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总的前妻又美又飒
  • 傅总的前妻又美又飒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风吹落叶作者
  • 更新:2022-07-16 09:3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你这是病,得治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许清歌深爱傅南瑾整整五年,爱得没有了尊严,爱得失去了自我,爱到最后,换来的却是一纸凉薄的离婚协议书。生产时,许清歌惨遭算计陷害,她险些命悬一线,一只脚迈进鬼门关时,她终于从这场无望的爱情里醒悟过来。五年后,她带着孩子华丽归来,别人都要恭恭敬敬的叫她一声“许总”。过往的真相慢慢浮出水面,傅南瑾开始追妻……

《傅总的前妻又美又飒》精彩片段

“许小姐,恭喜你,怀孕两个月了。”

看着检验单,听着医生的话语,许清歌眸光止不住的颤抖,她怀孕了?

再次确认之后,许清歌面色喜悦的离开了医院,走到门口拨打了一个电话。

“什么事?”对面传来了男人低沉而的声音。

这就是她的丈夫,傅南瑾,听着那冷淡的声音,许清歌心里有些难受,但一想到孩子,她又开心了起来。

话到嘴边,许清歌又犹豫了,只是开口问道:“你今晚回来吗?我有些事情想要告诉你。”

这个消息,还是晚些亲自告诉他吧!

“不知道。”

话音落下,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许清歌叹了口气回到家中,刚换下鞋,客厅就传来了骂骂咧咧的声音:“许清歌,你一个下午跑哪去了,衣服没洗家务不做电话也不接,你翅膀硬了啊!”

傅母站起身来,厌恶的看了眼许清歌,再次开口道:“赶紧给我去做饭!”

许清歌低着头,早已经习惯了傅母这般态度,她没有反驳她的话语,软弱的声音回应道:“好的,妈。”

饭后,傅南瑾还是没有回来,许清歌坐在客厅,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失落。

直到深夜,许情歌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她依稀听到外面传来车子的声音这才醒来。

只见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走了进来,他长相英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高冷的气息,像是一个帝王一般,令人畏惧。

“你回来了啊?”许清歌站起身来开口,此刻心里有些紧张。

傅南瑾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他将手中的一份文件放在了桌子上,男人清冷的语气开口道:“许清歌,我们离婚吧。”

许清歌浑身一僵,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傅盛南。

“为什么?南瑾,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你……”

“简苒醒了。”

一瞬间,许清歌恍然大悟,傅南瑾的初恋醒了啊。

傅南瑾看了眼许清歌,他面色阴沉:“她清楚的记得,那天开车撞她的人就是你,许清歌,你还有什么想辩解的。”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南瑾。”

许清歌满眼泪痕,她和简苒是大学同学,两人一直都处于敌对的状态,三年前,许清歌开车在路上,简苒却从中闯了出来,她在触碰到简苒的时候及时刹住了车。

就在那时候,一辆车子却闯了出来直接撞向简苒而后逃走,昏迷前的简苒当着傅南瑾的面质问自己为什么要撞她。

没有监控和行车记录仪的许清歌百口莫辩。

简苒成为了植物人,许清歌就这么成了罪人。

“南瑾,真的不是我撞的,你让我见见简苒。”

傅南瑾显然不相信许清歌的话语,他厌恶的语气开口道:“事到如今你还要说谎吗?把离婚协议签了,马上收拾东西离开别墅,我不想再见到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话音落下,男人直接转身离开了别墅。

许清歌跌坐在沙发上,三年的付出,自己在他的眼里却是个恶毒的女人,她胸口隐隐作痛,仿佛刀割一般。

回到房间内,许清歌看着镜子中面色惨白瘦弱的女人,嘴角勾起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三年前,傅南瑾处于傅家的财产争斗之中,而傅老爷子要将公司继承给他的唯一要求就是要傅南瑾结婚,她将简苒害成了植物人,就这么签下了和傅南瑾的结婚协议。

没人知道,这男人一直都是她心头的白月光,许清歌傻傻的觉得结婚后她一定能改变傅南瑾对自己的印象,她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努力讨好傅南瑾和她身边的人,尽心的照顾着医院的简苒,只希望她醒来能澄清事实。

两个月前,两人无意间发生关系,许清歌以为这个孩子或许能给他们的感情带来一丝转机。

直到今天,许清歌只感觉一切都仿佛一场笑话一般,是时候该清醒了啊……

八个月后,国外医院,妇产科的病房内。

女人痛哭的声音传来,伴随着一阵嘶吼,婴儿的哭啼声传来。

“恭喜许小姐,是一对双胞胎。”

闻言,许清歌嘴角扯起一丝无力的笑容,她欣慰的看了眼孩子,陷入了昏迷……

许清歌再次醒来的时候,入目一片白茫茫,她看了眼边上正在换点滴的护士,虚弱的声音开口问道:“护士,我的孩子呢?他们怎么样了?”

八个月前,许清歌离开了傅家,她本来打算将孩子打掉,可到了医院终究是于心不忍,最终选择瞒着傅家生下孩子。

护士有些犹豫,顿了顿开口道:“许小姐,非常抱歉,请您节哀,两个孩子因为出现产伤缺氧夭折了。”

一瞬间,许清歌的心仿佛坠入地狱。

“不可能,我明明听见他们哭了,不可能……”

“许小姐,医院已经开了死亡证明,请您节哀。”

话落,护士离开了病房,各种情绪涌上许清歌的心底,她直接拔了针管下床,刚刚触碰到地面,浑身传来的疼痛就使得她跌倒在地。

病房的门再次被打开,女人身穿着一身名牌,她打扮的精致靓丽,仿佛一个女王一般。

“好久不见啊,许清歌。”

简苒面带笑容,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

“你怎么会在这?”

许清歌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她扶着床边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浑身却疼的没有一丝力气。

“啧啧,许清歌,偷偷生下南瑾的孩子,你想干嘛呢?企图用孩子继续做傅太太吗?不过真是可惜啊,孩子夭折了。”

简苒走到许清歌的面前,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脸上洋溢着胜利者的笑容。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我的孩子是你害死的对吗?”许清歌大声质问,此刻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他们出生的时候明明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

简苒冷笑了一声:“呵,许清歌,你可别诬陷人啊,孩子是自己夭折的。”

“不可能!”

“许清歌啊,瞧瞧你现在这般模样,真是可怜啊,我们A大曾经的校花却落到了这般地步,曾经还扬言一定会拿下国际钢琴冠军,现在的你拿什么和我斗啊!”

“对了,我现在已经住进南瑾家了,他和伯母都待我很好呢,我们很快就会订婚。”

许清歌死死的盯着简苒,她不甘心的开口:“是吗?傅南瑾还不知道你的真面目吧?当年的车祸和孩子的死,所有真相我都会查出来的!钢琴我也不会放弃的,简苒,我许清歌不会放过你的!”

闻言,简苒的眸光闪过一丝阴霾,看着倒在地上面色惨白的女人,她不由得想起大学三年被许清歌处处压着的噩梦。

明明自己比她优秀的多。

简苒脸色变得狰狞,她站起身来,身穿着高跟鞋的她就这么狠狠踩在了许清歌的手背上。

疼痛使得许清歌脸上瞬间毫无血色。

“许清歌,没有所谓的真相,钢琴你这辈子也别再想触碰了,你这辈子注定只能被我简苒踩在脚底!”

……

许清歌陷入了昏迷之中,护士走了进来,她急忙开口:“不好了,产妇大出血。”

抢救室内,许清歌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她隐约听见有人闯进了病房,那是一个低沉而陌生的男音。

“不惜一切代价都给我救活她!”

“她要是死了你们医院都给我陪葬!”

是谁呢……

傅氏集团,偌大的办公室内,男人身穿着一身黑色西服,他俊美的脸庞面无表情的看向窗外,整个A市都已经被暴雨淹没了。

他微微皱眉,心脏隐隐约约传来疼痛,不知为何,傅南瑾有种不祥的预感,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在流失一般。

五年之后,A市机场,安全通道出口,只见一名身穿白色西装外套的女人走了出来,波浪卷的头发随意披散在脖子后方,一举一动高贵优雅,她摘下墨镜,那张精致白皙的脸庞露了出来。

路人都不由得多看了这女人几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大明星。

许清歌看了眼车水龙马的城市,她眸光微微闪烁,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她回过神来,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许清歌走出来的时候,迎面撞上来一个小东西。

“哎呀!”

稚嫩的声音传来,使得许清歌微微一愣。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小团子抬头,顿时眸光一亮,惊喜的开口道:“哇,姐姐你长得好漂亮!你是哪个大明星吗?”

闻言,许清歌看着那白皙软糯的脸庞顿时一笑:“小朋友,我不是大明星哦!”

“哇,姐姐不仅长得漂亮,声音还这么好听。我好喜欢你,这是我刚才从意大利带来的糖果,送给姐姐了。”

说着,傅温柔就从自己的小包包里掏出一块巧克力,递到了许清歌的手中。

“漂亮姐姐再见。”

她本想拒绝,但是小家伙已经飞奔向洗手间了。

看着手中的糖果不由得一笑,神色又暗淡了下来,不由得想起自己去世的两个孩子。

如果他们还活着。估计也这么大了吧,想着许清歌眸光微微闪烁,取了行李之后随即离开。

司机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他恭恭敬敬的替许清歌拿上行李打开车门。

与此同时,不远处正停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傅温柔惊喜的开口道:“爸爸快看,是漂亮姐姐耶。”

只见他旁边坐着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此人正是傅南瑾。

他微微一顿,随着傅温柔的眸光望去,那车子已经扬长而去。

……

许清歌看着手机,只见一条新闻跳了出来

“傅氏集团今日宣布,将在一个月后与简家大小姐结婚!神仙情侣终将修成正果。”

许清歌的手顿时一僵,想起五年前的种种,她眸光闪过一丝阴霾,自己回来得还真是巧了。

车子在郊区的一栋别墅门口停了下来,司机拿着行李,笑着开口道:“小姐,老爷和夫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许清歌点了点头,走进别墅,听到动静,客厅的两人即刻起身。

许母笑着迎了上来,将她拥入怀中:“我的宝贝女儿终于回来了!”

许父也笑着开口:“清歌,怎么样?累不累,你看看,这孩子,几个月不见又廋了。”

两人眼里满是宠爱,许清歌只感觉心底里暖暖的:“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

许清歌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五年前才得知了自己是许家小时候走丢的女儿,也是他们,将差点在产房命悬一线的她救了回来。

这五年许清歌基本都在国外,见父母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一家人其乐融融,吃过晚饭之后,许清歌就收到了闺蜜安晚打来的电话,对面传来了女人崩溃的声音。

“呜呜呜,清歌,我今晚恐怕不能和你聚会了……”

许清歌微微蹙眉:“晚晚,怎么了?”

“向子乔那家伙骗我说出差,结果竟然给我在酒店碰见他搂着一个女人,这个渣男竟然背叛我,清歌,我现在怎么办啊……”

“你先别着急,位置发给我,我马上就过来。”

许清歌挂断电话,她跟许母说了一声,开着车匆匆忙忙离开了别墅。

车子一路疾驰来到酒店门口,许清歌再次拨打了安晚的电话。

“你在哪呢?”

“6079房间,我今天非得手撕了这渣男小三,清歌,你快来,我怕我打不过。”

许清歌走进酒店,来到了安晚所说的房间,屋内空无一人,安晚也不见踪影,依稀可以听见浴室传来水声。

浴缸内,男人正接着电话。

“我给你点了特殊服务,保证是精品。”

“滚,不需要。”

“瑾哥,我这是为了你好,你这是病,得治,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简苒的。”

屋内,许清歌微微蹙眉,正想打电话安晚情况,可就在这时候,浴室的门被打开,男人身上披着浴袍,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水,一张俊美的脸庞此刻面无表情,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