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撩到大佬
继续看书
双重背叛,最信任的姐姐,最爱的男友,合谋欺骗了自己,姜倾心发誓要报复这对狗男女。她将报复的目光放到了渣男的小舅舅霍栩身上,万万没想到,小舅舅又帅又多金,不知道比渣男强了多少倍,不在一个高度没办法相提并论。从此姜倾心开始在撩拨大佬霍栩的路上越走越远,好在最终撩拨成功,顺利成为渣男的小舅妈,也收获了一段真挚的爱情。

《一不小心撩到大佬》精彩片段

今天,姜倾心打算把自己嫁出去。

但结婚对象不是青梅竹马的男朋友陆筠言,而是他舅舅。

因为陆筠言背叛了她,要跟她失散多年、才回来不久的姐姐姜如茵订婚。

而她的父母也让她善良大度,体谅在外流浪二十多年,吃了无数苦头的姐姐!

她在姜家简直就像个笑话。

要想出这口气,她就要找能压得住陆筠言的人。

正好,闺蜜林繁玥前几天远远给她指过陆筠言的神秘小舅舅,在那一桌人里气质特别出挑,年纪不大,但手腕非常了得,就连陆筠言的爸爸都要看他几分脸色。

如果嫁给他……

姜倾心扫视整个昏暗的酒吧,一眼就锁定了右侧的角落。

那边灯光幽暗,但隐约可见男人穿着一身和这种场合格格不入的西装。

男人闭着双眼靠沙发上,气质斐然,偶尔一抹转动的射灯扫过去,惊鸿一瞥间,简直是漫画书中描绘的完美侧脸。

“找到了!”

姜倾心眼睛一亮,盯着那抹英挺的身影:“既然当不成陆家的儿媳妇,那我当陆筠言的小舅妈想必能膈应死那对狗男女吧!”

说罢,她把长发撩至一边肩头,端着半杯红酒,仗着一丝醉意和美艳,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

走的越近,那张精致的俊脸越清晰,干净冷峻的眉,精致的鼻梁。

及至跟前,姜倾心脑子里闪过“妖孽”两个字。

她脑子短路了几秒,定定神,露出一抹绝美的笑:“小哥哥,能加个微信吗?”

霍栩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闭眼,眉目精致贵气,浑然不理。

姜倾心深受打击,作为淮城一枝花的骄傲有转头想走的冲动,但想到能成为陆筠言小舅妈的画面,让她再次鼓起勇气:

“小哥哥,那你能告诉我你电话吗?”

“小哥哥,你能告诉我你名字吗?”

“小哥哥,你闭上眼的轮廓简直帅的让女人无法抗拒噢。”

“……”

完全不知羞耻的声音吵得霍栩耳朵疼,睁开双眼,烦躁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和你结婚。”姜倾心脱口而出。

霍栩嘴角抽了抽,视线却淡淡扫视纠缠自己的女人。

明媚耀眼,玉指如兰。

口袋里的手机再次震动起来,不用想也是来催婚的。

霍栩拧着眉头缓缓起身:“要想结婚,明早十点,民政局见。”

“啊?”

真,真答应了?

姜倾心呆呆看着男人转身离去的挺拔背影,有点怀疑自己喝多出现了幻听。

……

酒吧门口,一辆宾利慕尚缓缓开过来。

泊车员打开车门,霍栩步入后座,解开胸前两粒衬衣纽扣,懒懒靠在皮座上:“我不是说过这次要低调吗。”

助理言赫无奈道:“霍少,这已经是霍家在桐城最便宜的车了。”

霍栩微微蹙眉,“我来桐城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除了老太太之外,无人知晓。”

霍栩眉头释然,看样子刚才出现的那个女人只是偶然,“给我查个女人,天亮之前我要看到资料。”

一个小时后,姜倾心的资料摆到了霍栩的面前:

姜家二小姐,22岁,新南威尔士毕业,成绩很好,是好学生典范。

霍栩的眼里多了一分满意,背景还算干净。

呆了好一会儿,又几杯酒下肚,姜倾心才算真正回过神来,确信那个男人是真的答应了自己。

她起身出去,却没想到一出门就看见了陆筠言。

看到她,陆筠言眉头一皱,快步走了过来。

“倾倾,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种地方?”

陆筠言扫了眼她身后音响震天的酒吧,眼底有着不可置信。

姜倾心一愣,随即冷笑一声,“关你什么事?”

“我是担心你!”

姜倾心顿时满脸嘲讽,“呵,你跟我说这种话就就不怕姜如茵知道吗?”

陆筠言俊颜一僵,看着姜倾心那张比姜如茵漂亮百倍的脸沉默半晌,而后握拳道,“倾倾,你恐怕还不清楚,姜家已经决定把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股权将来交给姜如茵。”

姜倾心一震,嘴唇发白,“不可能。”

“这是事实,你爸亲口说的。”

一瞬间,姜倾心好像什么都懂了。

她仰头看着面前青梅竹马的昔日恋人,眼眸中涌出泪水,“所以你才放弃我选择姜如茵是吗?”

陆筠言握紧她手,“这只是暂时的,我们也只是订婚,结婚的事我会往后拖,你知道的,我爸在外面有私生子,如果我不这么做,竞争的权力我都会失去,倾倾,我想给你好的生活。”

“放屁。”

姜倾心甩开他手,爆粗口,“你才二十五岁,年纪轻轻的,就算家里不让你继承,你难道不会自己去创业吗。”

“卿卿,你太天真了。”

陆筠言缓缓站起身来,绷着脸道,“有些事我们的出身注定没办法选择。”

姜倾心冷笑不语,这是根本说不通了。

安静片刻,陆筠言轻声叹了口气,“给我三年时间,倾倾,你还年轻,等得起。”

姜倾心差点被气死。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让她把最美好的岁月花在等待上,他还理直气壮了。

“你当我傻白甜吗,现在你可以为了事业选择和姜如茵订婚,谁知道三年后你会不会和她结婚,行了,快滚!我不想看到你!”

听姜倾心说的这么难听,陆筠言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但姜倾心不想再理会,转身打了车立刻离开,却还是禁不住红了眼眶。

这一瞬间,她有种自己好像失去一切的念头。

她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大家都要这样对她。

她用力捏紧双手,眼底闪过一抹浓烈的不甘。

……

第二天一早,姜倾心准时到了民政局门口。

才刚下车就看见一抹男人身影,很醒目,身上穿着一件熨的一丝不苟的白衬衫,下身黑色长裤,身材颀长挺拔,气度卓尔不凡。

“你真的来了?”

女子的声音带着一丝惊喜。

霍栩回身,闻到她一身隔夜的酒气皱紧眉峰,“你没洗澡?”

姜倾心瞬间尴尬,“昨晚喝多了回去就没意识了,今早起来又很匆忙……”

看着男人越来越嫌弃的眼神,她赶紧做发誓状:“今天真的是个意外,平时我每天一个澡,很爱干净。”

她边说边打量他五官。

酒吧那种昏暗灯光的情况下,会把一个男人的颜值提高,到了白天后光线明亮会发现其实长得并没有那么好看。

但这个男人似乎是个例外。

他不仅没有降低颜值,反而更加俊美逼人,五官清隽清冷,眉目若画,皮肤更是连一丝毛孔都没有。

她已经注意到路过好几个进去扯证的年轻女人往他身上瞄了。

“这男人长得也太帅了点吧。”

女人边上的男人道:“那女孩子也长得不差啊。”

“倒也是,郎才女貌,将来生出来的小孩肯定好看,不像我们,担忧啊……”

“……”

议论声飘过来,霍栩直接说道:“我们不会有小孩。”

姜倾心:“……”

霍栩:“三年后我们离婚,我会给你一笔钱,足够你下辈子衣食无忧,我也不会和你的家人见面,你自己想清楚,不同意可以离开。”

和她闪婚只是为了避免老宅那帮人拿你婚事做筹码,自然不会长久。

姜倾心感觉一口气憋在心里,上不来下不去。

大爷的,还以为昨晚对她一见钟情呢。

算了,不钟情就不钟情吧。

三年的时间以她的魅力还怕拿不下这个男人吗。

她一定要稳坐陆筠言小舅妈这个位置。

“好。”

两人走进民政局,先拍合照。

摄影师拿着相机拍了半天不满意,“你们能不能靠近点、甜蜜点,还有这位先生,请你笑笑。”

霍栩俊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姜倾心赶紧抱住他手臂,笑眯眯的说:“我先生面神经受损导致面肌瘫痪,别为难他了,就这样吧。”

“……”

深受污蔑的霍栩带着一丝凛意俯视着怀里巧笑倩兮的女人。

“如果你不想继续拍下去最好别说话。”姜倾心丝毫不畏惧的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轻声细语。

气息拂在他耳垂上,又酥又痒。

他僵硬着身体只好不作声。

摄影师暗暗惋惜,长得这么好看,却面瘫,可惜了。

拍完照,两人去二楼办理登记手续。

霍栩掏出身份证,姜倾心也是在这一刻才得知他的真实姓名:霍栩。

可陆筠言的妈妈不是姓梁吗,他舅也应该姓梁吧。

姜倾心懵逼了下,问:“你怎么姓霍?”

霍栩正低头在签字,没太注意她话里的意思,随口回答,“随母姓。”

“噢。”姜倾心恍然,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吓死她了。

她可是冲着这男人是陆筠言小舅舅才来撩的。

只是,她怎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十分钟后,一个结婚证本本发了下来。

姜倾心除了有一丝丝的悲伤外,还觉得有点神奇。

从小到大,她都以为自己会嫁给陆筠言的,没想到竟然嫁给了一个只见过一次的男人。

“这是我联系方式,我还有事,我先走了。”霍栩用白纸写了一个电话给她就要离开。

“等等……”姜倾心回过神连忙拦住他,“我们现在是夫妻,应该住一块吧。”

霍栩一脸淡漠:“我不喜欢别人和我住。”

“我不是别人啊,我是你合法的妻子,就算三年后离婚,我也是名正言顺的。”

姜倾心拿着结婚证摇了摇后,又嘟嘴卖可怜,“我真的很可怜,自从我失散多年的姐回来后,我爸妈就嫌弃我,我现在被赶出来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你可以自己去租房子。”

霍栩不为所动的抬腿就走。

“老公,别抛下我!”姜倾心忽然嚎叫一声,抱着他胳膊不撒手,“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就只有你。”

她的声音越说越大,惹得办证大厅很多人的侧目。

霍栩黑脸,都有点后悔为什么要随便跟她扯证了。

再加上这女人这样死贴着自己,两团绵软几乎压在自己的胸膛上!

简直是不知羞!

“行了,我住翡翠湾,你自己过去。”

霍栩终于忍无可忍,拽着她大步走出民政局,低声警告,“你睡客房,我的房间不准踏入。”

姜倾心暗自呵呵,以后有你求着我进的时候。

“另外,不要打扰梵梵休息。”

“梵梵?”姜倾心顿时倒吸口气,“你有儿子了?”

霍栩扬扬眉梢,“照顾好他。”

言罢,径直离开了。

姜倾心震惊的都忘了追,她已经做好嫁给一个不爱的人,但还没做好要当后妈的准备啊啊啊。

林繁玥和陆筠言也没说过陆家小舅舅有娃了啊!

不过陆筠言说过他这个神秘小舅舅,一直在海外管理公司,所以连他都一直没见过。

海外嘛,一向比较开放,倒也不是不可能。

姜倾心在路边站了半小时,脑子里天人交战着“后妈”、“小舅妈”等未来身份。

但一想到陆筠言昨晚说的话,还有姜父姜母对姜如茵过分的偏爱……

姜如茵得到了姜家的股份,如果再有陆家扶持,那么她在姜氏的地位岌岌可危。

姜倾心不再犹豫,毅然冲进商场买小孩子玩具。

叫梵梵想必肯定是男孩子,她选了几样玩具车和乐高便开车去了翡翠湾。

提着一堆东西她在门口深呼吸后输入密码,门“咚”了声打开。

她露出一抹和蔼可亲的笑:“hi,梵梵……”

“喵!”

寂静的客厅里,一只白色身体、浅黄色耳朵的肥猫慵懒的趴在沙发上奶声奶气的叫了声。

“……”

姜倾心眨眨眼,“梵梵?”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