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祭小说
  • 蛇祭小说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灰小狼作者
  • 更新:2022-07-16 01:47: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直播赚钱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周百岁出生在周家村,她和妈妈、奶奶,相依为命,日子过得非常清贫。村里人不喜欢她们一家,提起她的时候,更是要说上一句“晦气”。关于村里人不待见她的原因,周百岁直到十五岁才知道。原来,她妈妈怀着她的时候,由于日子实在是清贫,就吃了一枚蛇蛋。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二十年后,居然有一条蛇化身成人,前来迎娶她……

《蛇祭小说》精彩片段

我姓周,叫周百岁,生在周家村,和我娘,还有奶奶,过着十分凄苦,受尽白眼的生活。

村里的人在提起我周百岁的时候,都少不得要说一句:“晦气!”

然后“呸呸呸”的冲着地上连吐几声,用脚踩一通,好让霉运不要缠上自己。

自小受到这样的对待,说不难过,那肯定是假的。

我只是,慢慢习惯了……

有关村里人这样不待见我的原因,我曾经问过奶奶。

奶奶一开始还不肯说,直到我十五岁,她才告诉我原由。

……

根据我奶奶的说法,我爹死得早,我妈才刚刚怀上我没多久,他就死了。

周家村地处偏僻,村里人都是靠种地谋求生计。

青壮年和男人是支撑一个家庭的重要力量。

所以,家中势必要有个男人,才能过得好。

可是,我爹没了,我们家就只剩下我娘,和我奶奶两个人,注定了贫苦。

家里的情况也一下子从原来勉强吃饱饭,到后来,连吃饱饭都成了奢望的境地。

所以,我娘动了改嫁的念头。

改嫁出去了,总比饿死在周家村的强。

可偏偏,就在我娘拿定主意要走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怀孕。

她心软,不忍心把腹中孩子拿掉。

我娘大哭了一场,最终还是不顾日后的艰难,咬咬牙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正是因为如此,这才有了我。

她决定生下我,那改嫁的事情自然也就不成了。

她只能留在周家村,和奶奶两个人,相依为命。

婆媳俩就指望着家里那一点土地过日子,想着有土地作为保障,种种庄稼,这以后的日子就算艰苦,也不至于饿死吧?

这一年,我娘怀着孕,和奶奶一起,全心全意打理庄稼地。

随着播种的季节结束,我娘的肚子也越发大了起来,行动越发艰难。

奶奶算着日子,我娘应该会在盛夏时候临盆。

我爹没了,还在我娘肚子里的我,就是我爹留下的唯一一点血脉。

因为这个原因,奶奶格外尽心尽力。

等入了夏,我娘的身子更重了一圈,她就不让我娘干什么了。

奶奶一个人忙前忙后,照顾着我娘。

我娘就操持着家里一点轻便的小事。

夏季,地里的庄稼都还没成熟,家里又没有养什么牲畜,存储的余粮也快吃光了。

没办法,为了不让我娘饿着,奶奶就每日上山找些野菜树皮什么的,掺在粮食里,当做饭吃。

一个来月的时间,附近山上能找的野菜都差不多被奶奶找遍了。

眼见着我娘即将临盆,奶奶就想着给我娘找些能补身子的荤食,比如鸟蛋野兔什么的。

她忙了一天,还是没抓到什么东西,正在失望的时候,突然瞧见一窝鸟蛋,就藏在一个土丘上面的洞里。

奶奶去拿鸟蛋时,瞧着那土丘,好像是座荒坟……

可眼见着天黑,她也顾不得什么,没细琢磨眼前的土丘到底是不是荒坟,拿了鸟蛋就下山了。

晚上,奶奶将鸟蛋全都煮给我娘补身子。

煮的时候她发现,这鸟蛋的好像太大了一点,且花纹奇怪,倒像是符文一类的,也不知道是什么鸟的蛋。

一如之前怀疑土丘是荒坟一般,这念头在奶奶心中一闪而过,但她却没多想,尽数将煮好的鸟蛋给我娘送了去。

我娘吃完蛋,突然就开始肚子疼。

奶奶见情况不对,知道我娘那是要生了,忙去请人来给我娘接生。

当她带着人回来的时候,刚到院门口就被吓了个半死。

蛇!

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蛇!将我家团团围住。

它们扭曲着身子,顺着墙根爬来爬去。

被我奶奶请来的接生婆被吓得惊叫一声,整个身子都瘫软下去。

“怎么这么多蛇?!!!你家这院子不对,进不得进不得!”

她一边念叨一边后退。

奶奶看着那么多蛇,也头皮发麻。

里面,我娘的叫喊声一声高过一声,奶奶急了。

这可不行,不能让大人小孩都折在里面!

她又是哀求,又是硬拽,还是将那接生的婆子弄了进去。

蛇围得太紧,她们二人无法,是从蛇身上跨过去的。

幸而那些蛇只是看起来吓人,但是没有攻击人。

院内并没有蛇,奶奶和接生婆冲进去以后,一路往我娘的床边去。

那接生婆被我奶奶拽着,跌跌撞撞到了我娘床边,看清我母亲临产的样子,这才想起来该做什么。

母亲的惨叫声持续了半个晚上,终于安静下去,“哇!”的一声啼哭随即响起。

是我降生了!

正在她们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爬进来一条通体漆黑的大蛇,它猛地咬上我的手臂,将我的整个手掌都含进去!

哭声戛然而止!

接生婆哪见过那样的场面,接二连三的惊吓过后,支撑不住,当场吓晕了。

“娃!”

我娘和奶奶惊叫一声,同时去护我。

奶奶先将我抱起来,低头去找时,哪还有什么蛇的影子。

抬眼看我娘,也是一脸惊诧的神色。

奶奶在屋内遍寻无果之后,这才想起来查看我被蛇咬的手臂。

只见我左手的手腕上有两个印痕,却没有破口和血迹。

奶奶当即就知道事情有古怪。

要说那蛇刚才咬我了,怎么不见伤口,只有浅浅的两个齿痕。

要说那蛇刚刚没咬我,那这齿痕是怎么来的?

正在奶奶纠结的时候,突然间发现,我面色青紫,身上还出现勒痕,像是无形当中有一根绳索将我死死勒住……

不对!

奶奶发觉我身上的不对劲,却不敢让我娘知晓。

怕我娘知道后吓着,伤到身子。

慌乱间,娜娜一把抓过早就准备好的襁褓将我包住,丢下一句话就往外走。

“我去找米婆问问,给这娃子取个名字。”

说来也怪,原本围在我家外面的蛇群,就在奶奶开门的一瞬间快速散开,窜进旁边的草堆石缝里,像是在躲避什么东西……

奶奶带着我来到米婆家。

米婆掀开襁褓看了我一眼,眉头紧皱,脸色不是很好看。

“你家这娃子是养不活的,她叫一个仙家看上了,要她的性命呢。”

奶奶一听米婆的话就急了,连声哀求她想想办法。

米婆不忍,最终还是松了口,答应帮奶奶看看,至于成不成的,她也说不清。

她动作很快,摆香案,敬香,然后问米,一气呵成。

所谓问米,其实就是一种占卜手段。

这也是奶奶知道的为数不多关于问米的事情。

她看着米婆敬完香,就拿了一个鸡蛋来。

米婆用鸡蛋在我脑袋上滚了一圈,然后埋进米里,过了一会儿后,鸡蛋在没有人翻动的情况下,居然缓慢的开始动了。

见鸡蛋动了,她才将鸡蛋取出来。

这整个过程中,她嘴上都念叨着,过了一会儿,才把鸡蛋取出来,开始观察刚刚鸡蛋在米里留下的痕迹。

看完米,米婆动手敲碎刚刚取出来的鸡蛋。

被敲开的鸡蛋并没有流一地,它的蛋清和蛋黄居然都凝起来了!

米婆看了下,突然身子一震,脸色立马变了,转眼就将奶奶赶出门来。

“你们这忙我帮不了,还是自求多福吧!那位……唉!走吧走吧,别来了!”

奶奶就这样被赶出来了,这一次,不管她怎么哀求,米婆都不肯再应一声。

也不知道真是问米的功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襁褓中的我脸色逐渐恢复,奶奶发现后松了一口气。

她将我带回家。

……

晕倒的接生婆已经醒来,早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我娘还倚在床上,见奶奶抱着我回去,忙问:“名字取好了吗?”

“取好了,就叫百岁,周百岁。”

奶奶颠了颠她怀里的我,然后微笑着答。

我的名字就这样定下了。

奶奶给我取名百岁,希望我能……长命…百岁……

……

接生婆离开后,将我出生时的异象说了出去。

再加上那晚,整个村庄都有很大的反应。

牲畜躁动不安,蛇鼠出逃。

异象和接生婆的话刚好结合在一起,顿时间,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周家村的人大为震撼。

不出半天的时间,周家村就人人都知道了我是个怪胎,一出生就引得蛇群环绕,闹得整个村庄都不得安宁。

即使是这样,奶奶和我娘也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仔细养着我。

也许是那米婆没看准,也许是我娘他们实在用心,我没有早早夭亡,而是平安长大,到了十五岁,听奶奶和我说明所谓的“原由”。

我一时间难以接受,总觉得这事情太过离奇,怎么可能是真实发生的?!

那些所谓的异象,应该只是刚刚好被我碰上了而已,不是由我引起的。

只是我比其他人倒霉一点,碰上的坏事也就更多一点。

我成长的十五年间,周家村发生过不少事情,旱灾、洪灾、虫灾等等。

村民全部将这些怪在我头上,说是因为我这个灾星的存在,周家村才会造这么多难。

周家村上下,上到八十岁老人,小到三岁小孩,都没谁愿意理我!

不仅如此,见了我他们总要骂一句诸如灾星、惹祸精、怪胎等的话。

所以,我都是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玩闹,孤零零的一个人长大。

为了摆脱自己灾星、不祥之人一类的名声,我隐瞒了我娘和奶奶一件事,因为我怕我说了,她们也把我当成灾星……

从十岁起,我开始做同一个梦,梦里总会出现一条通体黝黑的大蛇。

我揽着那大蛇,和它依偎在一起睡着。

常人若是做这样的梦,应该害怕才对。

可偏偏我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我非但不觉得害怕,甚至,还觉得有种熟悉感……

一开始时,我还有心探究那种熟悉感源自哪里。

直到同一个梦,我一做就是十年,到了二十岁,依旧做着这个梦。

因此,我也就没多大感觉了,管它什么熟悉感。

……

二十岁以前,虽然我老是被人家骂灾星,但日子也还算过得去,没有什么大的波折和风浪。

本以为日子会一直平淡安稳的过下去,直到一个月前突然发生变故。

一个月以前,我娘突然生病,痛晕在床上起不来。

花了家里差不多所有的积蓄给她检查后,得出的结果是尿毒症!

这样的病,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换肾,可是……换肾要三十多万!

奶奶已经年迈,这个钱就只能靠我……

三十万,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天价数字!

单算这次给我娘检查的费用,都差点让家里负担不起了,更遑论三十万!

这么多钱,我上哪儿去找?!

我们村,有一个叫周元财的屠户。

因为做着屠宰的生意,他家的收入,远比单单种庄稼的人家好。

他们家,可以算是村子里最富裕的那一户。

即使如此,这个周屠户却打了五十年的光棍,愣是没找到媳妇。

原因还是因为周屠户和他娘,母子俩恶名在外。

他家就只有他和他娘两个人,偏偏两个人都不是会和人好好相处的。

刘金凤是个不饶人的,但凡谁做的事情有一点不如她心意,她必定要追上门去,臭骂一通,也不管自己有理没理。

而周屠户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仗着自己膘肥体壮,经常联合村里一些不务正业的青年,在周家村横行霸道,欺负乡邻。

所以,这家人的名声,是真正的顶风臭十里,没有人愿意和他家有什么交集。

这天,我和奶奶正在家里想筹钱的办法,周屠户他娘刘金凤登门。

原本奶奶不想待见她的,就随口搪塞几句,刘金凤却将五万块钱摆了出来。

我还是第一次见五万块钱整整齐齐放在桌子上的样子,说不羡慕那是假的。

刘金凤看了我一眼,又看看奶奶,趾高气昂地开口:“我瞧着你们家百岁的年纪也差不多了,所以今天来,想着我们两家结个亲……怎么样?”

“结亲?”

奶奶重复了一遍,面露疑惑之色,暂时没反应过来刘金凤那是什么意思。

“没错,结亲。”

刘金凤肯定道。

“只要你答应将你孙女周百岁嫁给我儿周元财,这五万块钱,就当是彩礼钱了。你看怎么样?”

刘金凤说明真实想法,动手拍了拍桌上的一摞钱,利诱的意思十分明显。

我就在旁边听着,听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心中又急又怒。

让我嫁给周屠户?

这怎么可能?

周屠户都五十了,我才二十岁。

他年纪大的都能当我爹了,居然盘算着要娶我,也不知道他们母子俩哪儿来这么大脸?!!

还上门提亲?!!

疯了吧?

我们家人得脑子抽抽到什么份上,才能答应把我给他当老婆?!

事实上,也果然如我所想,奶奶是不可能答应的。

刘金凤的话音刚落,奶奶反应过来,想也不想地直接拒绝:“不行!这亲,怕是结不成!”

她也清楚周屠户一件是什么人,所以一点都不松口。

刘金凤听见奶奶这话话,脸色当场就变了。

“有什么不行的?我家既然拿得出来五万的彩礼,你就应该知道,百岁嫁过去是有好日子过的……”

奶奶依旧摇头:“说不行就不行,你请回吧!”

刘金凤彻底怒了,她冷哼一声,再开口时语气都变得刻薄起来:“不识好歹!我肯替我儿上门提亲,你就应该烧高香,拜佛祖,感谢他们让周百岁嫁得出去!你以为除了我家,这十里八乡的,谁敢要周百岁这个灾星!”

奶奶的脸色瞬间涨红,胸口起伏得厉害。

我能看的出来,她十分生气。因为,奶奶十分介意别人一口一个灾星的叫我。

我忙跑过去给奶奶顺气,她颤抖着抓住我的手,捏得紧紧的,像是在告诉我别怕。

“我家百岁好着呢!不是什么灾星!你到我家来,就是为了来骂我孙女的,你当我老婆子是死的吗?!”

刘金凤其实和奶奶差不多年纪,她完全没有将奶奶警告的话放在心上,依旧讽刺道:“实话还由不得人说了?周百岁都快把她娘克死了,这还不是灾星?”

她这话一出,我和奶奶顿时明白了。

他们母子俩分明就是知晓了我娘生病要换肾的事情,趁火打劫来了!

趁火打劫?

这样的手段倒是符合他们母子俩一贯地小人作风!

我娘的病,的确是耽误不得的,我们急需用钱。

这个事情让他们知道了,所以刘金凤现在才会刻意拿着五万块来提亲。

刘金凤和周屠户应该以为,奶奶为了五万块钱,肯定会将我“卖”出去。

所以刘金凤之前才会那样趾高气昂,说话也毫不客气。

可是周屠户母子没有料到,不管我在村子里的名声怎样不好,在奶奶,还有我娘心中,我就是宝,哪里容得下别人这么作践。

所以,奶奶是绝对不会为了五万块钱的彩礼就将我嫁出去的。

见与计划不同,刘金凤这才恼羞成怒……

她脱口而出克星这样的话来,见我和奶奶暂时没有说话。

刘金凤就以为戳中了我们的痛点,接着挑拨:“周百岁,我这钱都送上门来了,你还不要。你娘要是知道,她养了你这么个不管她的白眼狼,会不会活活气死?哈哈哈哈哈哈……”

她说完,朗声大笑。

我恨极了,巴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将她的头打歪!

还好这时候我娘睡着,听不见刘金凤这堆废话,否则还指不定她怎么乱想呢。

奶奶松开我的手,往院子里去了。

我还处于盛怒中,一时间也没有注意到奶奶的动向。

刘金凤依旧嘚瑟:“百岁百岁,你奶奶还真会取名字啊。祸害留千年嘛!你害了那么多人,名副其实的灾星、祸害,活一百岁都不够呢……”

“刘金凤!”

奶奶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

“你个杀千刀的,还不滚?!我砍死你!”

奶奶拎了一把柴刀进来,冲着刘金凤去。

刘金凤撞上奶奶那凶神恶煞地样子,再看看那锋利的柴刀,也急了,满屋子躲闪,最终向着外面逃窜离去。

刘金凤逃窜的样子可谓是无比狼狈的。

我和奶奶都暂时松了一口气。

刘金凤被赶了出去后,却还是不甘心,站在我家门口大骂。

我和奶奶关起门来只当是没听见。

刘金凤骂了一会儿,然后才离开。

离我们家稍微近一点的张婶清楚听见了刘金凤骂街,她也知道我们在为难什么。

她心一软,告诉了我一个赚钱的门道:直播!

张婶的女儿就是做这个的,好像很赚钱。

根据张婶所说的,他们家的二层小楼,就是她女儿搞直播赚钱盖的。

我听说这样的消息后,又和张婶的女儿了解了一下具体的细节,最终决定试试。

……

我用家里仅剩的最后一点钱,还有奶奶卖废品赚来的钱加在一起,买了一个二手的手机。

在张婶女儿的指引下,我签了直播公司,就用那二手手机,开始在家正式直播。

在直播间,我就是唱唱歌什么的,观看的人数寥寥无几。

做了将近一个月,尽管我每天将近一半的时间都在开直播,但是,我后台的收入显示,却是不足三位数。

照这样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攒够给我娘治病的钱?!

就在我感到失望无奈的时候,公司突然给我下了最后的通牒。

他们要我在下个月一号的凌晨,一点前,赚到2000元。

我要是做不到的话,公司方面将和我解约,不再给我提供平台等帮助。

已经二十六号了,我只剩下不到四天的时间。

我播了二十多天,一共赚了不到一百块。

现在要我在短短的四天内,赚到2000元,这几乎不可能!

可是……我娘的病,就像一块巨石压在我身上,逼得我根本不敢放弃。

直播是我现在唯一的希望!

我要是丢了这份工作,那最后的希望都没了。

为了赚到钱,我加长了每天的直播时间。

没引来几个看我直播的人,我的嗓子却是先受不住了,逐渐沙哑。

眼看着到了最后一天,我已经没有办法。

我在直播间说明公司给我下最后通牒的事情,恳求网友帮忙。

为了得到网友的帮助,我甚至许下承诺,谁要是帮了我,就算是要我当牛做马报答他都行!

只要他们谁愿意帮我!

可即使,我已经这样卑微的请求了,还是没有人愿意帮我完成任务。

一直到大概夜里十二点的时候,我直播间的人数还是只有二十个人。

而这二十人也在陆陆续续地退出。

距离公司规定的最后期限只有一个小时了!

我越发慌乱,语无伦次地重复之前的话。

十二点整,直播间人数增加一人。

一个人?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