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穿九岁小娇娇
  • 胎穿九岁小娇娇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画笔敲敲作者
  • 更新:2022-07-16 06:15:00
  • 最新章节:第3章,谁也越不过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颜花溪带着空间穿越到古代,本想安稳的生活,哪曾想,她的父亲是个县令,刚刚穿越过来,一家人就从乡下搬到了城里。从此,安稳的生活不复存在,处处都是勾心斗角,为了掌握话语权,颜花溪买庄子、种花卉、种药材,成了远近闻名的女商人,她不仅发家致富了,还辅佐父亲步步高升,平步青云。谁也没想到,从乡下过来的颜家,竟然能进入京城圈子,成为显赫名门……

《胎穿九岁小娇娇》精彩片段

金秋八月,艳阳高照。

一望无垠的大地上,金黄色的稻海在微风的吹拂下,掀起层层稻浪。

摇曳舞动的金浪中,一个身着绿色袄裙、梳着丱发的小女孩闭着双眼,双臂大张,一脸惬意的沉侵在这滚滚稻香中。

“稻花~”

“稻花~”

独属于少年所有的、清脆、无忧又欢悦的响亮声由远及近,随着微风快速扩散进了稻浪中。

小女孩听到声音,双眼一下就睁了开来,脑袋一歪,就看到田垄上那风一般的少年正一边挥手一边朝她飞速奔来。

看到少年,小女孩眉眼一弯,脸上立马浮现出灿烂的笑容,举起手就朝着少年挥动了起来:“三哥,我在这!”

颜文涛看到小女孩,神色一喜,修长的双腿迈得更加大了。

金色稻浪中,绿色小女孩浅笑站立,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红,眼似星辰,肤若凝脂。

就算是看了九年了,颜文涛还是觉得他家的大妹妹怎么也看不够,活像是神仙身边的玉女一般。

“三哥,你怎么来了?”

少年一到,小女孩就笑吟吟的开口了,白皙细腻的双颊因艳阳照射微微有些泛红,视之越发的娇憨可爱了。

“你还问,这么大的太阳你说你跑出来做什么,也不怕把自己晒黑。”

颜文涛一到,立马就将戴在头上的草帽取了下来,仔细的戴在了小女孩头上。

“看看,脸都晒红了,回家后,祖母肯定得骂你。”

小女孩乖乖的站着,任由少年给自己戴帽子,等戴好后,才亲昵的挽起少年的手臂,撒娇道:“祖母要是生气了,三哥可得帮我求情。”

“你呀!”颜文涛用手指点了点小女孩的额头,神色又是宠溺又是无奈,“走吧,我们快回去,大伯来信了,祖母等着你读信呢。”

“啊?”

小女孩愣了一下,“怎么这个时候来信了?”

颜文涛摇了摇头:“马上要秋收了,估计是询问我们什么时候去大伯任上的县城吧。”

小女孩可有可无的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对此毫不在意。

见此,颜文涛乐呵一笑:“怎么,你就不想见到大伯大伯母?”

大妹妹出生那年,大伯中举,第二年就以三甲同进士的身份被任命为七品县令,那时大妹妹年幼,祖母身体又不好,大伯上任不好带着两人,两人便留在了老家。

这一留,八年过去了。

看着长到九岁才见过自己父母几面的大妹妹,颜文涛眼中闪过一丝心疼。

“想见呀!”

小女孩很是不走心的回了一句。

相较于被约束在深宅后院,她更喜欢无拘无束的田园生活,若是可以,她宁愿一辈子呆在田野间,做个安逸闲人。

这时,两兄妹已走上了乡间大路,周边的人一下就多了起来。

“哎呀,是稻花和文涛呀!”

“三叔!”

“吴老爷!”

“六婶子!”

“五伯伯!”

两兄妹乖巧和乐的同众人打了一通招呼,引得周围人脸上的笑容越发深了。

“这么大的太阳,你们怎么也出来了?”

“还能是什么,肯定是稻花又出来巡视他们家的稻田了。”

这话一出,众人都开心的大笑起来。

小女孩也跟着笑:“不看不行呀,我家可就指着这点收成了。”

“稻花,听婶子的,你爹爹可是县令大老爷,你这个官家千金用不着像我们这般辛苦,好好回家享你的福吧。”

小女孩笑回道:“婶子,县令也要吃饭呀!”

“哈哈哈,瞧瞧咱们稻花,这么小就知道帮补家里,难怪颜老太太那般稀罕她。”

“可不就招人稀罕吗,老汉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孙女,也得往死里疼去。”

听着众人说笑逗乐,小女孩脸上始终洋溢着微笑,一手挽着自家三哥,一手插在田边的稻穗中,步子轻快,一蹦一跳的朝着村中最气派的房院走去。

两兄妹走远,人群中立马传出不和谐的声音。

“在招人稀罕有什么用,还不是个丫头片子!”

“癞二,你少在这里喷粪,人家稻花招你惹你了?”

“我就是看不上你们这么巴结一个小丫头,她那县令老爹但凡稍微有些看重她,也不会把她留在老家,一留就是八年。”

“你不知道就别瞎说,稻花这是在替父母向颜老太太尽孝呢。”

“哼,这不过是忽悠外人的鬼话,你们也信?我可听说了,颜县太爷在任上娶了一位书香门第的小妾,那小妾生了一对龙凤胎,龙凤胎中的女儿那叫生得如花似玉,颜县太爷喜欢得不得了。村里长大的稻花跟个村姑似的,颜县太爷能喜欢才怪......”

农家汉子说话声音特别的大,再加上乡间空旷,即便走出了一段距离,颜文涛两兄妹还是能断断续续的听到众人的谈话。

“三哥,你做什么?”

小女孩一把拉住想要折回去理论的颜文涛。

颜文涛生得牛高马大,不过十三岁,身高都快赶得上一般成年男人了,小女孩差点没能将人拉住。

“我要去教训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的癞二。”

看着气呼呼的颜文涛,小女孩一下就笑出声:“哟,三哥可以呀,你现在都能出口成章了!”

颜文涛是出了名的不喜读书,听到妹子的取笑,心中的怒气消散了一些。

小女孩趁机一把将人给拉了回来:“不过是一些外人无聊的议论,干嘛那么认真?”

颜文涛伸手想揉揉小女孩的脑袋,可惜被草帽给阻挡了:“稻花,你不要听他们胡说,你是咱们颜家的嫡长女,那小妾的女人肯定越不过你去。就算......就算......”

小女孩歪头看向脸都憋红了的颜文涛,圆溜溜的杏眼狡黠的转了转,灿笑道:“就算什么?”

颜文涛一咬牙:“就算大伯真的喜欢那小妾的女儿,你也别怕,你还有祖母和我们呢,我们肯定不会让你被欺负了去!”

小女孩粲然一笑,露出有些晃眼的白牙,右手在田边的稻穗中来回翻转,当看到掌心那朵绿色的稻花颜色又加深了,眼中的笑意就更浓了。

“是呀,万事有祖母,爹爹就能官再大,还敢不听祖母的?”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担忧。

“稻花,你这疯丫头还不赶快给老婆子滚回来,真想被晒成黑炭呀!”

中气十足的叫喊声从十多米之外的庭院中传出,一听,就知道说话人身体倍棒。

小女孩身子抖了抖,一脸无奈的迈着小短腿跑向大门,边跑还边大叫:“祖母,你可爱的小稻花回来了!”

“你还知道回来呀!”

一踏进大门,稻花脑门上就被敲了一个爆栗。

“哎哟,三哥救命呀,祖母不爱稻花了。”

清脆悦耳的少女声在院子里响起。

接着,院子里就是一阵鸡飞狗跳。

“你这疯丫头,三天不打就要上梁揭瓦,这么大的太阳也不怕晒伤,天天往外跑,稻田里是有金子呀,还是有银子,这么吸引你?”

“有金子!祖母,你看那金澄澄的稻谷是不是就跟金子一样呀?”

“狗屁金子,人家的闺女恨不得一天到晚都捂在屋子里,你倒好,不把自己晒成黑炭,你就浑身不自在是不是?”

“祖母,冤枉呀,稻花才不想晒成黑炭呢,我往外跑是因为知道自己晒不黑,谁让我遗传了祖母天生丽质的好皮肤了呢。”

“你别给我贫嘴,再好的皮肤也没你这么糟蹋的。”

院子中,绿衣小女孩如脱兔一般围着院子打转,身后,一个精神抖擞、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老太太健步如飞的追赶着。

“颜稻花,你给我站住。”

“不要,祖母先停。”

“我就不信老婆子我今天还抓不住你这小丫头了。”

“......祖母,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中午出去了。”

“还以后,你没以后了。”

“不要啊~”

看着一老一小,脸不红气不喘的你追我赶,屋檐下的一众人无不一脸叹服。

“娘这些年的身子是越来越好了。”鄢家三儿颜致强笑看着院里嬉闹的两人。

妻子吴氏抿嘴一笑:“可不是吗,只要有稻花在,娘就没有闲住的时候,这人一动起来,精气神自然就好了。”

颜文涛无语的看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父母:“爹、娘,劝劝吧,太阳这么大呢,当心中暑。”

听到这话,颜致强这才急忙收起脸上的笑容,快步走进院子,一把抓住脸颊红扑扑的稻花,回头看向老太太:“娘,儿给你抓住稻花了,咱进屋好好教训她。”

看着三叔手臂上那连衣服都遮挡不住的鼓鼓肌肉,稻花很是识时务的没有挣扎,可怜巴巴的看向稍微有些气喘、疾步走过来的老太太。

“你那么大劲儿干什么,她才多大,哪能经受得住你这么提着?”

见长孙女被三儿提拎在手里,老太太立马不乐意了,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并快速从他手中将人接过。

颜致强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一脸的无奈。

他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整个家中,就属母亲最宝贝稻花,她教训人可以,可要是别人敢动稻花一下,她立马就不干了。

“走,跟我进屋。”

颜老太太瞪了一眼长孙女,拉着她的手朝堂屋走去。

稻花这下不闹了,亲昵的依偎着老太太:“祖母,我以后不敢了。”

颜老太太冷哼了一声:“你就是敢,以后也没机会了。你爹娘来信了,以后他们会亲自教导你的,我看你还怎么野?”

闻言,稻花原本还笑吟吟的脸立马垮了下来:“祖母,我们可以不去吗?就留在颜家村,我觉得这挺好的。”

颜老太太伸手点了一下孙女的脑门,有些恨铁不成钢:“你呀,有些人想住进县城还没机会呢,偏偏你是个怪胎,让你去还不肯。”

稻花撇了撇嘴:“县城哪有村里自由自在。”

颜老太太知道自家孙女的性子,也没劝说什么,拉着她来到水盆前,亲手挽起帕子给她擦脸:“你也就生得还不错,不显黑,要不然天天这么野,长大后看你还怎么嫁人?”

听到嫁人二字,稻花直接哆嗦了一下,哀怨的看着老太太:“祖母,什么嫁人不嫁人,人家还小啦!”在古代讨生活不容易呀,明明才几岁就要考虑以后嫁人的事了。

看着孙女夸张的表情,颜老太太笑了一下:“小什么小,你今年都九岁了,有些规矩也该学起来了。往年你母亲来信想将你接过去,你都以老婆子我为借口糊弄过去了,这一次,你爹娘要将咱祖孙都接过去,我看你还有什么理由?”

“什么嘛!”稻花摇了摇老太太的手臂,气鼓鼓道:“人家才没有用祖母做借口,孙女就是舍不得离开祖母嘛。”

“别摇了,摇得老婆子头晕。”颜老太太拉着孙女坐下。

稻花看着颜老太太,再次确认道:“祖母,真的要离开,非去不可?”

颜老太太肯定的点了点头:“非去不可。你呀,我都不知道你这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在村里长大,日后你就是村姑,去了县城你就是官家小姐,你自己想想吧。”

稻花知道这次怕是非走不可了,便没在这事上多纠结,而是问道:“那三叔三婶他们呢?”

颜老太太:“他们也去,你父亲来信说了,这一次他可能还要连任,你娘在那边购置了一些田地,你三叔他们过去刚好帮忙照看一下。”

稻花双手拖着腮帮子,疑惑道:“爹怎么还没升迁?他当县令这都连着当了三任了!”这能力好像有些不行呀!

颜老太太斜了一眼孙女,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显然也是在为大儿子担心,叹气道:“你父亲寒门出身,底子薄弱,仕途上也没个人可以相互扶持的,升迁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这话稻花不知该如何接了。

她虽多活了一世,可还真没接触过官场。

见老太太情绪有些不高,急忙转移话题:“那家里这些怎么办?”

颜老太太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我已经想好了,家里的田地就佃给族里那些日子过得紧张的人家照看。至于房子,五房的致信去年因救人断了一条腿,平时找不到什么活计补贴家用,就让他们一家住进来帮忙看着吧。”

见颜老太太将一切都打算好了,稻花彻底死了心:“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秋收过后!”颜老太太见孙女面露不舍,揉了揉她的脑袋:“你呀,生在福中不知福,去见当县太爷的爹,还这么不情愿。”

“我没有不情愿啦。”

稻花嘀咕道,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相处。

胎穿过来的时候,她这世的父母可还没她前世大呀!

颜家村。

颜家大院。

稻花端坐在堂屋,认真的记录着今年的收成。

颜老太太坐在一旁,一脸慈爱的看着她,见孙女一笔一笔将收成记录得清清楚楚,脸上不由越发的满意和骄傲。

她知道,村里族里私底下没少说她偏心,放着孙子不疼,偏偏将一个小丫头片子疼到了骨子里。

可那些人也不看看,她家稻花多招人稀罕。

不仅模样长得好,还特别的旺家。

一出生,她那连考了两次都落榜的大儿就中举了,第二年更是金榜题名,中了三甲同进士,被任命为了七品县令。

这之后,在颜家村只能算中等人家的他家,开始一年好过一年,逐渐的兴旺起来了。

除了这些,那丫头还特别的暖心,暖得人的心都要化了。

孩子他爹死得早,她年纪轻轻就守了寡,为了拉扯大四个孩子,她只能没日没夜的做活,长年累月下来,身子亏空得厉害。

大儿被任命为县令那年,她觉得能跟孩子他爹交代了,心里一直憋着的劲儿一下就松了,然后她的身体就不行了。

从那以后,她就不能在做重活,平时也是气喘吁吁,汤药不断。

大儿上任时,稻花被留在了老家,一是孙女当时还小,不好长途奔波;二是,稻花生得白嫩乖巧,大儿见自己喜欢,便特意将稻花留下来给她解闷逗乐。

这丫头五岁那年,也不知从哪听来的消息,说是十几里外的山神庙的和尚能治自己的病,就偷偷的跟着村里赶庙的人直接上门求药去了。

三伏天的太阳烤在大人身上,大人都会觉得生疼,何况是那么小小的人儿。

当看到稻花,跑了几十里路,跌跌撞撞捧着求来的药回来时,她的心啦,就从来没那么软过。

说来也奇怪,从那以后,她的身子还真的一天好似一天,如今走出去,谁不说一声她身体好、精神好?就是一般的年轻妇人也未必跑得过她。

这丫头,就是她的福星。

“祖母,咱家200多亩地的收成都要送去临宜县吗?”稻花将今年的收成核算好后,抬头看向颜老太太。

临宜县就是她爹上任的县城。

颜老太太点了点头:“北方的好些州府,去年都闹了旱灾,临宜县偏北,虽没大旱,可收成也不是很好,我们将粮食送过去,一部分留作家用,一部分可以换点银钱。”

稻花叹了一口气,故作老成道:“看来我爹的日子不是很好过呀。”

天灾什么的,即便是搁在现代,也不是那么好防治的。

颜老太太:“知道你父亲的不容易了吧,到了临宜县,你可得好好亲近亲近你父亲。”

孙女从出生到现在就没在自己父母身边呆过,平时也甚少提及,对此,她可没少担心,生怕孙女和自己的父母疏远了。

她老了,孙女日后总归还是得依靠她父母的,到了临宜县后,她可得多花点心思拉近儿子和孙女的感情。

稻花撇了撇嘴:“父亲身边可是有宝贝女儿的,他可未必会稀罕我。”

颜老太太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孙女:“怎么,你觉得自己比不过那小妾养的女儿?”虽然都是孙女,不好意思,她偏心,别管大儿来信说小妾生的龙凤胎如何如何,在她眼里,稻花是谁也不能越过的。

稻花一下就站了起来,仰着脑袋,气势汹汹道:“我会比不过她?我只是不屑于比罢了。”和一个小娃娃比,太跌份!

虽然她现在的身子也是一个小娃娃,可内里的芯子可是个快奔三的成年人。

颜老太太好笑的看着故作威风的孙女,安抚道:“把心放肚子里,你是颜家的嫡长孙女,谁也越不过你去。”

稻花一下扑到颜老太太怀里,眼里眉里都是笑容:“大哥也越不过吗?”

“你这机灵鬼!”颜老太太伸手点了一下稻花的脑门:“那是你嫡亲的长兄,你还要吃他的醋?”

“反正祖母最喜欢的只能是稻花。”稻花将头埋在老太太怀里,坏坏的笑道。

对于这位她睁眼第一个看到、之后又手把手将她喂养大的老太太,撒娇逗乐什么的,她已经熟练得不能在熟练了。

“是,老婆子最喜欢的就是你这个疯丫头了。”颜老太太又是宠溺,又是无奈的摇头。

“娘!”

就在这时,颜致强夫妇走了进来。

稻花从老太太怀里出来,和三叔三婶打了声招呼,就乖乖的坐到了一旁。

颜家出了一位县太爷,家里的规矩要比村里人家要多一些。

长辈说话,小辈虽不用回避,可也不能随意插嘴。

颜致强:“娘,粮食我们已经装好了。”

颜老太太点了点头,三儿做事向来仔细周到,不需要她操心什么:“那好,明天你们就上路吧。”

颜致强有些犹豫:“娘,要不我还是留下来和你一起走吧?”

颜老太太瞪了三儿一眼:“你留下来了,那么多粮食谁看着?”

“那我留下来。”吴氏急忙接话道。

粮食走水路,要先行一步,可她和当家的都走了,留下母亲和稻花、文涛单独上路,要是路上出了什么事,他们怎么像大哥交代?

颜老太太摆了摆手:“文辉还小,需要你照顾,我和稻花、文涛一起走,还有老孙两口子陪着,一路上我们都走官道,不会有什么事的。”

颜致强见母亲拿定了注意,也不好再多说。

老太太凭借自己一个人,将他们四兄妹拉扯大,还供养出了一个县太爷,向来说一不二,拿定的事是很难改变她的注意的。

第二天,颜致强夫妇带着6岁的小儿子颜文辉先一步踏上了去往临宜县的路。

颜氏一族去了很多送行的人。

“致强啊,以后你们可得多回来看看我们这些老家伙呀。”

“三爷爷,放心吧,每年我们都会回来的,你忘了我们还得祭祖呢。”

“致强呀,以后要是发达了,可别忘了乡亲们啊。”

“忘不了,忘不了。”

“......”

在众人的不舍中,拉着颜致强夫妇和粮食的车马越走越远。

与此同时,颜家大院,族长孙女颜云溪羡慕的看着正收拾东西的稻花。

“稻花,去了临宜县后,你可就是县令千金了。”

稻花被小姑娘的话逗乐了,回头笑道:“不去临宜县我也是县令千金呀。”

颜云溪小姑娘一噎,嘟了嘟嘴。

作为族长的孙女,在颜家村,所有的小孩都会巴结讨好她,可有一个人她怎么也越不过。

这人就是眼前的颜稻花。

看着稻花白里透红、粉嫩细腻的脸颊,颜云溪心里的酸水就咕噜咕噜的往外冒。

也不知这家伙是怎么长的?平时看她有事没事就喜欢在田地里撒野,可她那皮肤却总也晒不黑,看得真让人眼红。

要知道,她和村里的其他小女孩可是一出门就会被晒黑的。

长相,比不过;

家世,她爷爷是颜氏族长,可人家的爹是县令大老爷。

她可是真的从头到脚都被比下去了。

每次和稻花站在一起,她都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所以,她一点也不喜欢和稻花玩,也不让村里的其他小孩和她玩。

这次要不是爷爷逼着她来和稻花道别,她才不愿意踏进颜家大院呢。

想到私底下爷爷和父亲说的话,颜云溪忍不住嫉妒道:“稻花,我看你这县令千金应该也当不了多久了。我爷爷说了,你爹已经连任知县三任了,知县也是要考核的,要是不合格,是会被罢免的。”

稻花停下了收拾动作,转头看向小姑娘。

千万别小看古代的小姑娘,她们的小心思,有时候她这个成年人也得甘拜下风。

“我家的事不劳你费心,我爹爹日后肯定会官运亨通的。你还有事吗?我还有好多东西没收拾呢,就不送你了啊。”

说完,留给了小姑娘一个潇洒的背影。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