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姻缘天才萌宝来助攻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苏鸯为了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被迫参加了一场相亲,对方是秦氏集团的总裁。可是当她来到约定地点之后,并没有见到秦骁,只见到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小正太。大总裁姗姗来迟,不光单方面宣布相亲成功,甚至主动求婚。就这样,苏鸯莫名其妙的成为了秦太太,同时身边还多了一个拖油瓶……

《天作姻缘天才萌宝来助攻》精彩片段

出租车在一家豪华的酒店门口停下,苏鸯匆忙给钱,径直下了车。

她要迟到了。

虽然这次的相亲她并不情愿,但也不想让别人等她。

一路拎着包小跑进了酒店,苏鸯在大厅里扫视了一眼,很快找到了约好的位置。

只是……

那个位置上坐着的人,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她的相亲对象。

靠窗的位置,一个大约四五岁的漂亮娃娃穿着一套白色的西装,带着红领结,正襟危坐,不时地扭头四下看看,像是在等人。

苏鸯在原地看了一会儿,迟疑地走了过去。

“小朋友,你是……”苏鸯后面的话还没说完,那小孩突然仰起了头。

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有褪去,白嫩的小脸却一本正经的板着,怎么看都觉得违和,却又透露着可爱。

苏鸯被萌了一下,语气变得更温柔了,“你是在等爸爸妈妈吗?阿姨陪你一起好不好?你想吃冰淇淋吗?”

没有哪个小孩子能抵挡得了冰淇淋的诱惑。

说完,苏鸯转身要叫服务员。

“冰淇淋吃了会拉肚子,阿姨你不会不知道吧?”

她刚叫了服务员,身后响起了一道奶声奶气的指责。

回头一看,刚才还面无表情的小朋友已经换了个姿势,小肉手托着婴儿肥的脸,一脸鄙夷地看着她。

苏鸯:“……”

她居然从小朋友的脸上读出了鄙夷?

“这位小姐,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员走了过来。

苏鸯回过神来,“请给我来一份……”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爹地经常带我吃。哦对了,我还要一份水果沙拉。”秦希接过苏鸯的话头,伸着指头在菜单上指了几样菜,抬头看向服务员。

这么小,还会自己点餐,长得还这么可爱……

服务员被他萌的肝颤,甚至都没问苏鸯的意思,直接答应了下来。

旁观了他点餐过程的苏鸯一时说不出话来。

如果她没看错,这孩子点的都是最贵的……

“谢谢阿姨。”秦希看到她肉痛的表情,似乎觉得很是有趣,弯了下嘴角,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来。

苏鸯:“……不用谢。”

正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小男孩奶声奶气的声音再次传来,“阿姨你是来相亲的吧?”

闻言,苏鸯愣了一下,惊讶地看着面前一脸审视的孩子。

他怎么知道?

“你穿的这么简单,也太不把这场相亲放在心上了。”秦希并不理会她的想法,靠在座椅靠背上,一副大评委的派头。

苏鸯垂眸看着自己特意挑选的水蓝色长裙,对她来说,这已经很正式了。

“颜色倒是不错,没那么死板。”秦希看她诧异的样子,眼珠子一转,从她身上移开了视线。

就在苏鸯刚松了一口气时,那头奶声奶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那你是不是不会化妆?还是你不把这场相亲放在心上?为什么不化个妆再来?”秦希看上去像是有些生气,眉毛微微皱着,瞪大了眼睛看她。

苏鸯被他一再点评,就差没拿出镜子当场看看自己精心化的淡妆是不是掉了。

好歹这场相亲关乎她跟苏家的关系,她还不至于那么不上心。

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服务员把秦希点的菜端了过来。

两人对视一眼,苏鸯为刚才自己泛滥的同情心感到后悔,浅笑道:“小朋友,你乖乖在这里吃东西不要乱跑哦,阿姨还有事要先走了。”

再不走,她可能就被这个孩子气死了。

“不行!”

秦希埋头吃了口菜,听到她说要走,一下子急了,抬头喊了一声。

“怎么了?”苏鸯到底还是心软。

“你……爹地……爹地说,让我在这里等你。”秦希终于说了实话。

苏鸯拧眉,照他这个意思,这次的相亲对象居然有一个这么大的孩子,她居然不知道?

看她突然变了脸色,秦希似乎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急忙补了一句:“反正你不许走!你要是敢走,我就告诉大家你要拐卖我,报警把你抓起来!”

报警抓她?

苏鸯脑子里的思量被这句话一扫而空,只觉得难以置信。

这一家子都是什么人?

“爹地!”突然,对面的孩子扬声叫了一句。

接着,苏鸯听到身边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男人逆光而来,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更加衬托着他面白如玉。

金丝边眼镜架在翘挺的鼻梁上,薄唇抿着,像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人,带着让人惊艳的魔力。

两人对视,空气有刹那间的凝滞。

等苏鸯缓过神,那人已经移开了视线,颀长的身形出现在她对面,跟那个孩子的并排坐着。

“抱歉,公司有事,让你久等了。”秦骁扶了下眼镜,视线从她脸上一扫而过,落在一旁的秦希身上。

他的态度有些冷淡,连道歉都让人觉得是有些敷衍的。

苏鸯心里的震惊转为了恼怒。

“这位先生,让一个女人等你这么久,你不觉得很失礼吗?”

闻言,秦骁转过头来,脸上波澜不惊,“我记得我已经第一时间道歉了。”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他越冷淡,苏鸯越气。

说完又想起刚才小男孩说的话,气得把手里的包放在了沙发上,想要跟他理论,“还有,您有孩子相亲之前为什么不和我说一下?你这属于欺骗对吗?”

空气出现了一瞬的凝滞。

苏鸯脸上满是恼怒,蹙眉等着那人的回应。

半晌,秦骁发出一声轻笑,看了眼身旁心虚的儿子,挑眉道:“苏小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一位儿童心理医生。”

苏鸯不解。

“我觉得,你不该当着孩子的面跟我讨论这个话题,对他很不好。”秦骁温润一笑,抬手从秦希头上抚过。

话音刚落,那头秦希立马乖乖坐直了身子,墨黑的眸子写满了难受,“爸爸,阿姨是不是不喜欢我,会因为我不要你吗?”

这父子俩一唱一和,倒显得是苏鸯不讲道理了。

“我……”苏鸯心里对着男人的不满更甚,还想开口教训。

“爹地!”秦希的奶音打断了她的话。

两人齐齐瞪着秦骁,片刻后,秦骁抱歉地对苏鸯笑笑,扭头看向自家儿子。

苏鸯没说出口的话被堵了回去,在心里生着闷气,看那对父子在自己面前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什么,还时不时地往她这边看一眼。

过了半天,两人像是说完了,那人噙着笑扭头看她。

从他坐在苏鸯对面开始,脸上就一直挂着笑,一派斯文。

“苏小姐,刚才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秦骁,秦氏现任总裁,也是你今天的相亲对象。”秦骁不紧不慢地开口,“这次的相亲我很满意,我们可以确认关系。如果想要有更进一步发展,就更好了,结婚时间由你决定。”

苏鸯都快被气笑了。

先是迟到,让他儿子批判她半天,一来就跟儿子一唱一和,现在还单方面宣布相亲结果?

这人以为她是来求人的吗?

“不好意思,秦先生,相亲可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事,你觉得满意,我只觉得扫兴。”伸手拿过一旁的包,苏鸯又道,“和我相亲的优秀的人很多,我暂时不想去给人带孩子。”

说完,刚起身要走,余光却扫到那头突然飞过来一个东西。

刚才那孩子吃的津津有味的奶油蛋糕猝不及防地落在了她裙摆上,黏腻的奶油沿着裙摆缓缓滑下,留下了一道刺眼的污渍。

苏鸯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朝蛋糕飞来的方向看过去。

秦希还扬着小手,手心满是奶油,对上她的视线时,脸上没有一点抱歉的意思,反倒是比她这个受害者还要生气的样子。

“秦先生,麻烦看好孩子。”

苏鸯已经被气的没脾气了,扭头对着秦骁说了一句。

话音刚落,一阵刺耳的尖叫打破了大厅的寂静。

“我不要你管!你这个坏蛋!为什么不要我跟爸爸!”秦希涨红了脸,一遍又一遍地质问,满是奶油的手在桌面上胡乱拍打,弄得桌子一片狼藉。

大厅里的人纷纷朝这边看了过来。

“赶上好戏了。”

“这女的怎么想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

周围陆续响起了议论声。

苏鸯一身的奶油,就那么顶着周围各异的目光,耳边是孩子声嘶力竭的质问。

就好像她真的做错了什么。

一时间,苏鸯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想赶紧离开这个混乱的地方。

“等一下!”

不等她转身,一只手有力地握住了她的手腕,让她被迫停下了脚步。

苏鸯微怔,在看清那人的脸以后,抬手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低声质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孩子在一边扯着嗓子哭闹,周围全是看戏的人,当父亲没有第一时间安抚孩子,却跑来纠缠她!

还嫌她不够狼狈吗?

男人被这一巴掌打的偏过了脸,眼镜掉落在一边的地上。

苏鸯索性破罐子破摔,站在原地等着秦骁发火,最好能给她个解释。

不料,秦骁只是从地上捡起眼镜,戴好之后依然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

他扭头看了眼还坐在沙发上扬着嗓子尖叫的秦希,沉声道:“吓到你了,不好意思。”

苏鸯不为所动。

这个道歉依然没有诚意。

“希希每次受到刺激就会失控,我说什么都听不进去。你是医生,能不能帮帮我?”秦骁放缓了声音,脸上的神情也严肃了起来。

闻言,苏鸯心里一紧,视线落在那头哭闹的孩子身上。

这才发现,这个孩子的哭闹不同于一般孩子的哭闹,他的爆发是没有对象的。

她早就已经离开了座位,那个孩子却依然看着她原来坐着的位置,手上也只是机械地重复着拍打的动作,像是感觉不到疼。

好像是陷入了自己想象的世界中,无止尽地嘶吼尖叫。

“你怎么不早说?”拧眉不悦地看了秦骁一眼,苏鸯慢慢地朝秦希身边走去。

她身后,秦骁扶了下眼镜,目光紧紧地锁在她与秦希之间,眸色深沉。

在苏鸯接触过的孩子里,秦希这样的是少数,起初跟正常孩子哭闹无异,时间长了才会发现问题。

她坐在秦希身边,一只手有技巧地在他背上抚摸,一只手顺着他挥舞的动作把那只涂满了奶油的手握住。

看到她的动作,秦骁拧眉,根据他的经验,这样做是没有作用的,秦希只会越来越激动。

如他所想,秦希抬起另一只手又一次试图拍打,甚至几次误伤到苏鸯。

苏鸯面不改色,忍下疼痛,凑近秦希耳边,不停地安抚。

不知道她到底说了些什么,秦希竟然真的慢慢安静了下来。

秦骁眼底闪过一丝诧异,看着秦希慢慢倚在她怀里,缩成了小小的一团……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