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爷的小祖宗飒爆了
  • 凌爷的小祖宗飒爆了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标姐作者
  • 更新:2022-07-16 15:47: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功亏一篑
继续看书
一场意外,将楚楚兮与凌斯栩扯到了一起,他不想娶她,但不得不听从家里的安排。婚后,他害怕楚楚兮真的爱上自己,于是给她的追求者制造机会,迫不得已的想要把她推销出去。哪曾想,追求者轮番上门,凌家的大门都要被挤破了。看着自己的小妻子如此受欢迎,凌斯栩心中五味杂陈,他突然有点后悔了,甚至不想和她离婚了,就是不知道,现在反悔来得及吗?

《凌爷的小祖宗飒爆了》精彩片段

 三亚,洲际酒店。

轻轻一声“咔磁”,总统套房的门被打开,一个娇小玲珑的黑影悄闪了进来。口罩遮住大半个脸,鸭舌帽的帽檐下,墨玉般晶亮的大眼珠转了转。见房内乌漆嘛黑没人,她松口气。

窗帘拉开一条缝,女孩取出单反相机,瞄向对面会所的露台。随着连连咔擦声响,某影后和某阔少私会的场景,被相机记录在案……

“宝贝,你只剩三分钟,行动要快哦!”耳麦里传来同伴的温馨提醒。

这间总统套房是最佳拍摄地点,女孩刚刚使用的是复制房卡,只能设置五分钟的记忆,否则就会在网上留下痕迹。六星酒店又很矫情,从里面开门也要用卡,所以时效一过,女孩就出不去了。

“不急,等两人亲上去再撤!”全神贯注盯着镜头,女孩沉着冷静。

“居然还没亲?我特么以为你正大饱眼福、在拍活春宫呢!”

外面监控车里的同伴清楚看到,半小时前,会所名流派对已落幕,众人散去。剩影后和阔少上了露台,星光美酒作伴,你侬我侬。

“别急,很快就有活春宫!”女孩悠闲地说着,眼角狡黠勾起,“宁婧姗正火力全开,我估摸那凌少……”

“哎哟我去!”

女孩突然一声惊呼,让耳麦那头的同伴以为镜头里有劲爆画面上演,忙问:

“快说快说!是不是开始做了?”

却不知,房间里的女孩遭遇了背后偷袭……

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庞然大物,突然把她整个人举起,紧紧贴上落地窗。脑袋被大掌摁住,右脸贴着窗玻璃,女孩无法动弹。

“敢给我下药?吃了豹子胆么?”耳边,男人声如魔吟。摁住她脑袋的手,带着些许薄茧。

“什么下药?下什么药?”女孩一头雾水,男人狰狞的脸就在眼前,她却不敢看。因偷拍的行为,此刻难免心虚。

男人冷哼,猩红的双眸眯起,大掌松开她脑袋,指尖捏着女孩下颚,指腹不受控的在她红唇上摩擦。

今晚他喝高了,派对没结束就回房休息。刚被药性燥醒,才知发生了什么。听到有人在客厅里鬼鬼祟祟,以及此刻她的心虚……

这一切,足以说明问题!

“还嘴硬?说,谁指使你的?”

“你大爷指使的!”

被他非礼被还他冤枉,女孩火冒三丈。可当眸光对上他那张举世无双的脸时,她狠狠愕住……

棱角分明的轮廓,斜飞英挺的剑眉,孤傲邪佞的眸光,丹朱玉润的薄唇;酷帅高雅,却又冷到不行。这张吊打娱乐圈所有明星的脸,除了那人,还能有谁?

“凌,凌少?”女孩翦眸睁大,布满震惊。

他怎么会在这里?

那露台上跟宁婧姗偷情的男人,又是谁?

糗大!

给他下药还玩欲擒故纵?

凌斯栩倏然扭头,一双深幽的眸子透着火光,似是刀光剑影铺天盖地的笼罩下来,让宽敞的房间顿显逼仄。

吓得女孩连连吞口水:

“你,你要干嘛?”

这时,只听见一声“砰”,他脑门磕上了女孩手里的烟灰缸。

 顿脑子嗡嗡作响,上半身僵直的倒下,整个人趴在她身上。

女孩费力将他推开,站起身拍拍小手,朝地上昏迷的他狠狠瞪一眼:

“敢非礼老娘?你找死!”

拾起散落在地的耳麦、相机和背包,女孩火速撤离,走到门口才知时限已过……

复制房卡失效!

无需用耳麦向外面的队友求助;也没时间去想哪里出了差错;女孩迅速在房间里搜索他那张正规房卡。

搜摸了一大圈也没发现,最后不得不打开床头柜上他的LV手包:钞票、手机、证件,和一张女人的照片……

柳叶眉,双眼皮,长发飘飘,清秀端庄!

一看就知不是丰韵妖娆的宁婧姗,女孩毫无兴趣,随手将照片一丢。

回到客厅,目光落在男人身上的浴袍上。终于在口袋里摸到房卡,可起身撤离时一个不经意的转眸,女孩怔住……

只见“大”字倒地的男人,浴袍完全敞开,月光透过窗帘缝照在他一览无遗的躯体上。那漂亮有力的胸肌腹肌和完美的人鱼线,已足够让女孩羞红脸。更别说再往下,那一览无遗了!

倏地背过身,女孩涨红了小脸。心跳如雷中,猛地意识到一个重要问题……

他被下药了!

如不能解毒,可能会造成某方面的功能丧失。虽说下药这事跟她无关,但身为隐世医仙孙爷爷的徒弟,她不能见死不救。

迅速打开双肩包,女孩取出随身携带银针套装。对着男人躯体一连几个深呼吸,果断下针,精准扎在他某穴位上……

“唔!”凌斯栩皱眉闷哼,倏然坐起身,怒目横对,“你干什么?”

“救你!”

女孩镇定自若,盯着他的“伤处”脸不红心不跳。伸出小手,居然……

开始为他按摩?

“有你这样救的吗?”一把打开女孩的手,凌斯栩恼羞起身。

女孩白他一眼,收起银针拿起背包,瘪嘴丢下一句:

“切,又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以为我愿意摸啊?”

说罢,用他那张正宗的房卡开门,扬长而去。

不让我摸,我还懒得给你拔针呢!

“站住!”

凌斯栩火冒三丈的追过去,却在门口被女孩嘭的一声锁上门。高挺的鼻梁差点被撞塌,然而,比这更悲催的是……

他出不去了,房卡被女孩捏出门!

该死的酒店保安系统!

——

地下停车场。

女孩被“同伙”拉上面包车,是个高大健硕、一身迷彩装的的男人。车里还有他们另一名“同伙”,女孩的闺蜜。

别看车子不起眼,里面别有洞天。一番监听监控的设备应有尽有,虽都是低价淘来的二手货。

坐在监控台前的闺蜜,一头凌乱痞相的黄色短发,嘴里含着棒棒糖,对前排开车的男人说道:

“我就说她没事吧?哥你还咋咋呼呼瞎担心?”

“别吵!”

女孩蹙眉打断,在单反相机中急急翻找。这才发现偷拍到的,阔少全是背影,只影后露了脸。总算找到一张阔少四十五度角侧颜,女孩把画面放大,问身边的闺蜜:

“你瞅这奸夫是谁?”

闺蜜定眼一瞧后,嘴里的棒棒糖自然滑落……

 “苍了个天,这不是我男神闻一凡吗?他,他怎能跟老女人搞在一起?”

闻一凡,当今娱乐圈里的顶流鲜肉,其父是著名导演闻森。父子俩在娱乐圈貌似跟宁婧姗是死对头,怎就暗中搭上了?

以两少女的见识和阅历,猜不透个中玄机。

“娱乐圈有啥不可能?宁婧姗跟闻一凡搭上,总好过跟未来继子偷情吧?”前排开车的男人说道。

“可这样一来,照片就没价值了啊!我们拿什么威胁宁婧姗?”女孩蛾眉紧蹙。

“价值还是有的!宁婧姗在婚期将近之际,跟别的男人勾勾搭搭,不信凌沧海能受得了头顶这层绿!”

铁腕企业家凌沧海,丧妻十多年,神秘低调,从未传出花边新闻。直到前一阵和宁婧姗官宣订婚,才走进大众视野。

据闻,两人的婚姻会带来公司资产重组、内部股东变动、集团股价上涨等等。本是件好事,儿子凌斯栩却强烈反对。

有人说,宁婧姗的到来,会触犯凌斯栩“继承人”的利益,削弱他的股份;

也有人说,宁婧姗是通过凌斯栩才结识凌沧海的,这之前本就跟凌斯栩有一腿。此番要做他的继母,换成任何一个男人是凌斯栩都会不解气。

还有人说……

网上小道消息太多,车内三人都是普通百姓,拧不清其中玄机。只知要在宁婧姗大婚前,抓住她出轨的把柄。

“绿个屁!”这时,闺蜜翻着白眼打断,把相机递给女孩,“瞅瞅你都拍了些啥?”

几乎每张都是宁婧姗和闻一凡举杯靠近、密谋嘀咕的画面,根本没暧昧镜头,更别谈实质性的出轨了。

“你还有脸怪我?”

女孩很不解气,宁婧姗跟小自己十几岁的男人密会,在她眼中就是不正经。坚信两人有一腿,只不过好戏上演时她被凌斯栩的偷袭打断,错失关键性画面……

这一切谁造成的?

“田同学,你是怎么做监控工作的?不是很确定总统套房没人入住吗?很确定会所里跟宁婧姗上露台的人是凌斯栩吗?那货怎就出现在总统套房了?”

“啥啥啥?”闺蜜震惊,眸中燃起一丝喜悦和担心,“你遇上凌少了?他没把你怎样吧?”

传闻中的凌斯栩,心狠手辣,处事强硬。现年二十八岁,毕业于哈佛大学,三年前回国接手家族企业“凌盛国际”。短短几年在商场打响名号,把盛凌国际带上一个新高度。即便集团董事长仍是他父亲凌沧海,换句话说,他是为老爸打工……

因其冷面阎罗的气质,在商场上无处不掠夺的手段,人们送他一个绰号——冷都狼!意寓:比冷都男凶狠,比西北狼阴冷。

可同时也传言他是滥情总裁,亿万身价和盛世美颜,让他成为名媛淑女、顶流巨星们争相讨好的对象。环肥燕瘦,无女不猎,但没有一个女人能在他身边呆上十天。

对这样一个“饥不择食”的男人,闺蜜难免担心女孩被劫色……

“不提了!”

女孩眉心微凝,对刚才房间里发生的一切,没心情诉苦。叹口气,她双肩沮丧的垮下,

“唉,又特么功亏一篑。”

——

与此同时,总统套房。

黄梓浩叫来酒店经理开门,见沙发上叼着烟的男人额头肿起一个血包。他瞳孔一张,上前作死的问:

“擦,我家栩栩脑袋撞门上了?”

“说了多少次,不准这么叫老子!”凌斯栩暴躁警告,猛吸一口香烟,阴阴敛眸,“半个小时,把那不要命的丫头给我找出来!”

纳尼?

凌爷被一个丫头给揍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