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锦鲤妻
  • 团宠锦鲤妻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八月作者
  • 更新:2022-07-16 06:59: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入宫
继续看书
林家独女林舒瑜,因为来之不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十五岁,如花一般的年纪,不少人慕名而来,求亲的人更是踏破林家的门槛,可惜,她对前来提亲的人,并无感觉,林舒瑜不会勉强自己嫁给不喜欢的人,所以,她一一回绝了那些人。周宗翰的出现,让少女的心底荡起了层层涟漪,她想自己找到了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那个人了!

《团宠锦鲤妻》精彩片段

东羽国瑞祥年间,正是一个和平安详的朝代,此时护军参领家的独女林舒瑜年方十五岁,正是如花一般的年纪。

说起这林舒瑜,可算是来之不易,护军参领林望子嗣绵薄,去往各个地方调理身子无果,到处寻求偏方,烧香拜佛,倒是一点用处也没有,就当两人放弃调理之时,林夫人却奇迹般的怀上了。

盼了这么多年,才得来了这一个女儿,两人对林舒瑜可谓是捧在手心里养育,不忍心打骂她,请了城中最好的夫子来指导她教学,可谓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因此,林舒瑜在此地也算是小有名气,每年的才女比拼都能获得名次。

不少人慕名而来,求亲的人踏破的门槛,可无奈,林舒瑜对他们并无感觉,秉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名头回绝了他们。

“珍珠,快来。”一声悦耳的声音传来。

说话的人儿正是林望的独女林舒瑜,不敢说林舒瑜是绝色天姿,但她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她有着一双弯弯的柳叶眉,一双清澈的丹凤眼,笑起来时,那眼睛如月牙似的,两个小酒窝让人心上一甜。

“小姐。”一个身着碧绿色衣裳,边襟还绣着一点梅花的姑娘走了进来,想必是她的贴身丫鬟吧。

“咱们出府去。”林舒瑜的眼睛紧紧盯着窗外,上次出府,林舒瑜打破了一个女子卖身葬父的骗人勾当,起了冲突,若不是林望即使赶到,林舒瑜这条小命怕是要葬送于此了,气恼的林望便下了禁足令,不准林舒瑜再出门惹是非。

林舒瑜向来侠肝义胆,每次出门总会惹事,若不是林望派来几个暗卫暗中护林舒瑜平安,不知道林舒瑜要死了多少回了。

“小姐,可是,将军前日才下了禁足令。”那位名唤珍珠的姑娘面露难色。

“我保证这次不会再惹事了。”林舒瑜伸出三根手指,高举过头顶,眨巴着眼睛,发誓道。

“这.”珍珠皱着眉,经不过林舒瑜的软磨硬泡还是点点了头,又说道“小姐,我们可要早点回来,老爷打了胜仗,怕是不久便要回朝了,夫人最近也成日呆在府中的庙里,为老爷祈福。”

“害,珍珠,你怎么还是这么啰嗦,知道啦,咱们快去吧。”林舒瑜攥着珍珠的手,往外跑着。

珍珠摇摇头,脸上却是浮现出笑意,她自小与林舒瑜一同长大,自己稍微年长林舒瑜两岁,林舒瑜待自己便如亲姐姐一般,从不亏待自己。

“舒服,真舒服,总算是出来了,这些天闷在屋子里,我气都喘不上来。”林舒瑜说道,伸了个懒腰。

“我听说五品斋最近新出了不少新玩意儿,我们快去看看吧。”林舒瑜一边说着,一边大步朝着五品斋的方向走去。

“好吃,好吃,这个也好吃。”到了五品斋后的林舒瑜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一个劲的往嘴里塞东西。

“都包起来,送到我府上。”林舒瑜说道,林舒瑜是五品斋的常客,这儿的老板娘自然也是认得林舒瑜的。

“小姐。”珍珠拉了拉林舒瑜衣角,附在林舒瑜儿耳边,轻声说道:“小姐,你忘了,我们这次可是偷偷出来,要是让五品斋把东西送到府上,我们不就暴露了吗?”

“哦哦,对对。”林舒瑜含糊不清的说着。

“那麻烦老板娘包起来,我们这便带走。”林舒瑜说道。

“好的,小姐,我们五品斋最近也新进了一些首饰小姐可要看看?”漫岚说道。

林舒瑜的眼睛开始放光,哪有女孩子不喜欢金银珠宝的呢?

“漫岚,什么时候五品斋也开始卖首饰了呀。”林舒瑜说道。

“哈哈哈哈,不仅如此,我势必要把五品斋做成城中最大的店铺,让大家只要在这儿,就能买到所有想要的东西呢。”漫岚说道。

“好,好,有志向。”林舒瑜轻拍漫岚肩膀,又说道:“我第一个支持你。”

漫岚一边包着方才林舒瑜所买的糕点,一边说道:“好好,那小姐可要多关照我们小店生意,我给你打八折!”

“好说,好说。”林舒瑜满怀笑意地说道,她接过漫岚包装好的糕点,放到珍珠手中。

“小姐,我们这下去哪?”珍珠问道。

“我们去溪边瞧瞧吧。”林舒瑜说道。

两人便往城外的溪边走去。

“有鱼!珍珠快来!”林舒瑜轻声说道,撸起袖子,势必要将那条鱼抓到手,俩人前后夹攻。

“抓到了,哈哈哈,珍珠,你看我抓到了。”林舒瑜大笑着。

俩人在溪边升起了炭火,找来一根稍长的木棍戳过鱼的身子,慢慢的,鱼的焦香袭来,林舒瑜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炭火上的鱼。

“窸窸窣窣-”不远处的草丛传来声响,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穿过草丛,倒在了俩人面前,林舒瑜蹑手蹑脚的上前,蹲在黑子男子身旁。

林舒瑜轻轻推了推这男子,唤道:“喂,醒醒。”

可那黑衣男子却没有一点反应,正当林舒瑜准备起身之时,那黑子男子一把攥住了林舒瑜的衣角,林舒瑜尖叫起来,许久才缓过神,俯下身子,只能听见男子微乎其微的声音:“救.救.救救.我。”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受了这么重的伤?”林舒瑜和珍珠齐力把男子拖到树边,让男子倚靠在树上,问道。

珍珠用溪水拭去男子脸上的血渍,露出男子清丽的面容,他的眉眼如春光般和煦,他微微促着眉,又有着一股病态的美。

男子并没有理会林舒瑜,闭着眼睛,看起来是痛苦极了。

幸好自己随身带了一点治愈伤口的药丸,让男子服下,男子这才微微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如水般秀丽的女子,一时间看了出神。

林舒瑜在他面前挥挥手,他这才反应过来,微微红了脸,说道:“名字不方便说,感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林舒瑜见他不肯说自己的名字,倒也作罢,又到一旁,倒腾自己的烤鱼去了,烤鱼的焦香飘进了男子的鼻子里,他吸了吸鼻子,吞了吞口水,他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刚刚又进行了一番殊死搏斗,这才捡回一条命来,身上可谓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烤鱼。

林舒瑜好像也是感受到了男子灼热的目光,扭过头,说道:“喂,你想吃吗?”

林舒瑜拿起烤鱼在男子眼前晃了晃,“诺,给你吃吧,反正,反正我也不想吃。”林舒瑜说道,把烤鱼塞到男子手中。

男子接过鱼,也顾不上形象,三下五除二,一下子,烤鱼便被吃个精光,人也比方才有了精神许多。

林舒瑜看着地上鱼的残骸,有些心疼,心里想着:干嘛都给他吃啊,我好不容易才抓来的。

林舒瑜插着腰,心疼的说道:“嘿,你怎么一点也不给我留下。”

男子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姑娘,实在不好意思,我实在太饿了,你看,这样怎么样,我的怀里有颗夜明珠,你便拿去吧,这便当做我的谢恩礼了。”说完,男子从衣兜里掏出那颗夜明珠。

林舒瑜一下子便被夜明珠吸引了目光,夜明珠本就少见,林望前不久拿来的赏赐也不及这颗一分瞩目,她拿过夜明珠,细细打量,虽然阿玛额娘时常教导,不能接受他人的赠礼,可林舒瑜对这颗夜明珠实在是喜欢的紧了,阿玛额娘的嘱咐已然被她抛之脑后。

林舒瑜赶忙把夜明珠放在腰间的腰带里,像是怕他反悔似的,说道:“那你可不能反悔,这已经是我的东西了。”

“自然。”那男子言简意赅的说着,有了药粉以及方才的烤鱼,男子已然恢复了不少体力,他站起身,朝着林舒瑜以及珍珠揖礼,又说道:“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日后再相逢,再好好感谢一番。”说完,男子便施了一个轻功,踩着树梢,飞走了。

天色渐晚,落日的余晖洒在河上,像是镀上了一层金边,煞是好看。

“小姐,我们回府吧。”珍珠说道。

“好。”俩人便踏在了回府的路上。

所幸的是,他们回来的还算及时,夫人此刻还在庙宇之中祈福,林舒瑜已经交代了下人,不要将自己出府的事情说出去,林舒瑜逃出府的事儿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大家也习以为常,并不觉得奇怪。

是夜,满天的星星眨着眼睛,散在天际,像是一颗颗被碾碎的小钻石,林舒瑜掏出腰间的夜明珠,夜晚的夜明珠在此刻更为璀璨,亮晶晶的,投射出皎洁的光芒。

林舒瑜把夜明珠小心翼翼的放在首饰盒中,上了锁,转身躺回了榻上,可那男子到底是谁呢?为什么如此神秘?就连名字也不肯告诉我?受的如此重伤,功夫也了得,想必不是一般人。

直至深夜,困意袭来,林舒瑜这才沉沉地睡了过去。

“小姐,小姐,快醒醒。”珍珠轻声唤道,榻上的人儿微微睁开眼睛,轻声问道:“珍珠,怎么了,再让我睡会吧。”

“小姐,你可不能在睡了,今天是老爷回朝的日子啊,夫人已经在大厅等你许久了。”珍珠焦急的说道。

“什么!”林舒瑜赶忙起了身,是啊,今天可是阿玛回朝的日子,自己怎么把这茬事忘了,林舒瑜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又说道:“珍珠,快体我梳妆一番。”

“是。”珍珠应答着,说完,珍珠便开始忙活起来,很快,一个流云鬓便在珍珠的手下而成,再插上一个水蓝色水仙花发簪,略施粉黛,显得林舒瑜更是多了一分稳重的气息。

林舒瑜赶忙换上昨日就准备好的衣服,是一件浅蓝色纱裙,袖口绣有花边,腰间系着一条水蓝色绸带,皓腕上带着一个银色手串,显得肌肤更为白嫩了几分,经过这么一番打扮,林舒瑜好比出落凡尘的仙子,气度非凡。

“瑜儿啊,怎么还没来?”张芷兰唤道。

“诶,额娘,来了来了。”林舒瑜应答道,说完,赶忙往门外走去。

看着这一身打扮的林舒瑜,张芷兰满脸笑意,打趣道:“我们瑜儿出落的可是愈发光彩照人了。”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

“哎呀,额娘,我们快去接阿玛回府了啦。”林

舒瑜红了脸,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早早的,街上便聚集了不少百姓,他们仰着脖子,看着城门之外,回朝的可是他们英勇的军队啊,有了他们,才会有如今安定的生活啊。

这时,最外面的一个人喊道:“回来了回来了!”随着这一声喊叫,人群都沸腾起来,他们欢呼着,他们异口同声的喊道:“天佑东羽,恭迎龙虎军回朝!”

一大波人浩浩荡荡的行在街路上,眼神坚定,面怀笑意,不住的点着头,对着百姓投去感激的目光。

林舒瑜一眼便瞧见了马背上的林望,扬起的手在半空中又放下了,林望自然是看到了这一幕,脸上的笑意更浓,这场战争持续了整整三月,他对张芷兰,林舒瑜也是想念极了,若不是皇上举办了庆功宴为龙虎军接风洗尘,他恨不得马上就回府呢。

皇宫中,龙椅上的周宗翰满脸是止不住的笑意。

“参见皇上。”众人说道。

“快快起身落座吧,你们可是东羽国的大功臣啊,这场庆功宴都是为众爱卿准备的,不必拘礼。”周宗翰说道。

“谢皇上。”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随着夜幕降临,庆功宴也圆满结束了,林望带着不少赏赐回了府,府门前,已有不少人等候。

“阿玛,你可终于回来了。”林舒瑜一把拥住刚下马车的林望,林望点点头,轻抚林舒瑜的后背,柔声应着:“嗯,瑜儿。”

继而,林望的目光移向了张芷兰,门口的张芷兰早已愣了神,这就是她整日心心念念的老爷啊,她每日听着小斯带来的战中捷报,心里着急极了,眼下,终于看到老爷了。

“芷兰,我回来了。”林望走到张芷兰身旁,一把拥住张芷兰,柔声说着,而怀中的张芷兰再也忍不住眼泪,抽泣着说道:“老爷,你可回来了。”

正厅之中,林望眼里有散不去的愁意,他端起桌上的茶杯,轻磕杯沿,抿一口清茶,由着茶的清香在嘴里荡开,勉强扯出一丝笑容,说道:“都下去吧,瑜儿,皇上赏了不少好东西,你下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我同你额娘有些要事商议。”

“诶,好嘞!”林舒瑜应声道,出了正厅的林舒瑜满是疑惑,小声嘀咕道:“怎么总觉得气氛有些奇怪,啊玛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开心呢。”

珍珠回应道:“小姐莫要多想了,许是老爷累了吧。”

林舒瑜点点头,走向库房的步子更大了些。

正厅之中,客气中满是凝重的气息,林望的茶杯也见了底,他摇了摇头,眉间的忧愁更为浓郁了几分,他轻咳一声,轻声说道:“芷兰。”

“老爷,你一回来脸上连一丝笑意也没有,这可是发生了什么?”张芷兰秀眉微蹙,轻声问道。

“唉。”林望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又说道:“皇上子嗣绵薄,潜心政务,多年,膝下仅有一个福禄公主,这次宴会上,太后下令选秀,扩充后宫,凡是家中有一官半职者,都需参加选秀。”

听到这话的张芷兰眼眶微红,怀着一丝侥幸,问道:“那我们的瑜儿?”

“在选秀名单内。”林望闭上眼睛,不忍地说道。

一行清泪从张芷兰的眼眶里流下,她今日打扮的素朴,这一行眼泪,为她平添了几分柔弱之感。

“我们盼了这么多年,才得来瑜儿,瑜儿自小没有什么心计,后宫,那可是吃人不眨眼的地方,老爷,你说我怎么忍心啊老爷。”张芷兰用帕子不住摸着眼泪。

林望一抬眼,便瞧见门外的林舒瑜,林舒瑜手里攥着一只翠绿色的簪子,面色凝重,显然方才的对话已被林舒瑜听去。

林舒瑜故作轻松,大步走进正厅,说道:“阿玛,额娘,我去便是,素闻皇上英俊非凡,女儿便去瞧瞧,女儿这上不了台面的才貌,皇上兴许瞧不上女儿呢。”不知这话是安慰林望,张芷兰的,还是林舒瑜安慰自己的。

林望的眼里交杂着很多情绪,不仅仅有着对家人的思念,似乎还有着一丝郁闷与担忧。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