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难解离别愁
  • 相思难解离别愁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欧耶作者
  • 更新:2022-07-16 09:09: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天生的贱骨头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楚槐是萧墨清的王妃,她在整个王府里却是最没存在感的,就连男人替花魁赎身,纳花魁为妾的消息,楚槐都是听别人说的。为了萧墨清,她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他却因为自己白月光的几句诋毁,就对他恶语相向,甚至绝情以待。后来,女人终于心灰意冷,云淡风轻的说了再见,再也不见!

《相思难解离别愁》精彩片段

初秋,京城。

天气还有些炎热,但抵不过时下街知巷闻的豪门轶事。

“听说了吗?秦淮八艳之首,艳绝京师的昙娘被宁王花天价赎身了!”

“那这是要纳入府内了?”

“怎么可能?当然是金屋藏娇了!宁太妃可看不上一个花魁!”

……

步风吟一路走来,都没听到一字半句提到自己的,不由露出一抹苦笑。

她这个宁王妃,是多没存在感?

刚这么想着,就觉得身子莫名空乏,有些想吐。

步风吟抬起虚软的手,想去袖袋里掏出绣帕,手却不受控制般歪到一边,偏离了。

甩甩头,可能是中暑了。

“瞧瞧这是谁?”前方,一个甜腻的声音带着嘲讽响起:“我们金尊玉贵的宁王妃,就这么上街,一点排面也没有,真给宁王丢脸。”

只见昙娘掀起帷帽一角,露出艳若桃李的面容,得意洋洋挡住步风吟的去路。

闻言,身边拥簇她的几个华服女子露出惊讶之色。

“这真是宁王妃?这姿色,连咱们秦淮最下等的卖酒小婢也不如啊!”

“可不是,连昙娘一根头发丝也比不过!”

“宁王娶她也肯定是这女人自己使了什么手段巴上去的,宁王不得已……”

步风吟定了定神,浅笑道:“易姑娘莫非觉得,自己给宁王长脸不成?”

这话本意是说在街上围堵不好看,被昙娘误会成瞧不起她的出身!

昙娘咬牙,这女人以为自己比她好到哪里去,不过是个孤女,仗着自己的父母救过宁太妃,得以嫁入宁王府。

“步风吟,识相点就赶紧滚出宁王府,不让有你好受的!”

“这话你去跟宁楚格说吧。”步风吟面对昙娘的挑衅显得挺淡定。

这样的女人,昙娘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呵,我看你能撑多久。”见越来越多的人看向这边,昙娘翻了个白眼,跟步风吟擦肩而过,还故意撞了撞她。

这一下力道并不大,步风吟却猝不及防倒地。

“碰瓷啊?”昙娘更不屑了:“装什么柔弱,也不看自己长得那样,清汤寡水的,宁王都懒得看你!”

她们谁也没注意到,不远处的银楼,俊美冷傲的男人正饶有兴致看着这一切。

贴身侍卫悄悄的瞥着眉宇间隐有悦色的宁王,知道他给昙娘赎身是为了膈应那个被家里硬塞的女人。

“王爷,刚才太妃托人来传话,让您今晚务必回府用膳。”

话落,宁楚格的脸瞬时就阴了下来。

回府,意味着要和那个虚荣的女人共处一室。

这三年不管他怎么冷淡以待,甚至不给脸面的和秦淮艺伎亲密,她都无动于衷。

真是够烦的。

医馆。

步风吟以为自己中暑,进了医馆想抓几服药,没想到老大夫一把脉,面色凝重起来,又叫来其他几个坐堂大夫轮流把脉。

几人面面相觑,点了点头,老大夫叹息道:“夫人,你这脉象不太好……先通知亲人过来吧。”

步风吟攥了攥松软的手掌,勉强一笑:“您说吧,我有准备。”

“经过咱们几个再三确诊,你患上的这个病,唉,没救……”

脑子“嗡”的一声,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听大夫详细解释着,明明艳阳高照,步风吟却觉得一阵阵发寒,心脏像是瞬间被冻结,提前感受到了冰天雪地。

她喃喃道:“我离瘫痪还有多久?”

“靠吃药和推拿缓解的话,还有三个月左右。”

傍晚,宁王府。

宁太妃看着一前一后走进来的一对璧人,笑意微微凝滞,毫不掩饰的疏离感在两人之间游荡。

都三年了,毫无进展,至今都没圆房。

她不由的狠狠心说道:“你们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孙子,什么时候我就把另一半兵符给楚格。”

步风吟心一颤,孙子……注定要让母妃失望了。

可她嘴上却说道:“好啊!楚格,我们今晚开始努力?”

说完,不敢去看宁楚格越发冰冷的面色,低下头来掩盖那微微泛红的眼眶。

十岁那年,步风吟被老夫人接到宁王府,第一次见到楚格,她就听到了自己“咚咚咚”飞速加快的心跳声。

到如今,八年过去,足以从喜欢到深爱。

所以,步风吟在宁太妃的支持下,及笄后便顶着楚格厌恶失望的目光,厚着脸皮嫁了。

哪怕得到的是他三年的冷漠,宁愿捧个艺伎,夜不归宿,她都受着。

步风吟一次一次的跟自己说,她还年轻,还有很多时间,一定可以和楚格好好过的。

然而,现实的冰冷兜头泼下来,她没时间了!

所以,她要结束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她想不留遗憾!

宁楚格冷笑,拳头紧握,忍着没有打碎这女人的一脸假相。

真不知道这个步风吟给他母妃下了什么蛊!

把她接过来当做宁家的千金养着还不够,三年前竟然以兵符为要挟,让他娶她。

曾经宁楚格也高兴自己多个妹妹,但没想到这个他以为单纯的小姑娘,如此虚荣、虚伪、不但无视他的拒绝,还顺着宁太妃的要求死皮赖脸的以“宁王妃”的身份,继续待在宁王府。

自己身为是宁王府唯一的继承人,拿到父王留下的兵符还得赔上自己的婚姻“报恩”。

宁楚格对步风吟大失所望,接着就是深深的厌恶和屈辱。

夜深,寝居。

步风吟洗漱出来,习惯性的朝窗边的贵妃榻走去。

这三年,他们只要被宁王妃关在一间房里,就会分开睡。

“不是说今晚开始努力吗?过来。”穿着丝绸里衣的男人把书册丢到一边,勾了勾手指。

步风吟一愣,脸倏地泛起了红晕,连耳根都发热起来。

真到了这一刻,心跳得似乎快要破腔而出,怕是楚格几米外都听得到。

但这就是她想要的。

看着步风吟羞红的脸还有颤抖着指尖,宁楚格眼中闪过一丝讽色,这女人又在图谋什么。

抬了抬下巴,他满是傲然不屑的命令道:“自己脱了。”

这明显带着屈辱的指令,却没有令步风吟有一丝退却,反而多了一往无前的勇气。

这具身体,一年半载后就会枯萎至丑陋不堪,她要趁现在,趁它美丽的时候,大大方方的展现在自己爱的男人面前。

步风吟眸中倾泻出令人心颤的爱慕,抖着手解开衣带。

直至肚兜轻盈的落到地上,全无遮掩。

才十八岁的她,娇美,芬芳,纤秾合度,对血气方刚的男子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诱惑。

“好看吗?”步风吟娇羞的抿了抿唇,浑身都泛着羞赧的粉。

宁楚格的眼眸黑沉不见底,蓦地起身,粗鲁的将她拉扯过来压下……

宁楚格的眼眸黑沉不见底,蓦地起身,粗鲁的将她拉扯过来压下……

-------------

步风吟忍不住痛呼出声,她知道宁楚格不会让自己好过,但没想到这么痛。

“这场迟来的‘圆房’,感觉怎么样?”

说罢,宁楚格拍了拍她苍白痛苦的脸,也不等她开口,蛮横地冲撞起来。

他心中的怒火远胜冲动,很不齿刚才有一瞬,自己竟然可耻的被这个女人蛊惑了!

步风吟倔强的咬着唇不再叫出来,这是她最贴近他的时候,她要记住这一刻的感觉,即使是痛,也要牢牢记住。

今天以前她总想着,再等等,再给彼此一点时间……

可今天以后,步风吟什么都没了,时间没了,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毫无准备所带来的滞涩,宁楚格也没舒服到哪去,但看到步风吟痛楚的皱着眉,唇上溢出点点殷红的血珠,这鲜红仿佛勾出了心里的肆虐,让他愈发疯狂。

能这样折磨她,似乎是个不错的方法。

敏感的觉察出宁楚格不舒适,步风吟忍着痛努力放松,想尽量让他舒适。

这个男人是她这短暂一生的最爱,她不舍得他有丝毫不舒服。

尽管步风吟知道,自己嫁给他这件事,最令他不舒服。

感到她湿润起来,宁楚格脸上露出鄙薄的神情:“被这么对待还能有反应,步风吟,你说你是不是天生的贱骨头?”

“那你满意吗?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步风吟的回应是主动圈住了宁楚格强劲的腰身,青涩又热情的迎合着他。

迟来的鱼水之欢渐入佳境,连空气都热烫了几分……

宁楚格释放过后,毫不留恋的起身,看清她不盈一握的细腰,目光闪了闪。

那里一片青紫,是刚才被他掐出来的手指印。

步风吟在那漠然的目光下把自己缩成一团,宁楚格像是在看个物件,和看房内的任何一个死物没什么不同。

桌椅磕了个角,人会心疼吗?

不可能。

“我知道你想摆脱我,只是碍于母妃……”步风吟隐下心里的涩意,抬手拉住宁楚格的袖口。

即使刚经历了最亲密的事,她也不敢去碰触他的手,怕得到的是厌恶的甩开。

“难为你知道。”宁楚格毫不吝惜的讥讽着。

步风吟抬眸,湿漉漉的眼珠像是了蒙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祈求道:“楚格,你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和我好好过,好吗?我只要你对我好点,三个月后,我会如你所愿。”

谁也不知道,她说出这些话有多难,多不舍。

她比任何人都希望他幸福,她多想宁楚格的幸福是步风吟给的。

宁楚格始料未及,下意识的以为步风吟又要使什么阴谋诡计,他可没忘了母妃是要求抱孙的。

“三个月后,你就怀孕了,有恃无恐了?”

步风吟一直知道宁楚格是怎么看自己的——区区孤女,挟恩图报,欲壑难填,贪心不足。

“那是母妃想要的,你也妥协了不是吗?”他有多想摆脱她,步风吟很清楚。

忍着那寒眸下刺得体无完肤的痛,她扬起唇角:“不管我有没有怀孕,三个月后,我都会离开宁王府。”

宁楚格看着步风吟满脸的笃定,就没来由的涌起一股火气,她以为三个月后能改变什么吗?

天真。

“别耍什么花招。”

她想怀孕就给她好了,但别指望他会给那个孩子一点爱。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