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的系统怎么这么苟
  • 玄幻我的系统怎么这么苟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小葫芦作者
  • 更新:2022-07-16 07:2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圣圣......圣子?
继续看书
吴铭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本是现代人,因为一场意外在一周前穿越至此。新的身份是帝国第一天才,还不到十六岁便已经正式踏入修炼一途。只不过刚开局,他便面临着一个烦恼,师父要他去退掉与萧家的婚约。依据多年阅读网文的经验来看,这门婚事万万不能退!未婚妻原本也是个天才,可是在几年前修为只退不前,以至于如今沦落成一个废材。废材的结局必定是逆袭,所以这个婚吴铭结定了!

《玄幻我的系统怎么这么苟》精彩片段

灵天峰。

云峦叠嶂之下,一白衣男子身体笔直地立在峰顶一块巨石之上,眺望眼前云层。

白衣男子五官俊秀,剑眉星目,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直视前方,也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男子站那半天,最终嘴里还是只吐出一个字来:

“淦!”

“铭儿,淦是何意?”

一道温婉至极的女人声音自远处传来。

吴铭立在巨石之上,抬头一看。

远处云层之上,一同样身着白色宫裙的女子乘风而来,最终仙衣飘飘落于吴铭身前。

吴铭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恭敬行礼。

“师尊。”

女子点了点头,脸色却有些沉重,似乎是对某些事情有疑虑。

只见她走上前抬眼看着吴铭,缓缓道:“铭儿,你莫非对于退婚之事还有其他的考虑?”

吴铭脸色微微一滞。

这不说还好,一说他就来气。

他今年十五,可他在这个世界才生活了不到一周一时间。

是不是很矛盾?

矛盾就对了!

因为,他吴铭是五天前从另外一个世界穿越至此,直接就成了现在的吴铭!

也就是说,现在这个大号,是他吴铭的了!

吴铭,吴圣子。

乾天帝国第一大宗,云隐宗首席,宗主兰渝唯一的亲传弟子,帝国第一天才人物!

不到十六便已经踏入炼元境,算是正式踏入修炼一途,天赋着实可怕。

其他人在这个年纪,还依旧在修炼启蒙的阶段——认灵境学习呢。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完美的大号,在一周以前,竟然同意了师尊让他去退婚的想法。

而即将要被退婚的那家,姓萧!

帝国边陲小镇的家族,似乎在镇上实力算是不错,但是与云隐宗相比,则有些太过渺小了。

至于这婚约......则是吴家祖辈与萧家祖辈定下的,萧家原本也是帝都一方大族,结果却因为某些变故沦落成边陲小族。

那萧家小姐先前似乎也是个如吴铭一般的天才少女,但是近年来不知为何,修为进境频频倒退,如今更是修为尽失,彻底沦为一个废人。

一周前,吴铭甚至被师尊要求去退了萧家小姐这门婚事。

萧家惨啊!真惨!

但是......这门婚事能退吗?

身为穿越者的吴铭知道,这婚......绝对不能退!

为何?

这故事情节和某个玩火少年的故事很相似有木有?

谁知道那萧家的小妮子身体里会不会有个灵魂老爷爷老奶奶之类的?

这婚,不能退!

“铭儿?”

兰渝又呼唤了一声。

吴铭抬头看她。

美,很美。

即便是前世那些明星,也比不过眼前这位清冷却又温柔的女子。

五官精致的不像话,身材高挑又凹凸有致,该有的曲线一丝不落,宛若人间仙女一般。

这便是他的师尊,云隐宗宗主,兰渝,帝国屈指可数的皇境强者之一。

从之前接收的记忆里来看,这位师尊对他不是一般的好。

在外,她是冷漠心坚的皇境强者,对吴铭,却是如同一个大姐姐一般,细心且温婉。

无事师尊找,有事找师尊。

这便是吴铭之前的生活。

平日里,师尊有事没事便会来关心疼爱吴铭。

吴铭一惹事,直接找师尊扛着。

以致于云隐宗的名声在吴铭的“宣传”下日渐恶劣。

可兰渝依旧疼爱吴铭。

以前的吴铭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吴铭依旧不明白为什么。

总之,他现在有一个大靠山就对了。

“铭儿?可是最近修炼的累了?精神都有些恍惚了。”

兰渝再次呼唤。

吴铭这才赶紧醒了过来,急忙道:“没,只是在想婚约一事。”

兰渝眼睑微垂,温声道:“可是不愿去?”

“师尊。”

吴铭缓缓道:“弟子总觉得这样有些不太好,有些落井下石了,况且,对那萧家小姐有些不太公平。”

兰渝听完,似乎有些诧异。

怎么今日铭儿......似乎有些不对劲?

居然担心起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来了?这可不像他的作风。

难不成,是想祸害人家小丫头?

兰渝脸色沉重,道:“那萧家丫头的确貌美,是个美人坯子,铭儿你心动我能理解,但......”

“你可知道,一月之后便是我宗大比,你必将赢得我这宗主传人的席位。”

“宗主传人......是不能娶一个凡人女子的!”

凡人女子,没错。

萧家小姐修为尽失,无法修炼,可不就是个凡人么?

吴铭单膝下跪行礼,开口道:“师尊,此事请交给我处理,徒儿必定不会辜负师尊的期望。”

兰渝见此情景,也不好再逼迫,干脆“嗯”了一声。

“叮!系统激活成功!”

突然,吴铭的耳朵里响起这样一道声音。

低着头的吴铭微微一愣。

什么意思?

他抬头一看,顿时便愣住了。

只见他那便宜师尊的头上,竟然漂浮着几个闪着白光的大字。

好感度90%

在其之后,还有一行小字。

【哟,不错,宿主你这具身体很会撩嘛,本系统很开心,奖励你五个盲盒吧。】

“你谁啊?”

脑子里突然有个人说话,吴铭有些慌。

那人再次开口道:“我是系统,你的金手指爸爸,好好伺候我,爸爸给你奖励哦!”

吴铭:“这......”

什么情况?

外挂?

这时,兰渝突然开了口。

“铭儿,那你便好好想想,为师还有要事处理,先走了......”

“是。”

吴铭装模作样的点头行礼。

等兰渝离去,吴铭看着手中的五个光点,不由得愣住了。

这便是他刚刚领取的五个盲盒。

这算是系统不?

金手指对不?

可这玩意怎么开?

吴铭想了许久,伸手捏住了其中一个光点,然后猛地往地上一摔。

“开!!!”

伴随着吴铭嘴里吐出的那个字音落下,光点也击中了地面。

随后,一阵光芒闪现而出,吴铭的面前竟然真的出现了一个木头盒子、

这就是那所谓的盲盒?

里面能开出啥?

鞋子?

武器?

吴铭怀着好奇的心思打开了那个木盒。

【叮!恭喜宿主获得《鬼影迷行》*1】

吴铭看着手里的那本古籍,愣住了......

“我TM是真脸黑啊!”

吴铭走在山路上嘲笑着自己。

他原本想着,这盲盒能开出什么直接让他无敌的装备什么的。

开个神通或者秘术也可以啊。

可最后都开出来些什么?

【《鬼影迷行》*1】

【神仙化迷粉*10】

【隐杀面具*1】

【一击必杀卡(炼元境)*5】

【天极造化丹*1】

这这这这......都是什么鬼玩意儿?

一本书,一包药粉,一个面具,一颗丹药。

吴铭:“......”

......

“吴师兄。”

“圣子大人好。”

“见过吴师兄。”

“......”

一路上,不停地有师弟师妹和吴铭打着招呼,其中也不乏有年龄比他大上一些的。

可吴铭辈分摆在那里,没有办法的事。

人家是宗主亲传,你是吗?

人家第一天才,你是吗?

不是,那就只能老老实实喊师兄。

不多时,吴铭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研究起了那盲盒里开出来的东西。

时间也是一分一秒的流逝。

......

翌日。

吴铭屋门前。

一青衫中年恭敬有礼的站在那里等候。

吱呀~

屋门渐渐打开,一身白色衣衫的吴铭从中走了出来。

“古叔叔?”

吴铭微微一愣。

这大清早的,古灵这家伙来这里干嘛。

古灵是宗里的执事,平日里受宗主信任,和吴铭接触的也最多,只是不知他今日来是想干什么?

古灵微微一拂,道:“公子,宗主命我今日带您出发,带足礼物,去那萧家解了那婚约。”

吴铭身体微微一滞。

“不是说会给我一些时间想想清楚吗?怎的如此着急?”

古灵微笑道:“宗主的想法,我等不敢揣测,照做便是。”

吴铭双眼位眯。

“我不去又会如何?”

古灵也笑了。

虽然眼前这位很大可能是未来的少宗主,但宗主之命可远比此身份重要。

“不去.......依宗主的意思是,我等可以强行将圣子带到萧家,圣子不愿提,便由在下提。”

吴铭手掌微微蜷缩。

这是要强绑我去的意思?

吴铭松开拳头,抬头看了看天空。

既然如此......那就去吧。

只不过,到了那里,该如何便又我说了算了!

......

大元城。

萧家。

萧家家主萧与天坐在自家书房里处理着近日里家族发生的事务。

这是个五官清朗的中年,下颌上有些许胡须,透露着这个男人的成熟。

扣扣!

“进来吧。”

萧与天抬头喊了声。

随着他话音落下,一个看模样已经不下知天命年纪的半百老者拄着拐走了进来。

萧与天笑道:“是尧老啊。”

老者姓尧,自萧与天父亲那一辈起就在萧家做活了,从小看着萧与天长大,也算是家里人了。

尧老拄着拐走到萧与天桌前,叹了口气。

“家主啊,近日皇城发生了一些事情,其中某件事可与我们萧家有关。”

萧与天眯了眯眼。

“皇城么......是那位圣子吧?”

尧老点了点头,继续道:“皇城里传出,云隐宗圣子已经出城,奔着咱们西北方向来了。”

“往咱们这来了?所为何事?”

“恐怕......是像传闻里说的那样,是要来退婚的。”

听到“退婚”二字,萧与天藏在桌下的手掌忍不住握紧。

自家事情自己知道,他那女儿的确现在算是废人一个。

但他这个做父亲的相信,这绝对不会一直持续下去,迟早有一天,女儿那巅峰的天赋会再次回到她的身上。

“终究是传言罢了,具体何事还是等那位到了再说吧,我们提前做好准备就是了。”

“唉。”

尧老叹了口气。

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屋外,一道窈窕的身影躲在梁柱后面,身子似乎有些颤抖,像是在抽泣......

......

三天后。

大元城外。

哒哒哒——

一匹灵马风风火火自远处奔来,最终停在了大元城外。

这一幕引得诸多民众好奇。

灵马可是稀奇东西,听说抓捕驯服使用诸多步骤,每一步要耗费挺多灵石。

反正,这大元城里是没见过这灵马。

这马上那位翩翩白衣的公子哥应该是大地方来的人吧?

吴铭无视了这些人的眼光,只是瞟了一眼这城的大致样貌,便驱使着灵马缓缓朝里走去。

至于古灵?

他称自己先行一步,看看风景,逛逛大元城,让古灵以及礼队后面缓行即可。

他们距离差的不远,今日傍晚应该也能到达。

走一路看一路,吴铭这才发现大元城其实远不同于皇城。

这种边陲城镇能看到很多中原城池见识不到的东西。

他国的商人,他国的物品,他国的食物。

都是挺稀奇的物事。

不多时,吴铭来到了大元城一家算是挺大的客栈。

饿了,吃点东西再说。

其实这大元城里也有云隐宗的监察院,他大可以去监察院里弄些吃食。

不过,他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监察院,其实就是云隐宗的分宗,大多是被宗门外派的大龄弟子修为不动了便被派遣到监察院里讨些差事。

算是变相的工务员?

但监察院里面除了云隐宗的人,还有帝国皇室的人。

因为这监察院是云隐宗和皇室一同管理。

皇室之人对吴铭来说,已经算是外人了。

外人说不得又得各种套路行礼。

吴铭不想去,不想整那些虚礼。

所以他干脆便来了这酒楼,尝一尝这边陲的美食。

店小二倒是挺机灵,见到这灵马上来便从吴铭手里接过缰绳。

“客官里边请。”

吴铭见这小二机灵,随意丢了一块金锭。

“小二,来壶你们这本地的好酒,再来几个小菜。”

小二接过金锭,牙齿一咬,乐了。

“好嘞,客官楼上雅座请!”

雅座,无非就是在这酒楼顶层罢了。

一楼喧闹而杂乱。

二楼则是礼宴包厢居多。

三楼便是顶层,这里只有寥寥一张桌子,这便是雅座。

坐在这里,能够一览大元城,高楼矮檐尽收眼底。

的确够雅。

吴铭落了座,不一会儿酒菜便全都上了桌。

白衣公子甚是有雅兴。

不过......有些人偏要扫了这雅兴。

楼下。

“小二,给我把楼上雅座空出来!”

一个身着华服的青年男子大喊道。

随后他谄媚的转身对他身后那穿着月白长袍的中年男子说道:“李监察,您楼上请。”

看着他这谄媚的模样,那看上去而立之年的李监察眼神中闪过一丝嘲笑,随后微笑着点了点头,上了楼梯。

可怜那店小二正想说些什么,却又被那华服公子哥怼了回去:“还愣着做什么?”

“好酒好菜上着,少不了你的小费!”

此时,身处三楼的吴铭也已经发现了楼下的动静。

他嘴角微微上扬。

李......监察?

“李监察您请。”

华服公子那谄媚的声音离吴铭越来越近。

吴铭却自顾自的吃着桌上的菜食。

终于,那两人的身影出现在吴铭的眼中。

哟,不错。

那姓李的居然炼元境七层的修为。

至于那华服公子......屁都不是。

那两人自然也看到了吴铭。

那华服公子微微一愣,随后极其熟练的走上前来。

他一脚踩在了一只圆凳上,极其嚣张的说道:“小子,识相点赶紧滚。”

吴铭却是连眼睛都懒得抬一下。

一筷子就夹起一根肉丝塞到嘴里嚼了起来。

站在楼梯口的那位李姓男人眉头微皱。

他身上可是待着监察院的纹章。

监察院之名,整个帝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可这个少年似乎没有一点在意?

难不成,是皇城里来的贵族公子?

啪!

那华服公子一只手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

“小爷说话你没听到嘛小子!”

吴铭眼神一冷,有些不悦。

他放下了筷子,抬眼看向那拍桌子的家伙。

“你确定要我滚么?”

华服公子微微一愣。

什么意思?

看你这样子,我莫某人还惹不起你了?

莫公子轻蔑一笑。

他将头凑近吴铭,道:“是的,我要你......滚!”

啪!

极其响亮的一声出现在三人耳朵里。

特别是莫姓公子,整个脑袋都是嗡嗡的。

刚才什么情况?

这小子扇了我一巴掌?!

李监察双眼微眯。

吴铭放下手又拿起来筷子。

莫姓公子看到这副情景直接上了头。

他今日原本是想请李监察吃顿饭,商量一些隐秘之事,结果居然碰上了这么一个不怕死的家伙。

居然......扇了他一巴掌!

“你......你找死!”

他一只手捂着脸,另一只手直接握拳朝着吴铭打了过去。

拳头之上灵力环绕。

竟然是个炼元境二层的修士!

吴铭笑了笑。

看这家伙的模样,二十五六该有了,却只是个炼元境二层的修士。

这天赋,着实垃圾。

以他这行事作风能够活到现在,想必也是这大元城里几大家族之一的公子哥吧。

吴铭霍得站起身,灵气运转之下脚步微移,直接闪过了那颗拳头。

站在楼梯口的李监察却是眼神一亮。

莫姓公子一击不中,气急败坏之下又要转身朝吴铭攻打过去。

一根手指疾风一般点了过来。

不是吴铭。

是李监察。

那手指的目标也不是吴铭,居然是那莫姓公子!

噗!

李监察的手指触碰到莫姓公子身体的那一瞬间,莫姓公子闷哼一声,直接吐了一小口血。

“李监察,你......!”

莫姓公子不敢置信的看着李监察。

李监察收回手指,双手负在身后,缓缓道:“莫公子,你这嚣张跋扈的作态可不太好,你先回去吧。”

“你!”

莫姓公子捂着胸口还想说些什么,但见那李监察的眼神,他便将口中的话憋了回去。

随后,他恶狠狠的看了吴铭一眼,自己下楼去了。

吴铭转身看了看那位炼元境七层的监察。

后者在莫公子下楼之后便露出了一抹恭敬的笑容。

吴铭又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怎么?不对我动手吗?”

吴铭坐了,那李监察却没敢坐。

他恭敬站在原地,说道:“属下怎么敢。”

没错,属下。

他已经认出眼前这个不到十六的少年身份。

刚刚他躲避莫公子攻击时显露出来的灵气,就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

炼元境方可灵活使用灵气。

而不到十六的年纪便是炼元境修士的天才,整个帝国只有一位。

云隐宗圣子,吴铭!

吴铭也大致猜到了这李监察的想法。

他笑道:“怎的,今日这好场面被我打搅了,会不会觉得很气?”

李监察赶忙摇了摇头。

“怎么会,能见到圣子大人一面便是李燕青的荣幸,一切事情都没有圣子大人重要!”

看着李燕青这谄媚的态度,吴铭很满意。

这李燕青能够跟刚才那个姓莫的打成一片,为人肯定也有问题。

但是这样的人吴铭最喜欢。

为何?

因为这样的人知进退,懂事,有眼力见。

这就是刚刚短短几分钟吴铭看出的东西。

“监察?我记得是二等职吧?”

吴铭有意无意的说了这么一句。

单这一句,便足够了。

足够让李燕青有了欲望。

果不其然,李燕青眼中神光一闪。

圣子这意思......

“是的。”

李燕青答道。

“坐。”

吴铭挥了挥手让他坐下。

李燕青也不客气,整理了一下衣衫便坐了下来。

吴铭吃了口菜,缓缓道:“大元城出名的二两黄,味道果然不错。”

二两黄便是大元城这种边境城镇特有的特产,人来人往总要喝上一杯再上路。

吴铭桌上的便是上好的二两黄。

李燕青接道:“相比皇城那边,二两黄这种辛辣的酒的确很不一样,只是这般辛辣,很少有人能喝的惯,没想到圣子大人能忍下这呛鼻辣口的滋味。”

“嗯。”吴铭点点头,随后眼中含笑的看着李燕青。

李燕青被他看得有些难受。

他赶忙问道:“圣子大人是不是有什么吩咐?”

吴铭笑了笑。

这便是聪明人。

和聪明人打交道最为简单不过。

欲望就是最好的桎梏。

“吩咐倒是没有,就想问你一句,对这大元城监察院的院长一职有没有兴趣?”

李燕青眼神一亮。

兴趣,当然有!

但客套话还是得说。

“身在云隐宗,自然想爬的更高些,也能更好的为宗门做事不是?”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

他对院长一职有想法!

这便是欲望。

这世间,天才对力量有欲望,废物对天赋有欲望,大人物对掌控有欲望,小人物对权力有欲望。

有了欲望,就是好事。

吴铭放下筷子,伸了个懒腰。

“那就好办。”

“我也不想管你之前利用职位做过些什么,我只需要你之后为我做些什么。”

“我会在大元城呆上一段时间,需要你的时候你要随叫随到。”

“事情办好了,一个月后,大元城分院的院长就是你的。”

“明白?”

这些话其实已经很简单明了了。

李燕青激动的点点头。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