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难追腹黑医妃
  • 冷王难追腹黑医妃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南城明月 作者
  • 更新:2022-08-22 11:36:00
  • 最新章节:第003章 勉强保住一命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一场意外,沈漓曦穿成了古代王府里的下堂王妃。入局就被妾室陷害,那个渣男王爷竟然给原主灌药。不过她已经换了灵魂,自然不必担心这对渣男渣女的算计。很快,掌握二十四世纪黑科技医术的沈漓曦在皇宫内做起生意,只因她能进行虚拟手术。她帮皇帝治病,给公主整容,医术风靡古代,地位节节高升。她就眼睁睁看着,看着渣王爷司凌璟被拉下神坛后,如何倒追她!

《冷王难追腹黑医妃》精彩片段

“毒妇,是你对婉儿下毒,害的她终日呕血,时日无多,如今还有脸面在此安坐?”凌王司凌璟,夹杂着冰冷的怒火,闯入了与沈漓曦的新婚喜房。

原是洞房花烛夜,此刻却是剑拔弩张。

沈漓曦一身凤冠霞帔,满面惊怕,却也只能不断的摇头:“不是我,我没有给堂姐下毒,我是被人陷害的……”

“陷害?茶是你一手准备,旁人从无夹手,婉儿中毒呕血后,立刻就从你身上搜出的毒药,还说不是你,她可是你堂姐,沈漓曦你当真是恶心到了极点。”

“我恶心?”

沈漓曦绝望的想。

是啊,在司凌璟的心目中,堂姐沈婉从来都是出淤泥而不染的仙子,而她沈漓曦不过是心如蛇蝎的淤泥。

“我在说最后一遍,我没有对沈婉下毒,我是被陷害的。”

沈漓曦字字泣血的仰头望着眼前,这个曾被她偷偷放在心里喜欢的男人。

如今她的夫君。

“证据确凿,你无从抵赖,婉儿被你害的生不如死,怕是活不了几年了,你做下如此丧心病狂之事,本王今日必要你付出代价。”

司凌璟眸光猩红的望着她,步步逼近。

“你要做什么?”

“上红汤。”

红汤,那可是极伤女子根本的毒药啊,一碗下去,人的半条命就没了,司凌璟居然要灌她喝红汤,意思是,沈婉如何,也让她承认如何的苦楚吗?

沈漓曦如遭雷击。

“不,我不喝,我没下毒害人,我,唔……”

不由分说,几个婆子已强行将沈漓曦按在了地,珠钗跌落,喜袍撕裂,下巴被人死死的捏住,将红汤强灌入腹中。

霎时间,沈漓曦只觉的五脏六腑都烧了起来,痛苦到了极点,直到嗤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沈漓曦原本健康的身子,才仿若枯叶一般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自今日起,王妃移居后院养病,外人不得打搅,日日参汤吊着,你等务必让王妃多活些时日。”

“是,王爷。”

司凌璟,你好狠的心。

不杀她,却让她苟延残喘的活着,受尽痛苦吗?

……

这是哪?

沈漓曦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简陋的屋子里,她记得,她是二十四世纪的战地女医官,在一次轰炸中牺牲了,怎么现在又活了?

一念至此,登时一大堆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了沈漓曦的脑子。

辅国公府,二房嫡女,沈漓曦?

她居然穿越了!

“王妃无事啊,当真是人贱命硬呢,奴婢若是你啊,还不如直接死了的好,平白的毁了我家王爷与婉儿小姐的一世好姻缘。”

一个婆子看沈漓曦醒了,故意骂骂咧咧的道。

毁人姻缘?

沈漓曦立刻想了起来,心中却是冷笑。

原主哪里是毁人姻缘,分明是被自己的亲堂姐给算计了。

半月前,原是她堂姐沈婉与当朝凌王司凌璟的大喜之日,可却在当日清晨,作为堂妹的原主前去奉茶,本来只是很寻常的规矩,却万万没想,沈婉在喝下原主奉的茶后,立刻中毒呕血。

还从原主身上搜出了毒药。

沈家祖父震怒,要乱棍打死原主,还是中毒的沈婉,挣扎着被抬上来求情,说:既然漓曦如何倾慕凌王,她愿相让,只求不要打死沈漓曦。

沈家祖父见沈婉伤的太重,不能上花轿了,只好答应让原主替嫁。

自此,世人皆知原主心如蛇蝎,为嫁入王府,毒害堂姐,整个尚京传的沸沸扬扬,原主名声尽丧,身败名裂。

司凌璟新婚当夜就知道了‘真相’,恨原主伤了他心爱的人,直接命人灌了原主一碗红汤毒药,生生毁了她半条命。

可当日种种,此刻在未来世界的沈漓曦看来,却是破绽百出,能让人当即吐血的毒,必是烈性毒药,洗胃都未必救得回来,那沈婉中毒后又怎么可能说话求情。

还有那搜出来的毒药,毒死一头牛都绰绰有余,但沈婉却硬是没死。

如此拙劣的栽赃嫁祸,贼喊捉贼,居然被世人深信不疑,算计的原主险些死无葬身之地。

恨啊。

就算沈漓曦是穿越来的,也能感受到原主心中的恨意。

“你放心,我既然成了你,也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讨回公道的,”沈漓曦心中暗暗的想,随即,她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当摸到一样东西的时候。

原本灰败脸上,登时绽放出了惊喜之色。

那东西居然还在!

未来的二十四世纪,世界早已掌握了空间黑科技,可以将一座房子的空间,直接压缩进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芯片内,然后植入人的皮下,就像胎记一样。

因为沈漓曦的师父,就是这项科技的研究者之一,所以沈漓曦才有机会成为第一批次的佩戴者。

还以为,随着那场轰炸,她和芯片会一起毁灭,没想到,居然会一起穿越到这副新的身体,这让沈漓曦即惊喜,又疑惑。

而沈漓曦的芯片空间,早已被她改造成了一座可移动的手术室,医药库。

有了里面现代化医疗,她又何愁医不好现在身体上的病。

红汤的毒,虽然成分现在还不明,但好在中毒时间短,还没有沉淀入五脏六腑,注射了几剂排毒的药物后,沈漓曦就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一些。

“当真晦气……”

伺候沈漓曦的,是一个姓钱的婆子,为人贪得无厌,知道沈漓曦不得宠,暗中克扣了她不少参汤,还以为她会一日不如一日,不出半月就死了。

不想今日一来,发现原本苍白的沈漓曦,脸色居然红润了几分,当即就恼了,扭身走了。

沈漓曦也懒得理她。

这时,沈漓曦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舔她的手,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一条小花狗跑进了屋,正摇着尾巴,单方面的跟沈漓曦玩。

沈漓曦过去就喜欢狗狗,登时心情就好了许多,伸手逗弄了起来。

小花狗也高兴的转来转去。

钱婆子去而复返,正好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嘴上又冷冷一哼。

下午,沈漓曦一个人在院子里散步的时候,忽然听到草丛里传来痛苦的呜咽声,她上前一看,发现上午的小花狗,浑身是伤,身上还被插进了一根木刺。

绝望的呜咽着。

沈漓曦立时面色一变,就听身后传来钱婆子的大喊:“不得了了,王妃杀了婉儿小姐送给王爷的狗。”

“贱妇,你找死。”

沈漓曦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不及反应,瞬间一巴掌就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火辣辣的疼,伴随着巨大的贯力,令沈漓曦本就十分单薄的身子。

瞬间摔在了一旁的墙壁上。

而钱婆子,则是一脸的幸灾乐祸,今日真该沈漓曦倒霉,刚好王爷此刻就在附近,闻讯就过来了,看今日还不打死这个恶毒的女人。

沈漓曦摔的骨头都要散了,艰难的抬起头,就对上了司凌璟此刻怒不可遏的脸。

“狗不是我伤……”

“你还敢抵赖,不过是婉儿送本王的一条狗,你都容不下,沈漓曦,一碗红汤不够,你难道还要来一碗吗?”司凌璟冰冷厌恶的道。

闻言,沈漓曦微微一颤,一碗红汤,这副身子就破败成了这样,再来一碗,只怕命就真的没了,好个狠心的男人。

“王爷,狗不能白死啊。”

钱婆子心灾乐祸的大呼道。

“来人,将这个贱妇拖下去,杖责二十……”

沈漓曦不禁微微瞪大了眼,难道这次真的在劫难逃吗?久病未愈,又填新伤,当真是要她的命了。

“王爷且慢。”

谁知这个时候,另一个嬷嬷赶了过来,沈漓曦记得这个嬷嬷,是凌王司凌璟的乳母,孙嬷嬷,几乎是这王府最体面的半个女主人了。

也是司凌璟面前唯一能说得上话的人。

“嬷嬷不必求情,今日我必杀了这个毒妇,”司凌璟已然对沈漓曦恼恨到了极点。

孙嬷嬷却摇头:“殿下与新妇,不过成婚半月就传出死讯,会被天下人诟病的,于您的名声也不好,陛下定也会认为您不祥……何必为了这样一个人,损了您的名声呢。”

司凌璟自然也知晓这个道理,只是看着草丛里已经没了声息的小狗,脸上黑沉到了极点,“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将她禁步于院子里,到死都不得踏出一步。”

“是。”

钱婆子有些失望。

司凌璟离开后。

孙嬷嬷的目光却马上又落到了钱婆子的头上,淡淡道:“钱氏,你日后照顾王妃要多加谨慎,若是王妃不能活过年关,你便也随她去吧。”

这是警告。

想起之前孙嬷嬷的话,钱婆子立刻吓的脸色煞白,“奴婢遵命。”

沈漓曦被囚禁了,但是她心里却始终都放不下那只受伤的小花狗,她知道那条狗当时虽没了气息,但应该是没死的。

天一擦黑。

沈漓曦就趁钱婆子不注意,偷偷跑出了院子,她知道那只小花狗就被埋在院子外,土刚被松过,很容易就发现了。

沈漓曦挖开上面薄薄的浮土,很快就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凉席,她抱起凉席内的小花狗就回了院子。

反正平时钱婆子也很少理会沈漓曦,她把小花狗放在自己的卧室,也不会被发现,好在那小花狗虽然被埋了,但却没有真的死去。

小东西求生的意识还是很顽强的。

沈漓曦帮它处理了伤口,又调配着剂量,用了未来世界最好的药,注射入了小花狗的身体,第二天,沈漓曦抱着忐忑的心情,再去查看的时候。

发现小花狗果然又恢复了气息。

“我就知道,你是最坚强的。”

沈漓曦险些没喜极而泣,在这个充满挫折的古代,大概也只有这小东西能让她欢悦上几分吧。

不过救治小花狗的过程,沈漓曦还是十分小心的,钱婆子每次进来的时候,她就把小花狗藏进她的芯片空间,这一人一狗就这么熬过了两日。

而第三日的时候,小花狗已经勉强站立了。

第四日,就可以自由走动了。

到底只是一个不知险恶的小东西,才好一点,就欢快的跟个孩子似得,完全把之前糟的那么大的罪,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正当沈漓曦和小花狗,在屋里逗弄的开心,这时门外又传来一串脚步声,似乎来的人还不少,不及去看,就先听到钱婆子的叫骂:“也不知是哪个丧尽天良的,王爷的狗都入土为安了,居然还给拔出来,这心里也不知是多恨王爷和婉儿小姐,杀千刀的……孙嬷嬷这边请。”

说着,门咣的一下就被推开了。

沈漓曦因为受不了这突然的强光,微微抬了抬手,就见孙嬷嬷和钱婆子等人是来兴师问罪的,可原本兴师问罪的话刚到嘴边,却生生的被眼前的一幕给惊住了。

就见简陋的屋子里。

女子一身家常的衫子,坐在椅子上,而她的脚边,之前已经死去的小花狗正围着她晃来晃去的小腿,打着转转,很是和谐的一幕。

“天!”

钱婆子立时露出了一副见鬼的表情,惊的险些被跌坐在地。

“鬼,鬼……”

“汪汪汪……”

而让沈漓曦没想到的是,之前还很活泼的小花狗,在一看到钱婆子后,瞬间凶相毕露,仿佛看到天大的仇人一般,疯了似得就要扑上去咬。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