崂山天师
  • 崂山天师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紫梦幽龙作者
  • 更新:2022-07-16 03:15: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幽怨和愤恨
继续看书
某天,一位老道士和一位小道士进了一间老宅,房子阴森森的,是个真正的鬼宅。小道士渐渐觉得无论黑天白天,好像有东西在暗处窥视着他。直到老道士吐露真相,说宅子里有鬼,小道士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而对方企图强行夺舍,想要占据他的肉身。渐渐的,两者合二为一,一阴一阳,他继续他的求道之路。

《崂山天师》精彩片段

这个故事,还要从四十年前的一个冬夜说起。

寒风呼啸,夜色漆黑如墨。

一老一少两位道长模样打扮的人,躲在一个胡同的角落里,偷偷摸摸的朝着一个老宅的方向看去。

那所老宅,矗立在黑沉沉的夜色之中,周围散落着几户人家,没有一家是亮着灯的,不知道是夜深,都睡下了,还是根本就没有人住。

那少年道长穿的有些单薄,被这冬夜的寒风一吹,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他朝着那所老宅的方向看了一眼,吸溜了一下鼻子,对那老道长说道:“师父,您老人家就这么确定,那王婆婆今夜会发生尸变,咱们不会白来一趟吧?”

“臭小子,为师什么时候骗过你?那王婆子的为人你小子又不是不知道,凭着学了一些旁门左道的邪术,做了不少坑蒙拐骗的事情,三日之前,这老婆子被当做牛鬼蛇神被那些红卫兵拉出去批斗了一番,回到家之后,就一命呜呼了,她死的肯定有蹊跷,以这王婆子的性格,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她肯定会想着法的报复,别看这王婆子平日里不显山露水,她那道行可深着呢,尤其是一些旁门左道的邪术,有些连为师都没有见过,咱们不得不防。”

那老道长沉声说道。

少年道长朝老道长看了一眼,伸手挠了挠头,又道:“师父,徒儿看,这王婆婆也不至于走上这条绝路吧?她平日里虽然没做什么好事儿,但是也没怎么害过人,这年头,挨斗的人多了,要都像她那样,这世道还不都乱了?”

“放屁!”那老道长回头瞪了那少年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怎么就知道这王婆子没害过人?三日之前,将她从这所老宅里拉出去的那几个年轻人,回到家之后,就一直高烧不退,当天夜里,身子就肿胀的大了一倍,皮肤都油亮亮的,皮下面的血管都清晰可见,还有些像是小虫一样的东西在游来游去,连骨头都啃光了,一碰之下,就流出了黑红色的血水,还伴随着一股恶臭,还没送到医院,人就断气了。”

“师父,这明显是中了邪术,被人给暗算了,送到医院肯定救不活啊,中了邪术应该及早的解除,最多不能超过六个小时,要不然神仙都救不活。”那小道士忙道。

“你小子也没有白跟为师一场,也算是看出了些门道,这几日,王婆子逞凶,弄的人心惶惶,附近的居民都说是一到夜里,就听到那王婆子的哭声,一哭就是一宿,吓的这一片的人都搬走了,上面为了消除影响,才派为师出来办这一件差事,将那王婆子给收了。”那老道长看着那所老宅,低声说道。

“看来这王婆子的怨气很大啊,应该不好对付,上面怎么就派师父您一个人来?”那小道士问道。

“别废话了,快将为师的法器都准备好,一会儿咱们就要干活了,先把天眼打开,观察一下形式。”那老道长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一道黄纸符,又从身上摸出了几片树叶,用黄纸符包裹好了,默念了几句咒语之后,那道黄纸符就燃烧了起来,腾起了一道绿色的烟雾,直直的往上飘去,那老道长赶忙将眼睛凑了上去,被绿色的烟雾熏了一下,眨巴了几下眼睛,旋即又将手里冒着绿烟的黄纸符递到了那小道士的眼前,小道士连忙眼睛眼睛凑了上去,被那道绿色的烟雾熏了一下,这烟雾没有刺鼻的气味,熏在眼睛上有一种清凉的感觉,也谈不上感觉有多好。

小道士眨巴了一下眼睛,再次抬头看向那老宅的时候,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但见那老宅的上空,阴云密布,黑烟滚滚,几道猩红色的煞气直冲云霄。

这自然是在开了天眼之后看到的景象,若是在平时,这老宅看上去也就是显得有些阴森,跟普通的老宅没有什么两样。

“师父,好重的煞气,这王婆子的怨气可真大,这种情形徒儿还是第一次看到。”那小道士略带惊恐的说道。

老道长的面色也不好看,看着眼前的这般异象,沉吟了半晌,才道:“你小子才跟为师出了几趟差事,以后要见识的东西还多着呢,不过这王婆子确实厉害,就算是在生前,也是个高手了,死了之后,阴魂不散,其道行绝对比一般的阴邪之物要厉害许多,因为她本身就是修行之人,知道该怎样才能变成厉害的鬼物。”

“师父……那咱们这一趟差事肯定十分凶险了,咱们会不会栽在它手上?”那小道士心有余悸的问道。

“身为道门正宗,理应除魔卫道,就算是死了也没有什么可惜的,你小子怕什么?一会儿跟在为师身后,为师让你做什么,你小子就做什么,要你往什么方位跑,你小子就往哪里跑,听清楚了没有?”那老道转过脸来,正色道。

“徒儿知道了。”那小道士见师父说的郑重,自然满口应允。

“那好,咱们走吧。”

老道长说了一句,不再多说,从小道士手里接过了一把拂尘,搭在了肩膀上,小心翼翼的朝那座老宅的方向走去,那小道士从背上拔出了一把桃木剑,那剑身之上刻满了各种诡异的符文,有些紧张的跟在那老道的身后,缓步朝前走去。

老宅的院门是紧闭着的,已经十分陈旧,上面刷了一层黑漆,斑斑拓拓,看来年数已经十分久远了。

一般的老百姓的宅院门上都要贴上门神,也就是哼哈二将,防止鬼物侵扰,而这座老宅的门上则不然,虽然贴了两张画,那画上的东西根本就不是门神,而是两尊像妖怪一样的东西,豹眼圆睁,阔嘴獠牙,虬髯满面,模样十分凶狠,让人多看一眼,心里就有些惶惶然的感觉。

老道长盯着那门上的画看了两眼,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冷哼,说道:“王婆子啊,你果真是不务正业,竟敢如此明目张胆的信封邪神,太不将我们这些名门正派放在眼里了。”

说罢,但见那老道一甩衣袖,那扇紧闭着的木门就发出了“哐啷”一声巨响,应声而开。

旋即,映入他们师徒眼中的情形不免让他们倒抽了一口冷气,因为在这所宅院之中,白雾滚滚,煞气蒸腾,顺着院门口直接就飘荡了出来,吹在人身上,便能感到一股刺骨的寒冷,其实,这应该称之为阴冷,能够让人从心底里感觉到冷。

后面的小道士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不自觉的就往后倒退了一步,而那老道长则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变的更加冷峻,自言自语的说道:“果真是怨念深重,这怨气都已经化形了,看来还真有些棘手。”

紧接着,那老道长就将拂尘拿在了手中,小心翼翼的朝院子里走了进去,而那小道长也吞咽了一口唾沫,紧随在了那老道长的身后,一步不敢远离,现在这种情况十分诡异,这才刚进了院子,首先就给他们师徒两人来了一个下马威。

师徒两人往院子深处走了两步,突然听到身后的那两扇木门发出了“吱呀”一声渗人的声响,竟然自己就关上了。

小道长吓了一跳,连忙转头看去,走在前面的老道长又发出了一声冷哼,有些不屑的说道:“这点儿小手段就想吓住贫道,王婆子啊,你这是在跟贫道示威吗?”

院子里很安静,就连一声虫鸣都听不到,更没有人回应这老道的话。

由于太过紧张了,那小道士便对老道长说道:“师父,我看这王婆子不是想吓唬咱们,是想给咱们来个关门打狗,瓮中捉鳖,不想让咱们出去了。”

话声刚落,那老道长突然转过身来,抬起一脚就朝那小道长的屁股上踢了一脚,怒道:“臭小子,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就不要乱说,一会儿狗一会鳖的,这里就咱们俩人,你这是说谁呢?”

小道长讪讪的一笑,捂着被踢的生疼的屁股说道:“师父……我这不是有点儿紧张嘛,跟你开个玩笑来着,您老人家别生气。”

那老道长瞪了小道长一眼,当下不再言语,继续往前缓步而行,看的出来,这老道长也是有些紧张的,一边往前走嘴里一边念叨着说道:“这群王八蛋,不早点跟贫道说这里如此凶险,害的贫道都没有多做一些准备,起码也要多派个高手过来嘛,今天贫道若是栽在这里,做鬼也要找他们讨个说法。”

说话声中,那老道又往前走了几步,眼前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也没有个路径,完全是凭着直接在找寻方位,走着走着,那老道长突然觉得脚底下一滑,好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手中的拂尘左右一扫,荡开了眼前的白雾,便看到脚下踩着的竟是一堆灰烬,还有些没有烧干净的黄纸。

“师父!您看这雾气……全都变成了黑色的煞气……”那小道士有些惊恐的大声说道。

那老道旋即抬起头来,脸色阴沉的似乎要滴出水来,看着周围翻滚着的白色雾气,瞬间就变成了黑色的煞气,立刻就知道自己是中招了,而且是十分阴毒的聚阴阵,这聚阴阵,顾名思义,就是用一种用特殊的秘法,将方圆几里之内的鬼物全都聚集在了一起,先前那老道脚底下踩的灰烬,便是这聚阴阵的引子,是给那些鬼物烧的纸钱,那老道一脚踩在这堆灰烬上面,立刻就启动了聚阴阵,给那些周围的冤魂厉鬼发出了信号,将它们都召集了过来。

这聚阴阵的强弱由施法者修为的高低来决定,若是修为高深之辈,一旦施展出这聚阴阵,甚至连方圆百里之内的冤魂厉鬼都召集过来,显然这王婆子没有这么高的修为,顶多也只能将方圆几里之内的鬼物召集在一起。

饶是如此,也很了不得了,若是这方圆几里之内有什么隐藏的厉害鬼物,直接就能要了他们师徒两人的性命。

看着这翻涌澎湃的黑雾,那老道长立刻就顿住了身形,不敢再往前走了,那小道士连忙跟进了两步,身子都要贴到那老道长的身上了,小声的问道:“师父,这是怎么了?白雾怎么突然就成黑雾了?”

“那王婆子好生奸诈,在死之前,在这所院子里摆吓了一个聚阴阵,看来最近三天是没有人踏进过这所院子,刚才为师不小心踩到了聚阴阵的阵眼,大阵已经开始启动了,过一会儿,就会有鬼物出现,你小子机灵点儿,注意一下四周,千万别让鬼物上了你的身。”

那老道长说着,正欲往前走,这时候,黑雾弥漫之中,突然走出了一个人来,两人立刻就顿住了身形。

那人低着头,看不出年纪,双手紧紧的抱在胸前,就这样不紧不慢的出现在了他们师徒二人的面前,很快,那人就走到了离着他们师徒二人还有四五米的地方就停了下来,此刻,两人才看清了那人的模样,好像是个女人,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只见她慢慢的抬起了头,看向了他们师徒二人,那老道长还算镇定,身后的那个小道长却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差点儿就惊叫出声来,因为他分明看到,那个女人一双空洞洞的眼眶,两个眼球不知道跑哪去了,白惨惨的脸上布满了被针缝过的痕迹,几道像蜈蚣一样的线条在脸上纵横交错。

“你们饿了吗?我给你们吃点儿东西吧……”那女人嘴角微微咧开,对着他们师徒二人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旋即双手一下扯开了衣衫,露出了整个上半身,这女子的皮肤一样苍白,但是令人感到恐惧的是,这女子的上半身跟她的脸一样,也布满了像蜈蚣一样的线条,让人看了,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恶寒。

随后,那女子突然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扯开了胸部的线痕,将手伸进了胸腔里面,不停的摸索起来,不断有殷红的鲜血顺着她的手滑落下来,片刻之后,但见那女子从胸腔里扯出了一团血糊糊的东西,还冒着白气,递到了他们师徒二人的面前,再次说道:“你们饿了吧,赶紧趁热吃了吧……哈哈……”

那小道士顿时吓出了一身白毛汗,却立刻提起了手中桃木剑,便要上前与之周旋。

这时候,站在前面的老道长却一伸手拦住了小道士,旋即提起了一口丹田气,对着那女鬼大喝了一声:“尔等孤魂野鬼,也赶挡住贫道的路,还不快点滚开!”

这一声大吼,是暗含了法力于其中的,是最正宗的道门吼功,这一声大吼,好似平地里响起了一个炸雷,轰隆隆的朝四周碾压了过去,就连一旁的小道士也感到脑子嗡的一声,霎时间变的一片空白,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忘记了,当小道士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眼前空无一物,那只女鬼早就不见了踪影,眼前依旧是黑沉沉翻滚的雾气。

“师父,刚才……”小道士有些疑惑的说道。

“贫道记得这附近有一所医院,这女鬼生前死的冤屈,阴魂不散,倒是有些怨气,还不成气候,它肯定是从那里跑出来的,不打紧的,咱们继续往前走,争取在那些鬼物到来之前,找到王婆子的尸身。”

小道士应了一声,也不再多言,继续跟在了老道长的身后,朝前快步而行。

那老道长一边走,一边用手中的拂尘左右轻轻摆动,那些挡在眼前的黑雾顿时朝两边散去,让出了一个仅容一人而行的豁口,小道长又往前走了几步,隐约中就感到身后有些凉飕飕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跟在自己的身后,便忍不住回头看去,可是身后除了黑沉沉不断翻滚的雾气之外,别无他物。

小道士停下了脚步,神情有些疑惑,朝身朝四周又打量了几眼,却还是没有发现什么东西,转过身的时候,却发现师父和自己已经间隔了大约有十几步的距离了,就连他的背影都变的有些模糊,小道士顿时心中一慌,没想到师父的脚程这么快,要是跟不上师父的脚步,两人很快就会彼此找不到对方,这聚阴阵不单单是能够招来鬼物,招来鬼物只是聚阴,它另外的一个作用是阵法,鬼物和阵法加在一起,才会形成所谓的聚阴阵。

这阵法的作用就在于能够让人丧失方向感,无论走到哪里眼前所能看到的只有黑沉沉的雾气,若是无法解除阵法,一旦进了聚阴阵,要么被聚阴阵招来的鬼物杀死,要么就会迷失在大阵之中,始终在方圆十几米的范围之内绕圈子,一直到累死为止,小道长对这聚阴阵还是十分了解的,这也算的上是一个相当精妙的阵法,解除阵法的唯一方法就是找到布置阵法的人,让他自行解除阵法,或者将其杀死,聚阴阵便会不攻而破,让小道长疑惑的是,布置这道阵法的是王婆子,可是她现在早就已经死了,这聚阴阵又该如何破除呢?

这根本就是不他想的问题,有师父在,一切都能搞定,念及至此,小道长顿时加快了脚步,朝师父快步追去,可是刚走了没两步,顿时感觉脚脖子处一阵儿一紧,一股恶寒便顺着脚脖子蔓延到了全身,让他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战,低头看时,却发现一个鬼物此时正抓住了自己的脚脖子,它抬起一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来,嘴角微微上扬,冲着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那小道长顿时就吃了一惊,却并未过于慌张,毕竟是修道之人,跟随在师父身边多年,普通的鬼物也见过不少,而眼前的这个鬼物,他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只是普通的孤魂野鬼,并不足惧,当下便提起了手中的桃木剑,掐了一个指诀之后,朝那桃木剑上轻轻一点,但见那桃木剑青芒一闪,剑身之上的符文若隐若现,旋即,小道长一剑就朝那鬼物的身上刺去,那鬼物脸上的诡异笑容顿时就凝固住了,张开了黑洞洞的大嘴,瞬息之间就化作了一团黑雾,与四周的雾气交融在了一起。

就这么一耽搁,等小道士再回头去找师父的时候,却哪里还有他老人家的身影,头上的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

竟然与师父在这聚阴阵中失散了,现在也只有他老人家能够找到出去的路,自己一个人无论如何是找不到出路的。

这也就是说,自己很有可能会被困死在这聚阴阵之中,一想到自己在这聚阴阵中像只没头苍蝇似的乱跑乱撞,还有可能遇到一些厉害的鬼物,小道长心中就有一种凄凉的无助感。

“师父……师父……您跑哪去了……徒儿迷路了……”

小道长心中惊惧,禁不住大喊了起来,然而,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回应,因为在这聚阴阵之中,本来是不能说话的,要不是师父气场强大,修为高深,一身的浩然之气,邪气根本入不了身,就连刚在师父站在自己身边,他老人家说话,自己也是听不到的,可是师父这会儿已经不见了踪影。

小道长心中万分懊悔,刚才不该走神的,就耽搁了这么一会儿,师父就不见了踪影。

可是总不能站在这里不动,在这里站着也不安全,这聚阴阵一启动,势必将方圆几里之内的鬼物全都召集过来,自己站在这里,就好比是个引鬼的灯塔,三五个普通的孤魂野鬼还好对付,若是招来几个怨鬼和厉鬼,那自己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了。

念及至此,小道长再次挪动了脚步,朝着师父先前走去的方向快步而行,小道长心里想着,说不定自己运气好,能够碰到师父呢。

在最恶劣的情形之中,一定要保持乐观的心态,绝望只会让情况变的更加糟糕,怀着这般心情,小道长加快了脚步,也不敢到处乱跑乱撞,只是保持一个直行的方向快走。

如此走了三五步的距离,眼前的黑雾突然一阵儿翻滚,一连走出了三个白惨惨的面孔的孤魂野鬼,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真是没有想到,这聚阴阵启动之后,竟然这么快引来了鬼物,先前一个女鬼被师父的道门吼功直接就震散了,刚才自己也用桃木剑打散了一个,这一下又蹦出来三个,小道长不知道这三个鬼物道行的深浅,并不敢贸然与之拼斗,而是举起了桃木剑横在了眼前,蓄势待发。

这桃木剑是师父的法器,经过他老人家几十年的温养,已然有了些灵性,感受到了鬼物的存在,自然而然的便散发出了一层淡淡的青芒,将剑身笼罩了起来,那剑身之上的符文若隐若现,隐匿不住的灵气呼之欲出。

那三个鬼物一出现,苍白的脸上便同时现出了一抹阴邪的笑容,缓步朝小道长走去,确切的说,应该是飘去,因为它们的脚根本就没有碰到地面。

一般的孤魂野鬼,想要害人,无非就是吸取人身上的灵魂力,之所以变成了孤魂野鬼,皆都是因为他们死的时候,都是横死的,无法进入六道轮回,只好苟存于这阳世之间,隐藏在阴气中的地方,白天根本就不敢现身,即便是到了晚上,它们也不敢肆意妄为,世人都知道,人身上有三把火,便是所谓的阳气,而这阳气正是鬼物最为惧怕的东西,这些孤魂野鬼若是遇到了阳气重的人,即便是不懂任何道法,也能将这些孤魂野鬼的残魂冲散,从此之后,便魂飞魄散了。

所以,它们只敢在晚上对一些阳气比较弱的人下手,而且一般还都是女人,因为女人身上的阳气要比男人弱上一些,更容易下手,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阳气弱,也有相当一部分女人身上的阳气比男人还重,而这些阳气重的女子一般脾气都比较暴躁,容易动怒,鬼物自然不敢侵扰。

比起一般的女人,阳气还要弱的就是小孩子了,而且是越小的小孩子,阳气就越弱,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所以在一般的家庭里,小孩子不出百天,就算是大白天,也不会轻易抱着小孩子出门,小孩子点子弱,最容易撞邪,也就是遇到了这些孤魂野鬼,一般的表现都是到了晚上大哭大叫,连夜不止,还有可能会发起高烧,一直不退。

话题有些扯远了,咱们重归正题,按说,这小道士本就应该阳气壮,而且又是修道之人,比普通人更胜一筹,为何这些孤魂野鬼就敢直面于他呢?

这道理很简单,便是因为这聚阴阵,只有先聚集阴气,才能招来鬼物,阴气重的地方,这些鬼物的道行就会相对的强大一些,而这小道士不光是阳气重,而且灵魂力也十分强大,这正是这些鬼物想要迫切得到的东西。

因为孤魂野鬼,也并不是一直会存留在这阳世间的,这阳世间飘荡的久了,他们身上仅存的灵魂力就会越来越弱,直到最后便会烟消云散,要说起来,这些孤魂野鬼也是蛮可怜的。

横死也就罢了,魂魄也无法进入六道轮回,唯一的下场就是等着灵魂力逐渐的被世间的阳气消磨,最终就会化作一片虚无,就像从来都没有来到过这个世界一样。

这些孤魂野鬼想要在这人世间呆的长久一些,就只有两个办法,第一种办法就是自行修炼,逐渐让自己的灵魂力强大,然而,一般的孤魂野鬼,根本就不懂得鬼物的修炼之法,所以只能等待着灵魂力被逐渐的消磨,只有那种生前死的特别冤屈和惨烈的鬼物,灵魂力才会异常的强大,比如怨鬼和厉鬼,甚至还有修炼到了一定火候的鬼妖和鬼魔等大凶的邪物,像这样的邪物,百万也难出其一。第二种办法,就是吞噬活人的灵魂力,让自己的灵魂力变的强大,这样被吞噬之人的神魂就会受到严重的创伤,甚至于死于非命。

而这个小道士,阳气虽然重,灵魂力却也十分强大,在聚阴阵这样的阵法之中,得以让那些鬼物也变得强大起来,以至于敢直面应对于他,那小道士见这三个鬼物一同朝自己走来,心中虽然稍稍有些惊惧,却还是提起了手中的桃木剑,迎着那三个鬼物冲了上去。

与此同时,那三个孤魂厉鬼也加快了行进了速度,一同朝小道士扑了过来,一股阴风扑面,丝丝寒意透入骨髓,那小道士大喝了一声,手中的桃木剑舞动了几个剑花,就朝那三个孤魂野鬼砍杀了过去,桃木剑之上的符文若隐若现,青光一时大盛,只一剑,就砍在了其中一个厉鬼的肩膀上,那鬼物张大了嘴巴,身形一阵儿虚晃,却还是极力的伸出白惨惨的手,朝那小道士抓了过去,另外两个鬼物则一下就撞在了小道士的身上,被鬼物冲撞之下,第一个感觉那就是冷,这是阳气被削弱的迹象,一旦阳气弱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被这些鬼物伤及神魂。

当下,那小道士闷哼了一声,调动了一身的灵力,注入到了那把桃木剑之中,但见那桃木剑青光更盛,剑身之上的符文也愈加的清晰,被他砍中的那个鬼物身形一晃,顿时化作了一团黑色的雾气,融入到了不停翻滚的黑雾之中,接下来,但见那小道士剑锋一转,再次朝一只抱住自己的腰部的鬼物的背部刺了下去,那鬼物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哀嚎,身形紧跟着也是一阵儿虚晃,小道士紧接着再次注入了一丝灵力于桃木剑中,最终,这第二个鬼物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但是第三个鬼物已经跑到了自己的身后,死死的抱住了自己,它的身子无疑是冰冷的,这让小道士感到极度的不适,好像是被一块阴冷的寒冰包裹了起来。

阳气大量的外泄,以至于意识都稍稍变的有些模糊起来,那鬼物突然张开了大嘴,一口就咬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小道士再次发出了一声闷哼,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正朝着那鬼物的大嘴处聚集着,意识又是一阵儿恍惚。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倒下,我一定要活下来。”

小道士在心中不断的这个告诫自己,连忙掐了几个指诀,口中默念起了静心口诀,这才觉得灵台逐渐清明了起来,旋即,小道长三指并拢,暗蓄灵力于其中,往背后的那鬼物的腰间一插,这一招乃是插鬼指,对鬼物的伤害极大,这一下插下去,那鬼物立刻就松开了抱住小道士的手,往后退了几步,身形已然变的惨淡起来,但是它那张惨白的脸上无疑还是一副凶狠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那鬼物再次大叫了一声,继续朝小道长扑来。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小道长突然从胸口摸出了一道黄纸符,用两根手指夹住,微微一抖之下,那道黄纸符便剧烈的燃烧起来,旋即,小道长一甩手,就将那道那团燃烧起来,冒着幽蓝火光的黄纸符朝那鬼物打了过去。

那鬼物一碰到这张冒着蓝色火光的黄纸符,身上顿时被一团幽蓝色的火光包裹了起来,瞬间蔓延到了全身,凄厉的哀嚎之声让小道长感到一阵儿头皮发麻,不过还好,那凄厉的惨叫声只响了片刻,便中断了,因为那鬼物已经被那团蓝色的火光给彻底吞噬。

小道长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心中不免一阵儿后怕,后背上顿时冷汗淋淋,却瞬间又被晾干了,贴在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到现在,他脑子里还嗡嗡作响,有些不清醒,刚才差一点儿就被身后的那个鬼物吸干了阳气,伤及神魂,这阳气倒是能够补回来,若是神魂被伤到了,想要再补回来,就会艰难异常。

很显然,这三个鬼物的道行明显要比上一次遇到的那个一个强悍了不少,应该是刚刚横死不久的新鬼。

在原地喘息了一会儿,小道士渐渐感觉到身上有了些暖意,再次四顾观瞧,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希望能够看到师父突然从黑雾中走出来,哪怕是对自己大骂一顿也好,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令自己感到绝望。

可是,眼前依旧是不断翻滚着的黑雾,哪有师父半点踪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凭着直觉继续往前走了。

刚才一连杀了三个鬼物,耗费了不少灵力,身上的阳气也弱了几分,此时走起路来,都感觉身子有些轻飘飘的了,提着有些暗淡的桃木剑往前又往前走了两步,小道士突然发觉了一丝异样,环绕在自己周围的黑色雾气似乎比先前更加剧烈了,而且那黑雾的颜色变的更加浓重,已经接近于墨色了。

正当小道士为此感到疑惑的时候,一声轻轻的叹息声忽然钻到了自己的耳朵里,这声音虽然不大,却让小道士瞬间出了一身的白毛汗,因为他从这声轻微的叹息声中听出了一丝幽怨和愤恨的意味儿出来,一般的鬼物,也就是孤魂野鬼,是没有太多的情绪能够表达的,只有残暴和杀戮,而这声叹息,竟然有了一些感情夹杂于其中,这就说明,发出这声叹息的并不是一般的鬼物,很有可能是有些道行的怨鬼。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