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她是帝都的神
  • 曾经她是帝都的神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江以川作者
  • 更新:2022-07-16 16:02:00
  • 最新章节:第3章:凶狠的小萝莉
继续看书
重生前,夏心是顶级豪门继承人,神秘组织的掌舵者,重生后,她变成了顾家不受宠的千金小姐顾千语,重生第一天就被人羞辱,夏心从来不是好惹的,她果断的报复回去,然后狠狠的教训了一下仇人。从那以后,所有人都知道顾千语性情大变,昔日的废物千金变得多才多艺,有勇有谋,不仅获得了四个哥哥的宠爱,还得到了顾泽羡的青睐……

《曾经她是帝都的神》精彩片段

 “小姐,7年了,我们终于找到您了!快回去继承家业吧,夏家全体上下都在等着您!”

机场上,几十个黑衣人,齐刷刷的朝着夏心下跪。

“想我回去?告诉老爷子,等他八十大寿再说,我一定会送份大礼。”

夏心戴上军帽,手中拿着鲜花与戒指,绕过了手下们,任由他们在风中凌乱。

今天是男朋友的生日,她想借着这个日子嫁给他,并告诉他,一个她隐藏了7年的秘密。

来到门口,却听见了床被震得嘎吱作响的声音。

“好哥哥,你真的要娶夏心那个穷女人吗?”女人的声音,带着诱人的娇喘。

“我早就想跟那女人分手了,她缠了我7年,整天装出一副老实的样子,为的就是想嫁入我纪家豪门,那个拜金女,真是做梦!”

混乱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

夏心轻轻推开了门,看见在床上的两人,一个正是她的未婚夫纪辰,另一个是她最好的闺蜜林纯儿。

绿色的窗帘,十分应景。

顿时浑身血液翻涌。

“咔嚓”一声。

空气中响起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床上那两人慌忙掀开了被子,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夏心,正拿着手枪,对准了他们。

“夏心,你来得正好,我要和你分手。”纪辰丝毫不怕的样子,甚至有些轻蔑。

夏心握着枪的手越来越用力,冷着声问:“为什么?”

“我是纪家的独子,纪家是全国前20的企业,而你却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什么都没有,你不配。”纪辰一脸高傲地说着。

纪家当初欠下了几亿的债务,他父亲差点跳楼自杀,濒临倒闭。

当年,夏心用了自己的势力,暗地里帮助,这才力挽狂澜,让他纪家爬到了现在的位置。

“她,哪点比我好?”说着,夏心把枪口对准了林纯儿。

林纯儿吓得一脸苍白,矫揉造作的挤出几滴泪。

纪辰心疼极了,搂着她朝夏心大吼:“纯儿她人美心善,又是林氏集团的干女儿,正常男人都会选她!我难道还要放着白富美不爱,娶你这个什么都不是的普通女人吗?”

夏心冷笑一声,眸底划过一丝轻蔑,“好,很好。”

就在这时,夏心的手机响了。

电话那头传来老太太欢喜的声音:“喂,乖孙女,你也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奶奶给你挑了不少好对象……”

“奶奶,帝都需要我,我还不想退役,你们照顾好身体。”夏心淡淡的说完,挂断了电话。

就在这时,猛然闯入几个黑衣人,把床上两人团团围住。

“纪家与林家,在夏家面前,连提鞋都不配。要想让他们覆灭,就跟碾死蝼蚁一般简单。小姐,这两人,就让我们替你解决了吧!”

“婊子与狗,天生一对,这两人,还不配脏了我们的手。”夏心渐渐放下了手中的枪,眼中寒意逼人。

救了他们的,不是她的慈悲。

而是她这身军装。

“夏家?!你们是夏氏家族?”那对渣男贱女吓得脸色发青。

帝都夏氏家族,是全球最大的财阀,它在整个世界的影响力,都是常人所仰望不到的高度。

听说那么大一个家族,只有一个继承人,关于那人的身份是男是女,一直都是个谜。

“夏心,这其中一定有误会,你听我解释,都是这女人勾引了我……”纪辰用床单围着自己,一脸慌张地朝夏心走来。

“滚。”夏心没有再看他一眼。

她转头下了楼,开车行驶在霓虹街道,猛踩油门,把速度加大。

七年的恋爱,一朝背叛。

这晚风呼啸彻骨,却也抵不上她心底的半分冰凉。

突然,她胸前的玉佩,开始散发出诡谲的光芒……

“该死的,刚回来,就有人要害我。”夏心冷笑一声,眼神冷若冰霜。

嘭!

伴随着一道剧烈的冲击声,夏心猛地从车上跳了下去!

下一刻,漫天的火光平地而起,爆炸声震耳欲聋!

晚间新闻播报,香江路521号发生爆炸,据闻,车上的人是失踪7年的夏家千金!

与此同时,帝都宣布重大消息,掌权人黑玫瑰疑突发死亡,一代精英就此陨落,举世哀悼!

 深夜。

酒吧门口,传来“啪啪啪”的掌声。

一位穿着校服的少女,浑身是水,湿透了,看起来有些无助。

“你这个连父母都不要的小婊砸,还配跟我抢男朋友?!”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轻轻捏着她的下巴。

见到少女颤抖着哭泣,其余的男女都笑了。

他们把她的书包翻开,把东西都倒出来,就像是在欣赏战利品一般。

“都什么年代了,还写情书?哈哈,土包子就是土包子!”

说着,他们捏起一封信,戏谑地念着:“莫以然,我喜欢你……”

校服少女咬着嘴唇,连大气也不敢出。

“莫以然是我们雅礼学院的校草,你哪来的脸去告白?顾千语,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样!”

说着,他们拿起了一旁的碎玻璃,逼迫她看自己。

狼狈的脸、惨白、又瘦弱。

“这情书……不是我写的。”顾千语咬着牙,可怜巴巴地望着这群魔鬼。

可他们并没有丝毫怜悯,嘲笑得更加大声了。

“除了你,还能有谁?莫以然是我们王姐姐的准男朋友,她是校花,配得上,你不配!”

“要不拍点照片吧,让全校师生都欣赏欣赏!”带头的那个女孩提议道。

“好主意!”

顾千语不断地后退,惊恐地喊着:“不要!”

“老实点!”他们按住她,三两下就把她的衣服扒开。

“该死的,你竟然敢咬我!”

兔子急了都要咬人,更何况是个活生生的人。

他们推了她一下。

少女一个没站稳,往后面摔去,不再动了。

一位男孩探了探鼻息,颤抖的说着:“天呐……没呼吸了。”

“干脆……我们把她扔到旁边河里去吧,是她自己摔倒的,不关我们的事。”带头的那女孩点着烟,故作镇定的说着。

正在他们在商量谁去丢尸体的时候,顾千语悄无声息的站了起来。

众人回头看,吓得魂都快没了。

“鬼啊!!”

夏心一脸茫然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卧槽?我没死?”

她只记得自己跳了车后,胸前的玉佩发出了一道强光,然后就失去了知觉,再度醒来,变成了这副模样。

痛!

浑身无力,只剩下伤痕与疼痛,这么废的身体,还能动也是奇迹。

“别装神弄鬼的,我们差点被你吓到,小贱人。”一个小混混破口大骂。

“我爸是王卫,随便我们怎么玩她,你们说,要怎么处理?”带头女孩晃着手中最新的苹果手机。

王卫?

夏心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他这个人,在京都还算有点钱。

但在她记忆中,他七年前就因为一些罪而进了监狱,然后还莫名其妙死在了狱中。

难道,现在是……!

“先让我们爽一爽。”不知是谁说了了这么一句,所有人都邪恶地笑了。

话音刚落,咸猪手们立即向眼前这柔弱无助的女孩伸了过去。

“反正这家伙也没男人要,便宜你们了。”带头那女孩笑得很轻蔑,继续悠闲地点烟。

突然,一声刺耳的惨叫,划破了夜空。

“她!她居然活生生……把人的喉咙咬破了!”

混混们都退了开来,眼中都闪烁着恐惧。

月光下,夏心舔了舔带血的嘴角,眨着寒意凛人的眸子,像极了从地狱里刚出来的恶魔!

“现在是几几年?”她冷声问着。

 小混混们都被吓得浑身发抖,一动也不敢动!

“我问你们现在究竟是什么时候。”夏心冷声逼问,她甩了下指甲里的肉末,仿佛随时能走过来将他们撕碎一般。

小混混们颤抖着回答:“现在是翌元2101年!”

时间竟然倒流了7年?

夏心看了眼四周,她认得这个地方,7年前的江滨,这地方都还没改建,乱得很。

看来,她确实是回到了过去!

只不过,这不是她的身体。

“快跑啊!!”

小混混们撒腿就跑。

夏心垂眸一看,那个小混混已经因为颈部失血过多,已经停止呼吸了。

要不是这副身体是个战五渣,她也不会选择用那样的方式去自卫。

“嘶……”她感到头部一阵剧痛。

这具身体由于经过非人的毒打虐待,导致记忆缺失严重,她什么也想不起来!

夏心低头翻了翻书包,想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结果,几张分数未合格的试卷掉了出来,成绩很差,但字却写得很工整漂亮。

“顾千语……”她轻声念着这个名字,总觉得很熟悉。

想起来,几年前这里就有一桩命案,说是一名姓顾的15岁少女,在滨江边溺亡。

之前解释说是考试失利,无颜面对父母才自杀。

夏心摸了摸隐隐作痛的额头,想起刚才发生的事,轻声呢喃:“原来是这样。”

除了那几张试卷,还有一瓶药。

这是治抑郁症的药。

除了这些,没别的了。

她必须想想办法,否则以这具身体的体力,绝对撑不到天亮!

不远处的滨江上,正停来一艘巨大的豪华游轮。

总统套房里,男人刚从浴室里走出来,雾气缭绕间,映衬出一张惊为天人的俊颜。

手机上显示着一条最新短信:三爷,我们给您找的人马上就到!这次是个极品,保准您会满意!”

顾泽羡嘴角微微一勾,修长的指尖夹着高档红酒杯,眼中闪烁着期待。

下一秒,“咚咚咚”有人在敲门。

来得还挺快。

他穿着浴衣去开门,结果,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

人呢?!

低头一看,那是一个只到他胸口,身高只有一米六的小女孩,穿着破烂校服,抬头眼巴巴地望着他。

她看起来都未满18岁,还背着个书包,身上还涂着番茄酱,看起来脏兮兮的。

搞得像刚杀完人一样,还挺逼真。

“你没给我找错人吧?”顾泽羡回了句消息。

“那可不是普通杀手,是黑街最顶级的了,堪称极品,我们找了好久……”

顾泽羡甚至都不想看后面的内容,翻了个白眼,直接关机。

这群混蛋,说是找极品杀手,结果给他找了个cos杀手的小萝莉?!

一定是他们觉得他寂寞了,所以给他找了个能被称为“处男杀手”的女人。

“说吧,你需要多少?”男人狭长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疑惑。

夏心有些惊讶。

这男人怎么知道她需要钱?

于是,她伸出手五个手指头。不多,只要五十就够,五块也行。

她身上的钱都被那群混混扒走了,急需打车费。

顾泽羡认得这手势,在黑街,代表的是肥单已被她接下,以金额数目来当作暗号的手势,最高数目五千万,一旦接下来就绝对会完成,不惜与敌人同归于尽。

连这都懂,看来这小萝莉为了爬上他床,还做了不少功课。

“行,进来吧。”顾泽羡把门敞开,示意她进来。

他好奇得很,想看看这不知死活的小朋友要如何表演!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