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娘娘闹着要种田
  • 陛下娘娘闹着要种田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絮笙作者
  • 更新:2022-07-16 02:21: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极品后母
继续看书
明月儿本是二十一世纪农学院博士,前途锦绣的她却不想一朝不慎魂穿古代,成为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农家小可怜,穿越开局,入目的是漏雨小破屋,眼瞎祖母,被猪油蒙了心的无情亲爹,年幼瘦弱的弟弟,还有一个黑心白莲姐妹。没关系,她怒怼亲爹,暴揍白莲,斗极品虐渣渣,携手家人一同走上致富发家的幸福小康路……

《陛下娘娘闹着要种田》精彩片段

远处炊烟袅袅,还伴有群山绿绕,青草芳香,这山野外风景是真好看呐。

“砰啷——”

一个铁勺掉在地上,如果不是明月儿闪得快,只怕这下子脑袋就要开了花。

紧接着粗暴的声音响起,一个衣着得体的妇人插着腰从主屋走出来,凶神恶煞的,“小蹄子,杵着吃闲饭啊,麻利的洗衣服。”

“是的,大婶婶。”

明月儿低眉顺眼的应一声,继续洗衣服。

寒冬夜的天,手泡在水里,可真冷啊!

家穷,母早死,继母恶,父亲不疼,上有老,下有小,自己还是个腿不利索的,她穿越到这里,也真是简直了。

这位妇人是明月儿的亲大伯母周氏,也就是他父亲大哥的老婆,因为她家欠了大伯母家的钱,她那个恶毒的继母就让她过来给他们洗衣服抵债。

可怜原主因为冰水刺骨,早在昨晚过来洗了衣服回去的路上就晕倒磕在石头上嗝屁了。

她这一日一夜都还不能完全接受这穷得鸟不拉屎的山旮旯地方。

但是,要想在这里生存下去,也只能努力改变现状了。

她不信,她二十一世纪十佳好青年,农学院博士,还饿死了。

“啪嚓。”

正想得出神,面前洗盆里多了一大团褐色泥巴,盆边还站了个人,胖得跟个猪似的,张嘴就开骂,“死瘸子,小婊砸,快洗啊,洗不干净不准走。”

少女不过十二三岁,一张跋扈的脸,还做了一个得意的鬼脸。

明月儿盯着水盆,眼底聚起冷意。

“哼,傻的。”明玉珠砸了泥巴转身要走,嘴里还得意的叼着一颗糖。

“明玉珠,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啊。”

明月儿突然神秘兮兮的开口。

“秘密?”

明玉珠蹙着一对粗眉,立马转过身来,狐疑的看着她,女孩子嘛,对这个还是很感兴趣的,一边不乐意的又一边催促,“你最好说点有用的,否则我就向我娘告状,让你有着永远干不完的话。”

“你过来,我告诉你。”

明月儿不生气,抬抬手示意明玉珠靠近。

明玉珠可不信明月儿会干出其他,挺了挺脖子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嘴里还在狠狠的念着,“不说出个子丑寅来,看你不……啊!”

话声未落,惊声起,然后,声音又没了。

却是明月儿一把抓住明玉珠的脖子,一手堵住她的嘴,直接粗暴的将她往冰冷的洗衣盆里狠狠一压,“想听吗,啊?”

“唔……”

“你再叫再挣扎,我就立刻把你淹死。”

明月儿靠近明玉珠的耳朵,语气骤然森寒异常,明玉珠哪里禁得住这种袭击,一下子吓得身子都不敢动了,扑腾半天未果后,惧怕的点头如捣蒜。

“好,我数一,二,三……”

明月儿笑着,手突然一放。

“啊,救命啊,救命啊,明月儿要杀人了。”

一得到放松的明玉珠顿时不管不顾的大叫起来,不消片刻,整个院里刚睡下的人都冲了出来,七八人,有老有小,将两人紧紧围着。

“玉珠,你咋呼什么呢。”明大富理着衣服褶子横一眼满脸水渍的女儿,对明月儿更是不待见,面色如同染了锅灰。

“她,她要杀我。”

明玉珠惊恐万分的指着明月儿。

可是明月儿哪里见方才森寒可怕模样,只是微低着头,一幅手足无措的样子小声道,“大伯,我,我明明在洗衣服啊,你看,这上面都有土了。”

“啊,我的衣服,这可是我难得的绸缎面儿的啊,你这个死丫头在乱七八糟的搞什么……”

周氏顿时就跳起来,揪着明玉珠的领子就是破口大骂。

一个温温弱弱还是个瘸子,一个肥胖有力,这谁欺负谁,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了。

当她这个娘的不知道她总是挑事儿,这只是她看到就算了,这四下院里院外挨着的这么多人呢,传出去不是说她苛待明月儿?!

“大伯母,玉珠姐姐可能不是故意的,她一定知道你这件衣服很贵重的……”

明月儿又适时的小声道,她当然知道如何能让这个大伯母跳脚。

明玉珠得意个什么劲儿,在这个家里,她遭白眼,明玉珠除了吃穿比她好一点,也一样一样的。

因为,周氏可是典型的重男轻女!

“什么?”

果然,一听这话,周氏抬手一掐,明玉珠脸上一条印,“你这个死丫头你是吃饱了撑的是吧……啊,还吃糖,这可是给你弟弟买的,你这个小蹄子货,你给我去死……”

又嚷又骂,扰夜清宁。

眼看院子外有人伸着脖子往里看,明大富也是烦躁,气呼呼抬手,“够了,玉珠,你和明月儿一起把这清理了。”

大伯父说话自是有分量,周氏安静下来,却是看明玉珠百般的不顺眼。

为了保面子堆里子,周氏忍着火,叉着腰一幅赏罚分明的指着明玉珠,“你不要偷懒,照顾着点月儿。”

“……是……”

明玉珠方才被明月儿给惊得半死,又被父亲母亲这般斥吼,顿时人都呆了几分。

“好了,都洗洗,早点睡觉。”

“……是。”

院子里一大堆人很快散去,只有另外两个和明玉珠相差一两岁的女孩精灵的跑过来,看着明玉珠,“玉珠,你傻啊,你和这个瘸子计较个什么劲儿,不是自找苦吃。”

“就是,这下好了,你弟弟在屋里吃糖果暖被窝,你得和这个瘸子一起洗衣裳了。”

两名少女互相看一眼,又骂了声明月儿“死瘸子”这才愤愤的走了。

四周安静下来,明玉珠如看鬼一般的看着明月儿。

明月儿头猛的一抬,清澈的眼底一副凶恶,“怎么样啊,是乖乖的立马来洗衣裳,还是再打啊。”

“我,我要去告诉父亲……”

“没见着你父亲只喜欢你弟弟?”

“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你你……”

“洗衣裳!”

明月儿猛的一用力,强行拉着明玉珠的手浸在水里,“你不是喜欢扔泥巴吗,这下好了,慢慢扔。”

“不,好冷,我不要……”

“包里还有糖吧,拿出来。”

“你,你想做……”

“不拿我就立马掐死你。”

这语气煞煞,一脸冷光,好像心脏都被一双手揪住了,明玉珠魂都要吓飞了,再不敢说话。

——

夜已深。

明月儿这才揉着酸痛的胳膊回家,出了大伯家的大院子,一拐一拐的向自己家那处小破屋而去。

“月儿,月儿,可是你回来了。”

破得不成形的大门被推开时,就会发出沉重的声音,看到门口即使眼睛都要看不见了却仍柱着拐杖站在那里的老太太时,明月儿心头一酸,走上前去扶着,“外祖母,你怎么不进去呢,这夜里多凉啊。”

“外祖母在等你呢,这要不是外祖母年纪大了看不见,又走不动多几步路,就亲自去接你了。”

明月儿听着这话直摇头,“别,别来接,我晓得回来的。”

相信即使原主死了,也一定会暗中保佑着她生前最可亲可爱的外祖母吧。

“月儿,来,饿了没,吃个馒头。”张老太太颤颤巍巍的从屋子一个高柜里拿出半个馒头来,朝明月儿递过去,“祖母留给你的,吃,快吃……”

“外祖母……”

明月儿正要抬手去接,却冷不丁被一只手给打落。

白花花的馒头就这样滚在地上,沾了灰。

“好啊,我说怎么吃饭时馒头吃得快,还说你这老太婆一大把年纪吃得多,竟是藏起来了,你也不怕把你这宝贝外孙女儿给撑死,让她去她大伯家干活,她大伯家能不给她好吃好喝的吗。”

女人一脸白,杏花眼,胸大屁股圆,正是明月儿他父亲给她找的后母,一出现就唾沫星子满天飞。

明月儿气不打一处来。

在大伯父家不挨冷眼受欺负就好了,还吃饭?

若不是早上去的路上,还有回来的路上她去地里“借”了几个地瓜,现在哪里还有力气站在这里说话。

可是,不能让外祖母担心。

“是啊,外祖母,继母说得对,我在大伯父家吃过的。”

明月儿笑着说得轻松,又道,“我扶你回屋吧。”

铁兰花看着一老一少,哼了哼,捡起地上的馒头直接丢进了猪圈,这才进了另一间一看才修葺过的新屋。

明月儿回过头看着那新屋,绞得极好的窗户开着,原主的亲生父亲,明大勇正站在那里看着她,面容陌生晦涩。

想当年,她娘嫁来时,多少佳话啊,后来,有一日父亲生了事,需要钱,外祖母二话不说就拿了来帮衬,外祖父当时极力反对说父亲不可靠,为此事与外祖母还生了嫌隙,后来就病了,一病再病,最后也就着去了,外祖母便留在了这里照顾他们的生活,谁知,一场病,娘走了,不出三月,父亲就纳妻,然后……

这房子还是用她娘的嫁妆修的呢,可住在那里面的却是那个恶毒后母。

外祖母年纪大了,原主懦弱胆小,还有她弟弟……

“吱呀——”

门从里面打开,六岁的明钱儿穿着一身补丁裳怯怯的走出来,帮着明月儿一起将张老太太扶着进去。

屋子里点着盏油灯,油还是废油,火苗极小,也只能照亮那胳膊大点儿的地方。

但是,依然可见屋内粗陋穷乏,明月儿想,若是改明儿刮大风了,他们都得露宿。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