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当万物
  • 典当万物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艳阳高照作者
  • 更新:2022-08-19 19:00: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谁能知道,经营着破落典当铺的不修边幅的男人,竟然是世间最诡秘的天机当铺之主。作为天机当铺的主人,他当然不只是医武双修,拥有一双神眼,能够辨别世间所有珍宝,有形的无形的,他都能估量出价值,端看要典当的东西,在客人心中的价值了。为了守护妻女,秦渊如此传奇的人物,甘心隐居在这小小的典当铺之中。

《典当万物》精彩片段

“都30岁的人了,还一事无成?”

“一天到晚就知道守着这个不赚钱的破店。”

“我女儿嫁给你这种男人,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江沪市,一条人来人往,热闹繁华的商业街,一个中年妇女站在一家店铺门口撒泼,店内的商品全被她掀翻在地。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依稀可见店铺外的招牌上有“天机当铺”四个大字。

奈何泼妇骂街,外加店内凌乱不堪,一片狼藉,使得这家店铺格外引人注目,很快就聚集了一群人前来看热闹。

“天机当铺?!不会吧?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开当铺?能赚几毛钱啊?这是活在上个世纪吧?”

“就是,这可是商业街啊,开一家奶茶店或者服装店不香吗?竟然开一家当铺?店老板一看就没有商业头脑。”

“当铺?有啥好当的?这种店谁进去谁就是傻子,我猜用不了多久,这家当铺就会关门倒闭,大家看着吧。”

在当铺外围观的男女老少指指点点,冷嘲热讽。

撒泼的中年妇女名叫李月,其实是天机当铺老板的丈母娘,见这么多人站在自己这边,这下更加来劲了。

“跟我女儿青梅竹马的蒋少,人家开公司,管理着上百号人,听说前阵子提了一辆保时捷,还买了套大别墅。”

“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你啥也不是。”

“守着这个破当铺都快三年了,三年了啊,一分钱没赚,你女儿萌萌还急需一大笔钱治病,你说你有什么用?”

“哎~”

“我怎么掺上你这么个女婿?”

“我女儿要是嫁给蒋少,早过上幸福日子了。”

李月恨铁不成钢,脸上满是厌恶和尖酸刻薄,说完转身就走。

“年轻人,听我一句劝,别开当铺了,赶紧转行吧。”那些围观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劝了一番后,也相继离去。

天机当铺里里外外又恢复到往常那样冷清。

路过的行人都不曾往里看一眼,更别说进去与店老板典当交易。

作为天机当铺的老板,秦渊呆愣在店里,看着被掀翻在地的典当品,听着那些议论声,他心情复杂,喃喃自语。

“终究是世俗眼光,我可没你们说得那么不堪,我的天机当铺又岂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其中玄机,你们不懂。”

“哎~算了。”

无奈地叹了口气。

秦渊蹲在地上,捡起一件件被掀翻在地的典当商品,放回原处。

没过多久,一道靓丽的倩影走进当铺,卷起裙摆,也蹲下身来,伸出柔若无骨的手,帮他捡起一件件典当商品。

“梦曦?”

秦渊微微一怔,这个名字喊得很是亲切。

因为帮他捡东西的女人,正是他的老婆,韩梦曦。

这韩梦曦身材高挑,五官精致,容颜绝美,是江沪市出了名的大美人,对她心生爱慕的男人能排满这条商业街。

“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是我妈不对。”

韩梦曦神色清冷淡雅,耐心帮着秦渊把天机当铺收拾干净整齐,忽然从地上捡起一本泛黄的笔记,疑惑道。

“这是什么?”

“这是……”

秦渊瞥了一眼,认真说道:“是天机当铺这三年的典当记录。”

“好吧,还以为是账本,看来是我想多了。”

韩梦曦神色黯淡下来,随手把这本典当记录放在当铺的柜台上,觉得自己就不该对秦渊抱有任何希望和幻想。

秦渊却道:“你就不看看这上面都记录了什么吗?”

“有什么好看的?”

“是张三当了一部手机,还是李四当了一辆电瓶车?”对于典当记录,对于天机店铺,韩梦曦丝毫不感兴趣。

都已经结婚六年了。

自己老公什么样,她能不清楚吗?

说句不好听的,这个男人怕是一辈子都没啥出息。

她作为妻子,早认命了,不敢指望什么了,只要两人好好过日子,养育好孩子,有口饭吃,没病没灾就行。

奈何?

天不遂人愿。

她们的女儿萌萌,患有先天性扩心病,需要很多钱治疗。

偏偏秦渊开这家当铺又没赚到什么钱。

贫困夫妻百事哀。

这场婚姻,两人一直在艰苦支撑着,换作别人怕是早就离了。

忽然,韩梦曦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着来电信息,她的神色变得复杂而凝重,但还是接通,轻声细语道:“张主任,我们家萌萌怎么样了?”

那边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十万块医疗费,你赶紧交一下。”

韩梦曦愣神片刻,低声下气请求道:“张……张主任,能不能再宽限几天,你也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

“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电话里,张主任很不耐烦地打断:“我们医院又不是搞慈善的,各方面都需要钱来运转,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院现在给你家孩子最好的医疗条件,但如果今天还凑不齐医疗费,那不好意思,你们带孩子搬出去吧。”

“喂?张主任?张主任……”

电话挂断,生为人母的韩梦曦,此刻不知有多卑微,有多无助。

为给孩子治病,几乎掏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眼下被要求立即缴清10万元医疗费,她上哪里去弄这么多钱啊?

亲朋好友,能借的都借了一遍,甚至还借了网贷。

偏偏,10万元也只是用来缓解病情,根本无法让疾病得到根治。

往后的治疗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钱。

这根本就是一个无底洞。

甚至主治医生也劝夫妻俩放弃治疗,放弃这个孩子。

但作为母亲,秉持对孩子无私的爱,韩梦曦从未想过放弃,哪怕有一丝希望她都要争取过来,治好萌萌。

“你忙吧,我去医院看看萌萌。”

“钱的事我来想办法,用不着你操心。”

韩梦曦俏脸一片煞白,眼眶被泪水浸湿,背上包包,转身就走。

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是不对秦渊抱有任何希望和幻想,觉得秦渊哪怕去卖血卖肾,那也凑不齐10万元。

“梦曦……”

看着韩梦曦离去的背影,秦渊欲言又止,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有钱才算出人头地吗?

有钱就可以治好宝贝女儿的病了!

秦渊怔怔出神,忽然盯住了放在柜台上的那本典当笔记。

一阵风从外面吹了进来,将这本典当笔记一页页吹开,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典当记录,每一笔都触目惊心。

{……金陵市第一世家,江家,为抹杀商业竞争对手,垄断市场,扩大商业蓝图,典当金陵市地标性建筑,爱琴海大厦。}

{……天京市王家掌舵人王贤德为延年益寿,典当一吨黄金。}

{……艺人宋智妍为成为娱乐圈当红女明星,典当自身。}

{……淮南三省首富赵千诚为重振男人本色,典当三个人情。}

{……中医泰斗林清玄为习得终极针灸术法《鬼门十三针》,成为一代救死扶伤,令人仰慕的医道圣手,典当《溪山行旅图》。}

{……江州徐家为救重病的孙子,典当一栋价值过亿的超豪华别墅。}

{……神秘势力天启为发展壮大,典当一半的势力管理权。}

{……红盟领袖齐修远为保全自身,典当身家性命。}

{……}

看着一笔笔典当记录,秦渊目光炯炯有神,锋芒杀伐,气势冲霄,完全就跟变了个人一般,带着惶惶威严。

“管你枭雄、权雄、人雄、狗熊,还是世家、财阀、政客、明星、权贵、军部、神秘势力、组织……”

“……你们欠我的,也该还了!!!”

在外人看来,天机当铺就是一家破店,根本无人问津,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东西,理应被这个时代无情淘汰。

可事实上……

天机当铺。

是世间最为诡秘的存在。

相传只要找到天机当铺,无论任何需求,都能够如愿以偿。

——但必须付出等值的代价!

自天机当铺创立至今,前来典当交易的有政客、财阀、明星,也有盘踞一方,呼风唤雨的枭雄、权雄。

小到文玩古董,大到身家性命,都可以在天机当铺典当。

金钱、权势,亦或是想青春永驻,想延年益寿,想祛除疑难杂症,又或者想穷人翻身,成为人上人……

无论是谁,只要有足够的筹码,便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秦渊是天机当铺的第二位主人。

第一位主人,是他的师傅,一个收养他,将他含辛茹苦拉扯长大,并传授他一身惊天本事的逍遥老儿。

可在六年前,这逍遥老儿神秘失踪,只交代了两件事。

第一:江沪市韩家曾经为了商业发展,典当了韩家的孙女韩梦曦,你尽快下山,与韩家孙女完婚,生儿育女。

第二:继承天机当铺,成为天机当铺第二位主人。

秦渊便是这样成为天机当铺第二位主人,并与韩梦曦走到一起。

奈何?韩家老爷子年事已高,卧病在床,让孙女韩梦曦与秦渊成婚,还没来得及说清其中的缘由,就撒手人寰。

这进而导致整个韩家,包括作为妻子的韩梦曦在内,没人知道秦渊乃至天机当铺,究竟是何等体量的存在。

继承天机当铺已经有六年。

这六年下来,秦渊为了让天机当铺在自己手中发光发热,便一直在暗中与各方权贵富贾从事各种典当交易。

那些权贵富贾想要的,秦渊给了。

但秦渊想要的,那些权贵富贾暂时没给。

泱泱大夏,地大物博,不知有多少人欠他的,或是钱,或是势,或是人情,或是稀世珍宝,或是身家性命。

为了给女儿治病。

为了让妻女过上好日子。

也为了世俗所谓的出人头地。

秦渊也是该把那些人欠他的统统讨还回来了!

将典当记录一页页翻开,冷眼看着其中一条,默念道:“王胜龙,涉嫌商业犯罪,为洗白自身,典当三年后的一半身家。”

“好……就先拿你开刀!”

……

隆鑫集团。

江沪市最大的电子元件生产企业。

近些年在电子领域发展的风生水起,越做越大。

公司董事长王胜龙,已经成为江沪市知名企业家,在商界有一定的影响力,连官方都多次求着他投资。

时至今日,隆鑫集团从旧厂房搬迁到新建的办公大楼。

王胜龙为了庆祝,特意在办公楼前举办一场剪彩仪式,还邀请了江沪市商界不少知名人物,共襄盛举。

“噼里~啪啦~”

一阵爆竹声响,硝烟弥漫。

西装革履的王胜龙,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登上办公楼大门口临时搭建的高台,笑容满面,春风得意。

“……”

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过后。

台下掌声如雷,无论是隆鑫集团的高管,还是前来参加剪彩仪式的大老板,每个人都目光火热,十分拥护王胜龙。

王胜龙意气风发,从礼仪小姐那里接过剪刀,准备剪彩。

可在这个时候,身穿职业OL的性感小秘书小跑了过来,低声说道:“王总,有个年轻人急着要见您。”

“干什么?”

剪刀拿在手中,王胜龙眉头微皱:“没看见我正在剪彩吗?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让他给我等着。”

“不对,你干脆打发他走,我现在什么身份?而且,我的时间是十分宝贵的,一般人根本就不配见我。”

女秘书低声说道:“可那个年轻人说,他是你最重要的人。”

“咋滴?他比我爸还重要啊?”

“让他滚!”

王胜龙手握剪刀,不耐烦地嚷了一句。

正准备一刀剪彩时,一道阴影笼罩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浓烈的寒意,直让他浑身一颤,如坠冰窟。

“不错,我就是比你爸还重要!”

这明显是一句调侃的话,可王胜龙听后内心猛地一沉,等抬头看清对方时,剪刀都脱手而出,掉在地上。

“是……是你?”

“看来你还记得我。”秦渊诡异一笑。

“要不换个地方说话?”

王胜龙面色阴沉,转身就走,也不跟在场各位打声招呼。

台下近百名隆鑫集团员工、高管,包括江沪市一些知名企业家,一个个面面相觑,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年轻人是谁?

怎么一出现就让王胜龙紧张不安?

连剪彩这么隆重的仪式都不搞了,直接甩手走人。

隆鑫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秦渊没有坐在沙发上,而是占了董事长的专属宝座。

仿佛他才是董事长。

对此,王胜龙不好说什么,坐在沙发上认真泡龙井茶,同时偷瞄了秦渊几眼,紧张的内心渐渐安稳下来。

他不是怕秦渊。

而是秦渊的出现,让他想起自己曾经涉嫌商业犯罪,心生抵触。

以至于在众人面前有失分寸,乱了形象。

龙井茶泡好,王胜龙给秦渊倒了一杯,嘴角一扬,明知故问:“年轻人,你这个时候找我,有什么事吗?”

“无事不登三宝殿。”

秦渊拿出当年典当时,王胜龙签下的契约,放在办公桌上。

契约为羊皮纸材质,时间已经过去三年,表面已经泛黄,风格古拙粗犷,但上面的字迹乃至标点符号都清晰可见。

还有王胜龙的亲笔签名。

还有他当年摁下的鲜红手印。

明明有理有据,王胜龙却故意装蒜:“这是什么东西?”

秦渊手中玩转着一支钢笔,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王胜龙?哦不,现在是不是应该称呼你为王总?王董事长?”

“呵哈~”

王胜龙笑容满面,显然很享受这两个称呼。

秦渊一本正经道:“三年前的事情,还需要我来提醒你吗?”

“三年前,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不记得了?对了,我跟你很熟吗?”王胜龙喝着茶,一副老奸巨猾的模样。

三年前发生的事情,他比谁都清楚。

若不是涉嫌商业犯罪,找上天机当铺成功洗白,他如今哪里会成为江沪市知名企业家,哪里会赚得钵满瓢满?

相反,若不是天机当铺帮他洗白,他现在还在监狱里蹲着。

彻彻底底沦为一个臭名昭著的人物,休想东山再起。

事实就是如此。

但王胜龙不肯承认。

因为他典当了自己三年后的一半身家。

自典当契约签订至今,正好三年,这三年他成立公司,越做越大,资产已突破九位数,即将迈入十亿大关。

眼下要说交一半给秦渊。

这在王胜龙看来,是在割他的肉,放他的血。

他越想越不爽,故意刁难:“我现在是个正经生意人,只认欠条或者合同?你有吗?有就拿给我看看,没有就请你离开。”

“对了,你最好不要拿那什么契约来糊弄我,我王胜龙可不吃这一套,契约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具备法律效应。”

“所以,就算是我当年签下的,你又能拿我怎样?”

“想让我将现今一半的身家给你?”

“呵~你痴心妄想!”

痴心妄想?

王胜龙言之凿凿,这都已经撕破脸皮了。

反正如今已成功洗白,且身家不菲,他做人做事就不带怕的。

任他有恃无恐,任他概不认账,这番操作在秦渊看来可笑至极:“天机当铺创立至今,已有六十余载。”

“时至今日,与天机当铺做过典当交易的有指点江山的政客,有挥金如土的财阀,也有一手遮天的权雄......”

“有刀口舔血的杀手,也有在国际上叱咤风云的神秘势力。”

“连他们都不敢对天机当铺过河拆桥。”

“你王胜龙......敢?!”

“咻~”

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地贴近王胜龙,手持一支钢笔,尖锐的笔尖在王胜龙的脖子上划过,留下一条深蓝的直线。

“呃???”

王胜龙僵硬在沙发上,两眼瞪直,茶杯脱手而出,掉落在地。

从脖子上传来的刺痛告诉他,如果刚才那支钢笔再划深一点,那咽喉已经鲜血溢散,自己也已经一命呜呼了。

可怕。

简直可怕。

这是什么实力?

难怪说枭雄、权雄、财阀......没一个敢对天机当铺过河拆桥。

这特么九条命也不够啊。

秦渊坐在沙发上,继续玩转着那支钢笔,轻笑道:“关于杀死你的方法,我有100种,但我不屑于这么做。”

“因为根本不需要我动手,那些欠了我的财阀、权雄、神秘势力......我随便调一个过来,都够你死十万八千次。”

“我们天机当铺曾经能随随便便给你的,如今也能随随便便收回来,身居高位的你,应该有这种觉悟才对。”

“是......是......我错了。”

“刚才是我一时糊涂,还请您原谅。”

王胜龙惊恐万分,赶紧点头哈腰,后背冷汗直往下淌。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郝然意识到,自己三年前似乎不是在与人典当交易,而更像是在与地狱恶魔典当交易。

还想过河拆桥?

这简直不自量力,愚蠢至极。

摸着被钢笔划破表皮的脖子,王胜龙忌惮万分,都不敢直视秦渊,忙给秦渊续上一杯热茶,老实说道。

“小兄弟,洗白后的这三年,我一心发展事业。”

“如今好不容易才东山再起,总资产已经积累到了9亿多。”

“可这大部分都是固定资产啊,现在如果让我拿一半出去,这......这真的是......”王胜龙左右为难。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秦渊若有所思,郑重道:“你如今办了这么大的企业,还有上千名工人需要工作养家吃饭,我不为难你。”

“这样......”

“你先给我1个亿,余下的再慢慢还。”

“真的?”

王胜龙喜出望外,真对秦渊感恩戴德了。

拿不出4.5亿,但1个亿挤一挤,总归还是有的。

“......”

秦渊古怪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将自己的银行账户报给王胜龙,等一个亿到账之后,客套了几句,起身便走。

做人不能太绝情。

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只要王胜龙还欠着他的,那这个人日后就还用得到。

离开隆鑫集团。

秦渊在商业街买了点东西,正准备告诉韩梦曦说有钱给萌萌治病,不用再为钱发愁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喂?秦渊吗?萌萌出事了。”

“你老婆韩梦曦现在联系不上,你赶紧过来一趟吧。”

萌萌出事了?!

秦渊脸色大变,当即从路边招来一辆出租车,赶往福沺医院。

他和韩梦曦的宝贝女儿萌萌,因为患有扩心病,一直在福沺医院接受治疗,这也是两夫妻内心悲痛的根源。

一个年仅6岁的孩子。

本该在幼儿园里,和同学们欢快歌唱。

本该在游乐场里,和小朋友一起疯玩。

本该手里拿着棉花糖、泡泡机,在阳光下快乐奔跑。

却因为身患扩心病,活动范围只能限制在医院里,甚至病房里。

“萌萌,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到达福沺医院,秦渊连电梯都来不及乘坐,拎着给萌萌买的东西,沿着楼梯一路冲向位于8楼的心脏内科。

“你们不能这样,她还只是个孩子啊。”

“不能因为你们有钱,想怎样就怎样,还把她赶出去吧?”

“这样会有生命危险的啊。”

“我求求你们了。”

走廊里聚集着一群人,一个中年妇女捂着火辣辣的脸,显然是被人打了一巴掌,委屈的同时还在据理力争。

“刘姨?”

“出什么事了?”

秦渊心急如焚,喊了一声,赶紧冲了过去。

刘姨是他们夫妻俩一个月花6千,专门请来在医院照顾萌萌的女护工,眼下正跟一群人争论,都快急坏了。

“秦渊,你可算来了啊?”

刘姨眼泪都出来了,看着这一群人,哭诉道:“萌萌在病房里住得好好的,可他们竟然要把萌萌赶出去,把病房给他们的孩子住。”

“我不肯,挡在病房门口,他们却打了我一巴掌。”

“呜~凡事都讲究先来后到。”

“哪怕你们有钱,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吧?”

“什么?”

秦渊冷眼看着这一群人。

其中有男有女,女的都是尖酸刻薄脸,男的就跟凶神恶霸一般,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显得自己很牛逼。

萌萌的主治医生张主任也在场,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张主任?”

秦渊直接说道:“医疗费我已经凑齐了,我现在就去把钱交了,我女儿以前住在这里,现在也要住在这里。”

“10万元这么快就凑齐了?”

张主任身穿白大褂,两手插兜,有些意外,可脸色随即就冷了下来:“你们还是搬出去吧,这不是钱的事。”

秦渊眉头皱起:“不是钱的事,那是什么事?”

张主任看着这群人,眼神发虚:“他们朱家人你招惹不起,劝你还是让孩子搬出去,把病房留给他们家孩子吧。”

“张主任说得对。”

“我们朱家人那是什么身份?”

“我们朱家不仅有钱,背后还有关系。”

“我们朱家的孩子精贵的很,就应该住医院最好的病房。”

“不像某些穷人家的孩子,贱命一条,哪配住这么好的病房?穷人就应该有自知之明,跟我们富人争什么?”

这群男男女女七嘴八舌,乱说一通,一个个抬高下巴,目中无人,一举一动,都显得高人一等,骨子里就透着优越感。

其中一个腰宽体胖,名叫朱彪的男人,更是嚣张蛮横,气冲冲地走过来,指着秦渊的鼻子,龇牙咧嘴道。

“我们说这些,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在通知你,明白吗?”

他指着病房,很不耐烦:“赶紧把那个小贱种丢出去,别污染了病房里的空气,我们家孩子还等着住进去,听到没有?”

“听我一句劝,搬出去吧,你什么身份?哪能跟他们比?别到时候惹了一身的麻烦,还耽误孩子的治疗。”张主任劝道。

“爸爸,我们搬出去吧。”

“住普通的病房也是一样的。”

病房里传来萌萌的声音,小丫头乖巧可爱,刚才被这群人吓到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但硬是忍着不流出来。

“朱家是吧?”

秦渊咬了咬牙,眼中带着一丝锋芒。

竟然敢说他的宝贝女儿萌萌是小贱种,这群人绝对不可饶恕。

“是又怎样?”

朱彪伸长脖子,冷嘲热讽:“我们朱家有钱,这病房随便住,不像某些人,明明没钱,还死皮赖脸住在这里。”

“这叫打肿脸充胖子。”

“你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丢人啊。”

“呵哈~”

朱家人大笑起来,一个个神情玩味。

仿佛他们这些有钱人,随随便便就可以骑在秦渊头上。

秦渊目光冷冽:“如果我们不搬出去呢?”

“你敢不搬?”

朱彪怒目圆瞪,言之凿凿:“有种把你的工作单位告诉我,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在江沪市混不下去,你信不信?”

“是吗?”

秦渊不怒反笑,以同样的口吻说道:“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朱家公司倒闭,倾家荡产,你信不信?”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