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弃少叶九州
  • 战神弃少叶九州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无用书生作者
  • 更新:2022-07-16 08:1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叶九州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的那一头是一个小女孩向他求助,而女孩竟然是他素未谋面的女儿!五年前,他在有心之人的陷害下,被逐出家族,流落之际被一个善良的女人救起,二人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为了保护爱人,叶九州毅然决然的选择离开。如今他是九州战神,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可是爱人与女儿却正在受苦……

《战神弃少叶九州》精彩片段

第1章

“你是爸爸吗?我好饿,他们不给我饭吃,还把我和大狗狗关在一起。”

“大狗狗好凶,咬的我浑身都是伤口,我好疼,好怕,呜呜……”

极北冰洋,硝烟弥漫的巨大战场,无数航母、巡洋舰正在海面厮杀。

涂装着赤红色巨龙的旗舰航母,指挥塔中,电话响起。

叶九州面容冷厉,正要挂断:“打错了。”

“不可能,妈妈不会骗我的!我爸爸是叶九州,我叫叶不悔,妈妈说认识你,她一辈子都不后悔!”

轰隆!

叶九州如遭雷击。

叶不悔!

“这,这是我的女儿!”

电话里传来一声脆响,伴随着小女孩的惨叫。

她被扇了一耳光!

“小畜生,还敢偷打电话!”

“啊,江伯伯,我再也不敢了,求你了,别打我……”

电话挂断!

叶九州心急如焚,一口鲜血喷在指挥台上。

“君上!”

身后戎装高挑女子面色焦急喊道。

叶九州暴吼:“立刻准备专机!回龙国!滨海!立刻!”

“遵命,君上!”

片刻后,巨大专机撕裂苍穹,消失不见。

数十艘航母、巡洋舰甲板上,十万将士齐齐跪地!

“恭送君上!”

一天后。

滨海西郊,谢家别墅。

叶九州心急如焚,看着面前别墅深深吸了口气。

五年前,他被赶出家族,沦为弃少,更被追杀,遭遇车祸。

是一名过路的长发少女,冒着滚滚浓烟和熊熊烈焰,把身受重伤的他救了出来。

为报恩,叶九州入赘豪门为婿。

妻子,正是对他有救命之恩的谢家小姐!

结婚第二日,叶九州毅然从戎。

五年征战,叶九州浴血沙场,已是战神殿主,九州战神!

手下四大战尊,九大战王,一百零八战将!

“别这样嘛……”

一道突如其来的女子呼声,打破了别墅的寂静。

“家豪哥,不要这么心急,你还没有答应娶人家呢!”

“娶,肯定娶!”

二楼卧室,两道身影正在耳鬓厮磨,光着脊背的男人满脸急切:“雨柔,我保证,等你和那个废物离婚,我立马娶你过门!”

“人家离不了嘛!”

雨柔咯咯娇笑几声,鼻子里又轻轻一哼:“家豪哥,那个废物应该是死在战场上了,查不到他的个人资料,不然早就离婚了,还有那个死丫头,也是个麻烦!”

“对了,我刚刚派人把小丫头送去狂风斗狗场了,咬她个半死不活,省得她整天烦我……”

别墅门口,一道身影陡然僵住。

如遭雷击!

五年前,那个善良勇敢的美丽少女,那个对他有救命之恩的温婉女孩,和他一夜温存的结发妻子。

此时此刻,正在别的男人亲热,给自己带了绿帽?

自己的女儿,则在被恶犬撕咬!

轰!

别墅门口,叶九州身形一动,往远处极速狂奔。

狂怒!

他的女儿,被恶犬撕咬!

谢雨柔,你好恶毒!

叶九州眼睛一片血红!

我的孩子,你一定不要有事,爸爸马上赶到!!

狂风斗狗场。

人满为患,无数双眼睛盯着会场中心的金属笼子,疯狂大叫。

一名中年胖子,手里抓着三条铁链,拴着三只浑身暴躁的藏獒。

藏獒冲着角落里一个只有三四岁的小女孩儿狂吠,要不是被铁链拽住,早已扑到了女孩儿身上!

小女孩儿面黄肌瘦,遍体鳞伤,没有一块好肉。

显然,饱受虐待。

她蜷缩着瑟瑟发抖,嗓子都快哭哑了。

斗狗场的特殊节目,人狗大战!

看台上的观众两眼通红,举着拳头嗷嗷乱喊:“开始,快开始,把链子松开!”

“开盘!我赌这个小丫头在笼子里活不过三分钟,下注十万!”

“我跟五万!”

三条恶犬被刺激的几乎发狂,对着小女孩儿上蹿下跳,把脖子上的铁链都快要挣断!

“不要让狗狗咬我,呜呜……”

小女孩儿小手死死抓着金属笼网,哭的撕心裂肺:“江伯伯,求你了,不悔以后乖乖吃剩饭,我再也不闹着吃蛋糕了。”

“呜呜……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儿……”

江胖子满脸狰狞:“小崽子,谁让大小姐看你就烦,你也别怪我……”

话音落下,手里的狗链猛然松开。

三条藏獒彻底疯狂,对着小不悔狠狠扑了过来!

血口大张,眼看就要咬在小不悔脸上!

就在此刻!

轰!一道身影出现,把合金材料制作的金属牢笼一拳轰碎,接着一腿把三条恶犬全部轰飞!

三头藏獒,骨头的硬度是普通犬类的三倍。

却在一脚之下,瞬间毙命!

观众纷纷倒吸凉气,远远看着那年轻身影,瞠目结舌!

这人是谁?

太猛了!江胖子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后退几步,“你,你是谁?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脸色陡然大变,满眼不可置信:“叶九州!”

当然是叶九州!

“我认识你。”叶九州目光如利刃,笔直的刺在江胖子脸上,杀机凛然:“你是谢家的二管家,江勇!”

江勇看起来挺老实,原来居然如此狠毒,连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儿都不放过?而这个小女孩儿,是他叶九州的女儿!

“你叫......不悔?”

他目光从江勇脸上挪开,缓缓转身,看着牢笼角落哭的几乎要岔气的小不悔。

遍体鳞伤!

他心如刀绞!他,叶九州,贵为战神殿主,纵横天下,麾下百万雄兵,威名震慑全球!然而,他唯一的骨血,却被关狗笼,供人取乐!更差点,被生生咬死!江勇嗤的一声,不屑冷笑:“我以为是谁呢,你不是早就死在战场上了吗?”

“既然没死,那就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人!一个上门女婿,居然敢把大小姐的斗犬踢死?”

声音戛然而止!

叶九州陡然转身,身形一闪,直接抓着江勇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

江勇憋得满脸通红:“你这个废物,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

叶九州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你不是想把我女儿喂狗么?”

他提着江勇大步走到旁边的斗狗等候区。

那里面,有足足上百条恶犬,上蹿下跳,眼睛血红。

江勇满脸惊恐:“你敢!大小姐不会......”

话音未落,便被叶九州直接扔了进去。

凄厉惨叫声瞬间响起,夹杂着恶犬们兴奋的狂吠。

江勇,被上百条恶犬,生生撕碎!

叶九州冷冷一笑。

战神之女,不可辱!

“不悔......”

叶九州一步,一步,慢慢走到叶不悔身前,蹲下身子。

把这个遍体鳞伤的幼小身体,紧紧抱在了怀里。

哪怕强大如他,哪怕纵横天下,此刻的声音也忍不住出现了一丝颤抖。

他抱着大哭不止的女儿。

声音哽咽!

“对不起。”

“爸爸......来晚了!”

不知过了多久,怀里的小不悔哭声渐止。

“叔叔......”她仰起小脸儿,看着叶九州泛红的眼睛,轻轻给他擦了擦眼泪:“你......是我的爸爸吗?可是妈妈说,我的爸爸已经牺牲了。”

“牺牲,就是死了,妈妈说爸爸是个大英雄,为国捐躯......呜呜,你不是我的爸爸,我的爸爸已经死了!”

叶九州抚摸着叶不悔的后脑,把女儿的小脸儿紧紧贴在胸口。

心都在滴血!

“不悔,妈妈是骗你的,爸爸没死。”

他沉默许久,抬手拭去女儿脸上的泪珠,轻声开口:“妈妈为什么要让人放狗咬你......”

怀里,小不悔突然仰起小脸儿,稚气的大眼睛扑闪扑闪,连连摇头:

“你说错啦!妈妈才不会让狗狗咬我,妈妈对不悔最好啦!让狗狗咬我的是姨妈,她总是欺负不悔和妈妈,还不许我们回家......”

姨妈?!叶九州脑子里“轰”的一下,满脸愕然。

叶不悔对谢雨柔的称呼,居然是,姨妈?!

那......她的妈妈又是谁?!在谢家别墅门口听的一清二楚,小不悔......不是自己和谢雨柔的女儿吗?“不悔最聪明了。”

他心脏隐隐发紧,挤出一丝笑容:“那,爸爸问你一个问题,姨妈的名字是什么?你知道吗?”

小不悔声音脆生生的:“知道啊,姨妈叫谢雨柔,是妈妈的表姐。”

“我还知道,虽然爸爸是上门女婿,但是我还是跟我爸姓,我名字叫叶不悔。”

说到这里,叶不悔小脸儿一黯,大眼睛再次蓄满泪水:“可是,姨妈让我喊她妈妈,不喊就打我,呜呜呜......叔叔,你真的是我爸爸吗?我妈妈为了救爸爸,嗓子在车祸里受伤了,不会说话,但她教了我这个......”

她从叶九州怀里挣扎落地,手指在地上歪歪扭扭的比划了“叶九州”三个字。

而后仰起小脑袋,泪水沿着小脸儿扑簌簌落下,哽咽抽泣:“这是妈妈教我写的,叔叔,你认识我写的字吗?他们不让我上学,我字写的不好。”

叶九州身体陡然僵硬,脑海深处仿佛惊雷炸响,心脏几乎停跳!救爸爸,车祸,喉咙受伤,不会说话......

当年冒着生命危险,从车祸现场把自己救出来的,不是谢雨柔?谢雨柔......

她不是哑巴,更不是叶不悔的妈妈,不是自己的妻子?那么......

和自己拜堂成亲,一夜温柔缠绵的,又是谁?!“不悔。”

他盯着女儿的眼睛,声音忍不住隐隐发颤:“你的妈妈,叫什么?”

小不悔微微一愣,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哭的浑身颤抖:“你骗人,你不是我的爸爸,你连妈妈的名字都不知道!”

“妈妈叫谢芷秋,秋天的秋......”

叶九州愣在原地,无数个念头犹如滚滚洪流,把他的思绪彻底淹没。

大婚之夜!

谢家远近亲戚杯盏交错,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把他灌的酩酊大醉,而后在众人推搡之下,进了洞房。

浑浑噩噩之中,他度过了那个毕生难忘的新婚之夜,成为真正的男人,更是刻骨铭心的记住了那个女子。

可是,整整一夜,他都没有听到她的半点声音!

原本以为,自己的新婚娇妻,谢雨柔,只是因为羞涩矜持,所以不曾开口。

却万万没想到,那根本就不是羞涩,不是矜持,而是声带受损,无法发声。

那不是谢雨柔,她是谢芷秋!

“大胆!!”

一声突如其来的怒吼,把叶九州的思绪猛然打断。

远处观众席上,几乎所有人都在观望,对着金属牢笼里的叶九州指指点点。也有人看着昏死过去的江勇和倒地毙命的三头恶犬,彼此交头接耳,正在满脸震惊的说着什么。

十几名斗狗场保安急匆匆赶到,腰里别着橡胶棍,把金属笼团团围住!

为首的保安队长满脸狠厉,对着叶九州怒骂:“哪儿来的混蛋,敢在狂风斗狗场撒野?知不知道场子是谁罩的,知不知道我们老板是谁?!”

“现在立刻束手就擒,否则……”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化成一阵惨叫。

叶九州身形一闪,杀入保安群之中,这些保安纷纷飞起,筋断骨折,浑身鲜血,惨叫连连。

斗狗场一团混乱!

啪,啪,啪!

脚步如雷!

他抱着女儿,对周围的混乱全然无视,往斗狗场破碎的正门大步走去,声音缓慢低沉,犹如宣誓。

“爸爸错过了太多时间,让你和妈妈受了太多苦楚!”

“现在,爸爸回来了!”

“有爸爸在,任何人都休想伤你们一丝头发,你们遭受的委屈,爸爸会帮你们千倍万倍的讨回来!”

……

谢家别墅,二楼卧室。

谢雨柔刚刚从浴室返回卧房,看着坐在床头的徐家豪,含情脉脉的抛了个媚眼儿:“家豪哥,你还没跟我说呢,到底什么时候娶我?”

“不要急!”

徐家豪点了一颗香烟,嘴里喷云吐雾,伸手把谢雨柔搂在怀里,嘿嘿笑道:“你知道,我们徐家是我姑姑说了算,只要等你把离婚手续办下来……”

说着,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嘴里“呸”的一声:“要不是叶九州那个废物和叶不悔那个死丫头,哪有那么多事儿!打个电话问问,斗狗场那边儿怎么样了?别把小丫头给咬死了,我堂弟那边儿……”

“谢雨柔!!”

一声低吼,从别墅门口突然传来!声音如雷,整座别墅都被震的隐隐发颤!

徐家豪浑身一个激灵,手里的香烟“啪”的一声掉在大腿儿,烫的连蹦带跳,连衣服都没穿,直接冲到卧室窗口,放声怒吼:“是谁在那儿大呼小叫,老子……”

声音,顿住了。

别墅门口,叶九州抱着小不悔,目光紧紧盯着徐家豪,眼神如利箭,声音如寒刀!

“不要让我女儿看到你们的丑相!”

“把衣服穿好,给我滚出来!”

二楼卧室窗口,徐家豪愣了几秒钟,顿时满脸狞笑。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