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他拐回来知乎
继续看书
去医院拔智齿,医生是个帅哥,还有点眼熟。「疼吗?」麻药打进来,我强忍着:「不疼。」他看我一眼,声调散漫:「对前男友嘴硬可以,但对医生,没那个必要。」

《把他拐回来知乎》精彩片段

去医院拔智齿,医生是个帅哥,还有点眼熟。


「疼吗?」


麻药打进来,我强忍着:「不疼。」


他看我一眼,声调散漫:「对前男友嘴硬可以,但对医生,没那个必要。」



听到这道熟悉的低沉清冷的嗓音,我脑子一空。


沈翊安?


无影灯闪眼睛,我忍着疼偏头看去,就看见男人清冷深邃的眉眼。


尽管带着口罩,依旧难掩帅气。


我终于知道刚才那种似有若无的熟悉感哪里来的了。


问:在牙科医院遇到前男友,是种什么体验?


答: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我绝望闭上眼。


上周,再一次经历过智齿发炎的痛苦之后,我终于下定决心来拔牙。


谁知道会在这里碰见他!?


???


我刚要反驳,一只温热的手落在我下巴。


一抬眼,就跌入那双深邃又清澈的眼睛。


他这样专注看人的时候,便会显出几分难见的温柔来。


我的心脏不争气地跳快了几分。


「不舒服了随时说。」


他道。


我下意识点头,又忍不住分神:沈翊安本来就生得够好了,如今穿着这一身,更是莫名招人。


我在那胡思乱想着,沈翊安却好像一点没受我这前女友的影响。


不到半小时,手术就结束了。


小护士竖起大拇指:「沈医生,今天格外顺利啊!」


我咬着棉花。


啧,我这前女友果然不会影响他拔刀的速度,甚至还能起到辅助作用。


沈翊安淡淡应了声,好像在写什么东西。


我拎着包就要跑,又被他叫住。


「阮苗苗,刚才说的注意事项都记住了吗?」


「嗯。」


「那背一遍我听听。」


「……???」


沈翊安你是不是故意难为我!





我肿着半边腮帮子就那么瞪着他,一瞬间仿佛又梦回高三。


那时候沈翊安也总是跟我说这句——刚才讲的知识点都记住了吗?背一遍我听听。


沈翊安大我四岁,我们两家是邻居。


沈翊安从小就是那种标准的别人家孩子。


我爸妈每次看到我成绩单的时候,都会朝着对门仰天长叹,满脸羡慕。


我痛定思痛:「实在不行,我就牺牲一下我自己,把他拐回来给你们当女婿好了!」


我爸妈认真思考了以后放弃了。


「算了,翊安那孩子又不瞎。」


???


后来高三寒假的时候,沈翊安被我爸妈请来帮我辅导数学。


事实证明,出色的人哪里都出色,我都不知道一个即将面临实习的口腔医学生,是怎么做到比我这个文科生还熟悉那些教材的。


哪怕后来我考上了他的大学,正式和他在一起以后,这个心理阴影也还深深将我笼罩。


「……」


沈翊安清俊的眉眼间没有半点意外,显然早就料到我答不上来。


他递过来一张纸:「都写在这上面了,回去自己注意点,别发炎了。」


啊,原来他刚才在写……这个吗?


我低头看过去,纸上的字迹潇洒漂亮,手指更是修长白皙……


咳咳!


我连忙拽回自己的目光,接了过来:「谢谢沈医生。」


他顿了顿,松开手。


走到房门口,我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


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哪怕已经很久没见过,当他出现,也还是……和其他人不一样。


小护士正在收拾东西,笑着跟他说着什么:


「沈医生,你这可真是太负责了,每个病人都叮嘱得这么细致。」


我愣了下。


沈翊安正好回头:「怎么了?」


我面无表情:「没有,只是觉得能遇到您这样的医生,真是我的荣幸。」


说完我转身就走,结果走得太快,拐弯的时候一不小心和另一个护士小姐姐撞一起了。


「对不起!您没事儿吧?」


我扶着护士小姐姐,暗恼自己居然还会因为沈翊安的一句话就反应这么大。


护士小姐姐笑眯眯摆手,往我后面看了眼,一脸了然:


「没要到沈医生的微信啊?」


「啊?」


「别在意,沈医生一直这样。自打他来我们医院,想追他的小姑娘可太多了,但没一个成功的,啧。」


我极力挣扎:「我、我不是……」


护士小姐姐安慰地拍拍我,摇头:


「不过沈医生被前女友始乱终弃,伤得太深,不好追,小姑娘你还是换个目标吧!」


「……」


我头上缓缓冒出三个问号。


我?


始乱终弃?


沈翊安?!




「分手以后,他就是这么在外面造我的谣的?」


我窝在沙发里,愤愤不平和闺蜜姜媛打电话。


姜媛小声哔哔:「……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差不多吧,你先追的人家,还是你先提的分手……」


「我们那是性格不合分的手!怎么能全怪我一个人?嘶——」


我捂住腮帮子,麻药劲儿过去之后,是真疼啊!


沈翊安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喜欢管着我了。


妥妥一爹系男友。


但我这人从小就爱自由,和他闹了几次之后,我一咬牙就提出了分手。


「拔智齿这么疼吗?苗苗你不要紧吧?」姜媛有点担心,「那你这周就先别回家了吧?」


我眼泪汪汪。


「都说好了,哪儿能不回去。没事儿,不就拔一颗牙嘛,到时候肯定好差不多了。」


现实总是残酷的。


第二天晚上我回到家的时候,伤口还是隐隐作痛。


唯一庆幸的是腮帮子已经差不多消肿了,不仔细看瞧不出来。


老爸在厨房忙活,我放下包直接就冲了过去。


然而当我一眼扫过去,震惊了。


「这……爸,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您做这些,未免也太清淡了吧?」


我吃东西重油辣,可眼前这一堆饭菜,居然半根辣椒都没有!


老爸围着围裙头也没回:「啊?你妈没跟你说吗?今天这一桌不是给你做的,有客人。」


???


看到沈翊安出现在我家客厅的时候,我脑子还是蒙的。


我妈已经欢欢喜喜迎了上去。


「翊安,你可好久没来啦!」


沈翊安上大学后就很少回来了,后来工作了自然更忙。


不过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偷偷谈了一年的恋爱,双方家长都不知道。


分手以后,他当然更没理由过来了。


沈翊安看我一眼,又很快收回视线。


他爸去厨房帮我爸了,他妈则是留在客厅,和我妈一起嗑瓜子。


我妈看他的眼神,简直像是在看亲儿子。


「对了,听说翊安现在在 C 城口腔医院工作啦?真是厉害,不像我们家苗苗,都快毕业了,还成天就想着玩儿呢!」


周阿姨叹气:「可惜就是一直不找对象,我和他爸都快愁死了!你说说他都这年纪了,再拖拖,哪儿还有小姑娘能看上他?」


「……」


我心虚地直接跑去了阳台躲着,只希望能躲过这令人窒息的场景。


没想到沈翊安跟了过来。


「怎么样?」他抬了抬下巴,显然在问我的智齿。


我无所畏惧:「挺好的,都没感觉了。」


他忽然偏头笑了一声。


???


你笑什么?!


他忽然走了过来,我下意识后退,小腿碰到椅子,我只能被迫停下。


距离太近,呼吸可闻。


他微微俯首,手指落在我的侧脸,低声道:


「张嘴。」




我的脸瞬间烧起来。


这情景实在是像极了初吻那天。


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我喝了不少酒,半夜跑去和沈翊安告白。


「沈翊安,要不要当我男朋友?」


沈翊安眯了眯眼睛:「喝了多少?」


我仗着酒劲儿耍赖:


「我现在很清醒。沈翊安,愿意就点头,不愿意就摇头。」


他就那么静静看着我。


「行吧,我知道了。」我耸耸肩,转身就要走,又被他一把拉了回去。


「阮苗苗,是你先招惹我的,说话算话。」


他一贯沉静的黑眸中似有星火,我有一刹那的晃神,但下一秒就顾不上这些了。


——他吻了过来。


我直接蒙了。


虽然我的确肖想了他很久,但这一刻来临的时候,我非常没出息地宕机了。


他好像笑了一声,嗓音低沉温柔,无法抗拒。


「乖,张嘴。」


过去的一幕与眼前的画面重叠,甚至连他身上清冷的气息,都依旧如此熟悉。


「想什么呢,脸这么红?」


沈翊安挑着眉,似笑非笑,


「我看你伤口发炎了没有。」


我猛然回神,顿时尴尬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候退缩岂不是输完了!


看就看!


沈翊安静默片刻,忽然笑了声:


「初吻那天也没见你这么大义凛然。」


???


我还没来得及反驳,他又道:「还好,没发炎。」


他微微垂着眼睫,我看不清他的神色,可这一刻我竟莫名感觉到他好像松了口气。


我心跳了跳。


「苗苗?翊安?吃饭了!」


我妈在客厅喊人,似乎在往这边看。


他已经松开手,不动声色退后一步。


我暗暗吐了一口气,却又不知为何有点空落落。


沈翊安一手插兜,跟在我后面,漫不经心:「这么心虚?」


我一顿,忍不住回头瞪了他一眼,压低了声音:


「能不心虚吗?毕竟我对某人可是始乱终弃了!」


沈翊安一愣,而后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偏头笑了一声。


你还笑!


手机震动,我看了眼,是一个直系学弟,周川。


他之前从我这里买过教材书,人也热情开朗,所以还算熟悉。


他们期末成绩出来了,想请我吃个饭。


我拿着手机,有点纠结怎么拒绝能显得自然一点。


小男孩就是这样,心思藏不住。


周川想追我,但我实在是没兴趣。


略显冷淡的声音忽然传来:


「怎么,你男朋友不知道你拔智齿,吃不了这些吗?」




我下意识反驳:「他不是我男朋友。」

沈翊安神色淡淡:「哦,那就是未来的男朋友?」

我忍不住抬高声音:「更不是!我又不喜欢他那样的。」

话一出口,我又暗暗懊恼,沈翊安现在已经不是我男朋友了,怎么一问我什么,我还是乖乖回话?

「苗苗?翊安?」

老妈一脸好奇地看过来,

「你们俩聊什么呢?」

沈翊安笑了笑:「在聊……她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我:「……」

你一个前男友,说这种话合适吗?

我妈眼睛瞬间亮了一个度,一脸八卦,并且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饭桌上。

「苗苗,你要是有喜欢的男孩子了,随时可以带回来给爸爸妈妈看看呀!」

我看着满桌口味清淡得不行的饭菜,再听着我妈这句,实在是心累。

「我还没毕业呢,您急什么?」

沈翊安正好坐在我对面,闻言抬眸看了我一眼。

我:「……」

很好,刚高考完就跑去告白的我,的确没资格说这个话。

看我没戏,我妈转向了沈翊安:「翊安,你知道吗?」

沈翊安笑了笑:「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

我直接在桌下狠狠踩了他一脚。

这狗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好不容易吃完这顿饭,送沈翊安他们出门的时候,我长长松了口气。

实在是不能再和沈翊安碰面了,一见到他,我整个人都变得不像我自己了。

没想到第二天,沈翊安的车直接停在了楼下。

没等我拒绝,我爸直接拉开车门把我塞到了副驾驶,并且冲着沈翊安郑重交代:

「翊安,一定要亲自把苗苗送到学校,可千万不能让那些臭小子钻了空子!」

???

您这老父亲的心我能理解,但您选沈翊安算怎么回事儿啊?

但这话是不能说的,要不然我和沈翊安估计都走不了了。

沈翊安启动车子,我直接闭上眼装睡觉。

到学校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实在是太难熬了。

好在路上沈翊安很安静,车上开了暖风,吹得我昏昏欲睡。

「要睡的话前面有毯子,自己拿。」沈翊安忽然道。

我迷迷糊糊拉开储物箱,却发现这是我以前送他的那条。

粉白色,故意放在副驾,彰显女朋友所有权的小东西。

我顿时浑身都不自在起来,拿也不是,放回去也不是,最后鬼使神差开口:

「……这东西你还没扔啊,不怕被人看见误会?」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