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生的前妻又来撩心了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四年前,卫莱和秦墨白协议结婚,他们约定好,不干涉对方的私生活,只婚不爱。结婚四年,男人将对她的不喜欢,展现得淋漓尽致,她又怎么会看不见?卫莱从没想过要跟秦墨白相守到老,谁愿意在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身上浪费时间?厌倦了这段关系后,她主动提出了离婚。本以为两个人不会再有交集了,有人却后知后觉,明白心中所爱……

《秦先生的前妻又来撩心了》精彩片段

深夜,昏暗的房间内。

卫莱醉意朦胧地坐在床上,仰头看着身前的男人拿着毛巾温柔地擦拭她湿漉漉的头发。

几滴水珠顺着她嫣红的脸颊,滑落到光洁的脖颈,最后隐入宽松的T恤中。

此情此景下,男人的呼吸有些急促,胸膛随着呼吸的频率一起一伏。

春末的傍晚透着丝丝热意,滴滴答答的雨声在静谧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脆响亮。

卫莱将左耳贴在男人的胸膛上,呢喃道:“子期,你心跳得怎么这么快?”

男人刚刚把她的脸从胸口挪开,却被她一个趔趄,后背往床上倒去。

“子期,你的脸怎么也这么红呢?”卫莱捧着他的脸,笑着说,“我给你降降温吧!”

说完,就亲了上去。

……

清晨,卫莱是被浴室的水声吵醒的。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场景,将她从梦境中拉了回来。

宿醉让她头昏脑涨的,但那人的画面却一直在脑海中盘旋。

忽的,浴室水声戛然而止,从里头走出一个全身上下只在腰间围着浴巾,露出精壮上半身的男人。

她老公,秦墨白。

昨夜她被朋友叫去酒吧,喝醉了是被朋友送回来的,并无秦墨白的什么记忆。

她仔细感受了一下,除了头疼之外身上并无异样,秦墨白并没有对自己做什么。

思及此,她收了思绪,单手支着脑袋,嘴角微扬,心满意足地欣赏美男出浴,“你出差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机场接你啊。”

显然,男人并不喜欢她赤裸的眼神,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男人赤脚踩在地毯上,带着几分压迫感地往床边走来,俯身,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

力道不小,看起来是心情不好。

不过,他对她从来都没什么好脸色,她习惯了。

“提前跟你说了,能看到你昨晚在酒吧和男模喝酒的模样?”他冷着声音,有点像是抓到趁老公不在出去偷腥的老婆时的恼怒,“子期是谁?你看上的男模?”

她的眼神有一秒钟的停滞,说的梦话被他听到了?

不过很快的,她便把那抹情绪给收了起来。

江子期是她前未婚夫,那个藏在记忆深处的人。

她没答,反问,“我记得秦氏在纽约,没有业务吧。带哪个妹妹去纽约玩儿了吧?”

秦墨白收了眼底的冷色,站起身,拿毛巾擦拭身上的水珠。

许久才慢条斯理地回了一句:“互不干涉,你忘了?”

卫莱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依旧用直白而不加掩饰的充满着欢喜的目光看着男人优越的身体。

“我就问问嘛,你不乐意说就算了。”

四年前,她和秦墨白是协议结婚,互不干涉私生活是他们协议里的第一条。

“晚上回家里吃饭,你准备一下。”

秦墨白甩下这么一句,就去衣帽间换衣服了。

所以,昨天晚上只是偶遇,今天晚上要回去吃饭,跟他父母交代,所以他才特意回来叮嘱她一句。

他可真的是把对自己的不喜欢展现得淋漓尽致。

卫莱洗漱好下楼的时候,已经没在家里瞧见秦墨白。

佣人还特别贴心地跟她说秦墨白要赶去公司开会,所以才没留下来和她一起吃早饭。

瞧,连佣人都知道关心一下她这个不被重视的太太,但那位当丈夫的竟然不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

罢了,本就不是被放在心尖上疼的人,还能奢望人家说一句“生日快乐”?

她拿了个三明治便从这顶层豪宅里出去了。

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卫莱一边吃着三明治一边往她的停车位走去,却见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优雅到连头发丝都透露着精致的女人站在她的车前。

想要丢掉手中吃了一半的三明治显然已经来不及,在优雅上已经输给对方,气势上不能怂。

她下巴微抬,背脊挺直,目光淡然地往那边走去。

她认识这个女人,谢茵然,早几年娱乐圈的一线小花。五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毅然退出娱乐圈跑去国外。

哦,是纽约。

当然,卫莱认识她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无意间在秦墨白书房的某本书里看到的一张泛黄的旧照。

照片上就两人,穿着校服的秦墨白和谢茵然。

显然,被珍藏的并不是照片,而是照片里的那个人。

短短数米距离,卫莱就将关系理清。

“卫小姐,很抱歉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你面前。”谢茵然开口,声音一如五年前电视剧里放的那样温柔可人。

上来就道歉,这让卫莱都不好凶起来。

她淡淡一笑,说道:“既然知道抱歉,那就别出现。”

软刀子来,软刀子回。

说抱歉的人不觉得抱歉,被道歉的也并不接受道歉。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两人之间拉开。

谢茵然既然站在这儿了,就抱着孤注一掷的打算,“是墨白从纽约把我接回来的,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没有忘记我。”

卫莱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像是刚刚才知道这个事儿一样。

结果开口,却是另外一番意思,“谢小姐这是不当明星,转行当妾了?”

话一出,谢茵然脸色刷白,大概是没想到卫莱非但不生气,甚至还怼了她!

就这样一个牙尖嘴利的女人,秦墨白是怎么忍受她四年的?

谢茵然努力按捺住内心的愤怒,平息心中的火气,拿了手机出来,找到照片给卫莱看。

照片上的秦墨白目光柔和地抱着一个小孩儿,小孩儿看起来四五岁的样子。

四五岁……

“当年,我意外怀了墨白的孩子,我当时正当红,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到国外去了。但是现在,孩子长大要爸爸了,我要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怪不得秦墨白这次出差这么久,原来还有一个孩子……

卫莱收回思绪,脸上依旧是不咸不淡的表情,说道:“你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你该去找孩子的爸爸。你找我,我能给你儿子当爸爸?就算我愿意,你估计也不会愿意。”

“你——”

卫莱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拿了车钥匙出来,解锁。

“谢小姐请让一下,我车技不好,撞到你就不好了。”

说完,卫莱越过谢茵然,擦肩而过时,她脸上的笑意全部敛了起来。

上车,启动,按喇叭。

白色保时捷taycan消失在谢茵然的视线之中。

傍晚,秦墨白开车去接卫莱的时候,发小沈维钧给他来了电话。

他开了车载电话,那头沈维钧咋呼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头条头条,谢茵然从纽约回来了!”

秦墨白忘记调低音量,导致车内都是沈维钧的大嗓门,男人拧眉调低音量,冷着声音回:“然后?”

“你这是什么反应,这么淡定,甚至还有点不耐烦的样子。你当初费尽心思追人家……”

秦墨白听着沈维钧在那头兴致勃勃,但他现在连“然后”都懒得回。

等沈维钧说完,男人不咸不淡地说了句:“挂了。”

“啊?”

挂断电话,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

卫莱一天都心不在焉的,五点过的时候收到秦墨白发来的微信,让她十分钟后下楼。

她本就没什么心思工作,收到消息之后就拿上手提包和手机下楼了。

她在楼下等了十五分钟,才看到一辆黑色奔驰开来。

她上车,系安全带的功夫,秦墨白就将车子开了出去。

车内一片寂静,卫莱从手提包里拿了支口红出来,抽了纸巾抹掉嘴上的女王红,涂上更为亲和的豆沙色口红。

驾驶座上的男人将卫莱的动作收入眼底,没做评价。

说道:“妈最近身体不太好,你多哄哄她。”

她听话懂事嘴巴甜,贤惠大方知书达理,很会讨长辈的喜欢。

“好处呢?”卫莱将口红放进包里,转头问身旁的男人。

秦墨白扭头看了她一眼,眼神深邃。

卫莱坦然迎上他的目光,说道:“人情可不是那么好还的,搞不好我让你以身相许。”

红灯,男人踩下刹车,指节分明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方向盘,他清冷开口:“想要什么?”

“让谢茵然,离我远点。”卫莱收回目光,悠然自得地坐在副驾上,“虽然我两各取所需,但只要我一天是你秦墨白的太太,就不想有人来挑战我的头衔。”

似乎是提到了谢茵然,这个男人的情绪才稍微有了点波动,“她来找你了?”

说完,他很快又补充了一句:“你跟她说什么了?”

意外,还有……担心。

担心谢茵然会在她这儿受到委屈。

卫莱原本神采奕奕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但是开口的时候,语调却是轻快的,“我让她,打消当妾的念头。”

男人清冷的脸上是低沉的表情,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里是卫莱猜不透的神色。

他没说话,却又像是说了千言万语。

卫莱别开眼去,“绿灯了。”

她指着前面的红灯,转移话题:“你知道你妈妈身体为什么又不好了吗?”

秦墨白收回目光,不动声色地启动车子。

“因为我们两结婚四年,都还没个孩子,她焦虑的。”卫莱语气依旧没有什么波澜,“但是你说,我再温柔懂事,也不可能凭空给她变个孙子出来,我可没这个本事。”

卫莱话里有话。

秦墨白听了个七八。

她说完这话之后,车里陷入了一片死寂当中。

一直到车子停在秦家别墅停车场内,卫莱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要开车门之前,停顿半秒。

“秦墨白,咱两离婚吧。”

既然他开不了这个口,她来说。

正准备下车的男人咋一下听到卫莱说离婚,愣是转头看向副驾上的人。

但卫莱留给他的,是砰的关门声。

转眼,卫莱已经走到车头,冲着还在车内的男人明媚一笑。

夕阳西下,浅金色的余晖打在她曼妙的身姿上,她说:“下车啊。”

本该在听到离婚两个字的时候,有种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的秦墨白,却好像忽然被余晖闪了眼,喉咙又像是被卡了刺。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秦墨白很快收回思绪,打开车门下车。

卫莱见他脸色越发低沉,说道:“放心,我不会在爸妈面前提离婚的事情。不会让他们担心。”

瞧,她可太温柔懂事,太会照顾老人的情绪了!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