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久必婚总裁追妻有方
  • 宠久必婚总裁追妻有方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一袖云作者
  • 更新:2022-07-16 07:0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砸车
继续看书
说起乔依柠,整个临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二十岁之前,她为了一个男人,跟家里人闹翻,不惜众叛亲离,未婚先孕,最终险些为渣男丢了一条性命。二十岁之后,她突然对外宣布,顾聿行是她孩子的亲生父亲,全城哗然。顾家和乔家的关系摆在那里,两人的禁忌关系,无疑将两大家族置于舆论的旋涡之中。对此,乔依柠不甚在意,故事的另外一个主人公顾聿行,也不是很在意。

《宠久必婚总裁追妻有方》精彩片段

英国,没有开灯的客房内。

顾九溪抱着一个Ipad,忽明忽暗的光线,将她的脸映的五彩缤纷。

屏幕里上演着让人倒胃口的限制级画面。

顾九溪咬碎了牙,将Ipad的狠狠的摔在床上。

手机突然的诈响,里面传来了韩穆宁阴阳怪气的声音来。

“顾九溪,我刚刚发你邮箱的视频你看了没?怎么样,场面够不够刺激?意不意外?”

“韩穆宁,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娘们唧唧的倒我胃口行吗?”

顾九溪把对严恒白背叛的怒气都撒在韩穆宁的身上。

“呦呦呦!你有火冲那对狗男女发呀!跟我来什么劲!对了,你要不要回来亲手手刃?我都觉得你怂!40米的长刀我已经为你磨好了,就差你亲自提刀上门了。”

“别废话,给我订机票!”

说完,顾九溪挂了电话。

……

中国,临城,国际机场。

顾九溪从机场里出来,远远的就看到了一辆黑色的奥迪,正停在等候区。

奥迪前的男人正低着头吸烟,随着一口烟雾从他口鼻喷出,他的半张脸几乎都埋在了烟气缭绕的青雾中。

男人抬起头来,发现了从出口里拎着皮箱出来的顾九溪后,顿时掐灭了烟,迎了上来。

顾九溪二话不说,先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严恒白被打的一愣,随即问道:“小溪,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打我?”

顾九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随后另外的一巴掌又招呼了过去。

连着挨了两巴掌的严恒白脸色顿时变了。

他愤愤的看着顾九溪,说道:“你疯了吧?”

顾九溪扬起下巴,一脸鄙夷的看着他,说:“第一巴掌,我是要告诉你,当初为了你放弃了一切,差点死在国外,是我瞎了眼!第二巴掌是想问问你,你碰许若淳时,她身上穿着的是我的睡衣,你们恶不恶心?”

严恒白突然愣住了。

他脸色急速的变化着,似乎用了许久的时间来消化这件事。

等他终于组织好了语言,再开口却也只是:“小溪,这件事……你已经知道了?”

顾九溪从心底里冷笑:“如果我不提,你们还准备瞒我多久?”

“对不起……”

严恒白突然低下头去。

顾九溪的情绪有些激动,却还死死的压着火气。

严恒白的这句对不起,对比顾九溪的付出,显得多么无足轻重。

他说:“小溪,这件事我原本打算等你留学归来……我知道是我的错,是我不对,不关若淳的事。如今我能重新在临城站稳脚跟,都是若淳的父亲……”

顾九溪笑的一脸苍白,讽刺的点头,鄙夷之色多了几分。

有雪花从头顶飘散而落。

“如果可以的话……小溪,还请你不要将我们之间的事说出去,毕竟我现在临城的地位……”

严恒白的话说了一半,抬起头看顾九溪。

顾九溪苍白着脸替他说道:“毕竟我已经配不上您现在的身份了,对吗?”

严恒白皱起眉头,表情也跟着严肃了几分。

顾九溪的笑凝结成霜:“抱歉,我顾九溪怕是没那么好说话,被狗咬了一口还不许我喊疼,真当我是软柿子,你们想捏就捏的?”

说完,顾九溪拎起皮箱,头也不回的的转身朝着机场外走去。

……

从机场里出来,顾九溪有些分不清方向。

手里的行李箱上还贴着机场托运的标识,而临城,她已经有三年没回来过了……

包里的手机一直在重复震动,来电上显示的是许若淳的名字。

顾九溪不耐烦的将手机按掉,紧接着一条短信又进入。

【小溪,你怎么不接电话?你这样……我很担心你。】

看着这样的关心,顾九溪却冷笑。

她担心的恐怕不是自己,而是她现在和严恒白在一起吧!

地面上积了薄薄的一层雪。

行李箱的滑轮碾压过路面,留下浅浅的两道辙痕。

顾九溪依旧愤愤,转身,却已经距离机场很远了。

安静的雪天里,街上的路灯坏的三三两两,很久也不见一辆往来车辆从眼前经过。

顾九溪的脑子乱如麻,只顾着生气。

突然的一道强光从前方射过来,她来不及躲闪,便干脆站在了路的中央。

响彻了整条街的刹车声,在午夜里显得格外的惊悚。

顾九溪的膝盖顶在了一辆黑色轿车的前机箱上。

纵使刹车踩的及时,可她还是退后了两步,向后跌坐在地上。

膝盖处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而顾九溪却被车灯晃的看不清驾驶座位上男人的表情。

顾九溪不是个计较的人,她从地上爬起,拍了拍屁股上沾着的雪,眯起眼睛与车里的男人对视。

很快,她做了个大胆的决定。

拎着她的浅黄色的卡通行李箱,直接绕过车头,上了车。

她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了上去,并“嘭”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男人回过头来,眉头紧锁:“你干什么?!”

顾九溪头也不抬,随口说道:“碰瓷见过吗?我是专业的!我告诉你,你今天要么赔钱,要么送我去市区,姑奶奶我今儿良心发现,就不准备讹诈你了,你把我送到能打着车的地方就成!”

男人刚要说什么,身边的手机突然响起。

伸出修长素净的手指,男人按下了免提。

“廷君,你到了吗?”一个温柔婉约的女人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厉廷君揉了揉额角,声音低沉道:“快了,半个小时应该差不多了。”

女人的声音异常好听,柔柔的说道:“那就好,雪天路滑,开车小心。”

厉廷君嗯了一声,启动了车,随即挂断了电话。

男人的声音的确好听,沉稳中带着一股子清冷。

顾九溪抬起头,看到的却是他的半截后颈。

男人铁灰色的衬衫领口挺括利索,外面是一件黑色的大衣。

耳后的头发修剪的干净整齐,肩膀有些宽。

从后视镜里只能看到男人一双深邃的眉眼。

顾九溪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一双眼睛的确是很好看的。

甚至比严恒白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在英国,当年严恒白是出了名的最帅气的中国留学生了……

想到严恒白,顾九溪的眸子像是蒙上了一层雾。

国外三年的厮守,一幕幕的轮番在眼前上演。

那个曾经无论是拥抱,还是亲吻她都小心翼翼的严恒白,如今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顾九溪将头瞥向车窗外。

一根根路灯杆在快速的倒退,就如同她的记忆。

这一刻,她甚至是有些后悔的。

如果一年前,她跟着严恒白回国,还会发生今天的这样的一幕吗?

刚刚的坚强是装出来的,这会儿,突然安静下来。

顾九溪的情绪泛滥,虽将眼睛睁的大大的,却依旧忍不住内心酸痛……

厉廷君将放在后视镜中的视线收回。

低头,打火机开启的声音。

转眼间,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指间已经多了一颗烟。

……

顾九溪靠在后座上,做了短暂的一个梦。

直到感觉周身发冷,她才醒过来。

等她彻底清醒以后,才发现,车子已经停在了路边。

而司机却早已经不见踪影。

顾九溪揉了揉眼睛,朝车外看了一眼。

虽然这地方她不熟悉,可从周围的灯火阑珊也看得出,已经到了市中心。

打了个哈欠,顾九溪伸手去推车门。

一下,没打开。

又开了几下,车门依旧纹丝不动。

这下,顾九溪急了。

她被那男人锁在车里面了……

顾九溪用力的拍打了几下车窗,可无济于事。

凌晨一点的街上大雪纷飞,几乎连个行人的影子都看不到。

顾九溪泄气,冲动过后,方才觉得可怕。

她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上了陌生男人的车,万一是个坏人……

想到这儿,顾九溪打了个寒颤。

慌忙中从包里拿出手机,却发现电量不到1%,正在自动关机中。

顾九溪越来越害怕,回想着刚刚后视镜里男人那双深邃的眉眼。

这一刻想来,也似乎觉得有些狰狞了起来。

既然他有急事,为什么还要带她?!

既然他要下车,为什么不叫醒她?还故意将她锁在车里?!

顾九溪的冷汗已经流了下来。

用力的将手机甩了甩,试图重新开机。

在屏幕亮起的那一刻,顾九溪哭的心情都有了。

第一个想到了严恒白,可在号码拨到一半时,她还是停住了。

很快,她想到了韩穆宁……

韩穆宁是顾九溪的发小,两个人从小在一个大院里长大。

单从名字上来看,多半都会以为是个女孩子。

可正相反,他是个身高足有一米八六的大男孩。用他自己的话说:宇宙第一花样直男……

电话很快被接通。

还不等顾九溪开口,那边的韩穆宁就已经开启了骂骂咧咧的模式。

“顾九溪,你是不是留了几年的洋,把脑子留傻了!连回家的路都找不着了?这北风卷着烟雪的,老子站风中等你俩小时了,嘴特么的都要冻瓢了!”

顾九溪没工夫听他絮叨,直接说道:“穆宁,你先听我说,我手机马上没电……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哪,我好像被人绑架……”

话才说了一半,手机屏幕黑了下去……

轻微的震动提示,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

顾九溪急的满头汗,一遍遍重复开启手里的手机。

可任她怎么着急,手机再也没有一点反应。

顾九溪泄了气,将手机扔到一旁的位置上,扶着额头。也不知道刚刚自己的话,韩穆宁听进去了多少。

……

不过,幸运的是,

半个小时不到的功夫里,韩穆宁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范围内。

韩穆宁一身火红色的羽绒服,异常显眼。头发的造型即使是在北风里吹了俩小时,依旧保持纹丝不乱。

韩穆宁不只一人前来,身后还跟着俩警察。

当韩穆宁的目光投向黑色宾利时,顾九溪用力的拍打着车窗,深怕他会注意不到自己。

韩穆宁迈着大长腿跑了过来,弯下腰,勾着背,低头看着车里一脸狼狈的顾九溪。

他笑着骂道:“我还真是日了整个动物园了,老子差点被你吓的尿裤子,以为你真的先遭人毒手,后弃尸荒野了,敢情就是被锁在车里了?这特么也能叫绑架?!”

顾九溪懒得和他贫,说道:“快想法子把我弄出来,我快闷死了……”

“……”

情况的确如顾九溪所说,韩穆宁回身看向身后的俩警察。

很快,他直起腰,对着警察说道:“警察同志,我朋友被人锁在车里了,您能不能查一下车主的联系方式,让他来把车门打开一下,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

警察不是不同意韩穆宁说的,毕竟活人被闷死在车里的事情时有发生。

可问题在于,这辆进口的宾利慕尚竟然是辆新车,根本没有挂牌照,他们要如何去查车主的联系方式?

这下连警察也犯了难,走过来对着车里的顾九溪大声问道:“小姐,您认不认识车主?有没有他的电话?”

顾九溪愣住了。

她哪里会有陌生人的电话。

车里密封的空间内,再耽误下去,没准她真的会被活活憋死。

见顾九溪摇头,警察也没了办法,回头对着韩穆宁说道:“这就不好办了,这辆车一看就是新车,没准连保险都没有上,我们断然的砸坏玻璃救人,如果不是人为绑架案件,损失谁来负责?”

韩穆宁几乎红了眼,对着身后警察吼道:“人他妈的都快要没命了,你还在这跟我谈损失?!”

警察的脸色有些难看,可真要去动手砸一辆全新的宾利,多少还是有些忌惮。

“成,你们不砸,我自己砸总行了吧?不过你们好歹也得给我做个证,我可不是要故意毁坏人家车辆的,老子这是见义勇为,见义勇为!”

俩警察忙不迟迭的点头,谁也没拦着。

顾九溪的确感觉胸口憋闷的厉害,看着车外正和警察比比划划的韩穆宁,也听不太清楚他们在说些啥。

只是两分钟不到的功夫,韩穆宁不知道从哪里搜罗出来一根半米多长的铁棍。

不等顾九溪反应过来,“咣”的一声巨响,震的所有人头皮发麻。

韩穆宁被震麻了双手,铁棍掉在了地上,玻璃上也不过一道裂痕,依旧结实的挺立在那里。

顾九溪往后退了退,对着韩穆宁比划道:“砸这边,这边……”

韩穆宁朝着双手吹了口气,痛麻感散了一些后,又将铁棍从地上捡起。

接下来的几分钟内,车窗终于被砸落,碎片掉的到处都是。

新鲜的空气充溢进来,顾九溪终于松了口气。

不远处一个30岁上下的男人正朝这边走来,顾九溪顿时傻了眼。

身材径长的厉廷君迎风而立,冷漠的盯着韩穆宁手里的铁棍,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