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大佬求放过
  • 偏执大佬求放过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翡翠作者
  • 更新:2022-07-16 02:2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尹夏言第一次遇见盛西慕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一见钟情。她肆无忌惮的靠近,奉上满腔的爱意,最终换来的却是他的算计和利用。尹家破产之际,盛西慕亲手将尹夏言送进监狱,斩断他们之间最后的一丝联系。一个是被惯坏的豪门千金,一个是彻底黑化的偏执大佬,他们的相遇,注定是一场劫难。再见面时,她牵着萌宝,挽着爱人,看向某人的眼里再无半点爱意。

《偏执大佬求放过》精彩片段

台下,暗影笼罩的一角,盛西慕略带慵懒的半依着廊柱,干净修长的指轻握透明的高脚杯,刚没过杯底的殷红酒液微微摇曳,透着几分鬼魅。

他一直盯着台上的女孩儿,那样的干净美好,一时间竟有些让人移不开视线。从未有过的微妙感觉,男子勾动唇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

“大鱼大肉吃多了,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说话的是好友周鸿,赵市首屈一指的地产大亨。二人相交多年,略微揣摩,不难猜出对方心意。“这妞,够纯的。”如果插上翅膀,活脱的一天使。

盛西慕笑,优雅的举杯,饮着杯中红酒,出口的语调随性而疏冷。“知道她是谁吗?”

“谁?”

“尹夏昊的妹妹。”

“哦?那她不就是你的......你有什么打算?”周鸿微眯了眸子,带了几丝玩味,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架势。

盛西慕沉默,唇角笑意深邃,他藏得太深,这一次,连周鸿都摸不透他的心思。

......

化妆间中,女孩儿们叽叽喳喳,一边擦掉脸上的油彩,一边数着手中的红包。尹夏言安静的坐在角落,将小提琴收入盒中,每一个动作,极尽优雅,显示着她良好的出身与教养。睫毛微动,眸光低敛,散漫的落在一点。

如果知道在这里演出,她根本就不会来。赵大是名校,校乐团却在这种奢靡的地方有偿出演,若被学校知道,记过处分只怕免不了,她并不想惹麻烦。

“团长,我先走了。”她起身,将小提琴背在肩膀。

校乐团的团长李悦一笑,扬了下手中是信封。“这个,你不需要了吧。”

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赵市副长官的千金,没有人认为她会差这一点小钱。夏言略带嘲弄的弯了下唇角,想得到些只属于她的东西,一直是种奢望。而从奢望到绝望,漫长的二十年人生,她已被迫习惯。

当当两声,化妆间的门被叩响,一个年轻的男人走进来,面容沉稳,脸上架着黑框眼镜,透着一股子精明干练。

他在尹夏言面前停住脚步,平板的声音没有一丝波澜。“尹小姐,盛长官请你过去喝杯酒。”

“对不起,我不认识什么盛长官,请你将路让开。”尹夏言波澜不惊,高傲的扬起下巴。她不喜欢上流社会的圈子,却不代表她没见过世面。有钱人她见多了,在赵市的地盘上,还没有人敢惹尹家人。

男人并没有避让的意思,黑框眼睛后的眸子微眯,意外的带了几丝欣赏。

夏言眉心微蹙,转身看向男人,“这是什么意思?强来?”

男人轻笑,“尹小姐没必要将话说的这么难听,不过是喝杯酒交个朋友而已。何况,赵大的在校生来这种地方演出,我想尹小姐也不希望将事情闹大吧。你身后有守护神,你的这些同学可没有。”

屋内的其他女孩明显慌了手脚,求救的看向尹夏言。她俏脸的脸蛋染了薄怒,唇片紧抿。“你威胁我?”

男人轻笑,“现在可以跟我走了吗?”显然,他已经掐住了她的死穴。的确是个难缠的角色,可想而知他身后的大人物更是不简单。

尹夏言沉默,很明显,对方是有备而来。两个字在脑海中瞬间闪过——阴谋。

她放下肩头的小提琴,没什么情绪的丢下两个字,“走吧。”

男人一笑,这个结果似乎已在他的意料之中,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二十岁女孩所表现出的不符合年龄的从容与淡定。她,与一般的千金小姐不同。

尹夏言跟随着男人,来到二楼尽头的VIP专属包房。男人微笑,在门口停住脚步,示意她进去。夏言僵直半响,深吸了一口气,伸手缓缓推开房门。

屋内,别有洞天,奢华的有些不像话。灯光微黯,宽大的真皮沙发中,盛西慕微向后仰靠在沙发上,手掌轻托着透明的高脚杯,刚没过杯底的红酒偶尔晃荡,不安分的几滴划过杯壁,又缓慢滑落。

他虽然坐着,却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亦如高高在上的王者。微眯的眸子,沉着内敛,深邃的近乎可怕,似乎随意一个眼神,便能洞穿人心。

尹夏言手掌紧握成拳,掌心却已侵出一层冷汗。“是你!”

“哦?原来还记得。”盛西慕轻笑,眼角余光中浮起些许玩味。

尹夏言淡定的,冷然的笑,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男人,这样一个,完美到无懈可击的男人,想忘记,似乎并不容易。

这次,该是他们第二次见面。第一次是三年前,大哥尹夏昊婚礼当天,透过化妆间半虚掩的门,她看到大嫂墨筱竹抱着他,哭的梨花带雨。

当时的盛西慕一身未来得及换下的西服,两杠一星,官衔不小。他虽略显狼狈,气质却浑然天成。他的手臂轻拥在墨筱竹腰肢,唇贴在她耳畔,“筱竹,跟我走,尹夏昊能给你的,我都给得起。”

墨筱竹无助的摇头,踉跄的退出他怀抱。手掌撑着梳妆台边沿,泪再次无声而落。“西慕,你不懂,我有我的苦衷。就当筱竹此生负了你,若有来生......”

来生?什么狗屁来生。他盛西慕的世界从不存在什么今生来世,他从不信命,只信自己。“筱竹,机会只有一次,不要做错了选择,让自己后悔。”

盛西慕点头,有些生硬的推开她,决绝的转身。

“啊!”拉开了化妆间门的刹那,伴随而来的,是一声清脆的惊呼。尹夏言来不及躲闪,便是那般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面前,一双灵动的眸子,满是忐忑不安。

“尹夏言!”墨筱竹来到他身侧,双手不安的抓着身上昂贵的婚纱。与旧情人相会,却被丈夫的妹妹撞破,还有比这更糗的事情吗。

“尹家人?”盛西慕笑,唇角挂着冷意,指尖已擒住尹夏言下巴,“告诉尹夏昊,我会让他付出代价。”

他不屑的放开她,回眸,别有深意的看了墨筱竹一眼,然后,大步离去。

......

“你究竟想做什么?”尹夏言骄傲的扬起下巴,而隐在身后的手,紧张的收紧,掌心一片湿漉的薄汗。

“你觉得呢?”他语调轻慢,不答反问。

尹夏言咬住唇片,壮大了胆子。光天化日,即便盛西慕再厉害,他还能吃了她不成?!夏言上前两步,在桌几前停住脚步,从容不迫的开口,“盛长官不是请我喝酒吗?夏言先干为敬。”话落,她举起酒杯,满满一杯红酒,仰头一饮而尽。

清脆的一声,是透明高脚杯重重落于桌几之上,尹夏言眸色清亮,毫不怯弱的对势着他的深邃。“酒已经喝过了,我可以走了吗?盛长官。”她刻意咬重最后三个字,提醒着彼此的身份。

他温润而笑,这一笑当真颠倒众生,夏言竟有片刻的眩晕,然后在心中大骂着自己花痴。盛西慕缓缓起身,迈着稳健的步子,向着她缓缓靠近。他的气场太过强大,逼得夏言节节后退,直到身体撞上冰冷的墙壁,再无退路。

“你......你要做什么?”下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盛西慕已擒住了她的下巴,高大的身体将她困在胸膛与墙壁之间。

夏言瞪大一双美眸,愤怒的瞪着他,黑葡萄一般的眸子,比漫天的星子还要明亮。“放开我!”她毫不示弱,相反的,越发傲慢倔强。

盛西慕剑眉微挑,唇角流露出稍许戏谑。

“住手,放开我!”夏言一贯的平静终于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恐惧,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待过她,除了害怕与挣扎,她居然无所适从。而男人天生的优势让她无法撼动他半分,此刻,夏言觉得自己好像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由他宰割。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