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完我盛总每天都很凄惨
  • 虐完我盛总每天都很凄惨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熊孩子作者
  • 更新:2022-07-16 13:0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嫁给盛时羡后,苏白歌受尽了折磨,拼死生下孩子,却被告知是个死婴,所有亲近之人都离她而去,她却无法逃离这个囚牢,只能忍气吞声的留在盛时羡身边,每天苟且偷生、生不如死。假死逃跑后,苏白歌换了一张脸,重新回到了男人身边,这一次,不是因为还爱着他,而是要亲手报仇。她引导他查出真相,洗清了自己的冤屈,然后不顾男人的忏悔,绝情的离开……

《虐完我盛总每天都很凄惨》精彩片段

手术室里。

“血止不住,胎儿早产,只怕情况不太好......”

苏白歌隐约中听到医生的声音,腹部控制不住地抽痛,让她几乎昏死过去。

终于,伴随着“啊——”的一声叫声,一道婴儿的啼哭在病房里响起。

听着婴儿的啼哭声,苏白歌眼眶一热,眼泪几乎要掉下来。

尽管她恨前夫盛时羡,可是孩子却是无辜的。

“可以......让我看看孩子吗?”苏白歌虚弱的开口。

护士闻言,抱着孩子转身,迈步朝她走来。

软布将婴儿裹得严严实实,看不到脸。

苏白歌伸出手,要将软布拨开。

可谁知手指才刚碰到布,抱着孩子的护士突然后退一步,拉开了距离。

苏白歌一怔,面露疑色,只见护士抬手就将脸上的口罩摘了下来。

口罩后面,是一张美艳而熟悉的面孔——倪翎!

苏白歌浑身一震,“怎么…是你!”

“见到我很意外吗?”倪翎目光里带着几分阴毒,“你这么重要的时刻,我怎么能不出现呢?”

她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似笑非笑,“这个孩子,长的和盛时羡很像呢!”

苏白歌奋力支撑起身子想坐起来,“你…你把孩子还给我!”

“还给你?”倪翎笑了,下一秒歇斯底里,“苏白歌,你凭什么生下盛时羡的孩子?凭什么!”

“原本我和他都打算订婚了!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变成这样!”

因为一个孩子,因为一个她!她和盛时羡的订婚无期限后推!

眼见着倪翎的情绪越发失控,苏白歌脸色苍白,探出身子抓她的手,“还给我,我的孩子......”

倪翎伸出手,狠狠地一下子推开了她的手。

“你真以为你生了和盛时羡的孩子吗?”

女人猛地凑近她几分,一字一句清晰地道,“我告诉你,你生下来的是一个死婴!”

苏白歌脑袋“嗡”地一震。

“不可能!”

刚才她明明听到了孩子的哭声,怎么可能是一个死婴?

倪翎狞笑一声,将孩子递给了旁边的男医生。

“去把这个孩子处理掉!”

苏白歌看着这一幕,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原来,连医生都是被倪翎收买了的!

“我告诉你,今天的一切,都是我安排的!”

倪翎语带狡黠,俯下身。

“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其实,那晚我跟苏白诚的事,是我......自愿的。”

一句话,宛如响雷在苏白歌耳边炸开。

“什么?你自愿的?可你当初明明......”

“对,我故意诬陷你弟弟,就是想要他坐牢。”

顿时,苏白歌后背一片拔凉。

当初那件事,倪翎口口声声说自己被苏白诚强女干了!

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反而一直以为是她那双胞弟弟,不争气做了糊涂事,也不曾为他求过情!

为此,苏白诚被判了十年!

“为什么?”苏白歌气得浑身发抖,一把抓住倪翎的手臂质问。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白诚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诬陷他!”

盛时羡毁了苏家,而倪翎也跟着毁了她的亲弟弟。

一股怒气在心底翻腾,苏白歌喷出了一口鲜血,眼前一黑,整个人昏死过去。

盛氏集团,偌大的会议室里坐满了人,静谧无声。

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振动打破了寂静,盛时羡掀了掀眼皮,视线掠过手机屏幕,不由得顿了半秒。

心底生出一丝不安,他起身接听电话。

“喂?”

那边的人声音急促,飞快地说了什么,一瞬间,盛时羡脸色阴沉无比。

握着手机的手一用力,大踏步朝门外走去。

车子一路疾驰抵达医院大门口,盛时羡一个急刹车,从车上下来,直冲手术室。

手术室外,助理和李嫂不安地候在一旁,看到盛时羡过来,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看着他们的神色,盛时羡咬紧后槽牙,心头越发不安。

可如果不亲眼看到苏白歌,他绝不相信!

那个女人那么执拗难缠,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出事!

绝不可能!

这么想着,盛时羡伸手一把推开手术室的大门,迈开长腿朝里面走。

手术室不大,走进去所有的一切都一目了然。

冰凉的手术台上,苏白歌一动不动躺在那里,她身下的衣物已被鲜血染红。

而她,已然没了呼吸......

盛时羡只觉得胸腔一阵钝痛。

他抬手,修长的手指擦拭掉苏白歌眼角上的泪痕,指尖的温热,恍惚间感觉,她似乎还没走。

“苏白歌,别以为你死了就能安宁!”

“你欠我的,生生世世,都还不清!”

下意识抬手一抹,眼角竟有些湿润。

她死了,应该是罪有应得!

可是,他的心为何撕扯般的痛......

“丧事从简。”

“是。”

盛时羡胸口发闷,走下了楼梯,停留了后院的小角落里。

来时天气还阳光高照,这会儿功夫,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儿。

微风拂过的丝丝冷意,令盛时羡的心里更加阴郁。

他扯着领带,摸出了一支烟,偏头点燃,烟雾缭绕下,俊脸的神色中浮现出了一抹落寞。

烟雾吞吸间,他敏锐的听见草丛里竟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响。

本不想理会,可忽然间又传来了一道婴儿微弱的哭声!

盛时羡夹着烟支的手指微抖,忽然想起来——

他与苏白歌生下的那个孩子,还并未谋面。

他下意识拨开草丛,走过去,“你在做什么!”

只见一个瘦削的男人,正残忍的用手掐着手下的婴儿!

男人浑身黑黑帽,根本看不清脸,因为心虚一溜烟就逃跑了。

盛时羡拿出手机拨打了电话,很快保镖们就听到命令追上去。

他鬼使神差的将草丛里的婴儿抱入怀中,发现竟还有一丝薄弱的呼吸。

他掀开毛毯看清楚婴儿的小脸,眼色震惊——

婴儿的眉眼间,竟与他有几分相似!

......

五年后,飞机上。

漂亮精致的女人被空姐广播声惊醒。

“有客人晕倒急需抢救,本次航班如有医生护士,请前往头等舱,谢谢。”

女人见四周没人回答,举起了工作牌,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可以吗?”

虽说她主攻心理学,但是基本的急救常识,她还是会的。

“太好了,请跟我们过来。”

跟着空姐,女人来到了头等舱门前。

门外,西装男人正焦急地等在门口。

看清容貌,女人突然呼吸一滞。

沈浩怎么在这里?

那这里面的......

随着门被打开,一张熟悉英俊的脸印入了视线中。

果然是盛时羡!

苏白歌情绪再次波动。

五年了!多少个被噩梦缠绕的夜晚,多少的痛苦,都是这个男人带来的。

此刻他双眼紧闭,灯光下的脸色异常苍白,看起来是幽闭恐惧症犯了......

“小姐?”见苏白歌晃了了神,沈浩提醒,“听说你是心理医生?”

她压住心底情绪,“嗯,先帮我将他放平,他现在需要放松。”

等急救完,苏白歌又看了眼盛时羡。

盛时羡仍在昏迷,狭长的眼眸紧闭着,显得有些疲惫。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的气息依旧冷冽,带着强烈的压迫感,让人不敢靠近!

“谢谢你啊,不知道你能否留下来陪护,我们盛总病情很不稳定。”

“陪护不必了,这是我自制的安眠香,放在旁边对于缓和他的情绪很有帮助,一会儿就好了。”

苏白歌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香囊,放在盛时羡的枕边。

言多必失,这次碰面本是意外,不合适停留太久。

“那......谢谢了......那能不能请你......”

沈浩刚要跟她要个联系方式,便看见她转身离开。

凝视着她落落大方的背影,稍有些晃神,总觉得有几分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飞机降落后,盛时羡才苏醒,唇色有些发白。

他凝视着手中的香囊,那股沁人心脾的香味,总觉得在哪里闻到过。

机场外。

倪翎不顾经纪人的阻拦执意要下车,戴着墨镜朝着接机口走去,眼前忽然闪过一道倩丽的身影。

她脸色骤变,瞳孔微张。

这女人,怎么和苏白歌有些相似?

但等她再次望过去,人已经上了一辆跑车离开了。

是她看错了吗?

正愣神,盛时羡和推着行李箱的沈浩从机场里走了出来。

理智回拢,倪翎挽上盛时羡的胳膊,担忧道,

“时羡,听说你刚才在飞机上又不舒服了,张院长说他们医院最近要新任职一个中外交流的心理医生,水平很高,有空我们抽空去看看吧。”

“没空。”

盛时羡的俊脸浮现出了燥意,并不愿被别人提及到病情。

“好,那就等你有时间再去,对了,我在附近定了个餐厅......”

“倪翎,不必为我费心,我有事还要回公司去处理。”

盛时羡态度冷漠,显然不愿多交流,提醒着沈浩将行李箱搬到了另一辆车里,便跟着离开。

倪翎被冷落在原地,看着他高大的身影消失,无奈一笑。

五年来,她似乎也习惯了。

......

苏白歌从机场出来后,上了一辆拉风的奔驰车,在车里给慕思存发了报平安的短信。

驾驶座上的肖雪不禁感叹,“苏苏,你变化好大哦~”

苏白歌沉声提醒,“雪儿,别忘记我现在叫苏颖。”

当年的她被医学世家的慕思存学长从鬼门关里拉回来,又经历了几场整容手术,才重新换了个身份。

“知道啦。”肖雪将钥匙交给苏白歌“苏苏,这套房子是我两年前买的,一直没人住,家具齐全,你放心住。”

苏白歌接过钥匙,“谢了。”

现在的她,只想要好好生活和见到苏白诚。

不愿提及任何与当年有关的事情,还有......人!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