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先生鲜肉蜜宠哪里跑
  • 司先生鲜肉蜜宠哪里跑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道听途说作者
  • 更新:2022-07-16 09:38: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有仇不报非君子
继续看书
为了进入顶尖科技公司为弟弟报仇,穆浅被逼无奈之下剪掉了一头长发,只因为那家公司有不招女程序员的规定。在那之后,她的能力被挖掘出来,不光专业技术得到了肯定,还收获了一大帮小迷妹。可是后来人们发现,公司总裁竟然与黑客大神走得非常近,难道司易南真的不喜欢女人?可是没多久流言不攻自破,因为人们发现,黑客大神穆浅竟然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孩……

《司先生鲜肉蜜宠哪里跑》精彩片段

 “现在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本次一等奖获得者是……”主持人故意拉长了声音,存心吊人胃口。

“穆浅!”

梦奇科技有限公司举办的创意比赛颁奖典礼上,穆浅着一身剪裁得体,做工考究的红色西服站立C位,一脸漠然的面对台下灯光频闪。

业界人都知道,这看似只是个普通比赛,却是业界翘楚——梦起科技,招揽人才的一个方式。

台下不时发出惊异声,谁能想到,今年的创意大赛居然杀出这么一匹鲜嫩且雌雄莫辨的黑马。

穆浅一头干净利落的茂盛短发,人长得细皮嫩肉,跟常人眼中的‘程序员’完全不沾边,反而更像是最近大火的综艺练习生里面的小鲜肉。

颁奖典礼完毕,穆浅知道自己进入梦奇科技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避开络绎不绝过来打招呼的人群,成功溜出会场。

会场门口刚好有垃圾桶,穆浅晃悠悠走过去将碍事的奖杯扔进去,随后在西装口袋翻找出一个大哥大样式的小型手机,手指灵活的在上面敲打一番,熟门熟路的准备黑进公安局的监管部门。

好几天了,也不知道老弟在里面过得怎么样。

其实穆浅本不必来参加这比赛,毕竟她一个野生黑客,曝光对她没什么用,但她那惹事生非的弟弟穆夜庭最近因为利用公司漏洞谋利三千万的事儿进了局子,关在里面瘦了好几圈,现在家里人都担心着。

穆浅没法子,想着穆夜庭再丧心病狂应该也不会干出这种混账事。

但再想想,穆夜庭不干人事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干脆就打算先进入弟弟公司,查清楚究竟怎么回事再说。

“穆浅,你等等。”

身后突然传来急切的一声。

穆浅不动声色将大哥大塞回去,转身,就见一个带着金丝框眼睛的高瘦男人喘着气跑向自己。

“穆浅,你,你怎么就走了,还没签合同呢。”男人看着穆浅不满说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穆浅。

穆浅扫眼过去,见上面就差直接写着吃人二字,不禁轻蔑一笑,“996?一年实习期?不能无故请假?”

见穆浅一针见血指出合同里面的关键信息,男人略微吃惊,但很快镇定道:“你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又没有985或211的学历,能进我们公司已经不容易了。”

穆浅眉毛一挑,“所以?”

“新人不能目光短浅,只顾着看眼前利益,你想想我们梦奇是什么公司,那可是数一数二的互联网科技行业领军者,发展前景广阔,要是你干得好,前途绝对不可限量!”

男人说着,眼角眉梢透露着得意,仿佛是穆浅捡了大便宜似的。

没想到,穆浅丝毫不为所动。

“别跟我画大饼,我不吃这套。”穆浅半分不给他面子,“还有,你又是谁,我只跟你们总裁谈。”

叶羽磷气的脸都红了,居然连他都不认识!果然是初出茅庐的小犊子!

“我是梦奇的技术部部门主管,叶羽磷。”

“噢。”穆浅对这个名字有了点印象。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人就是弟弟提起过的所谓顶头上司,本事不大,拉高踩低倒是能够称得上佼佼者。

“怎么是你来,你们公司没有人事部吗?”穆浅鼻子轻哼,讽刺完又道:“这是要跟我签合同还是签卖身契呢?!”

再说,也不是非要进去才能查清穆夜庭犯的混账事,大不了麻烦一点,多破几个密码,穆浅可没傻着进去给人压榨。

说完穆浅就要离开,转身就见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人。

那人身材高大,着一身黑色西服,更加映衬的整个人肩宽体长,穆浅目光上移,对上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微微一怔,怎么是司易南。

司易南是梦奇的执行总裁,一手让当年内忧外患的梦奇起死回生并跻身领军地位,拥有非凡的编程天赋,在黑客领域也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

总之,司易南是穆浅少有的称得上佩服的人。

“除了五险一金,包吃住,节假日带薪休假这些基本福利之外,加上百万底薪,要是做的出色,还让你吃股,这样呢?”司易南缓缓开口。

“司总,他怎么配”叶羽磷一听就急了,这薪资待遇都要直接赶超自己了!

司易南打断他,“你先下去。”

叶羽磷无奈,剜了穆浅一眼,最后面色难看的离开。

“怎么样?”见穆浅呆在原地不说话,司易南道。

“好说,钱到位了,一切好说。”穆浅回神,耸了耸肩。

说完,她眼睛犀利,一眼看出司易南身边露出个金色的边角,又忍不住问道:“你捡垃圾干嘛?”

司易南身体一顿,看向自己手里的东西,“这是你的奖杯,不是垃圾。”

“我知道。”穆浅道:“我扔的。”

几不可闻的,司易南嘴角抽了抽,那时候他刚出来看见,还以为她是不小心掉的,好心帮她捡起来。

似乎是看穿司易南好奇,穆浅直接道:“又不是金子,还重的要死,就扔了。”末了,穆浅见他神情复杂看着奖杯,干脆道:“既然你喜欢,那就送给你了。”

没想到司易南点了点头,“好,谢谢。”

本以为接下来可以详谈合同细节,结果穆浅又问道:“你们公司为什么不肯招女的啊?”

女性在互联网科技行业一向不吃香,这是默认的规矩,个别方面不如男性优越,这也是事实。

“麻烦。”司易南认真的想了想之后,给出这么一个答案。

穆浅淡淡一笑,“我以为你看不起女的。”

要不是梦奇这个不招女员工的规矩,穆浅也不至于为了混进去,剪了自己那一头乌黑郁亮的长发,还缠胸,黑进信息系统改了自己的性别资料,如今以这么个男性形象示人。

司易南没有反驳,事实上,在他认识的人里,女性能够在互联网混的风生水起的,实在是少数。在司易南看来,女生是不讲道理的生物,与其跟女生讲话,还不如写代码舒服。

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司易南打算绕回劳动合同的事,却又听穆浅问道:

“你真的喜欢男的吗?”

 司易南皮笑肉不笑,“这跟你入职有必要关系吗?”

“那倒没有。”穆浅报之以同款笑容。

没否认不就是承认,承认不就是啧啧

“明天直接来报到,带上换洗衣服。”司易南被她诡异的笑容扎了眼睛,不想再多说,免得这小子又问出些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

“我有地方住。”穆浅摸摸鼻子,道:“不包住也没关系的。”

司易南瞥她一眼,“这一季有个远程就诊软件制作,我看了你的作品,对这方面有不错的见解。”

原来是做项目开发。

穆浅松了口气,“好啊。”

次日。

穆浅睡的正酣,就被夺命连环扣醒了,睁眼一看,上面的备注是,人型ATM。

“完了!”穆浅整个人瞬间清醒,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清了清嗓子。

“喂?”

“你到哪儿了?”司易南神情严肃的盯着公司大门,现在都快十一点了!

能到哪,还在家啊

穆浅一阵头皮发麻,“在路上了,有点堵车。”

“哦?发个定位,我去接你。”司易南修长的手指转动车钥匙。

“不不,不用了,我马上就到了,先这样,挂了!”穆浅急匆匆说完,利索挂了电话。

穆浅顶着她的一头炸毛跳下床,刷牙洗了把脸,回到房间随便捡了几件衬衫裤衩打包就出了门。

打了个滴滴直接到了公司门口,穆浅在路上完成了基本的形象管理,让自己看着不那么狼狈。

司易南已经在公司楼下等着,双手抱胸看着她飞奔而来,视线毫不客气的自上而下扫视。

“哪条路这么堵,堵了整整三个小时?”

那语气摆明是不信,穆浅干脆将错就错,“我家穷,住得远,路上公交车还抛锚了”

再次接受老板审视的目光,穆浅顶着一张厚脸皮无所畏惧,终究是一身正气胜过了正义,司易南不再跟她纠结于此,“全勤没了,走吧。”

司易南说着走向门口停着的车子,打开车门那一刻忽然回头对穆浅道:“在公司不要穿奇装异服。”

穆浅懵了,她低头看自己的装备。

体恤加睡裤配一左一右红绿色袜子啊!

路上,穆浅坐在副驾驶抱着自己的包袱,认真的思考问题。

她是不是忘记带内裤了?

再深入一想,今天出门急,好像也没束胸穆浅默默用手按了按,决定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大概是穆浅思考的实在深入,司易南开着车都感觉到了她的认真,“怎么?有急事?”

刚刚才得罪了老板,穆浅不想再横生枝节,“没有。”

车子一路朝着郊外而去,逐渐离开国道进入不知名道路,穆浅视线逐渐被外面的田野风光吸引,眼看着越走越偏僻,穆浅不淡定了。

“实验室里的仪器设备都精细,对环境要求高。”司易南突然开口。

穆浅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城市杂乱纷扰,PM2.5还高,哪里比得上深山大林来的干净纯粹。

两人下车的时候已经临近午后,穆浅饿的前胸贴后背,但注意力还是忍不住被眼前的情形吸引了。

这气派的别墅,建筑规模之大,大面积采用双面玻璃,外面看着就满满的设计感,跟着司易南进去,更是浓浓的科技感扑面而来。

穆浅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忒没出息看傻了眼。

“跟上。”

司易南站在电梯处,出声提醒傻愣着的某人。

“噢,哦哦哦。”穆浅笑弯了眉,看着有几分孩子的纯真,出口却是一股子铜臭气,“司总,你真有钱。”

司易南想了想,决定不搭话。

两人各站一方,安静的等待电梯上升。

突然。

尖锐的一声划来,电梯居然剧烈下降!

穆浅下意识的半蹲,一只手因为紧张狠狠的拽着司易南,愣是把自己塞进了司易南的怀中!

电梯停了,但是门打开的时候却只见到一堵钢铁墙。

穆浅回过神发觉自己没死,赶紧从司易南怀中挣脱出来。

司易南还维持着抱着她的姿势,脑子不受控制的分辨出刚刚穆浅身上的香味。

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有股子奶香味!

“司总,司总?!”穆浅以为他吓傻了。

“我没事。”司易南避开她的目光,“应该是自动保护系统起作用了,我们先出去吧。”

电梯没有刚好停稳,但上面留了豁口。

两人抬头看着那道口子,穆浅忽然道:“司总,万一出去的过程电梯忽然又动了,人会不会被夹成两段?”

“会。”司易南回答的很实在。

但不必有这个担心,他之前参与设计的时候对系统进行了修改,不会让电梯发生二次故障,一次故障之后会自动启用拦截杠杆,防止电梯再次坠落。

“啊?”穆浅傻了,她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她还这么年轻,还没谈过恋爱,还没轻薄过男孩子

看着面前穆浅被吓呆的模样傻憨憨的,司易南想到她早上说谎不打草稿的模样,突然就不想告诉她实情。

“你比较轻,我托着你先上去。”司易南面色认真,缓缓道。

“我我我要不然我们等人来救吧。”穆浅磕磕绊绊。

穆浅是个俗人,贪生怕死,贪财好色。

“这里今天只有我们两个人。”

“你手机呢?叫人啊!”

等人赶来,他们两个人都可以出去吃完午饭了。

司易南没耐心再唬小孩,“电梯不会发生二次故障,放心吧。”

“你发誓!”

直到司易南把电梯运作系统简单讲了一遍,穆浅总算是放下了心。

“那行吧,你蹲下。”穆浅丝毫不客气。心定了,她也回过味儿来,合着刚刚司易南是在故意吓自己。

见着穆浅颐气指使的模样,反倒更像她才是老板,司易南没跟她计较,利索的蹲了下去。

穆浅踩着司易南的肩膀慢慢攀高。

然而,还是差了点高度。

“你多高?”

司易南发出了疑问。

他一米八五居然都不够用。

“干嘛!我家穷,小时候没吃饱饭,矮了点不行吗!”穆浅气的脸都红了。

她这身高在女生堆里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但现在是男生形象,换而言之,矮成这样,跟残废没区别。

 穆浅蛮劲也来了,手一撑伸脚爬了上去。

“喂,抓着!”上面传来穆浅的声音。

穆浅知道自己力气小,拉不住司易南,就去找了消防水带,绑在外面的柱子上,让司易南拉着爬了上来。

两人有些狼狈,都默契的对刚才的事情缄默不言,衣服什么的还留在电梯里面,只能等人来修再取。

司易南从口袋拿出手机打了电话让人来修,就对穆浅道:“我们先去吃饭吧。”

穆浅被司易南开着车带到附近小铺子吃了午饭,不禁啧啧称奇,这附近居然还有小村庄。

“今天主要带你熟悉一下周围环境,明天之后可以在实验区食堂吃。”司易南说着,看她吃完了,拿起车钥匙就走。

“不给钱啊?”穆浅擦擦嘴。

“嗯。”司易南理直气壮,其实他早就给了。

穆浅看老板风轻云淡,忍不住也想象自己吃霸王餐后的样子,隐约有些兴奋。

两人重新回到实验区,司易南带她去了宿舍。

“这是你的房间,我在隔壁,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司易南指着其中一个门道。

“哦。”穆浅乖乖点头,她能有什么事。

两人又到处走了走,司易南话不多,每一句都是精简介绍地方用处,最后到了电脑室留下。

当晚,穆浅看着送过来的‘包袱’发愁,她总不能不换内裤吧?

这几天不会来姨妈,她也没有带姨妈巾,要不然还能贴着假装内裤是干净的!

经过慎重考虑,穆浅敲响司易南的门。

良久,司易南顶着医生水汽开门,头发湿漉漉的在擦着,只穿了条裤衩,看样子是刚洗完澡,穆浅脑子被冲击的有点热。

想不到,司易南这货居然有腹肌!

“怎么了?”司易南皱眉看着盯着自己腹部的男孩子。

“额,能不能借条内裤?”穆浅挠了挠脑袋,“我今天出门急,忘记带了。”

“你什么尺码?”司易南神态自若,转身就进去找。

穆浅捂脸,闷闷道:“跟你一样。”

最后,穆浅得到了一条未拆封的新鲜内裤。

她拆开,盯着那个特大号布料,愣了好久。

后面五天,穆浅跟着司易南投入了工作,两人奇迹般的默契,居然提前两天完成了项目。

回去路上,只有穆浅在庆幸,整整五天,因为没带束胸也没带内衣,上身真空,时不时要防着不小心被撞到或被看出,结果相安无事。

穆浅再次陷入沉思,是不是自己太平了?

——

回到梦奇第一天,也是穆浅正式在公司上班的第一天,没有人对她的到来产生质疑,因为穆浅跟司易南合作提前完成项目的事情已经传开。

尤其是司易南还当众揽着穆浅,对她进行了一度好评。

司易南对待工作认真是出了名的,能够毫不吝惜的夸赞一个新人实属罕见,

“这是你的工作区,那边有茶水间,休息室。”程序部总经理杜建康被司易南任命,亲自带着穆浅入职。

“好。”穆浅安静入坐,“谢谢。”

杜建康略微诧异,还以为这个新人会说些恭维话来讨好自己。

“那你好好工作。”杜建康说完转身离开。

刚转角到茶水间,就迎面撞上了叶羽磷。

“经理,见过那新人没?就这小子。”叶羽磷凑近杜建康,对着远处的穆浅,手中拿着茶水杯指着道:“刚进来,一个毛头小子,工资可不比你低。”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杜建康当即黑下了脸。

“真的,司总亲口说的,我当时也在场呢。”叶羽磷道:“这小子不简单啊,脾气也大,你都不知道那天”

叶羽磷将当天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末了意味深长看着杜建康道:“而且你看,他才刚来就跟司总搞了这一季的远程就诊软件制作,平时这都是您跟司总的事儿啊,再怎么您没空那也是我或者其他人来,哪里轮得到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

“依照我看啊,这小子就是个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难搞。”

叶羽磷留着意味深长一句,拍了拍杜建康的肩膀,“走了。”

中午下班,穆浅作为新人,又不是主动套热乎的性子,落了单,慢吞吞收拾了一下,才跟着人流去员工食堂。

司易南今天放下自己后就走了,不知道跑去干嘛,当老板就是好,随时可以翘班。

吃过饭回去,穆浅继续敲代码,结果运行却出了大片Bug。

彼时正好是杜建康过来巡视,让穆浅对大家展示效果的时刻。

顿时,其他的员工脸色各异,出现这么多的错误,居然也能进来,还跟司易南合作?

难道司易南帮他骗人,再一想,穆浅长得细皮嫩肉,传闻司易南不近女色,是个gay,有个别的员工眼神更加意味深长起来。

怎么回事,明明之前没事,穆浅脸色顿时凝重起来,符号没有少,也没错,她仔细开始检查。

终于,鼠标框出一片,她的代码行被调换了顺序!

电脑按顺序执行下来,肯定会出问题,她面不改色的重新调整,然后运行,一个漂亮的框架出现。

众人心情复杂离去,资历高深的看过代码更加觉得穆浅的代码简洁好用,怪不得能够得司易南青眼。

而穆浅坐在自己位置,眼睛冷冷的看着电脑桌面,手边躺着一根白发。

梦奇的员工大都年轻,有些早生华发,但长度只有一指的,却只有杜建康才有。

有仇不报非君子。

何况穆浅一个以小人自居的黑客,穆浅手指敲动键盘,悄无声息的入侵了总经理室的电脑,然后导出杜建康信息。

等到完成,穆浅已经成功监控了杜建康的电话。

“穆浅!”

司易南忽然在穆浅面前敲了敲,穆浅差点给他吓出心脏病,但不能对着老板发脾气,“司总。”

“项目做得很好,走,请你吃饭,算是给你的犒赏。”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