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上司前秘书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严厉寒是严氏总裁,他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所以在他身边谋生,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宋襄在严大总裁的身边工作了五年,除了秘书的这个身份之外,她还是对方的女伴。宋襄原本以为二人各取所需,这样的关系维持下去也不错,哪知道那个男人竟然突然间反悔。不光要她离开,同时还把她送到了别人的身边……

《总裁上司前秘书》精彩片段

宋襄皱着眉从睡梦中醒来,有点不适地翻了个身,身体摩擦之间想起来自己床上有人。

她咬着牙起身去打开台灯,身边男人就不耐烦的深呼吸一下。

灯光昏暗,照在男人光裸的后背上,阴影绵延到侧脸,线条流畅的轮廓棱角分明。

宋襄足尖点地,走到衣柜前换好衣服才坐回床沿,伸手去碰男人的背。

“严总,六点零六分了,您早上七点半有会议。”

男人不耐烦地舒气,一把甩开她的手,声音沙哑:“滚!”

宋襄习以为常,面色冷淡地起身。

她轻手轻脚地下楼,进厨房给自己做早餐。面无表情地吃完,然后徒步走到路边,打了车去公司,全程没有吵到严厉寒。

熄了灯,她是严厉寒的私人床上用品,出了房门,她是严氏集团总裁的首席秘书。

她一到公司就将一切准备就绪,表情冷淡地站在会议室外面等人,众人经过她身边,全都礼貌讨好地向她问好。

七点二十八分,总裁的专属电梯发出了声音。

宋襄舒了口气,退到会议室外,目不斜视地站着。

严厉寒身材接近一米九,从远处走来就自带威压,更别提他薄唇白面皮,一张脸永远是绷着,天生就是薄情样。

宋襄一米六八,在他面前也显得弱小。

严厉寒看都没看她一眼,仿佛昨晚和宋襄翻云覆雨的男人不是他一般。

会议时间长,宋襄中途回了一趟秘书室,给严厉寒订早餐。

她正端详菜单,同为秘书的李珊凑到她身边,“襄姐,你看严总下午的行程了吗?”

宋襄抬头,“怎么了?”

李珊啧了一声,小声道:“严总晚上有个饭局,是和那个SHINE的亚太区总裁路易斯。”

宋襄在脑海里转了一圈这个人的资料,紧接着就想起来了。

路易斯是个臭名昭著的白人,仗着身份特殊,最喜欢骚扰女员工,之前还给一个合作公司的秘书长下过药。据传,他连严厉寒的小姑姑严榛榛都敢纠缠,全然肆无忌惮。

严厉寒如果要去,那肯定也得带秘书,秘书室其他人肯定不愿意,所以李珊才过来打听消息。

宋襄扯了扯唇角,淡淡地道:“放心,严总未必带我们去。”

她话音刚落,秘书室的门被人推开,刚上来的新人小赵探着头进来,小心地看向宋襄。

“襄姐,严总找你。”

宋襄快速下了餐厅的订单,面不改色地出了秘书室。

她跟着严厉寒五年了,刚进公司没多久就被那男人拐上了休息室的床,这几年虽然也遇到过难缠的客户,但严厉寒从没让她做过下作的事。

办公室里,严厉寒动作流畅地签完一份文件,头也没抬地开口。

“去收拾一下,晚上有个饭局。”

宋襄脚下微顿。

见她没出声,严厉寒微微皱眉,抬头看了她一眼,“宋襄?“

宋襄回过神来,表情照旧,“是。”

严厉寒将文件丢给她,面色微冷,“你跟着我几年了?”

宋襄琢磨不透他的意思,淡淡地道:“五年了。”

“摆正自己的位置,做好你的本职工作。”

“是。”

宋襄面不改色地出了门,掌心一片冰凉。

谁家小蜜用五年,严大总裁恐怕是吃腻了,准备找机会把她抛给下一个人了。

她面色如常地回到秘书室,吃了一下午葡萄,顺便将一把匕首放进了随身的包里。

要是中招了,还能给自己一刀清醒清醒。

天黑,严厉寒从办公室出来,宋襄跟着起身,周围一圈秘书眼观鼻鼻观心,多多少少露出点同情。

上了车,严厉寒闭着眼睛养神,忽然幽幽地道:“人事部说你前两天去调过入职合同?”

宋襄心里咯噔一下,脸上保持着冷静,“忘记入职的准确时间了,想看看我什么时候符合迁户口的条件。”

严厉寒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的侧脸,“我还以为你是瞧不上严氏,准备跑呢。”

“您言重了,能做您的秘书,是我的运气。”

宋襄压着呼吸,语气平稳地说着奉承的话,脑子里却一片浆糊。

严厉寒没再往下说,她的心却保持着高频跳动。

她确实是打算辞职走人,严厉寒最近莫名地难伺候,她早点走人就早点有生路。

严厉寒妻子这个梦她五年前做过,早就已经醒了。

“严总,到了。”

宋襄脑子里正乱,车已经在帝豪酒店前停下了。

酒店经理提前领着人在外面等候,点头哈腰地问候严厉寒。

宋襄理了理思绪,跟在严厉寒身后,一路往上去了顶楼,透着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江上的夜景。

电梯一开,扑面而来的油腻香水味。

金发碧眼的四十岁白人,衬衣领口还敞着,上来就打算抱住严厉寒。

严厉寒是不给任何人面子的,略一侧身就避开了。

刚好,路易斯直接就撞到了旁边的宋襄。

男人眼前一亮,一把抓住宋襄的手,“严,你身边这位小姐真是美丽。”

话音刚落,手就顺着宋襄的手臂往上摸去。

宋襄咬紧牙关,忍着心底那股恶心,没有后退。

身后,严厉寒只是微微皱眉,随后就仿佛没有看到,丢下宋襄便往里走。

路易斯见此,动作也就更加大胆,直接将宋襄揽进了怀里。

宋襄脸上挂着笑,伺机挣脱,却找不到间隙。

她几次都看向严厉寒,男人却神色淡淡的,偶尔纡尊降贵听一两句随行高管的奉承话。

众人落座,路易斯搂着宋襄坐到了严厉寒对面,试探地道:“严,你这位秘书小姐,多少钱能让给我?”

气氛略诡异,桌上高管都觑着严厉寒的表情,生怕惹毛了这位爷。

宋襄攥着椅子柄,背脊无意识地绷紧了。

“她?”严厉寒眼皮一挑,视线转而饶有兴味地看着宋襄,薄唇微掀:“在我身边五年了,小钱大概动不了她的心。”

他话一出,众人就都有了数。

哪个身居高位的男人能玩一个女人五年,肯定腻了。

耳边一阵恶心的笑,放肆的调情话就都出来了。

宋襄深吸一口气,和严厉寒毫无波澜的眼眸四目相对,忍着路易斯贴到她耳边的亲吻。

她猛一侧身,躲过了路易斯的亲吻。

对面,严厉寒略一挑眉。

“路易斯先生,我敬你。”

宋襄脸上挂起笑容,将一杯红酒递到了路易斯唇边,“谢您的喜欢。”

周遭一片起哄声。

路易斯喜不自胜,就着美人的手喝下一杯酒,“宝贝儿,你可真是小甜心。”

宋襄感受着对面灼热的视线,她笑容更深,又倒了一杯酒,仍旧是递到路易斯唇边。

“您再喝一杯。”

周围男人们起哄,路易斯又精虫上脑,当然会喝。

宋襄手一倾,一不小心就把半杯酒倒在了路易斯胸口。

“啊!对不起……对不起……”

她神色慌张,仿佛误入陷阱的小白兔,一个劲儿地道歉。

路易斯却丝毫不生气,一把抓住她的手,“宝贝儿别怕,一件衣服而已,咱们去休息室换了就是了。”

宋襄本来是想让他找点事做,没想到这杂碎居然打算直接去休息室。

陪路易斯去休息室,跟和他去酒店开房有什么区别。

她有点慌,下意识地看向对面。

“怎么还要请示老板吗?”路易斯伸手摸了一把宋襄的下巴,眼神玩味地打量对面的严厉寒。

严厉寒靠在椅子上,姿态倨傲,眼神都没给宋襄一个,俯身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

“你弄脏了衣服,自然该你弄干净。”

他的声音仿佛机械,一点犹豫都没有。

宋襄差点咬碎一口牙齿。

她来不及多看严厉寒的表情,人已经被路易斯揽着腰从座位上带了起来。

周围都是男人,眼睛里全是心照不宣的嘲弄,没有一个人有帮她的意思。

宋襄心里一片冰冷,身体根本不受控制地被带着走。

“宝贝儿,别怕,我对你这种美人一向是温柔的。”

路易斯察觉到宋襄的抗拒,放在她腰间的手就更加大力,全程都是拖拽着。

休息室附近私密性很高,有侍应生看到他们过去,直接关了门退出去。

套间的门刚打开,宋襄就被路易斯的一股大力推到了门上,紧接着就是恶心的男人气息逼过来。

宋襄侧过脸,吻就落在了她的脸颊上,然后一路往下。

男人的力气太大,路易斯又是老手,轻松地钳制住宋襄的双手,然后就打算往她的衣服里面探。

“宝贝儿,你真是馋死我了。”

宋襄咬紧牙齿,拼了命挣扎,却还是被对方上下其手。

“住手……这里是休息室……”

“放心,不会有任何人过来打扰我们。”

路易斯低低的笑,言语之间是警告和调戏,恶心的舌头在她脖子上轻轻掠过。

宋襄仰起头,躲避对方的吻,眼泪就控制不住地往下落。

严厉寒,你好样的,就这么把我丢出去了。

啪嗒!

宋襄瞳孔放大,感受到男人冰凉的手探到她后面,轻松打开了胸衣的按扣。

“乖,让我好好疼爱你……”

不行!绝对不行!

宋襄尖叫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一口咬在了路易斯肩膀上!

路易斯不敢置信,迅速松开她往后退,嘴里连续骂了一串英文的脏话。

“你他么找死!”

他反应过来,捂着肩膀就要上去踹宋襄。

宋襄瘫坐在地上,却没有躲开,忽然抬起头。

“严榛榛……”

路易斯停住动作,眯起眼睛,蹲下来扣住女人的脖子拉到自己面前。

“你说什么?”

“路易斯先生喜欢严榛榛小姐吧?”宋襄咽了一口口水,手指发颤地捋开散落的头发,侧着脸对眼前恶心的男人微微一笑。

路易斯舔了舔牙齿,忽然笑了,扣着宋襄的脖子加大力道,凉凉地道:“喜欢又怎么样?她跟你一样不识抬举,欠调教得很。”

宋襄扯了扯唇角,仰头看路易斯,眼眶里水灵灵的,“结婚谈恋爱才需要喜欢,露水姻缘应该用不着喜欢吧?”

路易斯眼前一亮,顺着她的暗示往下走,“你能帮我得手?”

宋襄嘴唇微颤,道:“严小姐最近就要回帝都了,到时候一定会来严氏,我可以主动要求接待她。”

“我凭什么相信你?”路易斯神色怀疑。

“严榛榛小姐是我们严总的小姑,严家的大小姐,严老的掌上明珠。”宋襄扯了扯唇角,拉上自己的领口,幽幽地道:“难道不值得您冒险相信我一回吗?”

“你帮着我算计严厉寒的小姑,就不怕死?”路易斯审视着宋襄的脸。

宋襄沉下脸,面无表情,“如果不是严总,我应该不用出现在这里。”

路易斯神色玩味,忽然大笑。

“好!我放你这次!”

宋襄松了口气。

男人忽然又把她拉进怀里,毒蛇吐信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要是你敢骗我,我保证玩死你。”

……

黑色商务车内

司机透着镜子往后看了一眼,严厉寒喝了不少酒,正闭着眼睛假寐,眉心紧紧堆在一起,周身都是令人压抑的低气压。

“严总,宋小姐……”

严厉寒睁开眼睛,漆黑的瞳孔里布满阴鸷,唇角下压,“她不会出来了。”

“那我们……”

“开车。”男人语气忽然加重,声调中夹杂着森冷。

司机不敢违逆,正要发动车,忽然看到一抹纤细的身影从酒店里走出来。

“严总,是宋小姐。”

严厉寒眉心一收,凌厉的视线射向窗外,迅速攫住了灯光下走近的熟悉身影。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