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的爱如烈酒封喉
继续看书
徐希允赎罪三年,最终却抵不过一张跟姐姐长得一模一样的脸。真正的替身出现,她退场后将自己藏了起来。她刚换了个身份,他便疯了似的找过来——“你还欠我一个孩子!”徐希允自嘲地笑了声:“傅寻,你别忘了,我们的孩子……死在你的手里。”余生的时光,她可不想再爱他。

《你给的爱如烈酒封喉》精彩片段

:“我怀孕了。”
徐希允把一根显示着两道红杠的验孕棒放到傅寻的眼前。
一秒,两秒,她攥着手,数着时间。
第十秒时,傅寻冷漠地吐出两个字:“拿开。”
这两个字像是一根弦,在她心里崩开了。
三年的时间,她吞下无数避孕药。
这一次……她终于妥协了!
傅寻不爱她生的孩子,他爱的是和姐姐一样的血液生下来的孩子。
所以……她自私的想用孩子换取她的自由。
“我生。”徐希允嗓子沙哑,像个犯人一样卑微地说,“傅寻……我把孩子生下来,你放我走,好不好?”
傅寻眼皮不抬,语调不变:“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
昏暗的灯光下,她的脸色越发的苍白。
“你不肯放我走,就永远都别想得到这个孩子!”
“如果不是你,她不会失血过多而死!“傅寻眼神冷冽地看她,语气冰冷得吓人,“如果她不死,我会多看你一眼?”
“开车的是她!撞上的是她!就因为死的不是我,你就那么恨我?”徐希允的情绪激动,她紧攥着拳头,肩膀不停的颤抖着,“傅寻,你想过没有?死的不仅是你爱的人,她也是我的姐姐!你知不知道那是我的亲姐姐!你凭什么认为我的难过比你少?”
徐希允大口大口地呼着气,在那场车祸里,她失去的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血脉相连的亲人,她才是全世界最难过的人!
“你不就是想要我身体里流着的血液吗?我给你就是!“
徐希允流着泪,一把抢过他的手里钢笔,狠狠地往手腕上扎。
血,涌了出来。
“徐希允,你疯了吗?!“
傅寻脸色大变,忙不迭的冲上去拔出她手腕里的钢笔扔掉,大手摁住她还在往外涌血的伤口。
徐希允毫无征兆的笑了起来,带着血腥味的话一字一句地冒出来:“我是疯了!但只有把血放完,你才肯放过我,放过你自己……“
“傅寻,你说,我做错了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徐希允悲愤地盯着傅寻,“你跟我在一起,只是让我替姐姐给你生个孩子,对不对?!”
傅寻阴鸷地丢出一句:“难道你以为是可笑的爱?”
是的,傅寻永远都不会爱她。
她缓缓地闭上眼,就让血一直流下去,直到她浑身上下都血管全都干枯为止……
“记着,你徐希允连死都不配!”
这是徐希允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她浑身都是毛病,密集恐惧症、恐高、凝血障碍,还有轻微晕血,她很努力的控制自己,坚持把这段话说完。
那一刻,她的世界终于安静了……
——
徐希允被噩梦惊醒。
梦里傅寻掐着她的脖子,毫不留情的将她整个人摔在车轮底下:“该死的人是你!”
徐希允一脸惨白,满是愧疚。
车祸受伤的额头还在流血,染红了她的整张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
“不是故意?“傅寻冷笑几声,场景突然转到手术室门口,“为什么躺在里面的人……不是你!”
傅寻仿佛要掐断她的呼吸:“你真该感谢你身上留着跟她相同的血液,否则你死一百遍都不足以赎罪!”
徐希允猛地睁开眼,看到傅寻,她白了脸。
傅寻倏地朝她看来:“醒了?医生说胎心不稳,你先留院住几天,我会安排人照顾你。”
徐希允抱着一丝侥幸:“你答应了吗?”
答应放她走
“你休想!”傅寻居高临下的望着带着希冀的看着他的女人,狠狠地砍断她所有念想,“你就算死,也休想得到自由。”
“傅寻,我三年前已经成为全天下人的笑柄,还不够?你非得看着我跟姐姐一样死在车底下才痛快?”徐希允歇斯底里的嘶吼着。
啪!一道清脆的巴掌声骤然响起
傅寻毫不怜惜的在她的脸颊落下一个巴掌:“我说过,你不配提她!”
……
几天后,傅氏旗下百货大楼开业典礼现场。
傅氏珠宝代言人的徐希允作为嘉宾出席活动现场,台下,记者采访的声音伴着此起彼伏的快门声传来。
“徐希允,前几天有人拍到你去医院妇产科,是真的吗?”
“徐希允,你去医院是为了保胎还是打胎?”
“徐希允,有人说你跟傅氏的傅总在一起的同时还有其他金主,这件事你怎么看?”
徐希允没想到出院后的第一场活动居然是这样的场景,十几个记者拿着麦克风怼到她的面前,问出的每一个问题都很致命。
下一秒,徐希允察觉到腰上多出一只大手,没等她回神,一道冷漠的嗓音响起。
“没错,她怀孕了。”
轰!
全场的人都炸了起来,机关枪似的快门声中夹着记者的提问。
“傅总,您刚才说徐希允怀孕,是真的吗?”
“傅总,您替徐希允宣布怀孕的消息,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是您的吗?”
“傅总,如果徐希允怀的是您的孩子,你们有结婚的打算吗?傅家会同意您娶徐希允进门吗?”
傅家不会让一个戏子进门,傅寻更不会娶她。
那一刻,徐希允仿佛嗅到了毁灭的味道。
“不……”徐希允张了张嘴,却发现她的喉咙像是被噎住,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傅寻握着她腰间的手轻轻一摁:“我会减少她的工作量,她以后只需要在家安心养胎。”
徐希允暂退演艺圈,回家待产的新闻被大肆炫耀,一时间登上头条热搜,毫无预兆的消息惊爆了整个娱乐圈。
隔天,徐希允亲自驱车赶到傅氏公司,却被挡在傅寻的办公室门口:“徐小姐,傅总正在谈事情,您不能进去。”
“能不能进,不是你说了算。”徐希允摘下挂在鼻梁上的大墨镜,深吸了口气,踩着高跟鞋绕过秘书,昂首挺胸朝着办公室走去。
她毫无征兆的推开了门——
闯入眼帘地是苏沐瑶暧昧的坐在傅寻的大腿上,一只白皙的手臂肆无忌惮的挂在他的脖颈上,另一只刚爬到他的衬衫扣子。
“希允姐,你进来怎么不敲门?”苏沐瑶就连慌张的声音中都带着些软糯,但朝她看来的目光仿佛带着些许挑衅。
虽然知道苏沐瑶手段了得,可当亲眼看到这样的画面,还是刺痛了她的眼睛,刺伤了她的心。:“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傅寻声音冷硬道,吐在空气中的每一个字,都透着冰冷无情。
他是心虚了吗?
徐希允垂下眸子,嘴角扬起一丝苦笑:“打扰傅总的雅兴是我不对,但我关于我被停掉所有工作这件事,希望傅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在来之前她收到她被停掉所有工作,而她手头上的资源全都转到苏沐瑶的身上的消息。
这两年,苏沐瑶仗着长相跟声音都像姐姐而备受宠爱,得到的资源仅次于徐希允,但徐希允没想到傅寻这么迫不及待的把她的资源转给苏沐瑶。
要转让的,大概不仅仅是资源吧。
“解释?你不需要,你只需要知道由沐瑶接替你接下来的全部工作。”傅寻那双黑眸,冰冷到不带丝毫感情。
“理由呢?”徐希允抬脚坐到他们俩的对面,一脸的平静。
然而,放在桌下没有被任何人看到的那双紧紧的攥起的手,却出卖了她的情绪。
“你怀孕了,这个理由够不够充分?如果不够,我再给你补上一个……”傅寻推开怀中的女人,起身来到徐希允的身旁,附到她耳边低声说,“我要将你折磨致死。”
徐希允倏地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声炸雷从窗外轰然响起,大雨“呼啦”一声倾盆而下。
再回神,徐希允被将她带走的傅寻从车上拽了下来。
车外的瓢泼大雨把她浇了个透儿,当她拼命擦拭脸上的雨水却只看到傅寻深沉眼眸划过一抹冷意时,顿时毛骨悚然……
傅寻仿佛地狱使者般地语气随着头顶的白光劈下:“跪下!”
看到眼前的碑上“爱妻徐柔”的字样,徐希允的心疼的快要裂开……
随着傅寻一声厉喝,她用力的推了一把,本就摇摇欲坠的身体一下子砸向碑前的石板,她顾不上被磕到的膝盖处传来的痛意,缓缓的向墓碑磕下头去:“姐姐……你救救我……救救我!”
她痛苦的呜咽声被大雨吞噬,悲恸模样居然让傅寻心里莫名的生出一阵剧痛。
“你有什么资格喊她救你?你该给她磕头道歉!”傅寻拎起她,逼着她抬头,将她怼到石碑前,“看清楚,你要磕头道歉的是谁!”
徐希允呛着冰凉的雨水,她嘲讽一笑:“她才是肇事司机,为什么要我来承担这一切责任?!”
傅寻蹲在她身前,揪着她的头发,质问:“你觉得这一切都与你无关?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事先收买别人在刹车上动手脚的事情?否则,你怎么不自己开车?!”
她的目光隔着雨幕盯住他的脸,字字清晰又倔强地说:“我再说一遍,我没有想要她死。”
傅寻眯起黑眸:“徐希允,你终于承认是你失手了?”
徐希允自嘲的笑了声,双唇轻颤:“在你心里,我是恶毒到要害死亲姐姐的人?”
“你不是吗?”
徐希允惨白着脸,凝噎许久,才缓缓爬了起来。
“既然你恨不得我死,我死就是!”
她说完便狠命把头撞向徐柔的墓碑……
傅寻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他为什么会下意识做出伸手挡住徐希允欲要撞上石碑的额头?
如果他没有伸出那只手,徐希允的头骨会被撞得粉碎吧?
可是这难道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吗?
不,让她这样轻松的死掉实在是太便宜她,他要做的是让她生不如死,更何况……他还得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傅寻手掌贴在她的额前,冷冷扯唇:“徐希允,我最后再跟你说一遍,你再敢寻死,我只好让你的养父母给你陪葬!”
“你敢!”徐希允昂起头,眼神仿佛要活剐了他似的狠厉。
“那你不妨试试!”
傅寻神色淡漠看了她好几秒,弯身将抱起不知道是冷还是因为恐惧而浑身发着抖的徐希允,沉步走出墓园。
一直回到家,徐希允都不敢说一句话,生怕再被傅寻丢下车,更怕傅寻折磨。
傅寻将徐希允抱到卧室,吩咐跟上楼一脸紧张看着湿漉漉的他们俩的佣人孙妈:“给她换身衣服,再煮一碗姜汤。”
没等孙妈问怎么回事,傅寻淡淡丢下一句“她怀孕了,别给她吃奇奇怪怪的药”,看都没再看徐希允一眼,便抬脚朝着浴室走。
全程把傅寻的冷漠听进耳里的徐希允的身体僵了僵,强忍却怎么都忍不住的泪水顺着眼角滑下来。
孙妈看了新闻,知道徐希允怀孕的事情,她心疼的替徐希允将泪水擦拭干净,叹了口气说:“徐小姐,怀了孕就少些哭,为孩子,也是为你好。”
——
徐希允工作室发了一条她暂退娱乐圈的声明,但她本人却是在手机某APP自动推送新闻的时候才知道。
她点击进去看新闻的内容,声明上还特地写了“徐希允今年度工作全部交由苏沐瑶接替”的字眼。
这一刻,她终于知道公司为什么在一年前突然营销她跟苏沐瑶是好姐妹的人设,原来都是为了这一刻的资源转交。
苏沐瑶,不……是徐柔。
徐柔,你赢了。
徐希允低头盯着手机,紧紧的握着手机,仿佛恨不得将它捏爆。
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徐希允暂退娱乐圈,只要她出现还是能引来很大的关注。
例如,她去医院做产检的时候。
记者们不知道上哪儿得到的消息,几十个人在医院门口蹲她,不仅是记者,还有不少她的粉丝。
尽管人不多,但在那一刻,徐希允真的以为自己又恢复光鲜亮丽的大明星生活,久违的感觉回来了。
她才下车,没来得及打招呼,粉丝群里有个男声大喊:“徐希允,曾经,我把你当成女神,但没想到你居然是个不知廉耻的贱人!一边立清纯人设,一边未婚先孕,别说娱乐圈了,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当一个母亲,甚至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一句句的讽刺跟羞辱让徐希允犹如当头棒喝,她茫然的站在原地,不料还没站稳,眼前忽然冲过来两个人影,对着她便是一阵疯狂的抽打……:“贱人!要不是你,我老公不会跟我提出离婚,都是你这个贱人勾引的他!”
话音落下的同时,徐希允只感觉到有人用力的抽了她一耳光,没有任何预告的抽打让原本就没站稳的她就连反抗都来不及就跌倒在地。
那女人疯了一样的扯掉徐希允的口罩,让摄像机将她的脸录的更清楚的同时一手将她的脸往地上摁,一手继续用力的抽她的耳光。
这时,刚刚骂她的男人毫不客气的朝着她的腹部踢了一脚……
徐希允觉得肚子一紧,痛得她就连喊叫都发不出声音,本能的弯曲着身体护住小腹。
下一脚,便是更狠的一下踢在她的腰上,徐希允仿佛听到“咔嚓”的声音,她的腰曾经因为拍骑马的戏,从马背上摔下来而断过,这一下简直是直击要害。
其他人全程目睹着这一男一女将徐希允摁在地上打,却没有任何举动,全然是事不关己,甚至是带着看热闹的心态看着这场戏。
为了护着肚子,徐希允只能硬生生的忍着后腰传来的疼,直到疼到失去知觉。
看到医护人员将这两人从她的身边拉开,再看到那张熟悉的脸赫然的出现在她面前。
她没了知觉,却能清楚的听到傅寻附在她耳边说的话。
他说:“徐希允,我会让你身败名裂,这是第一步。”
躺在病床上的徐希允看着电视上播报的新闻,面无表情地像是看着的是与她无关的事情。
“当红女星徐希允是人设崩塌,被粉丝回踩!”
“过气女星徐希允被合作过的制片人的妻子当街暴打!”
“且看曾被称做天降女神的徐希允是如何将一手好牌被打烂的!”
徐希允闭了闭眼,脑子里回忆起来曾经。
刚出道时,姐姐是她的经纪人,却在好不容易带着她混出点名声时遭遇车祸去世,而就在姐姐出事后的一个月内,傅寻收购了她所在的星耀影视传媒公司,成为她的老板,掌管她的一举一动。
傅寻只花一年的时间就把她推到娱乐圈的顶峰,让她成为家喻户晓的女艺人,成为星光的摇钱树,同时让她再也离不开他。
然而,成也傅寻,败也傅寻。
她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全败傅寻所赐,但正如傅寻说的那样,这只是开始。
傅寻把她捧到最高的位置,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尝尝从顶端狠狠摔下来滋味儿。
傅寻刚走进来,徐希允就把电视关了。
“怎么,不愿意面对事实?”
傅寻冷漠的声音传到耳里,徐希允表情一僵,却没打算回应。
“你得到的这一切原本该是柔柔的,既然是柔柔的东西,我当然要替她拿回来。”傅寻站在床尾,目光阴鸷的盯着她,“徐希允,你记着,我只是替柔柔把属于她的东西拿回来,你不配拥有这些!”
徐希允懂了,今天的一切全都是傅寻安排的。
她喉咙上下一滚,她缓缓抬起头对上傅寻的漆黑冷冽的双眸,直逼:“看到我的狼狈,看到我被人摁在地上打,你很满意?”
“满意?这点小惩罚怎么会让我满意?我要的是你求生无门,求死无路!”
徐希允心下一沉。
在傅寻的心里,这跟徐柔的死比起来,确实是算不上什么。
徐希允的表情倒是让傅寻很满意,他勾起一抹笑意,朝着她走近,突然捏起她的下巴,逼着徐希允跟他对视,突然问:“你的脸,疼吗?”
此刻,徐希允原本光洁的脸上却赫然有几道刮伤,是被摁在地上摩擦制造出来的伤疤。
傅寻已经毁了她的事业,她不需要再在乎这张脸。
“只要你想,这张脸,乃至这具身体都任由你来处置。”徐希允狼狈之下十分清明的目光盯着他,“只要你不后悔这样对我。”
后悔?
他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对她太心软,否则三年前她就应该给徐柔陪葬!
然而,徐希允眼角滑下来的那滴泪却还是刺疼了他的心。
下一秒,他狠狠的甩开徐希允:“别再耍花招!你以为你那廉价的泪水能让我对你心软吗?聪明点最好趁着我对你肚子里的孩子还有兴趣的时候乖乖听话,说不定哪天我玩腻了就会放你走,可是……”
傅寻紧盯着徐希允眼角的那滴泪,将心中所有的不痛快压下去,目光深幽地说:“在我没说腻之前,你别不识好歹!”
徐希允被子底下的手紧紧的捏着拳,却在面对傅寻的狠厉时,说不出一句话。
她曾天真的以为时间可以治愈傅寻,能让傅寻意识到姐姐的死跟她是没有半点关系。
可事实证明,这三年的时间里,傅寻对她的恨意只有越来越多……
——
徐希允没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命那么硬,居然在拳打脚踢之下也能毫发无损,可是为了安全,傅寻还是让她在医院住几天。
第二天就来了位不速之客。
“希允姐,你没事吧?”打扮得光鲜亮丽的苏沐瑶突然出现在她的病房里,上来就一脸担心的问这问那。
徐希允直接甩开她的手,语气冷漠地说:“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知道你担心我被人偷拍会传出不好的新闻,但不管怎么样,我都得来看看你才能放心。”苏沐瑶微微低下头,似有些愧疚地说,“我明天就要去拍戏了,拍的是你之前接的那个角色。希允姐,你会不会怪我,觉得是我抢了你的资源?”
“你难道不是吗?”
徐希允看着她含着泪水的眼眶,心下冷然,她曾经对苏沐瑶有过真心,可是对方却将所有的演技全都放在她的身上。
“希允姐,对不起……我不想接的,但是傅总硬是要让我接下你的工作……”
听到傅寻的名字,徐希允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她都能感觉到脸上的伤是疼的。
“希允姐,你笑什么?”
“我笑你蠢。”徐希允往腰上的靠枕靠了靠,轻描淡写地丢了句,“你以为你把我挤下来就能上位,可是你根本不知道傅寻要的是什么。”
他要的是徐柔,永远都不可能再回到他身边的徐柔。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