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小撩精我攻略的病娇大佬超黏人
继续看书
慕靖是来自公元二十四世纪星际的唯一一个女战神。在与敌军的激战中,她所乘坐的战舰发生剧烈爆炸,她被炸到尸骨无存后意外跌入快穿系统。又美又撩的她要在百变位面里完成系统给的任务,也就是面对各种病娇男主,她都要一一攻略他们的心,并让他们自愿给她软饭吃。从此,影后是她,皇后是她,摄政王妃都是她!

《快穿小撩精我攻略的病娇大佬超黏人》精彩片段

夜色深沉,月华如水,整座上广市被一片璀璨灯火所包裹。

霍公馆处。

明亮宽敞的房间内,缱绻淤泥声缠绵。

“霍先生,”美艳女人满面绯红,一双白腿缠上男人劲腰,抬头轻咬一口他的下巴,“您今晚不该让我来这,这本是您和慕婧姐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

“说,”霍星城跪在美艳女人腰侧,俯下腰去,修长指尖微微挑起她的下巴,“你楚媛清爱我。”

楚媛清鼻间呼出些气息,娇嗔攀上霍星城脖子,附到他耳边,“楚媛清爱霍先生,也爱霍先生的一切。”

“那就不允许提到她。”

霍星城略显不爽地说完,迅速俯下身,狠狠堵住了那张粉嫩的唇。

“唔……”

……

“霍夫人!霍夫人您不能进去,先生他有正事要忙。”

两三个佣人小跑着,脚步匆忙跟在一袭乳白长裙的慕靖身后。

“你家霍先生这是忙什么,”慕靖神色冷艳,双脚踢掉白色高跟鞋,赤着雪白双足,顺着理石楼梯迅速爬上二楼,“忙得连结婚纪念日都没空露脸,说出来逗谁笑。”

慕靖边说边清理拦路障碍。

她力气很大,拦上来的佣人们被连拨带推得站也站不稳,更遑论拦人。

该死的伪君子渣男,结婚纪念夜带个狐狸精锁房间里,就是为了办正事?

当她慕靖是傻子?

还是瞎子!

“是真的,霍夫人,先生是真的有正事要忙……”

佣人们的话没说完,慕靖已经伸手去推了房门。

没推动。

显然,房门锁得很死。

紧随其后跟上来的佣人们见门没被推开,轻轻呼出口气。

其中一个圆脸满脸赔笑,“这么多年了,夫人应该是知道的,先生他在办正事时,一向不喜欢被别人打扰。”

话音才落,慕靖已经往门上连踹了三脚。

房门不但锁得死,还很结实。

佣人们被她这举动吓得合不拢嘴。

要知道,夫人以前可是对先生百依百顺的温柔女人啊。

然而,更让她们吃惊的还在后头……

只见慕靖将碍事裙摆挽起,下楼往别墅后院去了没多久。

重新回到房门时,手里多了一把大铁锤。

身后还跟着个满脸迷茫的小年轻园丁。

“夫,夫人,”圆脸佣人一脸惊愕指着大铁锤,“您这是……”

砰!

大铁锤重重砸在智能门锁上,发出刺耳声响。

先是一下,然后是第二下。

“夫人!”

园丁和女佣们扑上来,手忙脚乱要阻止慕靖,却被她挥舞的大铁锤吓得不轻。

“让开,谁拉我我就砸谁!”

第六锤砸下,智能门锁终于发出几丝呲呲电流声,成功掉在了慕靖脚边。

园丁和佣人们目瞪口呆看着慕靖扔下大铁锤,一脚踢开没锁的房门,径直进了房间。

摁开卧室里的水晶吊灯。

一室春光。

慕靖在自己那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手机屏幕里,看见了大床上翻云覆雨的一对“天偶鸳鸯”。

“霍先生,楚小姐,”慕靖盯着屏幕坐到浅色沙发里,友好招手,“来,看我的镜头。”

“啊!”

楚媛清看到对着他们拍的手机时,顿时吓得大声尖叫,猛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

“慕靖,你发什么疯!”霍星城气急败坏吼了一声。

随手捡起垂在床边的黑色睡袍胡乱穿上,他几步走到慕靖身边,前倾要去抢手机。

慕靖随意一让,叫他扑了空。

霍星城摊开手掌看一眼,忽然扑进沙发,狠狠掐住慕靖脖子,面目狰狞:“臭女人,把手机给我!”

“想销毁证据?那可由不得你。”

话音刚落,慕靖忽然双目一冷,猛地往前倾起身子将他顶出去,直接狠狠把人提起,来了个结实过肩摔。

在场所有人瞬间愣住,空气一阵诡异沉默。

这……

包括面朝地板的霍星城,也是满脸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看她。

仿佛她是个变异怪物。

可慕靖不是。

相反,来自公元二十四世纪星际的慕靖,是让星际和蓝星都闻风丧胆的唯一一个女战神。

同敌军的激烈一战中,因为判断有误,她所乘坐的作战舰发生剧烈爆炸,整个人直接炸到尸骨无存。

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仿佛沉睡了很久,女战神被阵阵像是智能合成电音叫醒时,发现自己正处在一片黑洞洞的空间里。

她忍住满身疼痛,坐起来。

透过飘在面前的水晶浮窗,她看到自己竟然换了张漂亮脸。

一张美到万物失色的陌生脸。

(叮咚,)水晶浮窗忽然发出一圈淡蓝色柔和光晕,(欢迎宿主来到快穿位面,我是为您服务的0998号软饭系统。)

(下面开始导入原身记忆。)

未等戒备在心的女战神开口,脑中忽然涌出大段从未存储过的片段。

凭借一部古装大女主作品爆红娱乐圈,流量小花慕靖顺位成了时下最年轻的影后。

在事业风生水起时,慕靖却大跌所有人眼镜,毅然嫁给了自己暗恋十几年的白月光霍星辰。

可惜白月光是个伪君子,不但劣根性厉害,连人品也奇差。

愿意娶她,其实也只为了能让自己发展尚且不稳定的传媒公司找到一个支撑点。

结婚五年,利用完自己想要的,人也该冷落在一边了。

而因为男人放弃事业,放弃家人朋友,成功将自己熬成全职豪门怨妇的影后慕靖,最终也被逼得抑郁自杀而亡。

片段结束,女战神赫然惊住。

天啊,蓝星竟还有这般无耻男人……

未等她愤懑不平完,浮窗又继续自念自说,(宿主身体检测完成,记忆导入完毕,下面进入任务安排。)

“任务安排?”女战神不甚了解。

经浮窗一通解释后,她再次惊住了。

她大概从来没想过,自己一生傲骨不屈,到最后,竟然需要靠吃男人软饭拿积分续命!

吃一千块,拿一分。

拿完十万积分,即可选择是否马上进入下一个快穿位面。

满三千万积分,永远复活。

前提条件,这软饭,必须得是对方心甘情愿给吃。

(记住,不吃软饭随时都会死哦。)浮窗贴心嘱咐。

没人会对突发性死亡后的劫后余生不奢望。

女战神思考良久,最终无奈点下头,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

影后慕靖。

不幸中的万幸,好在第一个位面男主,并不是眼前这心机深沉、自以为是被她摔在地上的憨批渣男。

否则要让慕靖讨好他来吃软饭,她能立马原地短命。

(检测到位面男主出现时间缩短至三十六小时,)系统上线提醒,(请宿主展开自己的计划,随时准备接受任务。)

慕靖的计划很简单,她要软饭硬吃。

思绪重新回到现实世界。

霍星城震惊够了,脸色完全黑下来,捂着胸口摇摇晃晃站起身,冲门口愣住的佣人们和园丁喊,“杵着干嘛,给我把手机抢回来!”

命令下达,一伙人顿时呼啦围上来。

大概没出一分钟,全部被慕靖打趴下,躺在地上痛声呻吟。

而那楚媛清,早在看到慕靖竟能一手打两个时,便连衣服也来不及穿整齐,胡乱提上包包跑了。

霍星城不可相信扫一遍地板上的佣人们,抬眼盯死慕靖。

只觉得这女人大概真是变异了。

以前让他随便一声吼,立马就温声吞气不敢动。

而现在呢,怎么感觉像突然变了个人。

还变得这么能打!

见鬼了,简直见鬼了。

“你想干什么?”

惊怔片刻后,霍星城稍稍缓和了些许脸色。

他决定要和这疯女人好好谈谈。

否则视频一旦败露,不单是一直为他公司做代言人的楚媛清,就是他好不容易建立的整个传媒公司,恐怕也会被社会舆论压死。

毕竟他对外的形象,一直是个好老板,好丈夫。

“很简单,”慕靖冲他扬扬手机,美得勾人心魄的眼眉微微挑起,“你想要视频,就得花钱买断。”

霍星城缓缓吐出口气,点了支烟叼嘴上,“一口价。”

“三个亿,”慕靖收下手机,一颦一笑皆魅惑勾人,“南西路的私人别墅,还有,你经常开得那辆宾利也得加上。”

“你觉得可能吗?”霍星城冲她脸上狠狠喷口烟雾,口吻冷淡,“贪婪的疯女人。”

“所以我这是在和先生您讨价。”

“内容是相当激情四射啊,”慕靖微微一笑,点开视频给他看了两眼,“少一分,您就等着媒体采访吧。”

霍星城面目狰狞了一下,旋即咬牙笑着,“婧婧,咱们公司这才稳定多久,你知道的,老公一时半会拿不出这么多钱……”

“嘘,”慕靖竖起食指在唇边,风姿绰约地抬手撩了撩长卷发,“别叫我婧婧,别向我自称老公,谁给霍先生您的脸?”

霍星城的表情,一瞬间千变万化。

这女人,是真的变了。

“好,我一定想办法把钱凑齐给你,”霍星城咬紧牙关,向她伸出手,“该把视频还给我了?”

慕靖点点头,半晌却道,“给你可以,但是数目金额太大,为了你我之间的交易安全,咱们还是各自请上律师,把这该有的程序走完。”

霍星城只觉胸腔要喷火。

“好。”

一个好字说出,霍星城差点咬碎自己的牙齿。

算是完成自己计划第一步的同时,给原身出了口恶气,慕靖心情甚好地回到卧室,拿上浴袍走进了卫生间。

花洒温水流过慕靖修长的天鹅颈,顺着她那雪白嫩滑肌肤汇成股,赤足上的一双长腿,煞是笔直好看……

该说还得说,原身这副躯体,实在太完美了。

慕靖洗浴完,方始裹上浴袍走出卫生间,脑里合成音便响了。

(经定位跟踪监测,)系统说,(男主厉澜珏已经出现。)

慕靖脚步一顿,“这么快,不说三十六小时?”

哦对,现在也属于三十六小时以内。

可是,她还没把钱拿到手……

算了算了,干脆先去会一面,瞧瞧这据说差点被训练成兵王的特种兵,究竟是如何一个血性真男人。

她竟然还有些期待。

血性方刚的男人啊,谁不喜欢!

“能准确定位一下吗?”慕靖淡定问。

安静片刻后,系统给出了一个地址,(霓裳商业街,黑夜舞厅。)

“黑夜舞厅?”慕靖愣了一下。

系统,(没错。)

话说这黑夜舞厅,不是蓝星城市上广市挺著名的……红灯区吗?

男主深更半夜跑那去干什么?

莫名其妙。

慕靖对厉澜珏的好感度,瞬间下降十个度。

可为拿积分活命,她也只能上赶着跟去。

只求这目前系统还没更新完身份资料的男人,不要像霍星城那人渣一般,让人大跌眼镜。

迅速画上一个还算符合原身气质的精致裸妆,长卷发披下来,慕靖在原身乱七八糟又土又廉价的衣柜里翻了半天,总算翻出一条一瞧就知已经好久没见过天日的黑色修身蕾丝裙。

迅速穿上,慕婧走到镜子边欣赏着。

有胸腰细大长腿,肉肉绝不长错地方。

这原生身材简直绝了,随便打扮一下,就能堪称女神第一人。

可惜这些年为讨好自己那渣男老公,努力做出一副持家好老婆,管他合不合适,只要便宜能省钱的地摊货都往身上套。

简直白瞎一副好身材,一张漂亮脸。

怀着对原身的满心同情,慕靖打扮好后,踩着黑色细高跟刚出卧室,便与同样已经西装革面的金框眼镜死渣男撞上了面。

霍星城貌似很惊艳地挑了挑眉。

“这么晚了还出去?”慕靖皮笑肉不笑地问。

霍星城略略点点头,摸烟点上,眼神在烟雾里上下打量慕靖,“你今晚很美。”

“谢谢。”慕靖淡淡说完后,转身就往楼下走。

倘若死渣男德行好一些,他也很帅。

“你这是要出去?”霍星城在楼梯顶问了一句。

慕靖没回头也没停住,敷衍似地点点头。

霍星城掐掉烟头,金框眼镜下的一双桃花眼微微勾了勾。

“我正要带你出去见律师,商量买断视频的事,”霍星城主动贴上来,态度还挺好,“没想到你为了老公面子,自个倒先打扮上了……”

“霍先生,”慕靖扬声打断他的话,“假如我是您,我会去看一下医生,咨询咨询自恋癌晚期,死亡率大概是多少。”

霍星城阴沉了一下脸色。

“你刚说去见律师?”慕靖假装没看见这狗渣男吃噎的样子,面无表情问。

“嗯。”

跟在身后的霍星城点点头,眼神似有若无打量着慕靖那双白腿。

摸出手机,他悄悄拍了一张,给一个备注“秦老板”的微信联系人发过去:您看这身材,简直便宜您。”

关上手机,重新装进口袋。

“离黑夜舞厅远吗?”慕靖说,“超过十五分钟的车程,您就另外安排时间地点……”

“不远,”霍星城口吻冰冷打断道,“还很近,就在黑夜舞厅。”

二十五分钟后,霍星城那辆即将属于慕靖的炫黑色宾利,停在了一处灯火璀璨的广场上。

他走下车,绕过车尾给慕靖拉开车门。

“夫人请。”

霍星城抬起食指推推眼镜,十分温润君子。

慕靖没立即把手给他,而是从手提包中拿出口红,开始沉浸式补妆。

霍星城不着急催人,也不收回手。

这女人打扮得越漂亮,越符合他的想要。

等她补妆这间隙,三三两两站广场上抽烟闲聊的妖艳女人们,已经纷纷朝他投来火热目光。

霍星城“忙里偷闲”,伸手去扶自家夫人下车的同时,桃花眼微微扬起,拿了个最风流倜傥的笑容给她们。

一名紫色抹胸短裙的大波浪女人夹着香烟,身形款款朝他走了过来。

身后一堆嬉笑骂她是贱货的女伴。

大波浪毫不介意,翘臀贴住宾利车头,红艳香唇轻轻吐出一团烟雾。

“霍先生,”大波浪一颦一笑尽显魅惑,“今晚想和您跳第一支舞。”

霍星城微微一笑,金框眼镜下的桃眼弯成一道线,整个人瞧着很是俊朗。

“今晚恐怕不行,”他向车里偏了一下头,“我带人来的。”

话音刚落,车中探出一只玉白纤指,冷淡拨开了他从始至终未拿走的手。

一双裹着齿白雪足的黑色细高跟,径直落在霍星城擦得亮眼的正装皮鞋上。

慕靖优雅下了宾利。

夜风绕着整个广场吹过,撩起她的几缕发丝。

交换不定的各色光柱晕在慕靖四周,美得让人挪不开眼。

大波浪将她上上下下扫几眼,唇角明显抽搐几下,总算抽搐出几丝笑容,“原来是慕影后啊,倒鲜少瞧见您和霍先生来这种地方。”

女人第六感瞬间起作用,绑定软饭系统后,恶补了不少蓝星各种小说的慕靖能感觉到,眼前这大波浪女人,已然把她划在了“情敌”名单里。

“是嘛,”慕靖微微一笑,“偶尔开开眼界,没什么坏处。”

波浪女人的烈焰红唇在烟雾中慢慢拉下,不知有意还是偶然,弹下来的烟灰掉了几粒在慕靖白嫩手背上。

有些烧灼感。

但是不疼。

“霍夫人很美。”

大波浪说话时,冲慕靖那张画了精致妆容的漂亮脸上喷了口烟雾。

挑衅。

来自“情敌”对假想情敌的挑衅。

慕靖慢慢理理头发,在所有人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已经扼住大波浪喉咙将她狠狠摁在车头上,抓住她那一大把头发往下狠狠砸了一下。

动作利落漂亮。

这时,一辆白色轿车缓缓从他们身旁开过。

驾驶位上的胖子哈哈笑道,“厉哥,外头那黑裙火辣美女肯定练过。”

后座上的男人,整张脸埋在透进车来的光影中。

闻言淡淡点点头,继续翻着自己手中一份文件。

胖子透过后视镜看得十分认真,半晌怂恿道,“身材太正点了,又能打,这完全是极品啊,哎我说厉哥,你要不要下车去认识……”

“开好你的车。”男人薄唇间淡淡吐出几个字。

嗓音低沉好听。

“得嘞,”胖子嘟囔了一句,“厉大爷您老就等着单身一辈子吧!”

大波浪被慕靖困得死死,那一下撞得她后脑勺还挺疼。

“霍先生,”大波浪狠狠盯住慕靖,让她拿喉咙拿得面色发红,喘着粗气叫霍星城,“您不管管吗?”

方才还在耿耿自己黑皮鞋上一道浅浅鞋印的霍星城见状,忍下满心气急败坏,一把要将慕靖拽到身边,让她甩开了。

像甩一件衣服,轻松异常。

“不好意思,”慕靖微俯下身,拍了拍大波浪侧脸,“他没资格管我。”

说完,慕婧大发慈悲放开了她。

大波浪大口咳嗽了好几声,一脸看疯子的表情对着慕靖。

片刻后气愤拨开看热闹的人群,扭着腰肢进了广场中央那栋各色彩灯装饰的高楼。

主角走了一个,观众又把所有目光投给慕靖和霍星城。

这夫妻俩,一个公众人物,一个曾经的公众人物,那牵扯出的热闹,怎么看怎么有趣。

霍星城理理西装,短促冲人群一笑后,拉过来慕靖,将她拽进了高楼里。

甫一走进旋转玻璃门,慕靖便将他甩开。

“各走各的,别动手动脚。”

没人注意,霍星城也不消再给好脸色,满脸不耐烦地将她一把拽到自己身边,“跟我走,我带你去见律师。”

慕靖看了看四周来来往往的人,走到了他前面。

“方向对吗?”慕靖以心声问系统。

片刻后,系统上线回道,(没问题,你继续往前走,前面三十米处有个电梯,乘电梯上二楼,往里走的第三个包间,男主厉澜珏应该就在里面。)

“好。”

结束短暂谈话,慕靖开始想起了办法。

倘若霍星城带她去见律师的地方,与男主所在包厢方向有偏差,她就必须想个办法把这狗男人支走。

她今晚出来,就不是为了要见律师。

所以在霍星城一言不发之前,慕婧索性一直往前走。

上了扶手电梯,不远不近走在她身后的霍星城,竟然还是没发出半点声音。

说明方向目前没问题。

慕靖微微松了口气。

听到她呼吸声略重,霍星城没有半点温度的“安慰关心”及时从身后传来,“别紧张,只是去见个律师,去领你那份巨款、别墅和名车。”

慕靖扭头朝他皮笑肉不笑地回应了一下。

她不紧张。

“我也不会为难你。”霍星城忽然推着金框眼镜含笑补充。

语气仍旧冷淡。

慕靖连假笑也懒得再给。

她相信自己在霍星城这小垃圾面前吃不上什么亏。

反倒是他,最好别触碰到自己的底线。

否则揍死丫的!

过完电梯,慕靖一直等着霍星城开口变道。

谁料直到她自动停在系统说的三号包间前,这男人才略显惊讶问,“你知道具体地点?”

慕靖淡淡一笑,没说话。

霍星城倒也不十分介意,开口还是那句话,“别紧张。”

旁边走上来名蓝色制服小姐,向他二人恭敬抬起手,“霍先生,霍夫人,请跟我来。”

霍星城点头,“有劳。”

服务小姐推开门,豪华得堪称五星级VIP单间的包厢中,一阵震耳欲聋、走调破音到令人发指的《死了都要爱》瞬间席卷而来。

慕靖差点想亲手把自己这双耳朵戳聋。

太,太太太难听了!

她想逃离此处。

身旁霍星辰却松气似的咂了一下口。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