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后我捡到了反派boss
  • 末世重生后我捡到了反派boss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我喜欢吃糖作者
  • 更新:2022-07-16 03:10: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黑暗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上一世,洛瑶为了心中所爱甘愿付出所有,可她万万没想到她的深情付出最终遭遇背叛,当她被亲生母亲推下楼落入丧尸口中的那一刻,她才彻底清醒。一朝重生,洛瑶发誓绝不会让前世悲剧再次发生,这一世她要逆天改命,要成为末世强者。她身怀空间,获得异能,她组建团队,收获友谊,还意外捡到了一枚霸气全开的反派大佬……

《末世重生后我捡到了反派boss》精彩片段

身体急速地坠落,洛瑶冷冷地看着楼墙上,在那里站着的是她的亲生母亲、异母异父的妹妹陈沐婉,还有她心心念念了许久的男人,司霆轩。

她的母亲,亲生母亲,为了陈沐婉,在这一刻选择将她推下楼墙。

她的爱人,为了陈沐婉,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洛瑶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也抓不住。

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和丧尸的咆哮声。

“砰”的一声。

身子坠落地面,洛瑶倒在地上,血液从口中溢出。

她的视野中,最后剩下的,只有末世灰蒙蒙的天。

闻到血液的味道,周围的丧尸疯狂的涌了上来,嘶咬着她的身子。

疼,不只是身体的疼。

她回想起末世后的两年里,她对母亲有求必应,有的时候为了能让母亲和陈沐婉吃饱,自己选择饿肚子。

为了成全司霆轩想要成为基地长的野心,她甚至低下头用自己的身体去求人。

可是,结果呢?

她的母亲偷偷将奶奶送给她的宝物给了陈沐婉,让陈沐婉成功获得水系异能,在末世混的风生水起。

而她的爱人,毅然决然地舍弃她,站到陈沐婉的身边。

过往的种种一遍一遍的在洛瑶脑海中浮现。

这样真的值吗?

如果有来世,她一定要活出自己,走上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

“欢迎收看卫视新闻联播,今日凌晨不法分子袭击王氏集团医学实验室,致三人死亡,七十九人受伤,下面请看详细解说……”

电视中传来新闻播报的声音,被子里的人不情愿的伸出一只白皙的手迷迷糊糊的在床的四周寻找着遥控器。

里面的人半天摸索不到遥控器直接掀开被子,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

突然记起什么,洛瑶猛地睁开双眼环顾四周,目光最后停留在电视机上,上面播放的画面正是王氏实验室浓烟滚滚的样子。

她,不是死了嘛?怎么还会看到两年前的电视?

不对,这,不是末世之前,奶奶的家吗?

洛瑶不敢相信的从床上爬起来,大步跑到洗手间。

镜子里面,白皙的小脸,一头长发齐腰,不就是末日来临前的她自己的样子吗?

此时此刻,洛瑶撑着洗漱台的手臂有些颤抖,她即便是再想冷静,眼中也慢慢浮现出惊喜。

她,这是,重生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她靠在门上,全身无力的滑坐到地上,低笑出声。

渐渐地,笑声越来越大,大到最后变成了难以掩饰的抽泣声。

她竟然,重生了!

哭过之后的洛瑶冷静了下来,她从洗手间出来,回到卧室,看了手机上的时间。

9月3日。

今天是奶奶下葬后的第二天,离末世也不过两个星期的时间,按照之前,她会乖巧的听奶奶的话,带着遗产去投靠那个曾经抛弃过她的亲生母亲。

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

洛瑶翻出了奶奶给自己留下来的东西,大部分都是一些房产和基金,证券什么的。

这些都是她奶奶和亲生父亲留给她的财产,如果不是末世的话,这些财产足够她幸福的过一辈子。

“呼。”

洛瑶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打开了被放在床头的黑色小盒子。

看到里面的东西,洛瑶不由松了一口气,她轻手将盒子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那是一条红绳编制成的手链,上面还有一由银打成的花朵。

就是它了。

洛瑶不由呼吸急促。

她很清楚,陈沐婉之所以突然拥有水系异能,完全得益于这手链。

这也是,她亲生母亲要将她推下楼墙喂丧尸的根本原因。

她们怕自己知道这件事后,会拿回手链获得异能。

洛瑶嗤笑一声,然后摇了摇头将手链戴到手腕上。

红绳和白皙的手腕在此刻形成鲜明的对比。

看着腕上的红绳,洛瑶眸色渐深。

重活一世,她再也不要活的那么屈辱,她,洛瑶,要为自己而活,她要在末世活的放肆。

只是,手链上异能的激活还需要研究一下。

但是物资的事,不能再等了。

现在离末世不过两个星期的时间,她得赶紧囤积好物资。

打定主意后,洛瑶直接找到最近的二手房交易公司将奶奶遗产中的房产变卖,又去银行将各种基金兑换出来。

忙碌一天,回家瘫倒在床上,看了一眼手机上的信用卡余额短信,洛瑶重回一世的慌乱才平静了一些。

这时,床头柜上传来手机铃声的声音,洛瑶起身拿起手机,上面的备注让她向起来自己这个时候好像还是个大学生。

“喂,张老师。”

“洛瑶同学,你现在身体好些了吗?”电话那边的张老师听到洛瑶有些疲倦的声音,担心的问道。

开学后的不久,洛瑶就找到她,说她生病了,需要回家休息,但不论她怎么问,洛瑶也不肯告诉她到底怎么了,问班上的同学,班上的同学也含糊其辞,没办法,她只能同意让洛瑶回家。

可现在军训都结束了,洛瑶还没有要回学校的架势,所以她才打电话问问是什么情况。

洛瑶这才想起来之前在学校,因为陈沐婉的原因,有些人一直看自己不顺眼欺负自己来着。

为了躲避那些人的欺负,加上奶奶住院,所以她就以身体不适的借口请假了。

以前的自己为了让她在那个家好过一点,一直忍辱负重,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必要了。

想到这里,洛瑶嘴角上扬,有些仇,自己还是得报的。

“洛同学,你在听吗?”

洛瑶回过神来“好的,麻烦老师了,我身体好的差不多了,明天就去学校。”

办公室里,挂断电话的张老师自然不知道她的这些话被不怀好意的人听了去。

第二天一早,洛瑶刚到学校马路对面就察觉到周围有几股不太友好的视线。

洛瑶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冷意,步伐也放慢了许多。

果不其然,就在洛瑶准备过马路的时候,一群看上去不太好惹的人群就朝洛瑶围了上去。

其他同学见状,纷纷远离洛瑶,生怕危及到自己。

“有事?”洛瑶看向为首那个染着红头发,叼着烟的女孩子。

洛瑶记得她,梁琪,说好听点是陈沐婉的朋友,也是欺负她的主力军。

“哟,这不是军训请病假的洛同学吗?”梁琪不怀好意的将洛瑶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怎么,这是身体好了,所以回学校了?”

“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自己滚,要么,我帮你们滚。”

梁琪听到这话,先是错愕,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抬手就想对洛瑶动手,“你,这语气,特么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

洛瑶冷冷地注视着她,眼睛中不带一分一毫的畏惧,她只是慢悠悠地抓住梁琪的手腕,道:“说白了,你不过是陈沐婉身边的一条狗而已,还真以为我多怕你?”

说完,洛她一把甩开梁琪的手腕,然后嫌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那眼神,就跟抓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不知道是洛瑶的动作刺激到了梁琪,还是她的话刺激到了,梁琪眼中充满怒火,也顾不得想洛瑶刚刚是怎么抓住自己的手腕,直接抬腿上去。

梁琪学跆拳道十几年,勉强算得上是黑带,这也是陈沐婉为什么愿意和梁琪玩的原因。

只是可惜,最后还是死在陈沐婉的手上,洛瑶想到梁琪上辈子的遭遇,眼中全是嘲讽。

“你那是什么眼神。”

梁琪没有想到,往日那个低三下四,被欺负了也不敢吭声的洛瑶居然敢嘲讽自己,怒火更甚。

她上前朝着洛瑶肚子就是一脚。

然而更令她没想到,洛瑶只是微微一笑,不仅侧身躲过了这一脚,还反手死死的拽住她的头发,一脚让她半跪在地上。

双膝猛地跪在地上,梁琪瞪大双眼。

“洛,瑶。”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一个废物打败了。

“我在。”洛瑶笑眯眯的弯腰看着梁琪,说出的话却让人觉得冰冷刺骨,“不过,你最好让你的小跟班不要乱动哦,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意外。”

梁琪的小跟班们见状,面面相觑,却也不敢上前一步,不知道是梁琪在洛瑶手中,还是因为今天的洛瑶。

“你在找死。”梁琪也知道自己的小跟班是什么德行,忍着头皮的疼痛,“你这样,沐婉是不会放过你的。”

“哦,是吗?”洛瑶低头在梁琪耳边轻轻说道:“你说,她看到你如果像个狗一样趴在地上,会出来解救你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梁琪瞳孔紧缩,语气中有着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恐惧。

她这才发现,今天的洛瑶好像和军训时候的洛瑶不一样了。

“当然是干你们想干的事情呀。”

洛瑶明明是笑着说的,但梁琪和她的跟班就跟看到恶魔一样,一些胆子小的甚至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我告诉你,这可是学校,你别乱来。”

“有关系吗?”洛瑶眼珠子一转,像个小狐狸一样坏笑道:“你说,陈沐婉什么时候会出来呢?”

“你们眼睛是瞎的嘛?不知道上来帮忙?”

梁琪忍无可忍,对着一旁干站着的小混混吼道。

混混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拥而上。

洛瑶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将梁琪丢到一旁,在混混们之间穿梭。

一拳,一掌。

拳拳打到肉,掌掌扇到人。

几个呼吸的时间,围上来的混混纷纷倒在地上。

收拾完那群碍事的,洛瑶满意的拍了拍手,然后缓缓走向梁琪。

“洛瑶,你是不是疯了。”

“啊,沐婉是不会放过你的。”

一下,两下,梁琪口中的叫嚣也变成了低声下气的求饶。

旁边的混混见状,想要爬起来离开却被洛瑶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她们很确定,自己要是动一步,下一个遭殃的肯定是自己。

那个任人团搓揉扁的洛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了。

“放过我吧。”梁琪额头上已经红了一大半。

“我记得我那个时候也是这么求你的吧。”

明明她只是想安安稳稳的上个大学,可这些人非的逼她。

明明,这一切,都不是她的错。

洛瑶越想,手上的动作越用力。

“求求你。”

“洛,洛瑶,你要把人打死了。”

“住手,听到没有。”保安室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听到了动静,纷纷跑了过来,“住手,你在干什么。”

在保安的呵斥声中,洛瑶清醒过来,她低头看了一眼已经快要晕过去的梁琪,然后起身看向站在保安身边,徐徐向这边走来的始作俑者。

“陈沐婉,好久不见。”

……

办公室中。

梁琪几人已被送去了医务室,此时办公室里,除了班主任张莲,只留下洛瑶与陈沐婉二人。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外面的人给暴力推开。

洛瑶回头,就见到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她的母亲,王倩。

没有给洛瑶任何的反应时间,王倩一巴掌狠狠地落在洛瑶脸上。

“啪”的一声响彻整个办公室。

“洛瑶,你是不是又欺负沐婉了?”王倩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对洛瑶一通指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跟你那个死了的爸一模一样。”

洛瑶被打得微微侧头,目光却紧锁在王倩暴怒的脸上。

果然,她就不该对这个女人抱有任何幻想。

她能在她几岁的时候抛下她病重的父亲和年幼的她投入富商怀里,也能在末日来临之时将她推下楼墙喂丧尸,她的母亲,还能有什么做不出来?

“不要在这动手打人。”见王倩动起手来,一旁的张莲连忙阻止,“查了学校监控,并不是洛瑶同学先动手打人的。”

“是呀妈妈,说不定是别人欺负的姐姐呢?”一旁的陈沐婉见机开口,“姐姐只是先骂了人,所以他们才动的手。”

她很了解王倩,也知道怎么会让她更生气。

果然,王倩指着洛瑶便接着骂道:“我就知道,不然为什么别人不欺负,就欺负你?”

“呵……”洛瑶自嘲地冷笑一声,不想多少什么。

事到如今,她早就认清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洛同学。”张莲见洛瑶脸色不好,连忙开口,“这件事学校还是会查,但是你的确是打了人,你先回去写份检讨教过来吧。”

洛瑶微微点头,她知道张莲这样安排是不想让她在这与王倩纠缠,不多说什么,目不斜视的越过一旁两人推门离去。

陈沐婉看着走廊上洛瑶渐行渐远的背影,微微皱眉。

总感觉,洛瑶这次回学校,有些地方不太一样了,跟书中提到的那个胸大无脑的炮灰,好像有几分出入。

没错,她已经不是原来的陈沐婉了,她来自地球25世纪。

因为吐槽一篇男频末世文,而穿成了书里中的女主陈沐婉。

这小说不仅无脑还烂尾,整篇小说讲的就是男主司霆轩一路升级打怪的事,洛瑶不过是个炮灰,陈沐婉虽说是女主,但不过也是男主升级路上的垫脚石。

离谱的是结局,作者不知是不想写了还是怎的,竟把大结局写成了丧尸皇虐杀司霆轩,陈沐婉惨死,全文完。

她熟悉着书里面的所有内容,也知道每个人的优势和弱点,这已经是她先天的优势。

她绝对不会像书中那样,悲惨死去!

所以她一定要拿到洛瑶的手链,到时候,在末世混的风生水起,掌握至高权力的人,一定是她。

……

天色逐渐暗下来,一轮明月逐渐从黑云之后探出头来。

黑夜如此安详,没有人会料到,在不远的将来,末日就会来临。

空荡的教室中,只剩洛瑶一个人埋头奋笔疾书,直到午夜钟声响起,她才抬起头来。

设计图完成了。

是了,留在这里,她不是为了写什么检讨,而是想要借机将唐刀的设计图完成。

这种小众的武器,会在一个月之后,成为对付丧尸最有利的武器。

凭着记忆和在网上查的线路图,她直接打车到了玄元街。

玄元街很长,是A市著名的古典建筑,平时也有很多游客来这里游玩,只是无人会注意到深处的宅院。

洛瑶走到玄元街的深处,就听到里面传来阵阵规律“铛,铛”的打铁声。

跟着声音停在一处大院子门口,她上前敲响紧闭的大门。

“谁啊?”

大门被打开,里面探出一小萝卜头,“你是?”

“你好。”洛瑶弯腰,“请问这里在打唐刀嘛?”

小萝卜头仰着头打量了一番洛瑶,眼中有着惊讶,“你要买唐刀?”

“嗯。”洛瑶没有错过他眼中的惊讶,“所以,我可以进来吗?”

见她真的要买唐刀,小萝卜头嘟囔了一句“居然还有女孩子买唐刀”后打开门,“那你进来吧,我师父今天刚好有空。”

说完,小萝卜头就转身小跑进去,“师父,师父,有人来买唐刀了。”

看着院子的两边吊挂着的唐刀,洛瑶挑了挑眉:看来自己找对地方了。

小萝卜头很快就拉着一粗壮大汉走了过来,大汉胳膊上全是肌肉。

“就是你要买唐刀?”大汉手里摩挲着茶杯认为她和平常一样,只是简单的挑选一把唐刀而已,“你就在院子里面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吧。”

“大师父。”洛瑶也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眼睛带笑,“我可能需要你亲自帮我制作一把唐刀。”

大汉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院子里面的唐刀都是我制作的,不过不能开封。”

“大师父说笑了。”洛瑶依旧笑着看着大汉。

大汉这才认真的看向面前这个娇小的姑娘,“小姑娘,我这里订做唐刀价格可不低。”

洛瑶点头,从包里拿出自己之前画的图纸,“只要大师父做的好,钱不是问题。”

大汉接过洛瑶的纸,打开一看,神色从惊讶到有丝丝纠结和怀疑的看着洛瑶,“小姑娘,你打这么好的唐刀干嘛?”

他打唐刀三十多年,他很清楚唐刀的材质,洛瑶要打的唐刀,品质绝对是他人生中打的最好的一把。

而且,这种材质的唐刀,一旦开封了,那可是杀人的利器。

这种怀疑让大汉纠结万分,甚至想要拒绝。

洛瑶自然知道他在怀疑什么,乖巧的说道:“是这样的,我爷爷还有一个星期生日,我想着就送他喜欢的唐刀当做生日礼物。”

大汉看着洛瑶清澈的眼神,这才收起心中的疑惑,毕竟有钱人家确实喜欢一些和兵器相关的收藏品。

“那你什么时候要。”大汉问道。

“越快越好。”洛瑶内心虽然非常激动,但表面却没有一丝表情,“大师父您打好后,给我打电话。”

“那行。”大汉点头“不过,你得先付一半的订金。”

这不能怪他,主要是洛瑶这把唐刀要的太好了,他店里暂时没有那些材料不说,他还有点怕洛瑶到时候不认账。

“可以。”

和大汉商量好关于唐刀的细节后,洛瑶才慢慢悠悠的往家里走去。

路上很静,偶尔几辆车飞奔而去。

就在她考虑如何准备物资之时,不远处的巷口突然传来动静。

“你们几个,去那边看看,记住,抓活的。”

“明白,放心,这次绝对不会让他跑了。”

“……”

洛瑶微微皱眉,脚下的步伐不由加快。

现在这个说特殊不特殊的时期,她并不想多管闲事。

“小姑娘,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街上晃荡?”

洛瑶在一街角处刚一拐弯,就看到一群穿着黑衣服的人,黑衣人的腰间别着武器。

在一群黑衣人中间还有十几个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人。

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在找什么人。

“下课晚了。”洛瑶故作害怕的往后小退一步,“就,就迟了。”

“行了,雷子,你一个大男人吓唬人家小姑娘干什么。”

“我哪有。”被叫做雷子的人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但还是放低了语气,“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还是很危险,你赶紧回去吧。”

洛瑶点头,“好的。”

说完,洛瑶连忙低着头越过他们。

只听后面的人仍在交流。

“你们确定信号器就在这个地方?”

“当然……”

“小声点,行了,赶紧行动。”

“……”

奶奶的家在一个老旧的小区里,小区年久失修,楼梯走廊上的声控灯早已损坏。

打开单元门,一进楼梯间,便进入到一个漆黑无比的环境中。

洛瑶打开手机,才勉强能看清上楼的路。

“哒哒哒……”

幽静的夜里,只能听到她自己的脚步声。

一连爬了五楼,终于到了家门口。

就在洛瑶掏出钥匙准备打开房门时,却突然听到身后的黑暗中传出异样的声响。

“呼哧……呼哧……”

那是成年男性粗重的喘息声。

经历过末世的洛瑶,当即便警惕起来。

她缓慢地将手伸入兜里,那里放着她用来防身的水果刀。

她经历过末世,早已锻炼出一定的身手,只要身后的人有异样的动作,她就有把握一刀刺入他的心口。

然而这一次,她失算了。

身后人扑过来的一瞬间,她根本没来的及反应,便被死死地压在了门板上。

男人强有力的身躯,不留一分一毫地压制住她的身体,那喘息落在她暴露在外的颈间,激起一片小疙瘩。

好冷。

那一刻,洛瑶只有这一个感觉。

身后的人身体是冷的,气息是冷的。

洛瑶几乎是在那一瞬间便联想到了即将在半个月之后出现的,恐怖恶心的

——丧尸。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