

“秀宁姐姐,我看那周扬好像胸有成竹的模样,好像志在必得诶!”

她便是与李秀宁以及如意公主并称大隋三朵金花的长孙无垢。

素来和李家子弟交好,听闻李秀宁比武招亲,专门和哥哥长孙无忌从洛阳赶来凑个热闹。

闻言,李秀宁看了眼校场下的周扬漠然不语,前日周扬答应时自信满满,难不成比武真会有意外发生?

不过他明知道柴绍厉害,还愿比试,也算勇气可嘉了。

想到这,她的眼神不由在周扬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校场下。

“周兄,我与秀宁自幼相识,武艺均受大隋第一将军张须陀指点,虽不敢说天下无敌,但勉强上得了台面。却不知周兄师承何处?”

柴绍说得客气,神情却带着高傲。

言下之意仿佛在说:我和李秀宁青梅竹马,又出身名门,武艺不凡,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跟我抢女人?

周扬又哪里听不出来话外之音。

呵?

跟我在这儿秀优越感?

斗不斗得过是一回事,那嘴上还能吃亏?

“柴兄客气了,我无门无派,只是小时候经常跟着家父进山会得两招打猎的本事,尤其喜欢收拾豺狼,你知道为何么?”

“因为它们是野兽?”

“不是!”

周扬摆手,嘴角微微上扬。

“因为这些畜生总喜欢在我面前装模作样吓唬人,不给点颜色还真以为是个山大王了。”

柴绍笑容一僵。

好家伙,拐着弯儿骂自己是畜生呢?

顿时怒火中烧,但众目睽睽之下他自然不能失了风范,便抬手说道:“是吗?看来周兄对自己身手颇为自信啊,一会儿摔下高台,可别怪柴某不讲情面。”

心中却不住冷笑:行,我且看你能嚣张几时!

说话间,几名家丁走了过来。

震锣高喊:“两位公子请上台!”

前来观看的众人再次助威,校场热闹非凡。

柴绍拔足两步,纵身一跃跳上高台下的横柱,然后手脚并用快速攀爬,身轻如燕,迅猛如虎。

周围顿时响起喝彩声。

“不愧是钜鹿郡公之子,身手异于常人,当真名门之后,青年才俊啊!”

“可不是么?我看今日这比试已无悬念,那周扬怎有希望?下场简直是自取其辱。”

“柴公子英俊潇洒,如若以后我女儿的夫君也有这般出众,该多好啊!”

众人议论纷纷,似乎都认为柴绍胜出已成定局。

点将台上,柴慎更是露出满意的笑容。

自己儿子好歹没丢钜鹿郡公的脸,嘴上还故作谦虚道。

“犬子拙技,让唐公见笑了。”

“哪里哪里,令郎英姿,即便放眼整个大隋也是出类拔萃啊!”

李渊轻笑着。

心里却默默叹气。

身怀傲骨自是好事,可周扬为争一口气同意比武,只怕最后落得一无所有。

终归是少年热血,意气用事啊。

想到已故老友,李渊更是隐隐无奈内疚。

“宁儿,现在是柴绍领先,已过半程,看样子绣球已是囊中之物了!”

侧台上,窦氏喜上眉梢。

果不其然,这比武招亲,当真是绝佳办法,既不会让天下人说闲话,也能不露痕迹的退掉和周家婚约!

窦氏似乎已经在畅想自己女儿和柴绍大婚当日的盛况。

想必会成为一段佳话。

“那他呢?”

李秀宁随口问道。

“周扬?他自然是落后......咦?他怎么站在原地并未动过?”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