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淡日记无弹窗大结局
继续看书
我笑着晃了下手上的钻戒。「不好意思程先生,我已经结婚了。」程景硕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做最后的试妆。屋外闹哄哄的,来帮忙的闺蜜沈甜和表弟齐放争论着气球应该怎么绑才好看。我笑着按下免提,柔声问道:「你从上海回来了?」

《冷淡日记无弹窗大结局》精彩片段

本应在上海出差的未婚夫,被一场疫情隔离在了三亚的酒店。


一起被隔离的还有他的前女友。


而作为准新娘的我,是在我们婚礼的头一天才得知这个消息。


二十多天后,他出现在我面前,跟我说婚礼他会重新安排。


我笑着晃了下手上的钻戒。


「不好意思程先生,我已经结婚了。」


程景硕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做最后的试妆。


屋外闹哄哄的,来帮忙的闺蜜沈甜和表弟齐放争论着气球应该怎么绑才好看。


我笑着按下免提,柔声问道:「你从上海回来了?」


一个星期前,程景硕跟我说,上海那边有个拖了很久的合作案需要去谈一下。


上海疫情封城时他就因为这个案子搁置表现得很暴躁,现在解封了我自然没有道理拦着他。


临走前,他跟我保证三天内肯定会回来,刚好能赶上一起过七夕。


结果三天拖到了五天,五天拖到了现在。


程景硕沉默片刻,愧声道:「愫愫,不好意思。我短时间内可能回不去了。


「你看能不能把婚期延后。亲戚那边我让我爸妈去解决。等我回去我们重新办一个更盛大的。」


我的笑僵在脸上,还不待问清原因,他那边紧跟其后的传来一道娇媚的女声替我解开了疑惑。


「景硕,我们要在三亚隔离多久啊。


「早知道不让你陪我……」


下一秒,电话被挂断了。


重金聘请的跟妆师拿着卷发棒站在我身旁,看向我的眼神带着几分尴尬的同情。


「林小姐,还要继续吗?」


我望向镜子里长发披散、妆容精致的自己。几分钟前,我还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门外,沈甜和齐放的打闹声还在继续。


掐着手心让自己平静下来,我歉然地冲她笑了笑:「不好意思,等我下可以吗?我打个电话。」


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我需要证实一下我的猜想是不是正确的。


电话打出去很快就接通了。


那端的楚羡,一贯的吊儿郎当:「哟,新娘子咋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是突然想通,准备弃暗投明了?」


「问你个事,你之前在哪里遇到的赵婧婧?」


「上海啊。怎么突然问起她来了,你别告诉我程景硕跟她跑了。」


我微微佝偻下身子,胸口像是被人用力打了一拳,很疼。


原来,他之前的暴躁易怒不是因为合作案没办法继续,而是担心他前女友。


眼眶酸酸胀胀的,却哭不出来。


「楚羡,」我哑着嗓子唤他,「你之前说,要是程景硕不要我了,可以可以考虑考虑你。这话还作数吗?」


话音刚落,传来玻璃落地的碎裂声。


楚羡低低地骂了声脏话:「草,真他娘的跟赵婧婧跑了啊!」


「没,是我不要他了。


「所以你要不要娶我。」


手机的正上方,提示程景硕几分钟前给我了条信息,内容很简短:「乖乖等我,回去再跟你解释。」


临近婚期,陪着前女友去三亚过七夕,还想让我等他回来。


不出意外,就算改期,林政委家孙女婚礼被放鸽子的事也会成为圈子里茶余饭后的谈资。


我丢不起这个人,我们家更丢不起这个人!


我知道这对他不公平,语气软了几分:「帮我这一次。婚后我不会限制你。我们可以签财产协议,要是你想离婚,属于你的我一分不要。


「你不是喜欢那套宋汝窑天青釉盘嘛,我也可以送你。」


楚羡沉吟片刻,难得正经地问道:「考虑好了?不后悔?」


「不后悔。」


「好,等着老子明天去娶你!」


挂断电话后,我给程景硕回了个信息。


「你通知你那边的亲戚,我这边我自己搞定。」


然后又点进家族群:「程景硕和他前女友被隔离在三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跟酒店说一声,把新郎的名字换成楚羡。明天婚礼照常举行。」


这两条信息就像是重磅炸弹,群里直接炸开了锅。


齐放急冲冲地推开门跑进来,问道:「姐,什么情况?程景硕那个混蛋绿了你还放你鸽子?


「敢这么欺负我姐,我现在就打电话骂他!」


我示意跟妆师继续,柔声安抚他:「不用。我婚前改嫁丢脸的是程家。


「你通知一下,把这件事压下来。明天婚礼之前尽量别让程景硕知道。」


齐放有些蒙,愣愣地问我:「为什么呀姐?」


「因为……我想公开打他的脸。」


我和程景硕还有楚羡,是一个军区大院长起来的青梅竹马。


不过他俩从小就看彼此不顺眼。


程景硕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做事条理清晰,冷静自持。


至于楚羡,用楚爷爷的话讲,就是未被驯化的皮猴。他自己闯祸就算了,还老爱拉着我一起。用他的话说,就是他爷爷不舍得罚我,他的处罚也会轻很多。


然而他忘了,他爷爷不舍得我爷爷舍得啊!


从小到大,我没少跟着他挨罚。倒也培养出来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我喜欢程景硕,是公开的秘密。公开到什么程度呢,两家家长都经常拿我俩打趣。


在遇到赵婧婧之前,程景硕都是默许的。


不管是我黏着他,还是别人开玩笑似的说我是他的小媳妇。


楚羡经常捧着我的脸左摇右晃:「来让小爷听听你脑子里到底进了多少水,竟然能看上程景硕那种假惺惺的衣冠禽兽。


「脑子进水就算了,年纪轻轻的还眼神不好!明明小爷比他帅那么多!」


确实,楚羡的外形要比程景硕优秀。


`186 的身高,因为常年健身,浑身都是腱子肉。长相更是没得挑。找他签约保证他能一炮而红的影视公司,单是我知道就有三个。


不过他对进演艺圈没啥兴趣,一心只想继承他爹的衣钵,当个万恶的资本家。当然,他就算感兴趣他的首长爷爷也不会允许。


六岁的时候,他曾跟我说,以后要给我用钻石盖一座大大的房子,比汉武帝的金屋藏娇还要奢华。


如果当时他不是拽着我的羊角辫说的,我想我可能会有一点点感动。


可能是和楚羡太熟,他要不就是欺负我,要不就是带我闯祸。我和他,更像兄弟。


而程景硕,性子虽然冷淡,对我却向来温柔包容。试问这样的男生,有几个怀春少女能抵抗。


我一直以为,程景硕也是喜欢我的。


直到赵婧婧的出现。


第一次见赵婧婧,是在我十八周岁成人礼上。


饶是我们家老爷子清廉,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家里还是聚集了不少商政大鳄。


我换好礼服从楼上下来时刚好看到程景硕牵着一个极为漂亮的姑娘进门。


在窃窃私语声和程家父母阴沉的注视下,他泰然自若地牵着她走到我面前,把礼物递给我。


「愫愫,生日快乐。」


「对了,给你介绍一下,我女朋友,赵婧婧。」


然后侧过头,用我从未见过的深情眼神看向旁边的姑娘:「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小寿星,我妹林愫。」


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呆呆地拿着礼物站在原地,还好楚羡及时将我带走。


他将我带到屋顶的天台,我蜷缩在角落嚎啕大哭。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两情相悦突然间就变成了我一个人的一厢情愿。为什么之前从不反驳「小媳妇」这个词,今天就成了妹妹。


楚羡可能被我哭烦了,用脚尖轻轻踢了一下我。


「喂,你别哭了。程景硕要是不要你了,你可以考虑考虑我。」


当时的我还抬起头迷蒙着泪眼怼他:「我可谢谢你,不需要!」


他只是耸耸肩:「那你什么时候需要记得找我。毕竟兄弟嘛,只要我还单身这句话就有效。」


没成想,只是安慰我的一句话,竟然在几年后成了真。


我不是那种会死缠烂打的。


程景硕把女朋友带到我的成人礼,目的用脚趾都能猜出来。


我断了和他所有的暧昧,退到他所说的妹妹的位置上,远远地看着他为了赵婧婧疯狂。


原来,那个冷静自持的少年也可以和平常的毛头小子一般冲动,也会为了心爱的女生患得患失。


程景硕的爷爷和爸爸都是位居高位的军人,他们也一心想让程景硕走仕途。而赵婧婧的爸爸,酗酒好赌还有前科。


这样的家庭,注定她是进不了程家的大门的。


程妈妈拉着我的手和我说:「愫愫,我们家不会接纳那个狐狸精的。只有你才是我和他爸认定的儿媳妇。


「小硕就是一时糊涂,回头我好好教育教育他。」


是不是一时糊涂,我们都心知肚明。而我也并不想掺和进他们的爱情。


我拒绝了程妈妈,可她还是发了狠地想拆散那一对恩爱鸳鸯。


为了逼他们分手,她甚至以死相逼。


不胜其烦的程景硕把所有的怒火全都算在了我身上。


在程妈妈又一次因为割腕被送进手术室后,他红着眼一捶捣在我身后的白墙上。


「我如你的意,和婧婧分了和你在一起行了吧!让我妈别再折腾了!」


那是我唯一一次见他崩溃。像是被困住的猛兽挣扎了千百遍后虽然很不甘,但也不得不妥协。


可是,明明我也是无辜的啊。


我和程景硕的关系,降到了冰点。


因为学校离家并不是很远,所以大学期间我一直都是回家住的。为了避开他们,我收拾收拾东西搬进了宿舍。


程妈妈显然也没料到程景硕会迁怒我。怕影响两家交情,消停了很长时间。


冷静下来的程景硕来找过我很多次,试图修复我们之间的关系。我都以忙为理由拒绝了。


就这样僵持了四个多月,以一场车祸破冰。


程景硕开车时可能走了神,撞到了路边的电线杆上。


我得到消息赶到医院时,程妈妈和赵婧婧都红肿着眼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坐着。


手术室上方亮着的红灯分外刺眼。


四个多小时的手术,又在 ICU 观察了一个星期。程景硕的命是捡回来了,但是腿和胳膊均受伤严重,可能会导致残疾。


即便是这样,程家还是不肯接纳赵婧婧。


赵婧婧陪了程景硕一个多月,和他提出了分手。


她很聪明。


以她的姿色不乏富二代追求,她犯不着继续在一个不被他家人认可,而他极有可能已经是个废物了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赵婧婧走了,程景硕的脾气也越来越暴戾。程妈妈天天以泪洗面。


没课的时候我就去医院陪他。


楚羡痛心疾首地骂我不值钱。


从小一起长大,在没有赵婧婧之前程景硕对我确实没的说。现在他这样了,我做不到扔下他不管。


与爱情无关。


我陪着程景硕度过两年的寒暑更迭。


一次次手术,一次次复健。过程很漫长,好在结果是好的。


程景硕康复后,抱着很大一捧玫瑰花和我表白了。


我拒绝了他。并告诉他,我不需要他报恩,更不需要他以身相许。


后来他用了三年的时间,让我相信他是爱我的。


而赵婧婧的再次出现,打破了他为我精心编织了三年的梦。


楚羡过来时我刚换回自己的衣服,脸上的妆还没来得及卸。


他眼底闪过一丝惊艳,不过很快压了下去。


「带好身份证户口本,跟我走。」


我不解,问道:「干嘛去?」


「领证啊!夜长梦多,万一我的宋汝窑天青釉盘长腿跑了咋办。」他微微勾着唇玩笑道。


很显然心情很好。


在一众亲朋好友或八卦或不解的注视下,我跟着楚羡出了门。


直到手里被塞进一个红本本,我才有一种不真实的恍惚感。


我和程景硕本来商量着七夕当天领证的。结果因为他出差,哦不对,因为他陪前任去三亚度假所以延期到了婚礼之后。


结果短短一天不到,证到手了,却换了个老公。


拿到证,楚羡又带着我去珠宝店选了一对情侣钻戒。


「时间太赶,来不及定做了。你先凑合着戴着。过段时间再给你换个独一无二的。」


「不用,这个就很好。」


我戴上试了下大小,挺合适的:「对了,我们领证的事,你看下能不能先不公开,我怕程景硕知道。」


楚羡剑眉一挑,那张英俊的脸沉了下去:「啥意思?你还打算跟他再续前缘?」


我把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近距离下,钻石折射出来的光刺得我微微眯了下眼。


「哪能。我只是想,当着他的面刺一下他的眼!」


他摩挲着下巴考虑了一下:「婚礼的事,明天肯定瞒不住。告不告诉他也没多大区别。」


「不会。他只会以为,我这么做是在和他闹脾气。」


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做不到洒脱大度。


半年前,院里玩伴例行聚餐,楚羡把玩着酒杯漫不经心地来了句:「我前两天出差,遇到赵婧婧了。」


一屋子的人把视线全都聚集到了坐在一起的我和程景硕身上。


当初程景硕的轰轰烈烈,我们都看在眼里。


他只是微微怔了一下,眼神不错地继续帮我剥着虾。


如果当初他跟我说他还放不下,我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放他去追求真爱,并送上我的祝福。


可他并没有。


近几年,我从未怀疑过程景硕对我的感情,那种体现在日常琐碎中的体贴宠溺再高超的演技都演不出来。


只是他的心里装着的不止有我一个。我是他二选一的选项,还是后被选择的那个。


把我当成选项就算了,他千不该万不该,在这种大事上放我鸽子。


这是把我们家的颜面放在地上踩!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