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妃重生归来
继续看书
前一世,秦瑾萱为了一个渣男付出所有,可到头来她用一颗真心换来的竟是含恨惨死的结局。幸好上天眷顾,给了她重生一世的机会,这一次她发誓定要让前世欺她害她的人血债血偿。当她以神医之名,携手小包子强势归来复仇虐渣之时,却不想小包子的便宜亲爹风凌川主动找上门……

《神妃重生归来》精彩片段

天凤朝。

北辰十三年。

北辰帝驾崩,太子夜仁凌继位,太子妃秦穆柔大典封后,母仪天下。

这秦穆柔不但惊才绝艳,更是天下第一名医,无数次救人与危难之中,名震天下。

她被封后乃是情理之中,无人异议,相较而言,曾经的废太子妃秦瑾萱,因嫉妒在大典之日暗害新后,致天下震怒!

文武百官纷纷上奏,请求将她凌迟处死,才能对得起皇后娘娘这些年救下的人命。

……

天牢。

秦瑾萱衣衫褴褛,将身子蜷成一团缩在角落里,发丝凌乱的如同一个疯子。

吱哑一声,天牢的门被推开了,秦瑾萱抬头,当看到那一身雍容华贵的女子走进来后,她的黑眸不再平静,闪过汹涌波涛,暗暗的攥紧了拳头。

她的眼底,有蚀骨的恨意!

秦穆柔笑容款款的扶了扶发钗,“姐姐,妹妹特地前来通知你一个好消息,陛下已经下令,明日就会有人来将你凌迟处死。”

“为什么……”

你明明已经有了天下第一神医的名衔,为何还不放过我?

“姐姐,我已下令,此后再也不出手救人,如今我贵为皇后,何人还能让我救治?所以,我已经不再需要你了。”

秦穆柔朝她靠近,她容颜姣好,一头青丝如瀑,这些年的养尊处优,让她容颜还似当年。

相反,秦瑾萱早就面容枯黄,多年来暗无天日的生活,也让她双目无光。

秦穆柔低头俯视着秦瑾萱,冷笑道,“你说你有什么用?空有一身起死回生的医术,却无人知晓,所有人都只知救死扶伤的是我秦穆柔,你在河海的瘟疫救了那么多人,世人却只当你是祸害。你贵为太子妃,太子连碰都不想碰你一下,最后你还不知廉耻,怀上了野男人的孩子。”

秦瑾萱身子一颤,缓缓闭上了双眸。

她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夜,男人嗜血如魔的眸子。

当时的她被下了药,神志不清,看不清男人的模样,而那一双妖异的双目,是她多年来都无法忘记的噩梦。

如今想起,她的身子都会忍不住颤抖。

“秦穆柔,当年给我下药的人,也是你吧。”

“是,那又如何?谁又知道呢?父亲视你为耻辱,全天下也就只有一个秦如墨相信你。”

秦穆柔的笑容越渐阴冷,“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你那弟弟已经死了,这些年,你让我给他的药我都喂了狗,昨夜我告诉他,你将被凌迟处死,他一下子气没上来,就断了命!”

秦瑾萱的身子僵住了。

秦穆柔的话,如同一道惊雷,在她的脑海里炸响,炸的她一片空白,只余下那轰轰的响声。

如墨……死了?

他死了?

怒火直冲头顶,秦瑾萱大步上前,一把揪住了秦穆柔的衣襟,双手难以控制的狠狠发抖:“你在骗我!如墨是他的儿子,他不可能坐视不管!”

秦穆柔也不气恼,因为,这已经是秦瑾萱最后的期限了。

“秦如墨视你如命,他自然是活不下去,况且我们秦家养了他这么久,他丝毫不知感恩,连带着对父亲都没有好脸色,父亲凭什么纵容他?实话告诉你,就是父亲给他断了药,那种病秧子的废物儿子死就死了,没有人会在乎。”

没有人会在乎?

秦瑾萱笑了起来,眼角流下了两行泪水,那笑声带着癫狂。

“秦家能有今日,是用我母亲的嫁妆撑起来的,最后却变成了秦家白养他如此久?你们厚颜无耻!”

当年秦家落魄,秦然苦追母亲,将母亲娶过门。

外祖父不同意这门婚事,只给了一笔嫁妆,就与母亲断绝了关系。

婚后,秦然的态度骤然冷淡下来。

后来母亲郁郁寡欢而死,秦然借着母亲当年带过来的嫁妆,才让秦家撑了过来。

当初秦穆柔发现了秦瑾萱的医术之后,不但冒领了救治太子的功劳,其后还利用如墨,逼迫她不得已躲在幕后替人诊断……从此,秦穆柔成为名震天下的神医,而她……却已是恶贯满盈之人。

“爹之所以厌恶你们姐弟,也正是因为过去这段历史,以他现在的地位,绝不会允许别人说他的一切都是靠原配得来的!只有你们都死了,他才能舍弃过去!”

秦穆柔笑意渐深,“秦瑾萱,我还有一份大礼要送你,你可还记得你难产生下的那个野种?”

秦瑾萱呼吸一窒,死死的盯着秦穆柔。

“当年我接你回太子府生产,你产子那一日,太子饲养的猛兽全都发了狂,它们不再听从号令,竟然集结到你房外跪拜,国师断言,天降异象万兽朝宗,是帝王之相,所以我就把你的野种偷走了,对外宣称万兽朝宗,其实是向我跪拜呢。”

秦穆柔恨得咬牙切齿,她才是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偏偏她的儿子,输给了秦瑾萱的孩子!

秦瑾萱灰暗的眸光中出现一抹光亮。

她的孩子……

那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孩子,还活着?

当初她生产之后就陷入昏迷,后来产婆告诉她,孩子夭折了。

原本死寂的心,也随着秦穆柔的话跳动了起来。

“把那畜生给我扔进来!”

本来秦穆柔刚才的话都是在刻意把声线压低,可这一句她提高了嗓音,大声喝道,带着难以抑制的嫉恨。

天牢外有人听到命令,用力一推,一个小男孩被推了进来。

这孩子即便是穿着麻布,也掩盖不住他那一身尊贵的气质,一双妖异的眸子像极了当年那个男人,漂亮的有些不真实。

“你是……娘亲吗?”

小男孩的眼中带着希望,一步步向着秦瑾萱走去,步伐小心翼翼,小小的身子激动的有些颤抖。

刚才她们之间的对话,他已然听得一清二楚。

秦瑾萱看着眼前漂亮的小家伙,不太敢与他相认。

她不想让他知道,他的亲生母亲,马上就要被凌迟处死。

“娘亲,这些年,他们对我都不好,不给我饭吃,冬天也不给我火盆取暖,我以为是我不乖,比不上弟弟,所以我一直很听话很听话,我以为我听话了,他们就会对我好些。”

“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他们对我不好,是因为我不是他们的孩子。”

秦瑾萱的身体颤抖,用力的捂住唇,才没让自己哭出声,可那一双眼睛已经红了,泪水如河流,源源不断滚落下来。

“娘亲,我叫夜玄,可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名字。”

小男孩停下了脚步,黑眸透亮,带着光芒:“我想要娘亲给我取名。”

望着眼前的小家伙,秦瑾萱的情绪终于崩溃,没有忍住,抬手将小男孩用力拉入怀中,用那颤抖的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他。

“秦锦之,前程似锦的锦,这是娘亲当年为你取的名字,我的孩子,你没有死,你没有死……”

小男孩抬起小手,回抱住了秦瑾萱,笑容灿烂如骄阳。

“我喜欢这个名字。”只要是娘亲取的,他都喜欢。

秦穆柔一脸讥讽的看着他们:“你们大可不必这般生离死别,秦瑾萱,你毒害当今皇后,被判凌迟处死,当年的产婆前来认罪,说是你指使她把自己的孩子塞入我的房间,宣称我当年生下的是双生子,企图混淆皇族血统,你生的野种也已被判斩首,你们就去地下再续母子前缘吧!”

当年世人皆知,秦瑾萱所怀之子并非太子血脉,如今证实夜玄是秦瑾萱的孩子,那自然就是混浊皇族血脉,罪名当诛。

秦瑾萱的心脏一颤,松开了怀中的秦锦之,向秦穆柔冲了过去,声音沙哑之中带着隐隐疯狂。

“明明是你偷走了我的锦儿,是你害的我们母子分离多年,如今倒打一耙要他性命!你用如墨威胁我,最后却害死了他!秦穆柔,你恶事做尽,就不怕遭报应?”

“报应?”秦穆柔后退几步,冷笑道,“遭报应的人明明是你,是你娘亲的出现,夺走了我们母女的希望和一切,如果没有那贱人,我娘就是秦家夫人,她受了那么多苦,最后也只是个永远低你们一等的继室!你们欠了我们母女的,就该用命来还!”

秦瑾萱已经到了秦穆柔面前,愤怒之下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双手紧紧的掐住了秦穆柔的脖子。

她便是死,也一定要让秦穆柔陪葬!

就在这时,天牢大门被人推开,一身龙袍的男子率先走进,用力一挥,秦瑾萱破败瘦弱的身子就砸到了墙壁上。

“娘亲!”

秦景之急忙跑到秦瑾萱的身旁,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夜仁凌冷眼看着衣衫褴褛的母子,面无表情道:“秦瑾萱,看来你死不知悔改!朕看也不用等到明日了,就今夜行刑,凌迟处死!”

他震了震衣袍,轻拥住一脸得意的秦穆柔,转身离去。

天牢安静了下来。

秦瑾萱的脸上布满泪水,紧紧的抱住秦景之的小身子,泪水也浸湿了他的衣裳。

“对不起,锦儿,是娘没能护好你……”

“娘亲,如果有下一世,别再弄丢我了,好不好?”

秦瑾萱闭上了眼,声音轻颤,带着哽咽:“好。”

下一世,再也不会将你弄丢。

再也没有人,能够骗我如此多年,害我们母子分离。

……

乱葬岗上。

男人立于狂风之下,单手负背,妖异的双眸凝视着下方的两具早已经面目全非的尸体,眸中隐约透着嗜血的光芒。

他生得极其的好看,足矣倾尽天下,万众沉沦。

忽而,他扬了扬手,狂风卷起无数的落叶,将两具尸体掩盖。

“王爷,这秦瑾萱,就是您一直要找的人,那个小男孩,应该就是……小世子……只是我们还是迟了……”老管家站在男人身旁,声音颤颤巍巍。

纵然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可他却感受到了那惊天的怒意,那浓浓的威压让他几乎喘不过气。

五年,王府人马找那夜的女人找了整整五年,没想到她就在天凤朝内,还偷偷生了他的孩子!

“把他们带回王府下葬。”

男人妖异的眸子微抬,看来他离开这五年,发生了不少事。

“传令下去,带兵入宫,夜仁凌和秦家的人,一个不留!”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