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少爷
  • 最强小少爷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小猪崽子作者
  • 更新:2022-07-16 06:08: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三年前,李毅向宋家献宝,他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娶宋秋雨为妻。三年时光,他在李家备受嘲讽,甚至沦为笑柄,妻子也因为他的存在,不被宋家重视,在宋家的地位越来越低。女儿在幼儿园被人欺负,园长和老师却执意要求他的女儿退学,李毅忍无可忍,不再隐藏自己的实力,且看最强小少爷,如何翻云覆雨,纵横都市……

《最强小少爷》精彩片段

“宋秋雨,你这个贱人!”

“当年你不要脸勾三搭四,我看你女儿与你一样下贱,小小年纪就知道勾引我儿子,长大后还得了?

“......”

明星幼儿园门口,正值下午放学时间,人声鼎沸,却被王家少夫人赵柯一人声音盖了下去。

半个小时之前,宋秋雨接到幼儿园园长张青青的电话,女儿兮兮在幼儿园内,被小朋友推倒在地,磕破了脑袋。

原本是兮兮受到了伤害,但赵柯却是大发雷霆,无理赖三分!

王家在荔城一众豪门之中,不过是暴发户而已,毫无底蕴。

而宋家,虽说不过是二流家族,却足以碾压王家。

只是宋秋雨在宋家不受待见,这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赵柯正是知道此事,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妈妈,我怕!”

躲在宋秋雨身后,兮兮怯怯的拽了一下她的衣角。

看着满头是血的兮兮,宋秋雨心如刀绞,强挤出一丝笑,低声道:

“有妈妈在......兮兮,别怕!”

“妈妈带你去看医生!”

宋秋雨从心里感觉到憋屈,只是面对有钱有势的王家,她招惹不起!

落魄的凤凰不如鸡!

她在忍气吞声之中度过了五年!

“宋秋雨,我让你走了吗?”

牵着兮兮的手,宋秋雨正要离开,赵柯却拦住了她俩:

“说吧,你家这个小杂中勾引我儿子,你打算怎么办?”

“我有一个建议,要你女儿退学吧!要不然,我可就真的不客气了!”

宋秋雨整张脸气的蜡黄,浑身都在发抖!

明明是赵柯的儿子,无端把兮兮推倒在地啊!

“阿姨,我......我没有勾引小海海!”

未等宋秋雨开口,兮兮小声的争辩道:

“是小海海......”

“啪!”

兮兮刚一开口,赵柯咬紧牙关,猛地抬手,一巴掌落在了兮兮的脸上。

在兮兮那细嫩的小脸上,立即显露出清晰的五指,与脑袋上流下来的血,仿佛融汇在一起!

宋秋雨愣住了,眼圈在瞬间变得通红!

一种无力感遍布周身!

“兮兮!”

就在这时,幼儿园门口,传来一声怒吼声。

“爸爸!”

“爸爸!呜呜呜!那个坏女人欺负兮兮和妈妈!”

当看到李毅出现在幼儿园门口,兮兮甩开宋秋雨的手,拼命朝着李毅奔了过去!

“兮兮!”

刚刚赵柯一巴掌落在兮兮脸色,李毅在门口处看的清清楚楚。

一把抱住兮兮,李毅神情复杂,喃喃道:

“兮兮,也许是爸爸错了!”

这话说完,李毅抱起兮兮,快步朝着赵柯走去。

“废物,你想做什么?”

起先赵柯并未在意李毅。

毕竟他是整个荔城出了名的废物!

而且赵柯见过李毅几次,他那窝窝囊囊,唯唯诺诺的样子,赵柯也早就记下了。

可此时,李毅一双眼睛犀利无比,与往日判若两人,赵柯不由得一阵惊慌,连连往后退去:

“废物,你......你最好认清现状,宋秋雨不过是个贱人,宋家绝不会......”

“啪!”

这时,李毅已经走到赵柯近前,重重一耳光落在了赵柯脸上。

这一个耳光下去,赵柯踉跄往后退了几步,脚下不稳,摔倒在地。

一时间,偌大的幼儿园,竟然安静了下来。

几乎所有人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了李毅!

此时此刻之前,谁曾见过李毅怒发冲冠?

甚至是有人觉得李毅疯了!

“好好好!”

很快,赵柯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一个废物都敢跟我动手是吧?给我等着!我王家不会放过你!”

赵柯只是来幼儿园接儿子而已,身边并无保镖。

她自然咽不下这口气,拉着儿子小海海就要离开幼儿园,等通知了王家人,再来收拾李毅。

“想走?”

“李毅,你想要做什么?你所做的一切,只会让局面越加难堪!”

李毅正要上前,可这时,宋秋雨在他身后传来一道歇斯底里的喊声。

呼出一口粗气,李毅站在了原地。

李毅的突然转变,的确令宋秋雨震惊!

但,宋秋雨的关注点并不在此,李毅动手打了赵柯,这或许是灭顶之灾!

“兮兮,来妈妈这里!”

上前几步,宋秋雨把兮兮拽到自己怀里,心力交瘁的冲着李毅喊道:

“李毅,你能不能认清自己的身份?你和兮兮是什么关系?有必要扮演慈父的角色吗?”

李毅心头咯噔了一下。

五年前,宋秋雨被人玷污,事后导致怀孕。

或许是感受到了肚子里的小生命,宋秋雨不顾宋家人反对,坚持把兮兮给生了下来。

宋家也算大户,这件事成了宋家的耻辱,宋秋雨在宋家自然不受待见。

而在三年前,李毅对宋家献宝有功,他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迎娶宋秋雨。

当年李毅的出现,宋秋雨还是有些期待,或许因为他,能够改变自己的现状。

可是没过多久,宋秋雨的期待便成了失望。

三年时光,李毅在宋家备受嘲讽,沦为笑话,因此导致宋秋雨在宋家的地位越来越低。

“兮兮是......是我的女儿!”

这时,李毅呼出一口粗气,他的眼神无比坚毅。

这一刻,李毅情绪很是激动,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要说出实情,五年前,就是他伤害了宋秋雨。

他是兮兮的亲生父亲!

李毅身负血海深仇!

五年前他被仇家追杀到荔城,被逼服下几种毒药,神志不清之时,恰巧撞上了路过的宋秋雨。

只是当年所做之事,李毅心中有愧,哪里敢向宋秋雨坦白?

“呵呵!”

宋秋雨发出了一声冷笑,看向李毅的眼神满是嫌弃:

“整个荔城谁不知道,我嫁给了一个窝囊废?”

“你保护不了兮兮,也只会给我丢人现眼!”

“你一时冲动打了赵柯......也许......也许我要下跪去求宋家为我出头!”

说话之时,宋秋雨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她身体在微微发抖,连眼圈都红了。

“秋雨,刚才我对兮兮说了......或许是我错了!”

李毅情不自禁上前一步,有几分动容:

“珍惜眼前人更为重要!”

“我保证,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让你和兮兮受到任何伤害!”

当年,李家二十八口人葬身于火海之中,李毅一日不敢忘怀。

可李毅只知他的仇人很强大,很隐秘,却不知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因此李毅在迎娶宋秋雨之前,便决定低调行事,要在暗中调查出当年灭李家一族的仇家。

但,李毅亲眼看到兮兮受到的伤害,以及联想到宋秋雨这几年在宋家受到的委屈,让李毅不由得陷入了反思之中。

大仇要报!

却绝不能再让妻女受到欺辱!

“李毅,你一个废物,凭什么保证秋雨和兮兮的安全?”

就在这时,一个长相颇为帅气的男人,迈步走进张青青的办公室。

这人叫做许强,他是宋秋雨的大学同学,前年回国之后,许强便对宋秋雨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秋雨,我都知道了!”

许强未曾去看李毅一眼,笑眯眯的对宋秋雨说道:

“我在萨莉亚意式餐厅订好了桌,咱们一家三口吃过饭后,我陪你去一趟王家!”

“我可是把兮兮当成自己的女儿,无论是谁伤害我的女儿,都要受到惩罚!”

宋秋雨一向觉得许强过于浮夸,油腻,所说的话令人难以接受,从心底有些厌烦他。

不过许强却是盛世集团的准高层,财力,人脉,甚至非宋家可比。

而且李毅掌掴了赵柯,王家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宋秋雨近乎讨好似的对李毅说道:

“许强,你真的能帮我出头吗?只要王家夫人,放过我女儿就够了。”

“嘿嘿!秋雨,只要你表现得好,都不是问题!”

许强猥琐的一笑,扭头看向李毅,如同命令:

“李毅,能不能机灵点?把兮兮抱到我的车上,有多远滚多远,别影响到我的胃口!”

几年时间,许强与李毅打过几次交道,他早就吃定了李毅。

“爸爸,不要!”

唯有兮兮一脸期待的看着李毅:

“我想吃爸爸做的饭,不想和爸爸分开。”

“走!”

李毅咧开嘴一笑,一把抱起兮兮:

“回家!爸爸给兮兮做好吃的!”

轰!

宋秋雨脸色不由一变。

而许强更是怔住了,只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废物是在挑衅自己吗?

“怎么?当着兮兮的面,我践踏了你那卑微的自尊心?”

很快,许强反应了过来,嘴角挑起一抹不屑的笑:

“李毅,聪明一些,你的自尊心一文不值,赶紧......”

“啪!”

许强侃侃而谈之时,李毅没有任何征兆,重重一耳光落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耳光下去,许强彻底懵逼了,而宋秋雨却是惊慌失策:

“李毅!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是想要害死我女儿吗?”

这一刻,宋秋雨近乎于歇斯底里!

“兮兮是我女儿!”

李毅复杂的一笑:

“我再说一遍,从今往后我会保护兮兮,会保护你!你最好让那些对你图谋不轨的男人,离着你远一点,不然,下次我就不客气了!”

一想到李毅过去那窝窝囊囊的样子,宋秋雨心头越加凄凉:

“李毅,你倒是说一说,你个一事无成的废物,有什么资本保护得了兮兮?当着我的面,拿出你的实力啊!要是没有这个资本,你立即给许强道歉!只有他......只有他能够保护得了我的女儿!”

“嗡嗡嗡!”

“嗡嗡嗡!”

“嗡嗡嗡!”

“......”

宋秋雨话音刚落,近二十辆辆劳斯莱斯幻影,鱼贯般开进了明星幼儿园内。

下一秒,从劳斯莱斯之中,下来近百名身着西装革履的壮汉,排成两排。

“少主!”

一个领头模样的人,快步走到李毅近前,一欠身,毕恭毕敬的说道:

“恭迎少主!”

“恭迎少主!”

“恭迎少主!”

“......”

那领头壮汉身后,近百名手下异口同声,山呼海啸般的声音,响彻整个幼儿园。

少主?

宋秋雨一阵错愕,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而许强被李毅一巴掌扇倒在地,正要大发雷霆之际,却听到了那群壮汉对李毅的称呼。

许强反应倒也算快,他干脆躺在地上装死,一动都不敢动。

“少主,我们老板有请!请您跟我们去一趟!”

这时,那领头之人客客气气的对李毅说道。

“稍等!”

李毅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番,大概猜到了他们的来历。

下一秒,李毅一脸柔情的看向宋秋雨:

“秋雨,这就是我的资本!”

“你还需要我证明什么吗?”

对宋秋雨来说,眼前的李毅太陌生了,她心跳加快,呆滞的摇了摇头。

“兮兮没有大碍,带着女儿去处理一下伤口。”

在兮兮脸上亲了一口,李毅第一个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从许强身边经过之时,李毅的右脚好像不经意似的,踩在了许强的手指之上:

“啊—”

在许强的口中,发出一道惨叫声。

“许强,要是你再敢纠缠秋雨,你会人间蒸发......我保证!”

李毅那冰冷的声音响起,上了其中一辆劳斯莱斯幻影。

“我的手......疼......疼死我了!”

从地上爬起来,许强看到他左手五指竟然都变了形,他咧着嘴,很是谨慎的问宋秋雨:

“秋雨啊,你可是和李毅......呸,是李少结婚三年了,肯定对他了解,他是不是有什么大背景?”

张青青也是被李毅给镇住了,忍不住问道:

“是啊,宋小姐,你应该对李先生了解的,他到底什么来历?”

宋秋雨沉默了好一会儿,最终喃喃的开口道:

“我......我不知道!我对他的了解并不比你们多!”

这是宋秋雨的肺腑之言!

三年夫妻,宋秋雨只把李毅当做透明人。

在今天之前,不!在几分钟之前,宋秋雨对李毅的了解,废物两个字完全可以概括!

......

荔城西城,一栋私人别墅内!

“砰!”

“唰!”

“唰!”

“唰!”

“......”

李毅随着那群壮汉,进入别墅之后,房门突然锁紧,几个窗帘迅速被放了下来。

北方的冬天,天黑的本来就早。

此时,别墅内更是漆黑一片。

“少主,你好!”

刚刚那领头的壮汉,边戴上夜视眼镜,边嘿嘿笑道:

“我们老板说了,您只有把我们这三十多名兄弟全部打趴下,才有资格见到我们老板!”

“哦,对了,时间限制为一分钟!”

“开始计时!”

那领头的壮汉语气很是不屑。

要知道,他们这伙人要么是退役军人,要么是名震一方的拳师,非一般街头混子可比!

在这漆黑的环境之下,眼前这个身材偏瘦的年轻人,要把自己这些人全部打倒在地?

痴人说梦!

“少主,已经过去了二十多秒!”

见李毅待在原地未动,那壮汉忍不住催促道:

“您可以动手了......或者认输!”

“麻烦!”

李毅眉头一皱,摇头说道:

“那就如你们所愿!”

说话时,李毅身形如鬼魅一般,到了那领头之人面前,一拳落下:

“轰!”

“啊—”

伴随着那领头之人一声惨叫,他整个人飞了出去,如同保龄球一般,把身后数人撞倒在地!

十几秒过后,李毅弯腰捡起一个夜视镜,透过夜视镜看着这群全部倒在地上的壮汉,颇为无奈的说道:

“说起来,你们也算自己人,我自然会手下留情!”

“是那个兔崽子在试探我身手?给我滚出来!”

“咔!”

“咔!”

随着李毅话音落下,别墅客厅之中几盏灯被人打开。

“大哥,这可不怪我!”

这时,从别墅二楼上,急匆匆走下来几人,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年前人,嘿嘿笑道:

“这是二哥的命令!”

“二哥担心你结婚之后,就把修炼之事放下了,让我派人试试大哥的身手。”

说话之时,那年轻人已经到了李毅面前。

不难看出他的情绪很是激动,双眼放光,看着李毅憨笑。

“啪!”

而李毅同样欣喜的很,不过却是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翻着白眼说道:

“李枫,你是不是傻?被你二哥买了还给他数钱?”

“要是你二哥在这里,你觉得他敢派人试探我吗?”

李枫一愣,摸了摸脑袋:

“好像是这样子的!”

李毅是李家独子。

不过李毅的父亲却收了四个义子!

当年李家遇难之前,或许李毅的父亲早就有所察觉,把李毅以及四名义子送到了一位高人的住处,并拜那位高人为师!

李毅二弟李禅为权修,现在乃是天子身边五虎将领之首!

三弟李阔为医修,他妙手回春,被誉为龙国第一神医!

四弟李枫为财修,财力富可敌国,手中所掌握的几项专利,影响全民!

五弟李冷为武修,兄弟几人之中,身手堪称第一人,而且最为神秘!

“李枫,你为何回来?”

突然,李毅脸色冷了下来,却也有几分期待:

“当年我们学成归来,曾在父亲坟前起誓,若是查不出残害李家的凶手,我们绝不相认!”

“你突然出现,是查到了残害父亲的凶手了吗?”

李枫重重的点了点头,声音竟然有些哽咽:

“大哥,我无能!哪怕我散尽千金,依然查不出残害父亲的人渣!”

李毅心头同样一酸。

何止是李枫?他同样是无法找出那股神秘的势力。

“不过五弟李冷前天,突然给二哥发了一段简短的通讯!”

“大哥,你听!”

李枫从身上掏出手机,播放李禅传给他的通讯:

“二哥,杀害父亲的凶手,我已经查了出来,你们......”

只有一句话而已!

准确的说,李冷一句话都没有说完,便戛然而止。

“大哥......”

李枫心事重重,轻声道:

“我和二哥他们担心,可能五弟会有什么危险!”

“有危险是肯定的!”

李毅呼出一口粗气,脑海内出现了李冷那张坚毅的脸:

“不过我相信小冷的能耐,他会化险为夷......我们只要等着小冷带来消息就是了!”

李枫应了一声,重重的点了点头:

“哼!这世上还没有人能伤害得了小冷!”

“叮铃铃!”

就在这时,李毅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接通之后,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李毅,你在哪儿?敢掌掴姑奶奶,以为我会放过你?”

“赵柯?”

李毅攥紧手机,眼角闪过一抹寒光,闷声道:

“你以为这件事算是完了吗?”

“别急,等我!这只是刚刚开始!”

话说完,李毅挂断了电话。

见李毅动了几分肝火,李枫问道:

“大哥,怎么回事?”

李毅把事情的经过,简短的向李枫说了一遍,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平淡的说道:

“咱们兄弟改日再叙,我要去王家一趟。”

“大哥,且慢,我有话说!”

李枫拦住了李毅,郑重其事的说道:

“那个叫做赵柯的女人,胆敢掌掴我们小公主,该死!”

“不过这件小事,交给我处理就是了......大哥,我建议你这段时间,还是尽可能的低调,至少在小冷带来消息之前,你不可意气用事!”

李家的仇人有多强大,多神秘,李枫是最为清楚的人之一。

而且李毅与李枫兄弟四人不同,他是李家长子长孙,定然有无数双眼睛在暗处盯着他。

“嗯!”

李枫的话言之有理,李毅点了点头。

但,李毅有一言未曾吐露,他会尽可能低调,前提是不可再让妻女受到欺辱。

“大哥,据我所知,现在盛世集团一团乱麻!”

随之李枫笑呵呵的说道:

“你是知道的,盛世集团是以你的名字在国外注册,我可以确保,没有人能查出盛世集团与你有关!”

“大哥,你要是无聊的时候,可以腾出手经营一下。”

盛世集团是一年多前,李枫注资一百亿,专门为李毅所成立的一家跨国企业。

不过李毅从未去过盛世集团,只当它不存在。

“区区一百亿,我没兴趣!”

李毅摇了摇头。

“大哥,我再为你注资五百个亿!直接打到你的银行卡,供你支配!”

李枫财大气粗,很是豪横。

“好,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李毅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稍微一想,他又说道:

“不过李枫,你之前的话有道理,我还是尽可能低调些的好!所以,我会找最为合适的人经营盛世集团。”

李毅要如何运营盛世集团,李枫并不在意。

原本盛世集团的诞生,李枫就是怕李毅待的无聊,送给他的一件比较昂贵的玩具而已。

可是李毅真的无聊吗?

昨夜李枫与二哥李禅视频通话几个小时,他有些吃不准了,忍不住问道:

“大哥,昨天我与二哥聊了好一会儿,他说你在荔城三年,绝不可能碌碌无为,说不定那天就会给我们一个惊喜!”

“嘿嘿,大哥,你这三年做过什么大事?能不能和我说一下?我保证不会告诉二哥他们!”

李毅不由一愣。

李毅几个弟弟之中,李禅最有大局观,心思更是极为缜密。

三年时间,李毅暗中只做一件事!

“啪!”

李毅随手拍了一下李枫的后脑勺,笑道:

“不该问的别问,等时机成熟,我会告诉你们!”

“李枫,你眼下要做两件事!一,让王家的人去给我女儿赔礼道歉!二,小冷有什么消息,你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这话说完,李毅眼神颇为复杂的看了一眼李枫,转身离去。

“狗屁王家,连暴发户都算不上!”

在李毅离开几分之后,李枫手中已经有了王家的详细资料,眼神凶狠......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