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女婿
  • 废物女婿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借你吉言作者
  • 更新:2022-07-15 21:4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绝处也能逢生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众人眼中的岳不凡,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废物女婿,平日里,他一无是处,一无所长。在他生日那天,他收到了妹妹发来的一百元红包,红包虽小可却盛满了祝福。看着妹妹的贴心懂事,男人满满的感动,他更恨自己的无能。万念俱灰时,他得到了岳家百年医术和古武的传承。从此,他的人生来了个华丽逆袭!

《废物女婿》精彩片段

“哥,生日快乐,今天有没有去吃好吃的呀?”

“这一百块钱,是我卖头发赚来的,你拿去买点好吃的。”

“妈妈的病你放心,我在想办法给她申请补助了,如果顺利的话,只需要二十万就可以安排手术了。”

“你在嫂子那里好好的,别委屈了自己哦!二十万而已,我会想办法的。”

岳不凡看着手机上妹妹发来的信息,和那个一百元的转账红包,浑身颤抖,眼泪止不住的滑落下来。

他用力的踢飞了手里的那本古书,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为什么?!”

岳不凡出生于一个很普通的工薪家庭,在他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爷爷妹妹,他们一家六口人生活在一起其乐融融。

可突然有一天,爷爷和爸爸离奇失踪,从此再无音讯。那本古书,就是他们唯一留下来的东西。

妈妈一个女人,为了两个孩子没有再婚,而是含辛茹苦的把岳不凡和妹妹岳婉瑜抚养长大。

但随着两个孩子日渐长大,生活开销也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压力。

岳不凡并没有像他的名字一样变的不凡。

为了不让母亲太累,也为了妹妹能够拥有更多的资源上学,过更好的生活,五年前,岳不凡选择入赘到了吴家,做上门女婿。

这五年,岳不凡在吴家当牛做马,勤勤恳恳,也受尽了吴家老小的白眼和侮辱。

好在吴家家底还算殷实,岳不凡也不用再让母亲太过于受累。

可三个月前,妈妈诊断出了肾衰竭,不但要时常做透析,还要寻找合适的肾源进行更换。

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哪怕是申请了补贴,也要整整二十万巨款。

妹妹正处于高三最重要的阶段,一边要读书复习,准备高考,一边又要为了妈妈的病忙的焦头烂额。

岳不凡恨!

他恨自己为什么就连家人都照顾不好,他恨自己为什么就连二十万块钱都拿不出来。

现在,为了母亲,岳不凡不得不选择向吴家的人借这笔钱!

“叮铃铃~”

就在这时,岳不凡的电话响了起来。

失神的岳不凡拿起了手机,原来是丈母娘邱丹彤打来的电话。

岳不凡按了接通键,电话那头立马传来了一阵怒骂:“岳不凡,你个废物,死哪儿去了?给你发了那么多消息你都不回,你眼睛转移到屁股上了吗?”

邱丹彤对岳不凡的态度向来如此,非打即骂。因为岳不凡就是一个废物,一个只懂得入赘,上门,吃软饭的男人。

是他毁了自己的女儿吴梦琦,是他毁了自己一家人的美好生活。

岳不凡把手机拿的远远的,等邱丹彤骂够了之后,他这才问:“妈,刚才我没看手机,怎么了?”

“怎么了?刚才不看现在也不看吗,我给你发这么多消息消息你眼瞎了吗?今天家族大会,就差你一个人不来,所有人都在等你,你说怎么了?你以为你是谁,让我们等那么久?”邱丹彤愤怒道:

“我限你十分钟之内给我到场,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妈,我......”

岳不凡还想说什么,邱丹彤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岳不凡拿着电话,脸上浮现出一抹嗔怒。

入赘五年,吴家人一直都是对他这个态度,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岳不凡心中的愤怒已经足够多了。

可为了母亲,岳不凡还是忍了下来。

母亲还需要二十万块的手术费,待会儿还得求吴家的人借二十万块钱给自己,绝对不能够在这个时候翻脸。

话又说回来,历来吴家的大会,有岳不凡和没岳不凡都没有任何区别。往年的几次大会,岳不凡都因为在家洗碗打扫卫生,从而导致缺席,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赶着让他参加。

这一次是怎么了?

丈母娘竟然亲自打电话让他赶紧过去?

难道是出什么事了?

岳不凡没想太多,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赶忙打了个出租车赶往吴家祖宅。

吴家祖宅。

在江南这个遍地是大哥的地方,吴家三千万的资产,可以说只是一只小爬虫罢了。

不过吴氏集团公司,凭借着岳不凡老婆吴梦琦出色的业务能力,还是在江南立足下来。

再加上吴家这个四合院祖宅,也为其增添了不少风光。

因此,在普通人行列里,吴家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家族了。

岳不凡下了出租车,顺着四合院的小路走进了会客大厅里。

大厅正上方,坐着吴家的家主吴天启,旁边站着的则是吴天启的小儿子吴正军。

至于吴天启的大儿子,也就是老丈人吴建澄,因为有岳不凡这个废物女婿的原因,所以就连站在家主旁边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和小辈们站在一起。

岳不凡进门之后,在大厅里扫视了一眼,微微欠身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大厅里的众人瞥了岳不凡一眼,吴正军的儿子吴阳立马嘲讽了一句:“哎哟喂我的好姐夫,几天不见,脾气见涨啊!家族大会都请不动你了,还得让爷爷和我们一起等你,你可真是个大人物啊。”

吴阳的妹妹吴眉也笑笑,阴阳怪气的说:“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姐夫呢?人家姐夫可忙了,每天不是洗碗就是洗衣服打扫卫生,这样的家庭煮夫,日理万机,我以后找男朋友啊,都得找姐夫这样的呢。”

吴阳突然故作惊讶的说:“小眉,你以后找男朋友可不能找姐夫这样的呀!”

“为什么呢?”

“我怕你没姐姐那样的姿色和能力,配不上姐夫这么优秀的男人啊!”

兄妹俩冷嘲热讽,惹得众人哄堂大笑起来。

优秀?

谁不知道岳不凡是吴家赘婿,靠着吃软饭,成天只会洗衣服做饭的废物罢了。

谁嫁给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耻辱。

吴建澄,邱丹彤一等人脸色阴沉,在心里把岳不凡的祖宗都给骂了个遍。

要是当初女儿嫁给一个有钱人,而不是这个废物,他们一家人在吴家也不至于地位这么低,受尽冷嘲热讽了。

就连晚辈都敢嘲笑他们!

“你这个废物,还在那里傻站着干什么?难道还嫌丢脸丢的不够多吗?”

邱丹彤见岳不凡还站在客厅正中央,不禁一把将他拽了过来,拉的岳不凡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不过岳不凡从始至终都在看妻子吴梦琦的反应。

吴梦琦面色冰冷,咬着牙没有说话。

“好了好了,都安静,我有事情要宣布。”

就在这时,吴天启摆了摆手。

吴阳和吴眉兄妹俩立马安静下来,乖乖的看着爷爷。

吴天启面色淡然,不慌不忙的开口说:“这个季度,咱们吴家公司的业绩还算不错,今天的会议,我主要是叫你们过来分红的。”

吴天启话音落下,吴阳和吴眉兄妹俩都兴奋起来。

分红,那又是几十万的入账啊!

到时候又可以出去潇洒一把了。

吴天启顿了顿,又说道:“在这之前,我还要宣布一件事情,那就是收回老大家百分之十的控股,把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全部拨给老二。”

吴天启话音刚落,吴建澄一家子人立马不服气了。

吴建澄反驳道:“爸,凭什么啊?凭什么收回我百分之十的股份,这些年我为家族,为公司作出的贡献一点儿都不少于老二啊!”

邱丹彤也着急说:“是啊爸,我们家梦琦是公司业绩最好的,比吴阳吴眉兄妹俩的业绩加起来都要多,为什么收回我们百分之十的股份啊?”

吴阳和吴眉兄妹俩一听,顿时不乐意了。

吴阳不服气道:“大伯母,你这话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梦琦姐的贡献,比我和我妹妹加起来还要多?照你这么说,那岳不凡一点业绩都没有呢,这怎么说?”

吴眉抱着手哼哼一声:“就是。大伯母,你也不想想,这么多年,你家那废物女婿吃穿住行,哪个用的不是咱们家族的钱?但贡献呢,一点儿都没有。这么些年他在你们家,给你们洗衣做饭,我们又没得利,扣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是应该的。”

吴阳兄妹俩的话,让吴建澄,邱丹彤两口子哑口无言。

邱丹彤愤怒的看着岳不凡,破口大骂:“岳不凡,你这个废物。你没用别来嚯嚯我家梦琦行不行,更别来嚯嚯我们一家。”

“岳不凡,你赔我百分之十的股份。你说你有什么用啊?就是把你卖了,也不值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啊。你非要让我们一家都过得不顺利,你才甘心吗?”吴建澄满脸愤慨。

百分之十的股份,意味着每次分红少十几万。

十几万啊!

岳不凡站在原地,心中苦涩。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家族会议非要自己来不可了。说白了,吴天启可能早就想收回这百分之十的股份了,自己不过是一个理由,一个背锅的噱头而已。

但老丈人和丈母娘却看不懂!

“好了,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有什么异议,你们私底下商议吧,散会。”吴天启老爷子一摆手,率先起身离开。

吴正军一家子人也离开了。

会客大厅里,只剩下吴建澄一家人和岳不凡。

吴建澄愤愤的看了岳不凡一眼,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刚准备要走,岳不凡突然开口道:“爸,妈,等一下。你们......你们能不能借我二十万块钱,我妈得了肾衰竭,需要进行换肾手术。”

一家子人脚步刚迈出去,瞬间顿住了。

吴建澄冷笑的看着岳不凡:“借钱?可以啊,你告诉我,你什么时候还?”

“我......”岳不凡顿了顿说:“我会还的。”

“还?你真是太有本事了,凭你每天洗衣服做饭,你用什么还?用嘴巴来还吗?”吴建澄看着岳不凡,愤慨道:

“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我们损失了百分之十的股份,这百分之十就是十几万,现在你还有脸借钱?”

“天呐,我邱丹彤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怎么能有你这么个废物女婿啊!你让我们损失了十几万,现在还有脸借钱?你这个废物哪儿来的勇气......”邱丹彤都快气炸了。

岳不凡抿了抿唇,将目光投向了吴梦琦,她是自己最后的希望。

“你太让我失望了。”吴梦琦轻声摇了摇头。

吴建澄一家人愤愤的离开了吴家祖宅。

岳不凡愣在原地。

五年,岳不凡整整入赘吴家五年,这五年,就算是条狗,哪怕也培养出感情了吧?

虽然这五年来,岳不凡从来没有碰过吴梦琦,但好歹也有夫妻情分吧!

这二十万块,可是救命钱啊,可是自己母亲的救命钱啊!

为什么吴家的人能这么绝情啊!

岳不凡癫狂的笑了笑,整个人宛如行尸走肉一般,拖着沉重的身体,一步一步往家的方向走了回去。

回到家里,岳不凡宛如一个木头人,呆呆的在门口站了很久。

他看着那本古书,那是爷爷和爸爸就给他的古书,上面记载的是一些非常基础的中医知识。

岳不凡心中燃起一团怒火,冲过去愤怒的将古书捡起来撕碎?!

这破书,有什么用。

一直以来,岳不凡都把它留下来作为思念爷爷和父亲的念想,可是呢?又有什么用?

它能让妈妈的病好起来吗?

能让妹妹的头发长回来吗?

能给自己二十万的手术费吗?

岳不凡将古书撕的粉碎,却没注意,他眼角的一颗泪,竟然滴落在了古书之上。

岳不凡更没注意到,古书散发出一股淡青色的光芒,钻进了他的身体中。

岳不凡突然感觉很困,他睡着了,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听见了爷爷的声音。

“不凡,爷爷为你取这名字,代表你生来便将不凡。你是我岳家第十七代传人,现在,我便将岳家百年古武医术传承于你,切记得此传承后,当悬壶济世,渡尽众生,切勿追查我和你爸爸的下落?!”

爷爷说完,任凭岳不凡怎么呼喊,却再也听不见他的声音。

霎时间,庞大的信息量钻进了岳不凡的脑海里,医道问卜,古武法决,以及爷爷生前的游医经验和画面,全部涌进了岳不凡的脑海。

“爷爷!”

岳不凡惊呼一声,从地上坐了起来。

周围安静一片,原来他刚才在卧室的地板上睡着了。

岳不凡拍了拍刺痛的脑袋,回想起了刚才做的那个梦,这个梦好真实。

不对,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岳不凡好受些脑海里庞大的信息量,眼中明眸流转。

没想到,这本古书竟然是爷爷留给自己的宝藏!

岳不凡从地上站起身来,回想起吴家人嘲笑的面孔,不禁恨的咬牙切齿:“吴家,五年,你们整整羞辱了我五年!我岳不凡变了,我变强了。我一定要让你们后悔。”

说着,岳不凡突然想起了还在医院病重的母亲,赶紧迈开步子朝医院狂奔过去。

“妈,等我,一定要等着我!你有救了,你有救了。从今以后,儿子再也不会让你们受苦,儿子会让你和婉瑜过上好日子的。”

江南第一人民医院。

岳不凡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母亲的病很严重,经过询问,现在已经被转到重症监护室了,而且欠了一屁股住院费,如果不把费用补齐,哪怕是有合适的肾源,也不会进行手术。

但现在不一样了,岳不凡拥有了岳家的医术传承,不用进行肾源更换也能把母亲救回来。

他赶忙来到了重症监护室的病房。

过道里,一个皮肤白皙,面容憔悴的小女孩看见他,惊喜的飞奔过来:“哥,你怎么来了。”

眼前这个小女孩,正是岳不凡的妹妹岳婉瑜。

此时的岳婉瑜,哪儿还有清纯可爱小校花的模样?原本一头齐腰的乌黑秀发,被剪的就跟马啃的似的,活脱脱变成了一个男孩子。

身上穿的,也都是不合码的衣服,因为营养不良,上高三的她,才只有仅仅八十多斤,而且看起来也十分的憔悴疲惫。

岳不凡的眼眶顿时红了。

他入赘吴家,为的是给母亲减少压力,让妹妹拥有更多资源和更好的学习环境。

没想到,现在的妹妹却过的连以前都不如,还要靠卖头发生活,甚至把卖头发的钱,发了一百块给自己过生日。

岳不凡恨啊!

为什么自己醒悟的这么晚?!

岳不凡一把将妹妹揽入怀中,轻轻抚了抚她的后背:“婉瑜别怕,有哥哥在,从今以后,没人敢欺负你,哥哥会保护你,让你和妈妈都过上好日子的。”

“嗯......”

岳婉瑜的眼眶顿时红了,声音沙哑的点了点头。

她从兜里掏出了几张皱巴巴的钞票,递到岳不凡的跟前:“哥,这是我卖头发剩下的钱。他们说,凑不齐医药费,就不给妈做手术。哥,妈妈现在每天都做透析,饭都没法吃,怎么办啊?!”

岳不凡虽然震惊,但并没有被吓住。

以他现在的医术,已经足以治好母亲的肾衰竭了。

岳不凡轻轻摸了摸岳婉瑜的小脑袋,脸上满是温柔道:“没事儿,我有办法救妈妈,带我进去。”

兄妹俩走进了重症监护室,岳不凡的母亲陈以红此时正昏迷在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浑身上下都插着各式各样的医疗设备。

岳不凡拨开了那些医疗设备,从怀里拿出了一副银针。

这是他刚才在赶来医院的路上买的。

岳不凡家其实是有医疗世家的基础的,岳不凡记得,小时候爷爷就是个游医,爸爸也是中医。

那时候岳不凡很喜欢玩爸爸的银针,用来扎毛毛虫之类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爷爷和爸爸都很反对他接触中医,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可现在岳不凡从古医书中得到了岳家医术的传承,拿起银针,仿佛又接触到了多年未见的好友,岳不凡心中的熟悉感不言而喻。

岳不凡呼吸一口气,看着病床上的母亲,又看了看妹妹说:“婉瑜,你过来帮我扶着妈妈!”

岳婉瑜抿抿唇看着岳不凡:“哥,你要干什么?”

“给妈妈治病。”

岳不凡斩钉截铁,语气中带着不可置否的坚定。他看着妹妹,认真的点了点头:“相信我。”

岳婉瑜感受到了哥哥坚定的眼神,只是犹豫了刹那,随即“嗯”了一声点点头,走过来辅助岳不凡。

岳婉瑜把母亲从病床上扶起来,岳不凡拿出了银针,一口气在母亲的肾俞穴,太溪穴,涌泉穴上施针。

这几个都是联通肾最重要的穴位。

紧接着,岳不凡又在相关的二十多个穴位上,前后施针。

岳婉瑜不懂医术,但也看得出来,哥哥施针的方式稳准狠,力度恰到好处,十分具有观赏性,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她惊讶的同时也感觉很奇怪,哥哥是在什么时候学会医术的?小时候爷爷和爸爸从来没教过他啊?

当岳不凡施完最后一根针的时候,原本母亲紧皱的眉头,也在这个时候舒展开了。

母亲的面色逐渐恢复了红润,岳婉瑜甚至能够听到母亲平缓的呼吸声。

兄妹俩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等母亲的症状平缓之后,岳不凡这才放下心来。

肾衰竭不是一般的病,光靠施针没用,还得用中药进行辅助才能痊愈。但,用几十块钱的中药治病,已经比用二十万手术好多了。

岳不凡将母亲身上的银针拔了下来,正准备出门去给母亲办理出院手续。

就在这时,住在母亲隔壁病床的一个病人,突然在病床上猛的抽搐起来。

因为江南第一人民医院最近病床位十分紧张,所以就连重症监护室也是双人间。

岳不凡眉头立马皱了起来。

其实他并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但他忘不掉自己在继承岳家医术时,爷爷告诉自己的那两句刻骨铭心的话:

得此传承后,当悬壶济世,普度众生。

医者仁心,岳不凡现在有这个能力,绝对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病人在他眼前死去。

岳不凡快步来到那病人床上,为病人把脉,查看了一下病症。

这病人是个小姑娘,看起来和岳婉瑜年纪差不多大。可怜的是,这小姑娘这么年纪轻轻,就和母亲一样得了肾衰竭。

但她比母亲更严重,还有肝脏衰竭。

两大内脏的衰竭已经足够要命了,现在岳不凡又发现,不知为何这小姑娘竟然内出血了。

如若不及时救治,等待她的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条。

“婉瑜,你快过来帮我扶着她!”

岳不凡不得不出手对这个女孩进行救治。

岳婉瑜点点头,刚才妈妈的病,已经让她对哥哥有了全新的认知,现在她百分之百相信哥哥。

岳婉瑜走过去,按照岳不凡的指示按住了女孩儿的几个穴位。

岳不凡从针袋取出几颗银针,迅速扎进了小女孩儿的几个穴位。

刹那间,女孩儿竟然停止了抽搐,呼吸也变的平稳起来,心电图上的心率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呼~好了!”

岳不凡松了口气,女孩儿现在症状恢复正常,接下来只需要进行换肾手术就行了。

“砰!”

就在这时,重症监护室的病房房门被推开了。

一群人从门外涌了进来。

领头的一个穿着白大褂,看起来三十来岁的男人,是急诊科的医生赵天明。

进门看见岳不凡莫名其妙的站在病人的病床前,而且脸上一副不怀好意的表情,赵天明怒斥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跟在赵天明身后的,是一个贵妇人,看起来四十来岁的样子。

贵妇人见两个陌生人站在自己女儿的病床前,立马冲了过去一把将岳婉瑜拨开,惊诧的看着病床上的女孩儿:“女儿,我的女儿,你怎么了?你的衣服怎么这么乱?!”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