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归来
  • 狂帝归来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火嘟嘟作者
  • 更新:2022-07-16 06:08: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犀利的问题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李辉夜本是仙魔大陆上一名渡劫期的强大修者,在最为关键的时刻,遭人陷害,最终不幸殒命。再次睁开双眼,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消化了脑海中的陌生记忆,他确定了自己转生成为凡人的事实。机会难得,李辉夜没有别的愿望,只想平淡安稳的度过余生。只是没有想到,实力不允许,竟然意外中得到了各路大佬的追捧……

《狂帝归来》精彩片段

“老子今生东躲西藏,只为平淡度过一生,这点愿望老天也不满足,遭人暗算,死于雷劫之下!若有来世,非得潇洒走一遭!”

李辉夜面对着头顶紫黑色的雷云,肉体消散之前,以全身力量怒吼了一句。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微弱的刺痛感袭来,李辉夜一个激灵翻滚起身朝四周望去。

脚下是木质的地板,桌椅,房间里散落着衣服和速食食品的袋子,电脑音响里还传来游戏人物的呼喝声。这陌生的一切让李辉夜有些惊疑不定。

“这,这是哪?莫非我已经来到了传说中的阴曹地府,没错,这里的灵气如此匮乏,想来正是阴曹地府了!”

李辉夜怔怔道,看着四面八方陌生的场景,潮水般的记忆朝他的大脑中涌来。

他叫李辉夜,是仙魔大陆上一名渡劫期的强大修者,在渡劫前,遭到小人暗算,这才陨落在了雷云之下。

前世的记忆滚滚流过,像清水一样了无痕迹,让李辉夜低叹了一声,随即,他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这幅身体,不由皱眉。

“好俊俏的一幅面孔,倒是比老子以前帅气多了。”

李辉夜低声道,一份不属于他的记忆也涌动起来。他知道自己是占据了其他人的身体,来到了新的世界。

“原来这里叫地球,不是阴曹地府,巧了,这幅身体的主人也叫李辉夜。哎,倒是和我一样,这辈子也是个受人欺负的命,生为富家少爷,竟然还被人打伤,回家躲着。”

李辉夜细细消化着脑海中的信息,不时露出惊愕的表情,显然,地球和他之前所在的仙魔大陆,属于完全两个极端。

李辉夜本身是修者,对于突然发生的事接受较快,一个下午过去,他就已经了解了地球的基本情况。检查了一下身体,运气九阳真气,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这岂不是说,老子在这个世界,就是他们所谓的超人?”

李辉夜惊喜道,脑海记忆里,美国大片里那些所谓的超级英雄,在他想来其实也不过如此。李辉夜哈哈大笑,震得四周家具都随之颤抖起来。

“天呐,地震了,快跑啊。”

不少人家都以为地震了,慌乱地大叫起来。

“看来这力量还得收着点,和我相比,地球上的人类简直都是婴儿啊,哈哈哈哈。”

李辉夜又无耻地大笑了起来,从衣柜里拿出一套崭新的名牌服饰穿上。这身体的主人李辉夜是个标准的富二代,父亲叫李绍,母亲却在生他的时候去世了。

他本身是个学生,在一所名为中海的贵族大学上大二。

所在的城市叫中海市,是华夏国的第一大国际化城市,鱼龙混杂,而李家也正是在这中海市立足扎根,位居顶级家族之列。李家旗下的产业和银行的存款,就李辉夜知道便达数百亿。

、但在家族之中,李辉夜只是个边缘化的角色,在高速发展的李家之中,除了他父亲,没人正眼瞧过他。

“华夏国?中海市?”

李辉夜摸着下巴,这个世界虽然十分陌生,但从先前的认识来看,显然世界上没什么能威胁他的东西,也就是说。

“老子这辈子,可以活得潇洒自如啦!”

李辉夜心头一阵畅快,哈哈笑着便离开了家门,来到外面的大街上。外面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虽然已经入夜,但更显一丝夜的浪漫。

李辉夜住的地方濒临中海市酒吧一条街,在那份记忆里,酒吧可是很好玩的地方。

“上一世,老子清心寡欲,修仙千年也就碰了几个俗世的女子,这辈子可要找回来不可!”

李辉夜走进酒吧街最豪华,消费也最昂贵的夜色大酒吧。巨大的低音炮和音响里,播放着撕心裂肺般的死亡摇滚,各色灯光闪耀,酒吧里乌烟瘴气。

在中央舞池里,不知道多少俊男靓女疯狂地扭动着身躯,李辉夜一双眼睛不住地在其中寻找着春光。此时正值夏季,来酒吧的年轻女子大多身材暴露,穿的很少,旁人在灯光和烟雾下看不清,但李辉夜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世界的美女简直太多了!”

李辉夜兴奋地大笑起来,整个酒吧都震动起来,不过低音炮本来就震感明显,旁人还以为是加大了音量。

在这嘈杂的环境里,李辉夜极为自然地走到吧台,对那调酒师道。

“一杯白兰地。”

那头发染成黄色的调酒师一看李辉夜清秀帅气的面庞,皱了皱眉,似笑非笑道。

“小朋友,还没成年吧,我们这可不让未成年人进来。”

李辉夜一皱眉,双目中爆发出一阵寒芒,突如其来的杀气,令那淡笑着的调酒师心中一颤,差点软倒在地,心想这少年怎么比酒吧里看场子的老大眼神还可怕,连忙低下头去准备倒酒。

“少给老子废话!”

“啪。”地一声,调酒师只觉得脸上一痛,下意识以为自己被扇了耳光,心头一怒,想叫酒吧里看场子的过来把李辉夜带走,一抬头才发现。

“钱!好多钱。”

李辉夜当然知道,到了哪钱都管用,他不想废话,一沓子百元大钞,能有三四千块钱就甩在了调酒师脸上。

“这些够了吧,等会老子要酒,少在那里废话。”

“是是是,您说怎样就怎样!我保证一句废话都没有。”

这调酒师眉开眼笑地收下钱,一幅谦恭的样子,给李辉夜倒上了一杯白兰地。李辉夜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舔了舔嘴唇哈哈笑道。

“痛快!”

这一幕看得调酒师心中暗喜,心想,这小子肯定是第一次来酒吧,不知道洋酒后劲大,等会他喝多了,说不定自己还可以捞一笔。

这时,远处一个包厢里,一伙肩膀上有着青龙纹身的男人眯着眼睛望着李辉夜。

“虎哥,看那小子好像挺有钱,岁数不大,像是个富家公子,要不要等会抢了他?”

一个头发染成红色,打着耳钉的男人道。

“急什么,这种肥羊,跑不了。以为揣点小钱就能到酒吧里随便嚣张,这种上学的小孩,还真是天真,肥羊必须慢慢养着,一点点榨干油水,别一次打怕了。”

一个高大魁梧的光头男人冷声道,其余几个小弟点头称是,这让虎哥露出十分满意的表情。

“要勾搭一下哪个美女呢?似乎这些美女对我都颇有兴趣啊。”

李辉夜面目俊俏,身材高大,又是一身昂贵的名牌服饰,再加上他那种对自身极为自信的狂傲不羁气质,在这酒吧里就是鹤立鸡群的存在,已经有不少来玩的美女对他抛来媚眼。

各色各样的灯光,让李辉夜心头也燥热兴奋起来,正当一个穿着低胸上衣和短裙的少女向他走来时,酒吧的音乐却突然停止了。

一阵清脆如林中树叶被风吹的声音响起,舞池上方的舞台突然出现了差错的蓝色灯光,音响中传来主持人的介绍。

“今天各位一定是不虚此行,因为我们请来了国内著名的歌星,叶可儿小姐,为大家倾情演出。”

话音刚落,李辉夜的目光便被此刻出场的女子深深吸引过去了。她穿着深蓝色落地长裙,一头乌黑的头发,如瀑布般自然垂下,一双浅而细的婀娜眉毛下,是一双深邃而明亮的大眼睛。

紧身的长裙,恰恰勾勒出她傲人的身形,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碧藕似地白嫩手臂露在长裙外,此刻她正拿着麦克准备开口,李辉夜分明听到四周不少人吞口水的声音!

超级美女!无论从容貌、气质还是身材上,都不是此时酒吧里的众人能比得了的,最后击穿李辉夜心头防线的,还是叶可儿动人心弦的歌声!

声音自她樱桃小口中发出,宛如叮咚山泉,穿行林间,让人浑身上下毛孔都跟着舒张起来。台下不少人都是如醉如痴,也有一些人,面露贪婪之色,显然是对叶可儿有着非分之想。

“要是晚上能让叶可儿陪我睡一次,真是做鬼都愿意,大哥,你发个话,兄弟们就愿意把她给你绑来,反正在中海这地界上,我们青龙帮对付一个二线小明星还是很简单的。”

先前那个房间,打着耳钉的纹身男子舔了舔嘴唇,恶狠狠地道,而他的光头老大则摇了摇头,冷笑道。

“叶可儿虽然只是个二线明星,但一向洁身自好,很少来酒吧商演,现在破了规矩,不止一次到夜店场捞金,说明她生活碰上了点问题。只要扣住了她这一点,我们也不缺钱,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她。”

光头老大说完,眼里也闪过一丝邪淫之色。

 

虽然酒吧里无比喧闹,但李辉夜若是愿意,还是能轻易听到他人聊天的声音,正巧刚才这几人的对话就传到了他耳朵里。

当下拉过两个酒保,塞了两叠百元大钞过去,道。

“去把唱歌那美女给老子叫下来,老子要请她喝两杯,叫到这,这两万就是你的。”

那酒保看到钱,先是狂喜,继而露出为难之色,叶可儿再怎么说,那也是明星啊!当下肉痛地摇了摇头道。

“先生,叶可儿小姐是受邀来这里表演的,不是说叫就能叫的,非常抱歉。”

李辉夜一皱眉,骂骂咧咧道。

“看来还是钱不到位啊。”

李辉夜其实随便动动手,就能从疯狂扭动的人群里捞出不少钱来,但是他平时不想动用自己这些能力,太过无趣!

掏了掏包,却发现手里的现金也就三四万的样子,他父亲虽然有钱,但对他这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显然不会给太多,三四万已经够李辉夜以前花的了。

此时叶可儿已经唱完歌,从始到终都保持一幅淡然的笑容,宠辱不惊,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却让人觉得更加遗世独立,似乎和酒吧的气氛格格不入。

“这娘们,什么时候都装出一幅高冷纯洁的样子,老子早就想看看她在床上是什么样了。”

“虎哥,我们就在这动手?会不会有麻烦。”

耳钉男谨慎道,光头阿虎龇牙一笑,借着嘈杂的音乐道。

“这娘们一直以来都在娱乐圈里装纯,不知道多少记者盯着想挖她的私事,在咱地盘动手,只要这娘们不报警,没有任何问题。到时候哥几个轮着来,拿几台DV,给她录下来,告诉她要是敢报警,就把视频公布。”

光头虎哥又恶狠狠地说了一句,带着一群人走了过去,李辉夜眉头一挑,跟了上去。

叶可儿唱完歌,在后台擦了擦香汗,拿了经理给的五万出场费后,明显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有了这笔钱,就可以拿给弟弟了。”

她心想,脚下加快准备离开。

“叶小姐,请到你这样不经常露面的明星可是我们酒吧的荣幸,王老板今晚请你去兴南酒店做客,您真的不去了么?”

那穿着西服的经理似笑非笑地道,叶可儿抿了抿嘴,往后退了两步道。

“王老板的好意,叶可儿心领了。”

叶可儿的语气很生分。她说完,便要从酒吧的一条安全通道离开,她竟是没带任何保镖朋友,不过那经理对此也不奇怪,叶可儿在圈内是出了名的独来独往,也几乎没有任何绯闻。

走出屋子,呼吸到新鲜空气,叶可儿明显舒了一口气,快步离开酒吧街。

“各位大哥,她就是从这走的,你们看,她在那!”

就在这时,七八个穿着黑色弹力背心,留着板寸,胳膊有青龙纹身的男人走了出来,为首的正是那光头男人。

。”叶小姐,你可能不认识我,我叫阿虎,今晚看了你的表演心里崇拜,想请你到外面那玩玩,不知道能不能赏光?“

阿虎淡笑道。

给他们带路的人,却让叶可儿怎么也没想到,是自己的经纪人王立波!此时王立波站在那群纹身男身后,眼神躲躲闪闪。

“王立波,我这么信任你,你.。”

叶可儿的脸色刷地白了下来,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气的。

王立波阴测测地笑了两声,站在光头男人旁边,咒骂道。

“你这娘们,一直不识好歹,凭你早年那些歌,如果你肯配合,早已经是国内的顶级明星,可你偏偏不配合公司,装什么纯?既然这样,公司也只能把你卖了,可别怪我。”

王立波说完,那光头男人拍了拍手走上前来。

“叶小姐,这么晚了没个人送可是很危险的,不然小弟送你回家吧。”

叶可儿看到来人,心中顿时一凛,脚下的高跟鞋一顿险些令她摔倒。

“不用,我自己能走,你们还缠着我的话,我就要报警了。”

叶可儿冷声道,那些纹身男人肆无忌惮地大笑了起来,光头男眼里闪过一丝邪淫道。

“走?叶可儿小姐,来夜色酒吧这种地方演出,不就是图点钱么,看得出来在明星里你是够纯的,这十万当做见面礼,你今晚陪好我了,日后青龙帮会照应你的。”

光头男虎哥拿出一个装钱的袋子,冷笑道。

听到青龙帮三个字,叶可儿嘴唇苍白起来,她当然知道这个中海市本地最大的帮派,自己一个二线明星若是落到他们手里,被拍一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或视频,那日后的一切就全完了。

而且,即使报案,在青龙帮自己的地盘,也多半不会有什么结果,想到这,叶可儿脸色更加苍白起来,在月光下,配着她的冷淡气质,别有一番幽冷的美丽。

“叶可儿,告诉你,别给脸不要脸,听了阿虎老大的,陪哥几个玩玩,你们这种明星谁不知道,只是看谁给的价码高罢了.。”

光头男人身后那耳钉男站了出来,趾高气昂地刚说一句话,就听啪地一声爆响,那耳钉男身体像陀螺一样原地打转了好几圈,一口血雾喷出,牙掉了两颗。

“我说,人家叶可儿都说不用你们送了,都还在这墨迹什么啊,通通给老子滚蛋。”

“谁!”

这时人们才注意到,叶可儿身边不知何时多出了个人,站着比一米七零的叶可儿还高一个头,但模样却十分年轻,像是个学生,正是李辉夜。

错愕只在光头男人的脸上持续了片刻,便化成了冷笑。耳钉男人被一巴掌扇得晕头转向,脸上肿起巨大的手印,此刻正怨毒地盯着李辉夜。

“小子,不管你是谁,今天你完了。”

他冷冷地道。

“我完了,我去你的。”

李辉夜闻言又是一巴掌扇过去,青年怎么也没想到对方根本无视自己威胁,只觉得巴掌越来越大根本躲不过去,啪地一声又被扇倒在地上。

这一手可真是让虎哥等人刮目相看了,如果说先前那是偷袭,但这下,李辉夜像就像一阵风似地,巴掌扇下来,旁人还没看清,耳钉男就已经被打倒了。

“怪不得叶可儿小姐有恃无恐,原来是带了保镖来,不过你未免太天真了点吧,在中海市这个地界,就凭一个练过几手的小子就想镇住我青龙帮阿虎?哼哼。”

光头男人阿虎自然而然地冷笑起来,他周围那七八个黑衣人也都冷笑起来,隐隐围了上来。王立波本来有些害怕,以为叶可儿早有防备,此时见李辉夜只是一人,便又成竹在胸起来。

“叶可儿,怪不得你不服从公司的安排,原来是你在外面养了男人,真是够不要脸的,还是小白脸,原来你好这口!”

叶可儿心跳加快,看着身边一脸无所谓的李辉夜,心里焦急起来。

“你们误会了,我不认识这少年,他只是路过,你们别为难他!喂,同学,你快走吧。”

叶可儿虽然也非常需要帮助,但她真不想拖着一个看起来如此清秀的男孩趟这浑水。她拉着李辉夜的胳膊,李辉夜只觉得叶可儿的手仿似温玉一样顺滑,他不由蹭了两下。

“舒服啊。”

叶可儿此时早已经背心流汗,一股淡淡的幽香从她身上散发出来,李辉夜闭上眼睛颇为欣赏地嗅了两下。

“你这小子,都什么时候了,竟然心思还不老实。”

叶可儿看他动作怎么会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一时间有些羞恼。

“我看着小子是脑子残了,敢找我们的事,废了他!扔到红浦江里喂鱼!”

光头阿虎眼里闪过一丝残忍,自从他成为青龙帮酒吧街的头目后,哪怕是附近的大老板看他也得敬三分,眼前这面容俊朗的小子竟然对自己如此轻视,阿虎自然生起了杀心。

“喂,你赶紧跑啊!想帮我的话,跑了可以先报警,别在这里送了命。”

看到那几人扑过来,叶可儿是真急了,拉着李辉夜往后走,这时她耳边又传来了李辉夜狂妄的大笑,只见一道残影闪过,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阿虎和他七个手下,竟然和先前那人一样,都像陀螺一样原地打转,口喷血雾,不知道掉了多少颗牙齿。

“你,你。”

阿虎满嘴是血趴在地上,惊骇地望着李辉夜,还是昏了过去。王立波左右看看,突然发现旁边的人竟然都倒下了,竟然是吓得魂不附体。

“叶,叶可儿,你完了,你买凶杀人!我要告你。”

“我买你的头!”

李辉夜好像对扇耳光十分热衷,又是一个大耳刮子扇在王立波脸上,将他狠狠地拍在了地面上。

而李辉夜,拍拍手,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淡笑着走了回来。

“大美女,这下可以和我喝两杯了吧,嘿嘿。”

叶可儿呆住了,眼前俊俏的少年在她眼里变得神秘而高大起来。

叶可儿毕竟是明星,深呼吸了两下平复心情,便注意到眼前的李辉夜,其实眼里也带着**的欲念。不过,不知为什么,叶可儿没觉得他可恶。

“你想泡我啊?小色狼。”

李辉夜拉着叶可儿离开了现场,叶可儿本觉得李辉夜面目清秀,是个大学小男孩,不过转头发现李辉夜的眼睛不时朝自己飘来飘去,脸色不由地红了。

“哈哈,那是当然,不然老子为何上演一出英雄救美,跟老子走吧。”

“你也算英雄?小小年纪,就有那些坏心思,才多大岁数就敢自称老子。”

叶可儿啐道,却楞了一下,不知为何今天自己这么多话。娱乐圈里浮浮沉沉,见识的阳奉阴违者不少,却从未见过像眼前少年一样,似乎什么都摆在明面上的。

“老子可活了上千年了.。”

李辉夜心里嘀咕。

他想徒增杀孽,只是把那些人打晕了而已。

二人没有返回夜色酒吧,而是沿街而行,找了一家安静的酒吧,一个披着长发的女歌手在上面唱民谣歌曲,也很动听,不过比起叶可儿来,自然是差的远了。

本来叶可儿以为自己刚脱离虎口,又进了狼窝,只是面前少年实在无法让她生出危险的感觉。从之前危险里脱离出来,叶可儿也仿佛彻底松了口气,两人坐在偏僻角落。

“小鬼,你想泡我的话,也不是不行,有个要求,服务员,上酒。”

叶可儿没李辉夜那么阔气,只是拿了五百块出来,买了几瓶洋酒放在桌上。

“你陪我喝酒,如果你能把我灌醉,就算你赢了。”

叶可儿看着李辉夜,美目中露出一丝狡黠,心里产生了恶作剧的想法。李辉夜看她那目光,就知道她心里有鬼,随即哈哈笑道。

“你莫非以为我年纪小,就不能喝?告诉你,你李辉夜大爷是不可战胜的。”

李辉夜拿起一瓶,叶可儿也没看清他用什么手段,那酒瓶盖子砰地就飞了起来,李辉夜仰头便要灌。

“等等,别对瓶吹呀。等我先去一趟厕所。”

“真是,喝个酒还磨磨唧唧的。”

李辉夜挥挥手道。

叶可儿美目一颤,不知道在想什么,匆匆去了趟厕所,几分钟就回来了。这酒吧十分清静,没多少客人,叶可儿也就摘下了自己的墨镜。

不过那几个侍者看叶可儿二人要了好几瓶高度洋酒,都饶有兴致地不时往这个方向看,在他们看来,李辉夜多半是在打肿脸充胖子,装能喝。

这虽然是洋酒,但也有四五十度,一瓶下去一般人就得倒下,哪有人一口气要五六瓶的?

“我给你倒上,小弟弟,输了可就没机会了。”

叶可儿伸出白皙的手,五根手指像水嫩的小葱一样,看得李辉夜又是一阵心神摇曳,不由端起高脚杯道。

“老子先来,你跟上吧。”

说罢,一饮而尽。

看着李辉夜竟然端起满杯就干,叶可儿也放下了心头一直锁着的心事,想放松一下,论酒量,她在圈内是不惧任何人的。以往有几次不得不陪的酒局,有几个老板相继想要给她灌醉,最终结果,反而是叶可儿潇洒地离开。

那几个老板,却都躺在桌上烂醉如泥了。

由此,圈内人也明白过来,叶可儿不想醉,不想陪,谁也不能强迫她。

在叶可儿看来,李辉夜虽然身手好,但看起来就是个大学生,酒量和自己根本没法比。

“喂,你们看,那桌客人,干了那可是四十多度的洋酒。”

“干了有什么了不得的,装呗,我现在就怕他们吐在店里,收拾起来恶心死了。”

后面说话者侍者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地望过来,但目光却离不开了,叶可儿平时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也极为洁身自好,但今天明显是敞开心怀,看到李辉夜连干两杯,竟然紧跟着不放。

“小家伙,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叶可儿想歇一会,李辉夜一抹嘴边,大大咧咧道。

“我叫李辉夜,你的名字我已经知道了,叶可儿是吧。”

叶可儿点点头,刚想再说两句话缓一缓,然而李辉夜根本没给她这个机会。

李辉夜喝酒,竟然像喝水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连干五六杯不停!这喝法,谁来了也不行啊。

“喂,李辉夜,你想泡我也有点诚意,就这么急把我灌醉吗,我看你马上就要醉倒了吧

叶可儿啐道,和她这个大美女单独坐在一起共饮,多少人都抢破了头,眼前这青年却好像满不在乎是的。

。”啥?不是你说的比比酒量么,你要认输么?“

李辉夜睁大眼睛道。

叶可儿倔强劲也上来了,跟着就干了五杯,道。

。”还嘴硬,好,我看看你能喝道什么时候“

这举动倒是让李辉夜瞪大了眼睛。

“咦,你这丫头,倒是倔强啊,你能和老子比么?”

李辉夜放下酒杯,伸手去阻止她,叶可儿此时明显有些多了,摇晃着轻轻推开了李辉夜的手臂,佯装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

“臭小子,我比你大好几岁,还自称老子!我,我可还没认输呢。”

看李辉夜说话之间竟然又干了一杯,而且明显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叶可儿心中有些悲愤,怎么也想不到,面前这个少年模样的家伙酒量如此变态。

。”老子比你大几千岁!“

李辉夜心里嘀咕,这话倒不能说出来。

说着,叶可儿又举起杯来,却被李辉夜一把按住,道。

“你不能喝了。”

“怎么,你是想投降么?小弟弟,那我可不能陪你了呢。”

叶可儿强行喝完第三杯,双颊明显红润了起来,竟然让她多了一丝妩媚,看得周围那些侍者都不由痴了,时不时把目光朝这边瞟来。

“投降?老子就给你喝个看看,让你心服口服。”

李辉夜冷笑一声,一挥手。

只听砰砰地一串瓶盖碎裂的声音,那五瓶酒的瓶盖竟然同一时间开启。看的旁人都呆住了。

“这,这是变魔术呢吧,我在酒吧干这么多年,见过拿筷子开瓶盖的,见过那打火机的,这一挥手瓶盖就开了还是头一回见。”

在四周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下,李辉夜风卷残云一般将余下的五瓶洋酒喝了个干净。然后没经叶可儿同意,一把将她不盈一握的腰肢揽住,叶可儿惊呼一声,脸色潮红起来。

“哈哈哈,这下认输了吧,还不跟老子走!”

“这,这真是见到海量的了。”

李辉夜这一口气干掉数瓶洋酒的壮举让旁边的侍者都呆住了,都在视频上看过6斤姐,20斤哥,但现场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能喝的。叶可儿也明显被镇住了,竟然没来得及推开李辉夜。

她在娱乐圈内确实洁身自好,没和其他男人传出什么绯闻,但其实叶可儿并不排斥男人,只是长久接触那些人多数令她反感。今天几杯酒下肚,被李辉夜炽热的大手揽住,竟然让她生出一股刺激和冲动。

她抿着嘴唇,在李辉夜耳边低声喃道。

“去,去我家吧,就在不远海湾花园二号楼。”

说完这话,叶可儿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随即小脸像充了血似地红了起来,像熟透的苹果。

“还挺懂事,我看你之前耍小聪明,以为是想耍老子,哈哈原来是想喝点酒有些情调,走。”

李辉夜一听,哈哈大笑一声,捏了捏她腰间的软肉,叶可儿想要拒绝,被他一掐却浑身酸软无力,一种前所未有的麻痒和刺激朝全身袭来。

李辉夜毕竟是千年的修者,气息强大,那股与生俱来超脱常人的自信和气质早已根植灵魂,自然不是其他凡夫俗子比得了的。强者,自然有他独特的气场!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