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惹我我家六个师姐超护短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苏沐泽五岁那年被一位老者带上山收为徒弟,排行第七,是老者座下唯一亲传弟子,在他上面,还有六位师姐。六个师姐早早下山,闯荡都市,他一个人留在山上,万分寂寞,日子非常难熬。终于,老者同意让苏沐泽下山,去寻找他的几位师姐,顺便……退婚!初来乍到的山中小子,惨遭女总裁嫌弃,殊不知,他的六位师姐是怎么了不得的人物。

《别惹我我家六个师姐超护短》精彩片段

玄明山。

湖泊澄净,佳木葱茏。

青绿草坪上,一道人影懒散横卧。

这是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青年,模样俊逸,此刻,他正叼着棵草根儿,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

双目微合,一脸慵懒表情,好不惬意。

不过很快,青年嘴角便是一抽,没好气地睁开双眼向上看去,“老头儿,快滚开,别挡我晒太阳!”

原来不知何时,一位老者出现在了青年一侧。

老者身材瘦弱,长相也有些猥琐。

在听到男子的话后,那本来就有些干巴的脸皮又是狠狠地抽了一下,当场一个暴栗打在了青年的头上。

“你个混小子,有你这么跟为师说话的么!”

青年撇了撇嘴,丝毫没有在意,在地上滚了一圈后,再次沐浴在阳光下面。

可下一秒,阳光再次被老者挡住。

“老头儿,你到底想干什么?有屁快放!”

“你......”

老者被呛了一下,忍不住指着青年一顿臭骂,随后感慨道,“小泽,其实......为师的大限就要到了!”

青年脸色当即一变,从地上翻身而起,一手覆在了老者脉搏之上。

两秒后。

青年忍不住磨了磨牙,咬牙切齿道,“老头儿,你敢唬我!”

看到徒弟那情绪激动的样子,老者心里很是欣慰。

正想说些什么时,耳边再次传来男子的声音。

“真是的,白他喵的高兴一场了!”

老头儿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

“你就这么想下山?”

“不然呢?”

青年也毫不示弱地回瞪。

他名为苏沐泽,在五岁那年被老者带回山上收为徒弟,排行第七,是老者座下唯一亲传。

虽学得一身本领,可奈何被禁足,除却和老者一起外出办事外,就没怎么下过山。

以往也还好,不让下山就不让下山吧,毕竟在他上面还有着六位美女师姐,平日里和师姐们相互撩骚调戏,日子过得也算潇洒。

可五年前,六个师姐却逐一离去,最后只剩下他孤身一人留在山上。

陪伴在他身旁的,只有一个不大的茅草屋。

还有一个邋里邋遢,睡觉呼噜声贼响的糟老头儿......

这让苏沐泽如何受得了!

五年来,他无时无刻没想过逃出去。

可每次他前脚刚溜下山,后脚便又会被老头儿给抓回来!

几次过后,苏沐泽欲哭无泪,只能靠着翻看手机群里各个师姐分享的日常赖以度日。

所以,在刚才听到老头的话后,苏沐泽激动地差点跳起来了!

要是老头儿真如话中所说,大限将至,那等给他送完钟,苏沐泽可谓是再无拘束,天大地大,任他驰骋!

可经他刚才探查,这老者的身体健康无比!

别说什么时日不多,就算再活个十年都不成问题!

“那你就走吧。”

老者向前摆了摆手。

“啊咧?”

苏沐泽愣了一下,旋即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斜睨了眼老者,“不能又是和上次一样,出去还没两天便反悔给小爷抓回来吧!”

“怎么可能,为师才不是那样人!”

老者脸色微微发红,轻咳几声后,将一沓已经泛黄的纸塞到苏沐泽手里。

“这些都是早些年为师给你订下的婚书!”

“婚书?”

苏沐泽看了两眼后,模样忸怩。

“师傅,您老人家也真是的,我这纯情男孩一枚,您给我预备这么多干啥啊,这我怎么好意思啊哈哈哈......”

看着面前嘴角已经咧到了耳朵后面的徒弟,老者眼角连连抽搐。

“我是怕你打你那些师姐的主意!”

“嗯?臭老头,我告诉你,虽然你是我师傅,但你也不能随意污蔑我,我和师姐们是清白的!”

苏沐泽脸色一正。

“我呸!”

老者眼睛直接瞪了起来,咬牙切齿地看着苏沐泽。

“你以为你私下偷看她们洗澡的事我不知道?”

苏沐泽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

见他油盐不进的样子,老者也没有办法,又是叹了口气,“算了,那几个妮子似乎也都挺中意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师傅放心,我会照顾好众师姐的!”

苏沐泽嘿嘿一笑。

“槽!”

老者当即忍不住爆了粗口!

......

“小泽,听说师傅终于同意你下山历练了?真的吗?”

“快来大师姐这里,给你花不完的钱,想买啥就买啥!”

“庸俗!小泽,别听她的,来二师姐这里,二师姐带你驰骋沙场,建功立业!这才是男人的浪漫!”

“小泽别去!凭你那远比我还高深的医术,悬壶济世才是你应该做的!”

“小泽,四师姐虽然没有几位姐姐那么厉害,但四师姐现在在娱乐圈中也是一号人物,娱乐圈你懂得,来四师姐这里,四师姐让几个小明星服饰你!”

“来五师姐这里也行,每天什么事也不用做,便有人上供,美人、钱财,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啊啊啊!你俩别带坏小泽!”

“......”

看着微信群里师姐们发来的消息,高铁上的苏沐泽嘴角忍不住轻轻勾起,露出一抹会心笑容。

“师傅给我订了一些婚约,我准备先过去看看那些便宜未婚妻!”

“什么!”

这话一出,群里顿时炸开了锅。

要知道,小师弟可是她们的心头肉,平时众姐妹之间争争也就算了,现在竟然有外人参与,而且还已经和小师弟有了婚约!

岂可修!

醋坛子瞬间被打翻,哪怕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她们心中的怒火!

“你们要怪就怪老头子去吧!”

在众师姐的轮番轰炸下,苏沐泽毫不犹豫地将师傅推了出去,随后又道,

“另外,我就是过去看看而已,没有别的想法!”

众师姐这才平息怒火。

苏沐泽笑了笑,收起手机,扭头看向窗外,眼里闪过不知名的光芒。

他此行的目的地乃是云州,之所以选择去这里,除了那里有几位未婚妻的外,还有着一个重要原因——调查自己的身世!

在被师傅接到山上之前,苏沐泽一家人便居住在云州。

只可惜遭遇大变,家破人亡!

苏沐泽发了会儿呆,随后摇头不再多想。

正待闭目养神时,前方车厢里忽然传来一阵喧嚣。

听声音,似乎有人出事了。

苏沐泽也被吸引了注意力,抬头向前望去。

只见不远处,一个长相十分漂亮的女孩跪在地上哭地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在她身前,还有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

不过这老者此刻眼神涣散,脸色铁青,气若游丝。

“爷爷,你怎么了,你快醒醒!”

漂亮女孩用力摇晃着老者的胳膊,可老者却没有给予一丝回应。

很快,一个穿着制服的乘警便发闲聊这边的情况。

“怎么回事!”

“我爷爷他突然晕倒了!”

秦雨欣连忙回答。

乘警顿时明白了事情的紧急性,立刻拿出对讲机对里面说着什么。

很快,列车上的喇叭里便传来广播:

“本次列车一位旅客突然发病,有乘坐本次列车的医生请尽快赶到XX车厢XX座位,感谢您的援手!”

“这里也先让一下吧,保证病人周围空气流通!”乘警又提醒了一句。

旅客们这才散去,不过依旧有几人驻足看着热闹。

见状,秦雨欣身后顿时站出几个大汉,将这些人霸道推开。

他们是秦雨欣等人的随行保镖,这种危急时刻下起手来自然不会客气。

大约两三分钟过后,一位拿着医疗箱的中年医生赶了过来。

秦雨欣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爷爷啊!”

“我尽力!”

医生点了点头,目光不经意间在秦雨欣身后那些保镖们身上划过。

他先是从医疗箱内拿出听诊器,随后又翻了翻老者的眼皮。

一系列操作后,医生的脸色不由变得凝重了许多。

“小姐,你爷爷这是冠心病么?”

“嗯!”

“那恕我无能为力。”

医生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

他能看出来,面前的秦雨欣身份不一般,若是能治好老爷子必定能获得他们的友谊。

可周围没有专业仪器,加上这老爷子患有的可是心脏病中最难医治、突发致死率最高的冠心病,他可没有一丝把握将其治好。

若是在他手中,老爷子撒手人寰,最后怕不是还得摊上责任!

“医生,我求求你......”

秦雨欣脸色顿时苍白了许多。

可无论她怎么哀求,医生都不再出手。

“呜......”

这时,老爷子嘴里忽然发出一丝呜咽,身体抽搐了一下后再无动静。

“小姐,节哀。”

看到这一幕,医生又是安抚了一句。

同时心里也暗道一声庆幸,还好他没有出手。

这老者在冠心病中怕也是属于那种病入膏肓的,就算有最先进的医疗机器,救活的几率估计也达不到百分之十!

秦雨欣脸上再无一丝血色,如同失去所有力气一般,直接瘫坐在了地上,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几分钟前还和她有说有笑的爷爷,真的就这样离她而去了么?

“不介意的话让我看一看吧,或许还有救。”

就在秦雨欣陷入深深绝望中时,一道不大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秦雨欣扭头向后看去,只见一道修长身影站在那里,正是苏沐泽。

“小子,老先生刚刚咽气,你是想拿死者开玩笑吗?”

秦雨欣还没说话,医生便冷笑一声,表情里充满鄙夷。

这时候才站出来,怕不是想在秦雨欣面前刷一波好感吧!

声音落下,秦家的几位保镖看向苏沐泽的目光都变得有些不善起来。

秦老爷子可是他们云州秦家的掌权人,容不得外人半点羞辱!

“那随你们咯。”

见状,苏沐泽也丝毫没有在意,随意说了一句后便准备退回去。

本就是见一个漂亮女孩子哭得梨花带雨心有不忍才决定出手,既然人家不愿意,他自然也不会强求。

“你......真的有把握吗?”

秦雨欣忽然开口。

“不试试怎么知道。”

苏沐泽耸了耸肩,轻笑一声。

透过车窗的阳光洒在他身上,配上嘴角那温和笑容,秦雨欣直接看呆了几秒。

回过神后,脸色不由微红,连忙起身让开位置。

“那就拜托你了!”

“尽力而为。”

苏沐泽点了点头。

“哼,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救活一个死人!”医生冷哼了一声,双手环在身前看起了热闹。

苏沐泽俯下身子,先将手放在了老者的脉搏处。

在察觉到其上还有着一丝丝微弱跳动后,心里松了口气。

伸出二指,在老者身上几个穴位处点了点后便做起了推拿。

“小子,心脉复苏的手法都不对,就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看到苏沐泽的动作,医生又忍不住嗤笑一声。

“你给我闭嘴!”

秦雨欣清喝一声,美眸从医生身上扫过,目光冰冷。

这个家伙,之前来的时候不救治她爷爷就算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人出手抢救,他还在这里一直冷嘲热讽!

真以为她秦家人没脾气的么!

被一个小辈训斥,医生脸上有些挂不住。

可瞥了眼其身后的众保镖,她终究没敢张嘴反驳,只能将自己的怒气撒在苏沐泽身上。

“我倒要看看,你能治出个什么花样!”

医生心里暗道一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苏沐泽的推拿也进行到了最关键的一步。

他将老者身子扶起,手置于老者后背,随后嘴里默念了些什么,手掌猛然前压。

做完这些,苏沐泽便站了起来,擦了擦头上的汗。

“我爷爷他怎么样了?”

秦雨欣连忙上前。

“幸不辱命!”

苏沐泽咧嘴笑了笑,“不过也只是续了些命罢了,你爷爷往后还需要在医院进行治疗,才有机会彻底好起来。”

一边的医生听到后忍不住嗤笑一声,“哼,还装,一个死人还真能让你给救活了不成?”

“我看你......”

医生还在嘲讽,可话还没说完,面前一道黑影划过。

只见苏沐泽抬起手,直接一个大嘴巴子抽了过来!

“踏马的!”

“救个人在旁边BB个没完没了。”

“要不你来救!”

“知不知道劳资忍你很久了!”

苏沐泽擦了擦手,骂骂咧咧地说道。

车厢瞬间安静下来。

包括秦雨欣在内,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一幕。

谁能想到刚才还风度飘飘温文尔雅的苏沐泽转眼便动起手来,而且还破口大骂。

就如同痞子流氓一般!

只是看起来......

有那么一点小帅啊!

秦雨欣呆呆地看着苏沐泽,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咳......”

这时,一道轻微的咳嗽声令众人惊醒。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地上那位老者双眼缓缓睁开,竟用手拄着地面坐了起来。

“爷爷!”

秦雨欣顿时顾不得其它,直接扑到了老者怀里,痛苦不已。

“欣儿,我这是怎么了......”

“爷爷,您刚才......”秦雨欣一边哭,一边将刚才爷爷病情突发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样啊。”

老者唏嘘一声,随后将目光放在了一边的医生身上,感激道,“就是这位先生救得我吧!”

“才不是他!”

“是这位小哥......咦,刚才还在这儿呢,怎么不见了?”

秦雨欣正想将苏沐泽介绍给老者,却发现那里早已空空如也。

“没事,他应该也是在云州人,我们会找到他的。”

察觉到孙女脸上那一闪而过的落寞,老者指着车厢上方的显示屏,笑着道,“我们也下车吧。”

......

另一边,苏沐泽在骂完的第一时间便下了车。

刚才动手的时候,乘警可就在一旁看着呢。

动手打人终归不对,他可不想被拉过去进行一番思想教育。

坐在路边台阶上,苏沐泽从包里拿出那一沓纸翻看起来,正是师傅交给他的那些婚约,每一份上都详细记载了对方的姓名、住址、生辰八字等信息。

苏沐泽想了想,决定依据婚书的拟定先后依次前去。

......

一高档别墅区。

苏沐泽停下脚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能住这里,看来家境应该不错,就是不知道长相如何,有没有几位师姐漂亮。”

苏沐泽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一句后,抬起腿向小区里走去。

可没走两步,就被门口的门卫给拦了下来。

“喂!站住,你是干什么的?”

“这里闲杂人等,禁止入内!”

门卫盯着苏沐泽,目光狐疑。

能住在这小区里的非富即贵,就算是过来拜访的一个个也都是西装革履,哪有像苏沐泽这般衣衫陈旧,一副乞丐模样的人?

怕不是想混进来乞讨或偷东西的吧!

“我不是闲杂人等,我是来找我未婚妻的。”

苏沐泽笑着解释,“她叫刘晓玉,就住在这里。”

“刘晓玉......”

门卫略微思索一番后表情变得有些怪异。

“你想说的不会是刘振强刘先生的女儿吧?她是你未婚妻?”

“不错,正是她。”

苏沐泽点了点头。

婚书上也写着女方的一些亲属名字,而刘晓玉的父亲名字正是刘振强。

见苏沐泽真敢承认,门卫顿时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哈哈哈......”

“真是逗死我了,这是哪儿来的傻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刘晓玉,那可是刘家的大小姐,正经的大家闺秀!怎么可能会和你个土包子有婚约!”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刘小姐要是你的妻子,怕是猪都能上树了!”

门卫疯狂嘲讽,脸上表情里充满鄙视。

苏沐泽不由皱了皱眉,将婚书从包里拿出,放在门卫面前。

落款处清清楚楚地签着刘振强的名字,以及红手印。

可门卫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将其扔到地上,瞪了瞪苏沐泽,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小子,别以为自己在复印社里打印了点东西就是真的了!”

“趁老子现在心情还算不错,赶紧滚,别逼我动手!”

看到这一幕,苏沐泽拳头陡然握了一下,不过旋即又松开了。

这是法治世界,怎么能随便动手呢?

更何况,像他这种高雅人士,若是跟这个狗眼看人低的门卫一般见识,那也太掉价了!

“真是粗鲁。”

苏沐泽摇了摇头,将地上的婚书捡了起来。

“不跟你说了,我自己进去找。”

说完,苏沐泽直接越过门卫,向小区里走去。

“小子,你......找死!”

门卫的眼睛顿时瞪了起来。

既然这个土包子如此不识抬举,那就别怪他了!

门卫撸了撸袖子,准备教训苏沐泽一顿。

这时,旁边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怎么回事?赶紧把门开开,别挡道!”

只见一辆黑色商务奔驰停在别墅区大门外,一打着领带的中年男子从车内探出头来,皱眉看着他们两人。

看清男子面容,门卫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恭敬,讨好地说道,“刘先生,您来的正好,这小子胆敢冒充您女婿,我正准备教训他呢!”

刘振强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便发现眼前一闪,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就是刘晓玉的父亲刘振强?”

“不错,你是?”

刘振强下意识回答了一句,目光上下打量起苏沐泽来。

见其衣衫脏乱,眼神深处顿时闪过一丝鄙弃。

正想再说些什么,苏沐泽抬起手,将一张老旧的纸放在他的眼前。

“我是苏沐泽,这个你应该还记得吧!”

“这是......”

刘振强目光陡然一凝。

他怎会不记得自己当年亲手签下的婚书?

沉默几秒后,刘振强这才将目光移到了苏沐泽的身上:

“这婚书怎么会在你手上?莫非......你就是当年那位老道的徒弟?”

“不错。”

苏沐泽点了点头,“我今日来,就是准备商讨一下我和你女儿的婚事的。”

闻言,刘振强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他看了看四周道,“你......先上来吧。”

苏沐泽也没多想,直接上了车。

看到这一幕,门卫当场傻眼:

“刘,刘先生,这小......这位少爷真的是您女婿?”

换成这人,刘振强的脸色直接冷了下去,“怎么,我家的事情还得跟你交代一下?”

“刘先生,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少废话,赶紧让开!”

“是!”

门卫不敢多说,连忙开门让路。

看着奔驰逐渐远去,门卫欲哭无泪。

刚才他可是对刘家女婿一顿冷嘲热讽来的,以刘家的能耐,弄他不和弄小鸡崽子一样?

......

刘宅。

“刘叔叔,你家不错啊!”

刚进入别墅,苏沐泽便四处打量起来。

瞧瞧人家住的地方,这不比山上那小破茅草屋强多了!

“还好吧。”

刘振强应了一句。

看着前面四处张望,如同土包子第一次进城一般的苏沐泽,脸上表情阴沉不定。

就这家伙,也想娶他的女儿?

“爸,家里来客人了?”

这时,一旁的卧室门打开,一个女子从屋中走了出来。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