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当站在老旧的客厅里,看着小脸刷白,骨瘦嶙峋的四岁女儿抱住自己大腿时,当蹲下来,颤抖着双手抱住女儿时,当他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时,沈书桓才终于确定,自己重生了。

房门开启,唐婉晴失魂落魄的走进来,看到丈夫抱着孩子痛哭流涕,她心里咯噔一下,立刻跑过去:“月月怎么了?”

沈书桓抬起头,看着一脸焦急的妻子,他像疯子一样跳起来,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婉晴!婉晴!”

唐婉晴下意识将他用力推开,眼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厌恶,更有不加掩饰的愤恨。

“你又干什么了!”

唐婉晴似乎想到了什么,她飞快的冲进卧室,只见上了锁的柜子已经被撬开。

家里仅剩的一千五百元,已经不翼而飞。

卧室里近乎疯癫的尖叫声,让沈书桓浑身颤抖,看着从里面冲出来,双眼通红,仿佛在盯着不世之仇的妻子,他猛然想起这一天,竟是妻女的忌日!

女儿月月重病,沈书桓父母早亡,一贫如洗。

岳父岳母气女儿嫁给一个窝囊废,更是不愿意帮忙。

颓废多年,染上赌瘾的沈书桓,偷走了家里最后的底子。

而那一天,无路可走的唐婉晴,尝试着在幼儿园募捐,却被孩子们的家长百般羞辱。

说她长的漂亮,却不干人事,竟然来幼儿园骗钱。

跟你又不熟,凭什么捐钱给你家孩子啊。

心灰意冷的唐婉晴,回到家发现真的一无所有了,立刻失去理智,跑进厨房拿起了菜刀。

“沈书桓,这辈子是我瞎了眼,下辈子我投胎做猪做狗,都不想再认识你这样的人渣!”

她恨意冲天,一刀砍开了自己的喉咙。

血如瀑布一样喷洒而出,女儿月月呆呆的看着妈妈倒地抽搐,然后发出惊恐至极的尖叫。

不久后,月月无药可治,死在家中。

幼小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品尝人世间的幸福快乐就逝去了。

大大的眼睛始终睁着,沈书桓永远无法忘记女儿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

“我再也不要你做我爸爸了!”

从那之后,沈书桓终于痛改前非,他不想世上再有家庭因为疾病崩溃。

他寻访大山,专门找那些隐世的神医学习,最终医道大成。

无数达官贵人,不惜败尽家产,也想见他一面,延缓寿命。

站在古往今来医术的最巅峰,沈书桓却满心遗憾。

救的了天下人,却无法让妻女死而复生,也许正是这股长达百年的执念,让他奇迹般的重生回了这一天。

唐婉晴的嗓子仿佛劈了一样,她看着眼前的丈夫,无论外人怎么说,无论爸妈怎么骂,她从未想过离开这个男人,一直在等他改过自新。

可是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他就像别人说的,是一滩无可救药的烂泥!

“沈书桓,这辈子是我瞎了眼,下辈子我投胎做猪做狗,都不想再认识你这样的人渣!”

熟悉的话语,如同惊雷一般在沈书桓耳边响起,他身子一颤,毫不犹豫的跑过去,抱住要冲进厨房的唐婉晴。

“放开我!放开我!”唐婉晴奋力的挣扎着,满心寻死。

沈书桓哪敢放开,以唐婉晴现在的状态,拿起刀子就是死路一条。

只能用尽全力抱住她:“婉晴,我改了!我真的改了!那笔钱我没赌,是拿去买药材了,我有办法治好女儿!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

也许是这善意的谎言起了作用,唐婉晴挣扎的力度小了一些,她愤怒的大叫:“药呢?你把药拿出来!”

“药材刚定,还没到货呢,你......”

“你给我滚出去!”唐婉晴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强行推出门外:“要么把钱拿回来,要么把药拿回来,不然你就别回来了!”

房门砰一声关闭,听着里面传出的凄厉哭声,沈书桓拍打门板:“婉晴,我这就去药店等着,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王八蛋,你死我都不会死!”唐婉晴哭着骂道。

沈书桓稍微松了口气,只要妻子不再想着去死就好,其它的都无所谓。

但自己上哪拿药去?

那一千五百块,的确被他在赌桌上输的精光,现在身无分文。

沈书桓咬咬牙,选择先下楼碰碰运气。

以他的医术,如果能遇到个有钱的病人,赚个万儿八千的并不难。

只是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又上哪找病人去?

看着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的城市,沈书桓在街边公园的椅子上坐下,愁眉苦脸的思索着该怎么缓和夫妻关系。

这时候,旁边传来了咳嗽声,他转头看了眼,不远处坐着一位老爷子。

初秋的夜晚温度很低,一阵冷风吹来,老爷子不禁打了个冷颤。

从他忧愁的面容来看,显然是有什么心事。

同为天涯沦落人,沈书桓心生怜悯,把外套脱了走过去递给他,道:“老爷子,晚上天气冷,注意保暖,早点回家,没什么事是过不去的。”

老爷子抬头看他,微微有些愕然,从他面前路过的人很多,唯有沈书桓,把外套脱给他。

相比家里那些不争气的子孙,眼前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反而让他那颗冷透了的心有了一丝暖意。

“小伙子......”老爷子刚开口,突然脸色变得铁青,直接一头栽了下去。

沈书桓眼疾手快,将他扶住,手指本能的探在了对方腕部。

这一掐脉,顿时皱眉,脑出血!

不对,还有一些长久的顽疾,脑出血只能算并发症!

一边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沈书桓迅速在老爷子的几处穴位上以不同的节奏和力度按压。

手里没有牛豪针,幸好附近有铁网。

沈书桓用力掰下一根握在手里,瞄准老爷子的眉心,以奇异的角度,配合寸劲穿透进去。

米粒大的贯穿伤口,不断有鲜血流出,虽然让老爷子看起来面容可怖,却也缓解了颅内压力。

与此同时,一个壮实的西装男子惊慌失措的跑过来,一把拽住沈书桓的衣服,恶狠狠的问:“你对陈老做了什么!”

“他突发性脑出血,我只是在他颅骨上开了个洞,缓解颅内压力。”沈书桓解释道。

“开洞?”对方吓了一跳,脑袋上开洞,那是要死人的!

“你他妈的,陈老要是有什么意外,老子弄死你!跟我一块去医院!”男人将老爷子抱起来放进车内。

沈书桓被他硬拉着不准走,只能一块去医院。

从对方焦急的神情,以及这辆价值也许不高,却意义非凡的红旗牌老款高端轿车来看,老爷子的身份显然不一般。

那名男子一边开车,一边打出去电话:“二爷,老爷子出事了!在路边凉快呢,突然就倒了。有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小兔崽子,说在陈老脑袋上开了个洞!”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