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神奇的一幕,令人难以置信,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中年男子惊喜交加,下意识跑过去,还不等他说话,沈书桓便急声道:“立刻去取新鲜牛血,浮小麦,当归......”

一连串的药名从他口中吐出,中年男子想也不想的冲身后人大吼:“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抓药!”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转身跑出去,沿途挡路的医生护士,都被他们毫不客气的直接推开。

中年男子喜极而泣,却不敢出声,他只看着沈书桓忙活的身影,满脸的感激和懊悔。

这是个真正的神医啊!

自己刚才却对他态度极其恶劣,这可怎么办?

沈书桓并没有要跟他计较的想法,病人家属不懂医术,又见他年轻,怀疑是正常的。

别说他们了,就算那些专业的医生,不也是如此?

等老爷子的情况稍微稳定一点,沈书桓才把他缓缓放下。

中年男子连忙低声问道:“这位......医生,我爸他......”

“他的脑血管畸形,开刀导致心脏无法顺利输血,瞬间剧烈收缩停顿,陷入了假死。这也怪不得医生,他们用的西方设备太灵敏了,而假死状态下,只有心脏每隔一分钟会跳动一下,发现不了很正常。我已经帮他稳定了情况,等药拿来服下,再进行输血,问题不大。”

沈书桓的话,是在为医生开解,可他越是这样说,那些人就越觉得羞愧难当。

自己等人刚刚是怎么羞辱沈书桓的,还记忆犹新,可人家呢?

不但没跟自己计较,反而帮他们说好话。

如果不是人太多,他们恨不得抱住沈书桓的大腿痛哭流涕,感恩戴德。

中年男子看着沈书桓,心中的赞赏愈发浓郁。

这么年轻,医术就如此了得,最重要的是,为人大度,仗义。

如此人物,堪称俊杰!

“您贵姓?”中年男子问道。

“免贵姓沈,沈书桓。”

中年男子直接转身面向那几个医生,沉声道:“你们几个从现在开始,全部听沈医生的吩咐,他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听到没有!”

从副院长,到主任医师,再到护士长,都连连点头,哪敢有别的废话。

随后,药物被取来,按照沈书桓的吩咐给老爷子煎服。

副院长亲自上阵,如一个学生们,被沈书桓指点着为老爷子进行出血点清理,缝合。

最开始他还想着,对方中医了得,但手术是西医特有的,是否会帮倒忙?

可是做着做着他就发现,人家不但不会帮倒忙,反而像长了透视眼一样。

自己忙活半天都没找到的出血点,他直接就能指出在哪,这是何等的医术修为才能做到?

自己不是没见过那些有名的中医,就连国医圣手也见过几个,可是没一个能像沈书桓这样,让他觉得仿佛站在泰山之下只能仰望。

此刻,他终于体会到,为什么站在某一领域最巅峰的人,会被称为泰山北斗!

因为那个人的身影,会在你心里如雄山一样高大,让你叹为观止!

随着治疗一步步进行,老爷子的情况逐渐稳定下来。

将其推入重症监护室后,中年男子走到正和副院长叮嘱护理事宜的沈书桓身边,他没有立刻出声,而是安安静静的听着。

沈书桓事无巨细,仔细叮嘱了一番,副院长带着一群医生,在他面前低头听着,把每一个字都牢牢记在了心里。

等沈书桓说完了,中年男子才摆手示意副院长等人离开,然后伸出手道:“沈医生,我是陈家的陈炳生,大恩不言谢,今后有什么需要我陈家做的,您尽管开口,这是给您的一点心意。”

说着,陈炳生拿出一张支票递过来。

沈书桓瞥了眼,上面一连串的零,最前面的数字是五,五百万!

这是一笔巨款,更是他急需的。

但趁人之危,不是沈书桓的性格,他治病救人,凭的是一腔热血,是对妻女的愧疚,而不是为了赚钱。

“不需要那么多,如果陈先生真想谢我,还请借我两千元,等我赚到钱就会还给你们。”沈书桓道。

陈炳生听的一愣,在他看来,这样的神医就算不是家财万贯,起码也是小富安康。

可沈书桓却要借两千块钱?

你如果缺钱的话,为什么不要这五百万?

沈书桓淡笑着道:“和老爷子是萍水相逢,帮他一把也是举手之劳,不值得这样花费。钱对我来说,还不如一根恰到好处的药草有价值。有人命轻如鸿毛,有人命重如泰山,不能用钱去衡量人命的价值,您说呢?”

陈炳生听的浑身一震,这种话,他不是没听人说过。

可是只有沈书桓说出来,真正让他觉得,是有道理的。

这个人的眼里如此纯净,看不到半点贪婪和虚伪。

他需要钱,但他不爱钱。

他救人,却不愿意把人命和金钱挂钩。

陈炳生羞愧的把支票收回来,心甘情愿的拱起双手,冲沈书桓深深的行了礼。

“沈医生的医德,让我自惭形秽,是我错了!”

沈书桓笑了笑,从他身边人手中接过了两千元现金,随后他想到了另一件事,便道:“我需要四种罕见的药材,想请陈家帮忙。”

陈炳生连忙道:“您请说。”

“三百年以上的老参,五百年以上的灵芝,金色的龙须木,掘地三尺的肉苁蓉。这些药材非常昂贵,我目前没有能力买下,如果陈家能帮我这个忙,以后我一定会还这个人情。”

陈炳生也不管这些药材究竟价值几何,直接道:“好,我记下了,立刻让人去打听。”

沈书桓点点头,转身离开。

手下人凑上前去,询问道:“二爷,他这是想空手套白狼?”

陈炳生转过身来看着那人,目光阴冷,手下人顿时打了个寒颤,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二爷,我......”

“沈医生这样的人,也是你配侮辱和质疑的?”陈炳生一巴掌打在他脸上,打的对方口吐鲜血,牙齿掉落:“立刻给我滚出陈家!”

那人哪敢多言,连滚带爬,满心懊悔的走了。

陈炳生又看向另一人,吩咐道:“派出一队人,暗中保护沈医生,但不要打扰他的生活。”

“是!”手下人应声,连忙去安排。

医院的楼上,副院长等人,也都聚集在办公室里,看着沈书桓独自离开医院。

“院长,这个人到底是从哪来的?医术也太厉害了吧,我都看傻了。”外科主任满脸感慨的说道。

副院长静静的看着下方,过了许久,才缓缓吐出一口气,道:“不管他从哪里来,以后见到他,都要保持最大的敬畏之心。”

“我有种预感,这个男人......会让全天下都像今天的我们一样震惊。”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