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血狱归来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燕云曾经是高高在上的燕二少,虽然出身富贵,但是为人正直仁义,凭借着卓越的经商头脑,一手创建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他原本拥有一个深爱的未婚妻,可是在大婚之日,却被北境战神抢了亲。 燕云的家人与亲友受尽屈辱,他则被打断了双腿奄奄一息。时隔三年,当初那个后延残喘的豪门二少,踏血归来,只为报仇雪恨!战神又怎样?还不是他的手下败将!

《都市之血狱归来》精彩片段

 “北境战神叶鹰扬轰炸天山,只因爱妻唐凌月觉得阳光下的雪峰太刺眼......”

“哇喔,娇妻霸道宠,太浪漫了!”

去往豪都的游轮上,女孩看着手机新闻,一脸艳羡。

“爷爷,你给我讲叶战神和唐凌月的故事好嘛!”

旁边唐装老者,慈爱一笑:“好,好。”

“话说,在叶战神最窘迫时,唐凌月曾在雪夜里分给他一个馒头,他念着这份情,奔赴北境从戎,在战场屡建奇功,成就一代战神,得知唐凌月要与燕家二少结婚,就立即赶了回去!”

“他旗下四大神卫,九大虎将,十万鹰扬军齐聚!”

“城主魏忠良,首富马如龙,西南指挥使铁杉,战盟分会会长王新荣,夏娱传媒老总等等悉数到场!”

“众人齐喊:恭迎战神夫人!”

听着,女孩握紧拳头,战神抢亲,这场面太让人激动啊!

“天啊,真的是一世情缘啊,切,那个燕家二少我知道,好像是叫燕云,他有什么资格和战神抢女人?”

老者叹息摇头:“你错了,燕二少虽出身富贵,但并非纨绔,为人正直仁义,他创建的飞燕集团,还一度是豪都之最。”

“燕云也是真心爱着唐凌月的。”

女孩咧咧嘴,还是不屑:“爷爷,那唐凌月选择谁了呢?”

虽然已经知道结局,但她还是忍不住问。

老者笑道:“自然是战神抱得美人归...”

“噢耶!”

女孩已不想听下去,对她来说,故事到此就完美了,但附近船客被吸引,于是老者还是讲诉完整:“当时燕二少恼羞成怒,出于男人尊严拦了一句。”

“也是这一句,他被打断了四肢,其父燕天宇护子心切,也被当众杀了...”

“燕家三族同罪!”

“这就是三年前,轰动豪都的战神抢亲!”

“说到底,叶鹰扬不可辱,战神不可辱!”

老者忽然肃然:“辱者死!”

“天啊,太霸气了!”

“战神雄威,掌控生死!”

“......”

附近人纷纷惊呼。

这时,老者留意到不远甲板处一个青年。

他独坐着,衣着普通,但双眸隐有精芒闪烁。

在他膝上,是一把漆黑短刀。

他正用一块布慢慢擦拭,刀已残,但他却擦得非常认真。

老者忍不住过去:“如果没看错,这是北境专用鹰扬刀?”

“小友是鹰扬军?”

青年不语,但流露不屑。

老者又道:“你这刀不能用了,这样,我送你一把好刀,交个朋友?”

青年忽然开口:“这把刀,对我有特殊意义。”

老者问:“是什么?”

“这把刀的主人,在我大婚之日,抢走我的妻子,挑断我四肢。”

“这把刀,让我亲眼目睹父亲被杀......”

“这把刀,灭我三族!”

青年说完,一股极强杀意,惊得高空上的海鸥,哀嚎坠落,方圆十海里的鲨鱼,翻白浮到海面。

老者脸色巨变,燕云这个名字,差一点破口而出!

他下意识悚然问:“你要用这把刀做什么?”

“杀一个人。”

“谁?”

“北境战神,叶鹰扬!”

……

“切,就你杀叶战神?牛皮都让你吹爆了!”

女孩绝不允许有人伤害她的男神叶鹰扬,言语伤害也不行。

她冷笑打击:“我看你纯粹不知所谓,你连我都打不过。”

就在这时,警报响了,一道巨浪铺天盖地打来。

众船客仓皇逃进舱内,女孩儿也拽着老者跑了,到了舱门口,她见燕云还坐着不动,止不住大叫:“还不跑,傻叉啊你!”

眨眼间,巨浪已至。

燕云看都不看,反手一刀。

轰。

这一刀,直接斩的巨浪四分五裂,再无势头!

女孩当场目瞪口呆!

……

是夜,豪都远郊。

望着眼前老宅,燕云止不住颤抖,曾经欢声笑语的家,如今,却只见残垣刺目,杂草伤人。

“嗯?”

燕云忽然加快脚步。

只见院中,一个女人血肉模糊跪在地上,旁边还有个衣衫破败的女孩子正在痛哭哀求。

一伙混混正耀武扬威。

其中一个光头最为惹眼,在昏暗灯光下,整个人都透着凶狠气息。

“臭婊子,少特么跟小爷装傻,你燕家当年顶级家族你没钱?说,那些古董金砖藏哪了?”

见女人怀里抱着什么东西,光头一把抢来,是一张照片。

“还给我!”

女人怒吼起来。

“草!”

光头嫌弃地把照片摔碎:“真晦气,尼玛死人照片...”

“搞的老子以为是宝贝。”

女人见照片碎了,顿时急了,连忙趴在地上,伸着双手,去抓那些碎片:“你们干嘛打碎我儿子的照片...”

天人永隔,这张照片是她活在世上最后的念想。

他们怎么能打碎啊!

“求求你们,别打了,呜呜...我们真的没有钱了...”

那女孩儿哭声求饶,光头抬手就是一耳光:“没钱?那把你卖进窑子。”

“哥几个,这一老一少,给你们乐呵乐呵先。”

“哈哈哈,谢谢锤哥,我要老的,老的功夫好。”

几个混混猥琐上前。

“你们找死!”

燕云发出震天怒吼,整个人爆射出去。

他认出了来,女人正是他的母亲黄岚,女孩儿是他的大学同学苏红豆。

“谁?”

光头还没说完,就被一道拳风轰翻,几个混混当时人事不省。

嗖。

燕云一记飞刀,钉穿光头肩头,将他钉在十米外一棵树上。

燕云不再理他,扑通跪在黄岚面前。

当时,碎玻璃碴刺破他的裤子,刺入他的膝盖,鲜血流了出来。

“妈...”

“云儿?你是云儿?”

惊呼间,黄岚身躯巨颤,不顾一切抱住燕云。

“不不,你快走,快走,别回家,永远别见妈了,他们知道你还活着,会杀了你的...”

“走,你快走!”

黄岚死命想推开燕云,哭喊道:“越远越好,越远越好...”

燕云紧紧抱住母亲,泪水夺眶而出:“妈,不用怕了,云儿回来了,我们不用怕任何人了...”

苏红豆哭喊一声:“云哥哥,你还活着,我,我不是在做梦...”

燕云也将她抱住:“红豆......”

三人抱头痛哭。

苏红豆关切问:“云哥哥,你当年是怎么活下来的?”

 “他们把我丢弃到山沟下,之后我幸运被一个路过的古怪老头救下来了。”

说着,燕云运转起乾坤擒龙诀为黄岚疗伤,这套功法极其强大,是巅峰强者所创,也是怪老头传授自己的。

那是在自己昏迷十几次后,在乌鸦欢叫的黄昏,怪老头将燕云丢进了一个连着沼泽的泥潭。

燕云不明白怪老头为什么这么做,但他四肢尽断,也只能任人摆布。

当时一进入泥潭,燕云只觉得浑身都像燃烧起来,原来泥潭在地下火的炙烤下,早就变得滚烫。

怪老头又围着他升起篝火,怪里怪气的念叨着这样烤,入口才有味。

燕云以为他要吃了自己,下意识升起反抗意志,只是接下来他的痛苦不仅没有减退,反而更深。

上空的乌鸦不断飞下来啄食他的肉,泥潭中不知名的泥虫成群吸食他的血。

他痛晕了又醒,反复循环。

如此反复一年之久,当燕云从泥潭中站起,就像在炼狱重生的血人。

这时他也明白了,怪老头用特殊方式治好了他的伤,更是改善了他的筋骨和体质。

泥潭、乌鸦、吸血虫、烈火等等,都是淬炼他的难得奇药。

接下来两年,他一边随着怪老头遍历山川,寻找古籍,一边修习至精武学。

现在的他,对自己的武道境界并不清楚,只知道自己很强,但究竟有多强,这就要用敌人的血来试炼。

当真元进入体内,黄岚无论是情绪和身体都大为好转,燕云这时发现,她天灵盖竟是碎的!

“妈......您的头?”

“妈没事,是你受苦了!”

黄岚不忍燕云担忧。

在燕云疗伤下,黄岚身心得到缓和,她就在燕云怀中安然睡了......她太累了!

燕云小心翼翼将黄岚抱进屋子,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站了许久,才不舍走出来。

他拉着红豆问:“红豆,我妈的伤是怎么回事?这三年,家里又发生了什么?”

苏红豆想到什么,忽然揪心道:“云哥哥,你快救救大哥!”

“唐勇把大哥囚禁了!”

想着大哥,燕云心里一疼:“你别急,快说是怎么回事?”

“你和燕叔叔走了后,唐凌月就宣判,黄阿姨一生只能当乞丐...”

“她还说,说,黄阿姨必须每天到慈恩寺磕头。”

“什么时候磕倒慈恩寺的一面墙,就放了大哥。”

“黄阿姨每天磕头,风雨不停,头骨都磕裂了!”

苏红豆泪如泉涌:“云哥哥,呜呜呜,对不起,我、我阻止不了黄阿姨...”

她的额头也是伤痕累累,她劝不了黄岚,只能陪着黄岚一起磕。

燕云摸上她的额头,深深吸气。

瞬息间,燕云血灌瞳仁,钢牙咬碎:“唐凌月,唐凌月!”

“我燕云与你何怨何仇,何怨何仇!”

“你灭我燕家还不够,还囚禁我大哥,如此欺我母亲!”

“此仇不报,宁坠无间地狱!”

他在唐家身上,看到了最不能直视的人心。

当初,唐母的心脏搭桥,是他花钱请人治的,唐家事业也是他一手扶持,他对唐凌月可以说恩爱有加。

他母亲黄岚,更是把唐凌月当成亲女儿一样对待。

可唐家一遭得势就立即踩死燕家,可谓狠辣之极。

不过现在好了,他血狱归来,又岂容他们欺凌了?

接着,燕云在门口画了一个小型的聚灵阵,这个阵,除了能为黄岚疗伤,还能让她不备外界发觉。

“红豆,你留在家里,我出去一趟,如果再有人来,你躲到屋里就会没事。”

苏红豆连忙拉住燕云,脸色惨白:“不不,云哥哥,他们势力太大了。”

“别担心。”燕云安抚着摸摸她的头,迈步离去。

……

“大哥大哥,是唐勇指使我的啊!”

感到小命被燕云捏住,锤哥果断把唐勇出卖。

唐勇,唐凌月的弟弟,一个纨绔,赌徒,燕云自然认得。

说实话,当年燕云没少替他还债和摆平债主。

现在想想,养一条狗也比唐勇好。

只是,唐家已不是三年前的三流家族,现在唐凌月贵为战神夫人,这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他唐勇也成了豪都第一大少。

到了这时,他玩的更大了,可一到赌场就只赢不输,他意识到,是赌场怕他姐夫才故意让他赢,起初,他很爽。

可老是赢也无趣,感到国内无敌,他就到国外赌,结果欠下几百亿。

他从她姐要钱,从叶鹰扬要,十次八次没问题,次数多了,叶鹰扬就烦了。

所以他又盯上燕家。

尽管他们已经把燕家抢了个精光,但他不断认为,燕家还有私藏。

如此才有了锤哥那事。

此时,豪都某五星酒店,唐勇正宴请一帮好友。

推杯换盏,人声鼎沸。

燕云就这么安静进来。

“你、你?”

“哎卧槽,燕云?”

唐勇喝得有点多,燕云的出现,让他差点掉了酒杯,等仔细看后,立即皮笑肉不笑:“呦,命大啊!”

“哥几个看看,这就是被我战神姐夫灭三族那傻狗。”

“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就成我姐夫了,啊呸呸,一想都恶心。”

一伙同伴立即哈哈大笑,眼中有着不屑和戏弄。

“是很恶心啊。”

一个女孩跟着开口,目光斜睥燕云:“燕云,你还记得我张雯么?”

还记得我张雯么?

语气高高在上。

原来,张雯追过燕云,被燕云拒绝后就心生恨意,燕家覆灭后,她都冲北烧香,还第一个跳出来落井下石。

接着就快准狠投入唐勇怀抱。

虽然她感觉拥抱了无上荣光,但对燕云的恨从未减退。

燕云没吱声,而是反手将门锁死,这才无视张雯开口:“唐勇,我大哥在哪?”

“哦吼?”

“上来就威胁我?”

唐勇嘴角泛起冷笑,态势张狂:“没错,你大哥是我抓的,我不杀也不放,哎,就是玩儿!”

“你燕云又算个什么东西,奈我何?”

张雯闻言掩嘴轻笑。

“既然回来了,那就跪着。”

唐勇手指点燕云:“而且我想起来,你那个乞丐妈还活着呢,每天到慈恩寺磕头求我们原谅?如果不想她也没了,就马上跪下!”

 “否则,如今我唐家在江南只手遮天,再玩死你们,根本不叫事。”

唐勇一脸阴毒,他相信,燕云一定会跪下求他,除非他是个傻叉。

张雯也状似狠厉道:“燕云,勇少让你跪,还不快跪?想找死?”

“你以为你还是那个燕家二少?别天真了,再我们眼中,你不如一条狗。”

就在这时,燕云原地消失。

再出现,竟已是唐勇身边,燕云一把捏住他的脖子,猛得按在桌子,嘭,头破血流,触目惊心。

“我大哥在哪?”

燕云语气冰冷到了极点,让全场温度骤减。

张雯打了个冷颤大叫:“混蛋,有种你再碰一下勇少试试?”

“好。”

燕云简单回应一个字,接着嘭一声磕掉唐勇四颗牙。

“贱丕,敢打勇少?”

“干他!”

一票同伴在惊愕中回过神,嚎叫着冲向燕云。

这几位大少,其中不乏练家子,气势更猛的一比。

张雯和几个漂亮女人急忙退后,等着看燕云倒霉。

只是还没等她们兴奋,燕云就一掌封出。

嘭。

这几个人当时乱七八糟飞出,撞进墙里,生死不明。

几个漂亮女人目瞪口呆,做梦都没想到这废物这么能打。

“这不可能...”

张雯感觉很不真实,燕云竟然虐翻了唐勇他们?

在她的世界里,应该是燕云被唐勇虐,他就活该被唐勇虐!

一股无名业火,让她暴跳如雷:“你你摊上大事了,你找死。”

而这时酒醒的唐勇,直接瑕疵欲裂:“你特么傻比啊你,我姐夫是叶鹰扬,权势滔天,是一代战神,你敢打我?”

燕云冷笑一声: “战神?有多神?”

唐勇心神一颤,这一刻他在燕云身上,感到一股超越众生的霸气,名震天下的叶鹰扬,在燕云看来,似乎只是一只蝼蚁。

而暴怒中的燕云,根本不想控制情绪,他踩住唐勇大腿,缓慢用力,一点一点碾压,好一会儿,腿才断。

“啊!!!啊!!!!啊!!!”

唐勇疼得差点咬掉舌头,很是憋屈,很是无助,他眼神惊恐看着燕云:“我带你去,带你去...”

他被燕云像拽狗似的拽走,后边的张雯神情狠厉拨出电话:“唐叔,你快来,有人欺负唐勇...”

……

城西,一个圆型建筑,夜风呼啸中,这里像是一个魔窟。

这是唐勇的一个赛狗场。

私下赛事,唐勇会把燕风或者得罪他的人都赶上场和狗比赛。

这是他乐趣之一。

他还会把人狗混杂关进狗栏,因为在他看来,那些人和狗没必要区分。

此时,见到陌生人,栏中猎犬纷纷叫了开来,燕云扫去一眼,所有猎犬和唐勇都噤若寒蝉。

很快,燕云见到了大哥燕风。

燕风窝在一条猎犬旁,一身是血,一动不动,像是死去了很久。

他的脸上满是痛苦,在那深皱的眉头中,还带着无尽恐惧,无尽绝望。

此时他陷入深度昏迷中,却分明正经历着一个难以醒来和摆脱的噩梦。

燕云看着大哥,泪水几乎已忍不住流落下来,究竟是何等痛苦,才能让憨厚,和善的大哥,变成这个样子。

想起往日大哥对自己的好,燕云心疼不已,一脚踹开狗栏。

“全身多处骨折,伤势严重...”

燕云运转乾坤擒龙诀为燕风疗伤。

时间不长,燕风的眉头渐渐舒展,淤青也有所消失,断骨开始愈合,脸色也恢复了几分。

燕云知道,大哥挺了过来,只是还需要药物疗治,然后才会醒来。

他抱着燕风出来,就见到唐勇正拼命往外面爬...

燕云走到他眼前,一脚踹断那条腿。

“啊――” 唐勇发出一声惨叫,痛的满头大汗。

在他号哭的当儿,燕云将燕风抱进一辆车子。

这辆劳斯莱斯幻影,自然是唐勇的,当初唐勇得势以后就盯上这个车,还要整座城见车如见人。

豪都作为一线城市,买得起幻影的人大把多,只是听到唐勇放出的话后,他们就紧急把车子变卖。

没人敢抢唐勇的风头。

他唐勇着实风光了几年,可惜今天遇上了燕云。

“唐勇,你欺凌我大哥三年,我就欺凌你三天,但你放心,我大哥这三年所受的罪,你在这三天内会全部承受。”

说完,燕云虚空一掌,一道真力直接打入唐勇身体七处死穴。

“啊...!”

这一瞬,唐勇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大脑,精神,灵魂都遭受了一股恐怖的异力碾压。

那异力是如此诡异、不可抵挡,不仅遏制让他难以呼吸,更是要把他撑爆了,他整个人处在似爆未爆的边缘。

“姐夫,姐夫我错了,饶命啊...”

唐勇算是被燕云孩破了胆,这会都攀开亲戚了,哪还有半点硬气了?

就在这时,十几辆车子嚎叫冲了过来,气势汹汹把燕云包围。

车灯赤亮中,几十号人跳了下来。

人手一把长刀,杀气腾腾。

在燕云波澜不惊看去时,又有两辆保时捷开了过来。

车门一开,跳下六七个男女。

为首的中年,三角头,螳螂眼,猥琐中透着杀气冲天。

正是唐家唐鲸。

他的身边,除了张雯,还有几个漂亮女人,清一色热裤大长腿,大波浪,像是女团明星。

只是看着燕云,充满傲慢和挑衅。

后边,还跟着一个魁梧大汉,浓眉大眼,气势不凡。

燕云认出此人,谭城,燕天宇的结拜兄弟,几十年交情,可从谭城的站位,想来,他也倒戈向了唐家。

“想不到连谭叔叔也变心了。”

燕云心中越发冷漠。

谭城看着燕云,眼中同时划过异样。

“混蛋,你杀了我侄子?”

唐鲸瑕疵欲裂。

燕云幽幽一笑:“你侄子此时还没死,但三天后...会爆炸!”

张雯怒吼: “草,你快放了我老公。”

“哦...可以。”

燕云一脚将唐勇踢了过去,唐勇得到喘息,却不顾喘息向唐鲸惨叫:“二叔,救我...救我!”

“好侄子...”

唐鲸快速让人把唐勇送走,这才认真看向燕云,不由瞳孔一缩。

这小子是自己亲自丢山里喂狼的,怎么还活着?

还有能耐把唐勇给虐了?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