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人生张铭
  • 重启人生张铭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俗庸作者
  • 更新:2022-07-16 09:00: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授之以渔
继续看书
登上世界财富榜的张铭,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可他并不开心,他的人生留下了太多无法弥补的遗憾。一觉醒来,他重生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妻子自杀的那天。前一世,他太不是人,伤了妻子的心,一步步将妻子逼上了死路。重活一世,张铭改过自新,挽回妻子,凭借自己前世的经商经验,打造独一无二的商业帝国……

《重启人生张铭》精彩片段

“我就是累!和你在一起我就是累!你到底知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每天在一起就能开心吗?每天靠借债就能天长地久吗?每天跟着你吃白面馒头就能白头偕老吗?每天无所事事就能永浴爱河吗?”

“我不要那些不切实际的承诺!也不要你虚情假意的谎言!”

“我要去巴黎,我要巴黎香水!我要荷兰风车!我要去环游世界!我要一个完美的人生!”

“对!我李清洛就是爱慕虚荣,可以吗?”

......

无数个日夜,每当张铭想起和李清洛吵架的情形,他的心就好似被刀割一样地疼,疼得让他窒息,让他绝望。

多少次,他幻想着要是那天自己不让她们母女离开,要是自己拉住李清洛,或许她就不会带着四岁的女儿跳楼自杀。

可是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即便后来他登上了世界财富榜,依旧没有化解掉他这个心结。

躺在ICU病床上,走到人生尽头的张铭眼神之中充满了悔恨和不甘。

一滴泪,顺着满是皱纹的眼角滑落。

“滴——”

闭上眼,张铭甚至都听到了心跳检测仪传来的微弱滴滴声,好似在宣告着他将彻底死去。

他不怕死,但直到死,他依旧想着李清洛,那个他愧疚了一辈子的女人。想着那个仅有四岁,便永远凋零的女儿。

......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铭缓缓睁开眼,隐约间好像看到了李清洛,他有些不敢相信,那个身影竟是那么的真实。

“清洛?”

眼前的女人百分之百就是李清洛,无论过去了多少年,张铭都不可能忘记这张清冷消瘦的脸庞!

环视了一圈四周,他发现一切竟然都是那么熟悉,破旧的衣柜,残缺的八仙桌,满是线头的沙发......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是自己在做梦?

抬起手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之后,他才慢慢冷静下来,这不是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竟然重生了?!

看着张铭木楞得抽了自己一巴掌,李清洛心里越发坚定:“你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不会走了吗?张铭,我告诉你,我受够了!”

看着李清洛转身就要离开,张铭猛地站起身一把拽住了她,眼眶忍不住泛红:“清洛,真的是你吗?”

“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是不是又想打我?你打啊!你动手啊!”

“不......”

张铭看着这张自己日思夜想的脸庞,心里的防线早就再也绷不住了,眼泪再也不受控制,顺着眼角流淌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

“你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李清洛一脸绝望的看着他道。

张铭此刻的心里,充满了无数的悔恨,当年要不是自己无所事事,沉迷赌博,也不会让李清洛带着女儿自杀,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可没想到,老天居然又给了他一次机会,这次说什么,自己也不会重蹈覆辙,一辈子在悔恨中度过。

“粑粑,麻麻,你们不要打架了好不好?朵朵乖,朵朵不惹你们生气......”

一个瘦小,脸色发白的身影,跌跌撞撞地哭着跑了过来,一把抱住张铭的腿:“粑粑,不要打妈妈了,好不好......要打,就打朵朵......”

女儿如今已经四岁了,可和同龄人比起来,却显得有些营养不良,听着女儿乞求的声音,张铭的心一下子就碎了。

松开李清洛的手,他蹲下身一把抱住女儿:“朵朵,爸爸永远不会再打妈妈,我发誓......”

“真的?”朵朵露出一副天真的表情问。

“恩。”

在张铭点头之后,朵朵脸上挂着泪珠就笑了起来:“那太好啦,粑粑最好啦......”

小孩子就是这样,想法比大人简单得多。

李清洛咬牙一把抢过女儿,拎着行李箱就要夺门而出。

张铭赶紧再次拽住他:“清洛,对不起!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李清洛转过脸,冷冷着看着他:“我给了你多少次机会?你珍惜了吗?为了你,我不惜丢掉学业!为了你,我和家里人决裂!为了你,我毁掉的自己的人生,甘愿挤在这五十多平的出租屋里,整天被你打骂......你要我怎么给你机会?你说啊?!”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李清洛撕扯着喉咙喊起来。

张铭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我知道,我都知道。你要去巴黎,你要巴黎香水,你要荷兰风车,你要去环游世界,你要一个完美的人生......这些我都能做到,相信我,给我一次机会行吗?就最后一次!”

说着张铭猛地跪了下来,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一跪是他欠李清洛的!

看着张铭忽然跪在了地上,李清洛也愣了一下。因为她知道,自己的丈夫从来都是一个不服输的人,更不可能会给人下跪,就连要债的找上门,他宁愿被人用棍棒打,也不愿低一次头。

可是下跪真的能解决一切吗?

对这个世界早已绝望的李清洛来说,最舍不得的莫过于幼小的女儿。

自己要是死了,女儿跟着张铭肯定会过得更苦,与其让她继续受折磨,不如和自己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今天她已经做好了决定,带着女儿离开这个世界......

张铭死死地拽着李清洛的手,说什么他也不松开。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是松开了,就再也见不到她们了。

“你松手啊!你放开我!”李清洛挣脱着喊道。

这时,张铭猛然拿起放在一旁的水果刀,直接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清洛,相信我一次,好吗?就一次!”

李清洛一怔,只见张铭猛的一刀刺在了大腿上,鲜血瞬间冒了出来,喷洒在朵朵白色的连衣裙上。

“粑粑,流血了......呜呜呜......”

朵朵被眼前的这一切吓得哭了起来,李清洛也傻了。

张铭不顾大腿的疼痛,举起三根手指,坚定地说道:“三个月!给我三个月时间,三个月之后我会还清所有债务,也会让你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我,如果我做不到,你想怎么样都行!”

这种威胁的方式,张铭其实很不想用。可毕竟此时的李清洛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为了能让她和女儿活下来,别说这种方式,就算让此时的他去杀人,他都愿意!

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他再也不想失去这对母女,即便与世界为敌,他也在所不惜!

浅城的夏末,大片的夕阳落在这座位于郊外的独栋别墅前,残余的热量鼓噪着人心。

夏橙在这栋房子的门口已经足足站了五分钟了。

要对自己暗恋多年的男神表白,她是紧张的。

手心在冒汗。

“加油夏橙,你可以的,被拒绝就死心吧,反正做不了情人,你们也成不了亲人!”为自己打完气之后,夏橙果断摁了门铃!

没有人应答,夏橙就不管后果地继续摁着,她知道他在家,在来之前,她就已经打听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的通话器里,终于传来了一个低沉又好听的声音。

“哪位?”冷漠,是他一贯的语调。

“是我!”夏橙紧张地握住手指,“三叔,我是夏橙!”

通话器那头,沉稳的呼吸有一丝急促,只是很快,又恢复到了以往的冷漠。

“有事?”

“我……我有话要跟你说,你可不可以开开门?”夏橙紧张到不能呼吸了,就算见不到他的人,仅仅是他的声音,就足够让她脸红心跳。

“今天不方便,改天吧。”

没有改天了!

明天她要出国了,不知道要几年才会回来,所以,她没有机会了!

“我一定要今天跟你说!”明媚的眸子里带着倔强的光芒,“就一句话,真的就只有一句,说完我就走!三叔,你打开门好不好?”

通话器那边,没有了声音。

夏橙懊恼地垂下肩膀,她只想结束这场没有结果的暗恋,只想了无牵挂的离开,不行吗?

转身,打算离开。

而这时,门却突然打开了。

“要说什么?”冷漠的声音,带着一点压抑。

夏橙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只在听到他声音的瞬间,兴奋地转身。

而看到的,并不是平时那个清冷如仙,冷漠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男子,如今的他,头发有些凌乱,潮红的脸上有一丝汗珠,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某种痛苦,连身上得体的衬衣都有些凌乱。

犀利的棕色眸子如狼一般,有些贪婪地看着夏橙,幽深中带着某种即将要决堤的渴望。

“三叔?”夏橙小声地喊着他。

无辜的声音,像是薄弱的蝉翼,轻轻扫过心脏,清雅的脸被夕阳映照着,反而映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魅惑。

这一切,对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别样的诱惑!

该死!

男子强迫自己转移开视线,冷漠地转身,“进来!”

夏橙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三叔,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平时的他,像雪山上挺拔的冰峰,永远屹立不倒,清冷尊贵。

“你要对我说什么?”男子背对着她,冷冷地问。

这个问题,让夏橙重新紧张了起来。

她是来……表白的!

跟自己……三叔……

“如果没有想好,就改天来!”男子的声音带着明显的不耐烦,“你走吧!”

夏橙被吓住了,藏在心里很久的话,突然没有防备的退口而出!

“三叔,我喜欢你!”

声音很大,在偌大的客厅里清晰地回荡着。

接着,空间,彻底安静了下来。

厉风行很快就打完电话,他直接去衣柜拿衣服。

闻璐问:“老公,你去哪?”

“合作方那边出了点问题,我过去看看。”说话时,厉风行已经换好衣服,眉头紧蹙,似乎真有什么急事。

“这么晚了,有问题也明天再说啊。”他经过时,闻璐拉着他的衣摆,语气透着几分倔,“老公我不舒服,你今晚在家陪我吧。”

她不想他去见那个女人,不管是因为公事还是别的。

厉风行见闻璐紧紧咬着唇瓣,脸色苍白,真的消瘦了不少,他有些心软,知道她说不舒服肯定不是装的。

只是还没开口说不出去,电话又来了。

厉风行接了电话,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一直没说话,挂了电话后,将闻璐按在被子里,“我让于妈上来陪你,我很快就回来。”

闻璐闭上眼睛。

她本来就不擅长纠缠,一次求了没用,她绝对不会求第二次。

她听到房门被轻轻带上的轻微声音,胃里又疼起来,她蜷缩着,一只手轻轻按在腹部,感受那还未成型的孩子。

闻璐低喃着:“对不起,宝宝。”

我守不住这段婚姻,也没有办法保住你。

宝宝,对不起。

早上闻璐醒来时,胃还隐隐作痛,旁边的被窝纹丝不动,凉凉的,她猜想厉风行肯定没回来,收拾好下楼问于妈。

果然,厉风行昨晚一夜未归。

闻璐手里还有一个合作案,恰逢今天是签约日,是该她去的,她和秦助理说不舒服,要在家休息,让他去办。

得到秦助理去往S市的信息后,闻璐立刻拿出笔记本上了秦助理的账号,从一个月前开始翻看厉风行的行程。

让她失望的事,厉风行的行程全是工作上的,就连参加什么商业酒会,秦助理都将人员名单列了出来,厉风行也从没带女伴。

可是昨晚那两通电话,都是女人打来的,厉风行丢下她就走了。

都到这份上了,绝不是她想太多。

她努力回想昨晚看到的那串号码,将号码给了私家侦探,又打了一笔钱过去。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迫切的想查这件事,或许是厉风行连续一个月身上都有那股香水味,又或许是她想知道什么。

闻璐很不舒服,看了一会电脑就眼花,她靠着沙发休息,中午没什么胃口,潦草吃了一点午饭。

睡的迷迷糊糊时,医生打来电话,说药从其他省运过来了。

闻璐打起精神,驱车去医院拿药。

她从医生那拿到一大包药,医生还告诉她做化疗的时间,闻璐敷衍着,拎着一包药下楼。

医院药水味重,闻璐闻着不舒服,拉了拉脸上的口罩。

走廊拐角处似乎有人在说话,男人一身铁灰色西装,衬的身材挺拔,薄唇微微抿着,面前站着一个女人,白大褂,看起来娴雅漂亮。

女医生不知道和厉风行说了什么,厉风行面色冷漠,却还是点点头,女医生就笑开了,扑过去抱着他。

闻璐脚步僵在那,眼里只剩下拐角处的那对男女,心被穿了无数孔,冷风刷刷地往里灌,疼的她几乎窒息。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这就是昨晚给厉风行打电话的那个女人。

三年婚姻,却比不过一个外人。

闻璐胃里翻腾的的厉害,她转身匆匆跑开,到洗手间时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腰腹撞到门把上,尖锐的疼。

她弯着腰蹲下,听不下耳边有人说什么,冷汗津津。

下一秒,毫无预兆的倒在地上。

“喂喂,小姐你别吓我。”撞到闻璐的路人喊叫,见一条血迹顺着闻璐大腿往下流,路人脸色都白了,“快,快来医生……救命……”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