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权倾朝野的摄政王
  • 征服权倾朝野的摄政王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诗情不哭作者
  • 更新:2022-08-19 19:01:00
  • 最新章节:第3章:美男竟是异瞳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慕无欢原本是22世纪前途光明的博士,一次意外,她穿越到古代,成了东瀛将军府的嫡女。原主虽然相貌一绝,但内里却是个草包废物,无才无德。从此,灵魂一换,传闻中的废物不再唯唯诺诺,她变得胆大妄为,不仅上骂皇帝,下打渣女,而且还令权倾朝野的王爷南烨城对她言听计从。全城上下都惊呆了,实在是找不出慕无欢吸引南烨城的闪光点!

《征服权倾朝野的摄政王》精彩片段

慕无欢艰难醒来,她从石墩上坐了起来。

空气中是令人呕吐的血腥味,可她好似没事人一般,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恶心的场面。

墨黑的眸子微转,看了看四周湿滑的岩壁和地上已经干枯的些许蛇皮。

她使劲的摇了摇自己的头,然后拖着自己沉重的腿走出了岩洞。

站在洞口,夜里的微风吹动着她的衣摆,她身上沾染了不少的黑血,在月光的照映下,不禁显得恐怖瘳人,宛如从地狱走出的罗刹。

是了,洞里的那些蛇都是自己杀的。

她第一次醒来,就在这个恐怖蛇窟里,彼时,岩洞石壁内,爬满了一条条吐着信子的毒蛇。

可没把她吓的半死。

不过凭借她敏捷的身法,不一会儿就让那些蛇血溅当场!

只是原主的身体比较弱,等杀完,她就倒下了,估摸着过了三天,她才悠悠转醒。

她本是22世纪医研所里前途光明的博士慕无欢,没想到三天前一次意外,她穿越到了这里……

只是目前,她还不知道她这具身体到底是什么身份?

被人随意丢到蛇窟,如此残忍…难不成原主还是什么大逆不道、罪大恶极之人?

可明明这具身体这么弱,而且身上还有已经结痂的鞭痕,怎么看也不是能害人之人啊?

想不通,慕无欢决定不想了。

一轮圆月高高挂在泼墨般的夜空上,她看着圆月出了神,薄唇轻启:“你就放心吧,我慕君邪既然替代了你,不管怎样,我一定……为你讨回公道。”

话刚落,一道轻飘飘的嗓音陡然落在她耳边:“谢谢,有你我倒放心了……”

娇躯一震,随后慕无欢便意识到这是原主放心了。

这个地带崎岖,小道弯弯绕绕的,就像迷宫一般,而且还很黑,根本走不出去,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回到了原位,慕无欢无奈,只好又朝着反方向走。

终于,她在一处洞口前驻足,一双凤眸眯了眯。

很准确的得到了结论:洞里有人。

在现代,她不仅仅是医学博士,还是一名赏金猎人,警惕力自然平常人敏感些。

而且,洞里面时不时有光芒闪现,不想相信都不行呢。

垂下眸,眸光晦暗不明。

她现在手无缚鸡之力,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要是能有人带她出去那当然是极好的,至少比她无头苍蝇乱撞的好。

这么想着,她也不管里面有没有危险,径直走了进去。

洞中很深,细细听来还有水滴落在地上的滴答声,慕无欢摸着黑一步一脚印向前走着。

这个洞构造很奇怪,走的越深,里面越窄,而且还越黑,她只能靠着里面那道光亮摸路。

“嘟嘟嘟——”

就在这时,脑海里突然响起熟悉的‘嘟嘟’警告声。

!!

慕无欢下意识愣了片刻,等反应过来,她才低头往手腕上一看,手腕上正戴着一个淡绿色的镯子。

这一刻,她激动仿佛要跳起来。

没想到她引以为傲的解毒系统也跟着她来了。

医研所为了冲破医学研究上的桎梏,特地研究了一款智能解毒系统,形态便是淡绿色的镯子,名为灵云镯,这个镯子就相当于是一款能储物的空间,各种医学上的器材、药物都能放进去。

顾名思义:行走的医药房。

镯子能发出‘嘟’这个声音,这是在提醒她这里有毒。

闭上眼,她尝试用意识进入系统,没想到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用,很快,她用意识打开了智能系统——月月。

月月陪伴了她将近十年,可以说是她的不可分离的好伙伴。

月月醒来的第一句话显得极为迫切:“无欢大人,你终于想起来打开月月了,你不知道我在空间里等你等的好生辛苦。”

“好啦好啦,我这不是打开了嘛。”慕无欢无奈哄着她,似是想起什么,她问:“不过方才手镯响起了警告声,说明这里有毒,可是找不到源头在哪儿?”

四周都是长满苔藓的湿壁,哪有什么毒源?

“主人,根据系统检测,毒源正在右方转角,而且似乎还很严重,医者仁心,大人赶紧去解决吧,解决完毕,奖励一杯水给无欢大人解渴。”月月道。

“嗬,你还知道我的现状啊?”

因为几日都呆在干燥的蛇窟,她未进水分毫,身体也早已被掏空,甚至嘴唇干的快要裂。

要不是慕无欢强大的意志力,恐怕马上就能魂归西天喽。

右方转角?

乌黑的眸子眯了眯,她毅然决然抬步迈了过去。

待看到毒源,慕无欢下意识挑了挑眉梢:“呦,还是个男人……”

转角的墙壁上,赫然斜靠着一个男人……哦不,应该叫做美男……

不过很奇怪的是,美男的脸上、身上时不时的向外冒着雪霜,男人双眸紧闭,就连身子都不由自主的颤抖着,看样子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这……这是……

什么情况?!

医者仁心,慕无欢什么也没想就冲到他面前,抓起男人的手腕把脉,男人手腕很冰,好似是大冰块子。

脉象混乱……命不久矣!

她得出了第一个结论。

“无欢大人,这个就是刚才系统检测出来的毒源……”月月适时开口,“只是很怪异的是,连系统都不知道这毒是什么,典籍里也查不到……”

灵云镯还有一个功能,那就是能辨识万毒只不过……

这次竟然查不到男人身上到底是什么毒?

慕无欢看着他,喃喃开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毒应该是寒蛊……”

在现代时,她偶然间,曾在一本古籍上看过,传说寒蛊为苗疆人所制,寒蛊发作时,全身会被冰雪覆盖,直至冰雪冻住经脉气绝而亡。

此过程非常痛苦,宛若蚂蚁入血肉。

“寒蛊…全天下,还没有比它更厉害的毒了,他究竟惹了什么人?竟给他下这么重的毒……”说起这个毒,月月都不禁打起寒颤来。

“不过……还是有救治之法的……”

慕无欢一边说,一边用意识从手镯中取出来一颗淡蓝色的药丸,“这火毒丸与寒蛊相生相克,以毒攻毒,可暂时抑制住他体内的寒气。”

“不行!火毒丸世间罕见,灵镯里总共才有五颗,无欢大人怎么能随意给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呢?”这下,月月不高兴了。

“人命关天,不懂?”

最后慕无欢还是把药丸喂给了男人,然后抬手覆在他喉咙间,稍运功,促进药丸足以身体吸收。

她当然不会将一个重要的药丸给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她可是有私心的,她的私心就是想让眼前这个男人把她带出这个地方……

眼前这个男人一身锦袍,穿戴一看就是值钱的东西……

所以得出结论……这个男人非贵即富。

“……”

“哼!我看啊无欢大人是贪图他的美貌吧?”月月傲娇的出声。

“哎……我看你最近是越发的大胆了啊,竟然敢怼大人我了?”

月月傲娇的哼了一声,不再出声。

火毒丸入体那一刻,许是感受到了火毒丸带来的刺激,男人闷哼了一声,少顷,身上的冰雪开始消融……

火毒丸的威力果然厉害,顷刻间,男人本苍白的脸色就转了红润。

慕无欢抬手轻拍了一下美男的脸,勾唇一笑,“今天还算你走运,遇到了善良的我,要不然……”

“无欢大人小心!有人来了!”

“什么人在此?!”

随着声音落下,一把泛着冷光的长剑破空而来,慕无欢眉眼一凛,旋身接住了那把横冲直撞的剑,手腕微动,长剑就狠狠插在了岩壁上。

威力之大,连带着粉末抖落在地。

一个侍卫装扮的男人走进来,他看了看地上的美男,发现自家主上身上的冰霜消失,讶异的同时又警惕的看向慕君邪,“你到底是谁?你对我家主上做了什么?”

“你应该谢谢我,要不是我,可能你家主子可就要魂归西天了!”见对方还是警惕的看着自己,她忙侧过身,“你要是不信,自己过来看看不就行了!”

“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不然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男人警告了她两句,这才走过去将美男扶起来,“主上!主上!”

美男仍然是昏迷的状态……

出于好心,她出声解释:“不要着急,火毒丸威力大,他得缓一会儿才能苏醒……”

男人道,“我姑且信你!”

“切!你不相信也没办法,他的毒也只能我治哦……”慕无欢双手抱臂,姿态慵懒的靠在岩壁上。

“…………”

不知过了多久,美男这才悠悠转醒,冰蓝色的双瞳宛若明珠一般耀眼,他沙哑着声音道,“黎沉……”

“属下在!属下拉您起来!”

被唤作黎沉的男人惊喜万分,忙搀扶他站了起来。

呦……他的瞳色还是冰蓝色的……

慕无欢讶异的挑了挑眉。

异瞳鲜少见了……看来这男人果真是个大人物,即便不是大人物,那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主子!药…”

黎沉自袖子取出一个瓷瓶。

他方才是去府里取解药去了,只是没想到的是,他出去一趟,这里竟然多了位女人…

而且那臭女人还说是她救了主上…

看着他手里的瓶子,南烨城眸光闪了闪,随即看向一旁的慕君邪。

“咳…咳…”

察觉到男人目光,她忙站直身子,不知怎的,在男人身上,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威压,连说话都磕磕绊绊了起来,“看…看我干嘛?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记得还钱啊,我…我救人可从不免费!”

“主上!她…她确实是救了您…”黎沉赶忙出声助攻。

南烨城一双蓝瞳眯了眯,一步步逼近她,嗓音沙哑:“是你……救了本宫?”

“是!”

她理直气壮的答。

可内心却是胆战心惊的,眼前这个男人的脾气她还摸不透,要是这个男人突然动手,她现在这个身体肯定是敌不过的。

可能还会把命交代在这儿。

南烨城目光上下打量她两眼,半晌,薄唇轻启:“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所中之毒无人能解,可眼前这个女子却能轻易化解,足以说明这女人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公子的……救命恩人!”慕君邪倔强抬头,直视他,看着他冰蓝色的眸子,她不由自主的道:“公子的眼睛可真漂亮……”

第一次听到别人说他眼睛漂亮,男人有些愣神,半晌,薄唇轻启:“你……不怕吗?”

“这么漂亮的眼睛我羡慕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怕?”

听到她如此回答,男人有些意外,半晌才开口:“说吧,你想从本宫这里得到什么好处?或者说……姑娘有什么目的?”

乌黑的眸子眨了眨,慕无欢说:“公子只要知道我是你救命恩人就够了,至于目的,那也只是想让公子带我出去,就这么简单,还有刚才公子毒发的事情本姑娘也当作没看到过,不会说出去的,公子且放心……”

还是个聪明的女人……

慕无欢定定看着她,突然又问:“带你出去?你不知道这里的路?那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我……”慕无欢想了半天,突然想起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她赶忙拍手说:“哎我是被山上的绑匪绑在这儿的,你没看到我身上的伤疤吗?都是他们给揍的……哎,我真是太可怜了,还找不到自己的家……”

她说着,抬起袖子偷偷抹了一把莫须有的泪水。

男人睨她一眼,显然不相信她的话:“姑娘演技不行,还是别演了,着实令人厌烦。”

这男人……怎么说话这么令人不中听?

被识破了,慕无欢自然也没了演下去的兴趣,咳了一声,神色变的严肃起来:“公子,不管怎么样,可是本姑娘救了你,投桃报李,你也应该帮我一把,很简单,公子带我走出这地方就可以。”

“好,一言为定,本宫带你出去!”

……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