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读全文版恶疾缠身后,无情家人拿我当团宠
  • 畅读全文版恶疾缠身后,无情家人拿我当团宠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所以先生
  • 更新:2024-06-18 21:36:00
  • 最新章节:第47章
继续看书
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恶疾缠身后,无情家人拿我当团宠》,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林梦林梦义,是作者“所以先生”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他今年四十一岁,这里是指的他的身体年龄和心理年龄的总和。在这具看似平常的躯体里,存在的却是两个不同的灵魂。一个因意外去世而踌躇满志,打算重整旧山河,未来注定风光无限的年轻人。一个则是得到爱的叛逆小孩儿。他们共享着一个破旧的身体……胃癌、抑郁症、精神分裂……可就在他走投无路之际,往日里冷眼旁观他挣扎求生的家人们,却突然转了性,哭着求他好好治疗……...

《畅读全文版恶疾缠身后,无情家人拿我当团宠》精彩片段


阳城市第一中学。这是阳城市内最好的中学,聚集了来自全市各处的尖子生。

时值高考前夕,来往学生脚步匆匆,想要为自己多争取一些读书的时间。在这些中唯有一个格格不入的存在,正在悠闲的散着步,完全看不到一点着急的样子。

林梦义习惯地忍着饥饿,面含笑意地看着从身边经过的一个个校友,还不等他进校门,耳边忽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林梦义。”

林梦义转过身,看到出现在眼前的林梦,原本的好心情蓦然消散一空。

他语气冰冷地问道:“苏同学,有事吗?”

林梦,林梦义的青梅竹马,虽然经历过一段分离的日子,但后来两个人还是上了一所中学。

现在,林梦是高中里的两大校花之一,另外一位是路宁宁。

论长相,林梦身材高挑,骨相精致,最平常的校服穿在她身上都只会成为映衬她的存在。

无论是初中还是高中,总会有无数的马蜂、飞蛾想要借他这个名义上的竹马和林梦拉近关系,有人失败了,有人也成功了。

成功的那个是他初中最好的朋友,不过现在不是了,失败的那个一手策划了当年那场让他身败名裂的事件,让他和家庭关系彻底降到冰点。

更让林梦义觉得可笑的是,在人生最为黑暗的时候,他最为信赖,以为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林梦在一个黄昏后选择和他告别过去。

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别让他这个过街老鼠和她扯上关系。

于是乎,同样在那个黄昏,林梦义彻底和她告别所谓的狗屁青梅竹马关系。

有的人身处黑暗,看到一点点的光束射了进来,就把它当成了救赎的希望,过去林梦义以为林梦就是他的救赎,后来林梦义才发现原来是他自作多情了。

你把人家当救赎,人家把你当条狗。

既然自己是狗,为什么林梦这个人上了高中以后还要和他扯上关系?

这个问题太高深,林梦义想不通,他也不愿去想。

林梦听着林梦义口中冰冷的称呼,一时沉默许久。

两个人短暂地对视了彼此,林梦义转身就要离开。

林梦秀唇微抿,模样楚楚可怜,让周围的学生好奇地向这边投来视线。

“你还在埋怨我吗?”

林梦义没有回答,更没有转身。

林梦的心跳忽然变快,她急躁地跑到林梦义身边,拽住他的上衣后摆。

“马上就要高考了,你还不想和我说话吗?我们……”

感受着后方传来的力度,林梦义鄙夷的笑了,心里同时生出一股无名火,这股火气是嫉妒还是不满已经不重要了,他愤懑的只是林梦自以为是的做法。

想要前来拜访,至少也要问问他这个主人在不在家吧?不过就算在家又能怎么样呢,他也没说过同意对方拜访的话。

“林梦同学,都高三了,你还是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吧。”

林梦义客气礼貌地拿林梦话中的漏洞反击她,“人生苦短,你要学会告别过去,迎接未来,何必把时间浪费在我这个陌生人身上?”

林梦愣了一下,忽然变得局促不安起来。

告别过去……

那是她当年说过的话,而代价便是余下的初中生涯和整个高中,都没能再和林梦义好好说上一句话。

她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林梦义,心里被恐慌填满,已经高三了,他还是不愿意和自己好好交流一次吗?

“我们不是青梅竹马吗?”林梦瞳孔摇曳,声音颤抖地问道。

究竟是什么样的错误让林梦以为她和自己在过去是青梅竹马。

这种自以为是的看法当初你林梦不是已经否决过了吗,为什么还要提起这段错误的关系?

我已经按照你林梦说过的话去做了,现在该轮到你了!

“林梦同学……”

时隔三年再度听到林梦义念出自己的全名,林梦感受到的只有一阵冰冷。

“当年发生的事是我不对,是我错以为我们两个是青梅竹马,给你造成这么多的困扰全是我的错,所以还请你不要再对这段错误的关系念念不忘了。”

“没有问题的话我就先走了,附近学生这么多,对你影响不好。”

林梦义客气温柔地为这场错误的相遇做出最后陈述,留给林梦一个看似形单影只的背影。

她没来由的有些委屈难过,心里感觉少了块什么东西一样。

“林梦义!”

林梦还是不甘心地喊道:“你……”

话还没说完,一道身影忽然从林梦身边窜了出去,一把拽住正要离开的林梦义。

“林梦义,能不能和我们好好谈谈?”

林梦义回身看着面前这个曾被自己视为朋友的林远,重重打开了他拽着自己的手。

“谈谈?我和你林远有什么好谈的?”

一边的林梦已经快步走了过来,三人时隔许久再度聚在了一起,只是这次相聚和曾经的相聚有着天壤之别。

“林梦义,我们不是朋友吗?”

林梦挤出一抹笑容,声音中带着一丝哀求的意味。

而她苦苦等来的却只是林梦义的一声不屑的轻哼。

看到这一幕,林远咬着牙,心里生出股火气,随即一拳打在林梦义的胸口上。

“三年了!高中这三年你一句话不主动和茗薇说,见到我们也绕着路走,当初那件事这辈子就过不去了?你林梦义跟茗薇较劲耍性子,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林梦义鄙夷道:“呵,你这个人说话还是那么有意思,还是那么天真。”

他揉着自己的胸口,审视眼前的两人。

“初中那阵都忍过来了,上了高中就忍不了了?”

林梦和林远眼神一黯,一时哑口无言。

当年那场事情结束后,林梦义整个人就变了,不再和他们靠近,不再和他们主动说一句话。

林远忽然向着林梦义开口道:“我承认初中我和茗薇对你的疏远不对,可当时那种情况我们能怎么办?是你偷了老师的东西,你以为我们两个的处境比你好多少?”

林梦义眼光一凛,阴沉开口道:“林远,你这个人还真是没有脸,当年和你说过的话你怎么一直记不住呢?和你这种人说话真是浪费时间。”

林梦义不想聊下去了,刚想走,下一秒他又忽然想到了什么,回身看着林梦。

“所以你也是这么想的?”

林梦被林梦义突如其来的搭话吓了一跳,等回过神,刚想解释不是这样的,林梦义已经不想从她嘴里听到答案了。

她的那句不是也被卡在了嗓子里。

没一会儿,陈沛然就回了消息。

“安了。”

江珊疑惑地皱起眉头,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事,但一时却没有头绪。

这边正想着,手机再度收到了消息。

“很早之前家里丢过东西,我母亲找人安的。”

“叔叔阿姨什么时候从国外回来?”

现在苏茗薇住的房子不是她的,是陈沛然曾经住的地方,这段时间陈沛然的父母去了国外旅游,再加上江珊找上了陈沛然,想让她帮忙看看苏茗薇的病,对方这才把空着的房子让给了苏茗薇,而且还是免费的。

如果不是知道陈沛然回来了,江珊也不会大方到这种地步。

被路宁宁误会她和苏茗薇之间的关系,这其中少不了陈沛然的功劳。

“还需要一段时间,高考之前他们不会回来。”

“暑假呢?”

“不清楚,我待会问一问。”

“电梯里你看出什么了?”

“确实是抑郁症,短时间内只能看出这些,具体严重到什么地步得去看医生。”

“只是一个擦肩你就看出来了?”

“嗯……”

江珊定睛看着屏幕,瞳孔中闪烁着莫名的色彩。

“你打算休息多久?这段时间就一直呆在这边?”

“嗯,最近一段时间我不打算工作了,想好好的休息一阵。”

“好,不聊了,我到学校了。”

“拜拜。”

……

公园里。

陈沛然坐在长椅上,神色复杂地看着江珊发来的最后一条消息,心里盘算着苏茗薇应该到了班里。

时隔数年的再度见面让陈沛然的心绪仍然无法平静。

坐在稍凉的长椅上,她回想着自己和江珊之间的聊天内容。

摄像头确实是她的母亲安的,不过早就坏了,她后来重新安的,而且不止一个。

父母也的确出去旅游了,但他们本应该今天坐飞机回来,是陈沛然让他们在国外多呆一阵。

至于江珊让她帮忙观察苏茗薇的病情,进到电梯的时候,她只是和苏茗薇短短对视了两秒,这段时间内她什么也没看出来。

她唯一看到的就只有苏茗薇那双淡漠的眼睛。

之所以那么回复,是因为她相信江珊的判断,相信自己在那双眼睛里看出的情绪。

短短的交流中她撒了三个谎,唯独最后的话是发自内心。

这段时间她什么也不想做,只希望能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偿还过去犯下的过错。

这几天陈沛然一直在想,如果没有初中那件事,现在的苏茗薇还会不会遭受疾病的折磨,没了这些纷纷扰扰,他在短短几十秒的视频中,展现出的才华会不会更加震撼人心?

是错就要认。

当年学习过的心理知识如今被她忘得差不多了,曾在学院里叱咤风云的天之骄女也早已不复存在。

陈沛然也不觉得用过往的知识会对苏茗薇的症状有任何缓解。

她现在唯一擅长爱好的东西只有音乐。

凭借这一点,她走到了如今这一步,成为歌坛中炙手可热的天才音乐人。

可这令她自傲的生存之本却在看到苏茗薇演唱的视频后破碎的淋漓尽致。

她觉得自己就像个小偷,偷走了本该属于苏茗薇的人生,占用他的才华在大众面前崭露头角。

和苏茗薇展现出来的东西相比,陈沛然觉得自己不愧冠以天才之名。

音乐让她成名,也让她时隔多年以后再度看到苏茗薇,这是链接他们二人的唯一一条纽带。

她想用音乐来弥补曾经犯下的错,让喜欢唱歌的苏茗薇被更多人认识,听到他的歌声。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