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毒医妃
  • 最强毒医妃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福满满作者
  • 更新:2022-08-22 11:17: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孽女!
继续看书
她是二十一世纪最强毒医,时空穿梭,苏长歌成了瞎眼嫡女。庶妹欺辱,渣男背叛,统统扔掉,这样的极品人渣,谁爱要谁要。恶毒继母和无良渣爹百般算计,那她便与他们断绝关系,从此走向人生巅峰,让他们望尘莫及。

《最强毒医妃》精彩片段

“坑可挖好了?”

“回夫人,坑够深够宽了。”

“扔她下去,埋了!”

“是。”

耳边传来嘈杂的声响,身子骤然被从高处扔下,苏长歌只觉得周身一阵闷痛,全身骨头跟散架了似的。

“唔……”她忍住疼痛,努力一边睁开眼睛,一边动用四肢,却发现眼前一片黑暗,看不到一丝亮光,四肢也被死死地束缚。

这什么情况?她堂堂特工毒医竟然被人绑了?她不是在执行任务吗?

“夫,夫人,大,大小姐好像动了!”岸上有人眼尖看到她的动作,惊呼一声,怯怯开口。

“什么?”苏夫人听小厮这样说,脸上闪过一瞬的惊慌,但很快又镇定下来。

“吃了我的断肠散还没有死透!”苏夫人压低声音恨恨道,“不是鬼,她还没有死!给我放大胆子的埋!她一个被捆绑着的瞎子难道我们还怕了她不成?!”

夫人?小的?大小姐?瞎子?

苏长歌心中划过不详的预感,眨了眨眼,果然没有看到一丝光亮。

被捆绑着的双手连忙暗暗的探脉,这一探,她到抽了一口凉气!

这不是她的身体!

这身体现下十分虚弱,且身中剧毒,她这是,借尸还魂了?

忽的,头一阵闷疼,紧接着零星陌生记忆涌入脑海。

她现在是苏府嫡女,生母早逝,七八岁时一场意外让她双目失明,自此郁郁寡欢的,自卑软弱,就连个叫翠玉的丫鬟都敢骑在她头上。

她自小与段王府世子定有娃娃亲,也一心倾慕世子,然而段世子却喜欢上了她的庶妹苏轻眉,扬言要和她退婚,迎娶苏轻眉。

因此,这苏夫人便要借着苏家主外出之际将她毒死掩埋,以便苏轻眉与段世子在一起。

小厮们听了苏夫人的话,纷纷长了胆子。

“夫人说的是,她又不是鬼,我们怕她作甚?”

“就是,来来来,我们快些动手,雪大着呢,莫要冷着夫人了。”有人应和的说着,然后纷纷开始动手铲泥埋人。

听着这么一番话,苏长歌顿时笑了,笑意寒冷蚀骨!

不管在哪里,她苏长歌,都由不得旁人欺凌!

这么一想,她以平日特训的方式,蓄足力气,背脊猛地用力,像一条弹跳出水面的鱼一般猛地从地面弹起!

一个干脆利落翻身,被捆绑着的双腿便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你们方才是想活埋我是吧?”三下两下,苏长歌解了手脚上的束缚。

如此流畅的动作,根本就不像是个瞎子所为。

“鬼,鬼啊啊啊……”

“大,大小姐饶命啊,不是小的杀死您的……”小厮见状,吓破了胆,跪倒在地磕头饶命。

苏夫人也是一惊,但是她不是个蠢人,看着在冰冷的夜里,苏长歌说话之时白气萦绕,哪里像是阴森森的鬼?

她原本紧绷着的神经也松了下来,怒笑:“好啊!死丫头胆子变肥了啊,竟敢装神弄鬼糊弄本夫人!”

说完,她扫一眼那些吓软了腿的小厮,“你们还呆着作甚?她还没死呢!还不过来将她埋了!”

听苏夫人如此吩咐,苏长歌分毫不惧,她眯着眼,缓缓的笑。

她今晚就要让他们看看,她瞎了一样能好好整治他们!

“是!”那些人听苏长歌还没死,也不怕了,走过来就要将苏长歌再次扔回深坑里。

一个眼瞎的弱女子罢了,他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然而,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他们刚走过去,苏长歌倏地挥起从地上捡来的铁铲子,‘砰’的就朝最先走过来的人拍过去!

她动作快很准,又有技巧,一拍,直接将那人拍进了深坑里!

其他人看得吃了一惊,然后纷纷涌了上去,苏长歌唇瓣紧抿,啪啪啪,一铲子拍晕一个!然后一脚将人揣进深坑里!

几个小厮被她一举解决掉,最后还剩下苏夫人。

苏长歌利落不留情的举动吓呆了她,“你……”

苏夫人想要后退,然而雪地湿滑,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上,痛呼出声。

“你之前不是说我,不过是一个瞎子,又不是鬼,没什么好怕的是吧?”苏长歌将手中的铲子一举扛到肩上来,一手叉着腰的朝苏夫人走近,步伐恣意轻狂,一边走一边扯开嘴角笑,“但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我比鬼更可怕?”

“你,你想怎么样?”苏夫人被眼前皮笑肉不笑的苏长歌给吓到了。

她想起身逃跑,却被苏长歌一把揪住衣领,倏地将她也扔进深坑里,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啊!”苏夫人被苏长歌这么一扔下去,觉得骨头都散了,刚要站起来,就听‘啪嗒’一声,一铲子泥土劈头盖脸的砸在她头上!

她愣了一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直到不停有泥土砸下,她才反应过来,苏长歌竟真要如法炮制,将她活埋?!

想到这里,她连忙出声恐吓,想要制止苏长歌的动作:“今儿是丞相大人的生辰,你爹去贺寿很快便会回来了,要是他发现我不见了,定然会出来找我,到时有你好果子吃!”

“既然没有好果子吃,那我岂不更得埋了你?”

原主不受丞相待见,死前这么可怜,她现在来了,要不替她活得痛快一点?

这么想着,苏长歌铲泥土的动作顿时就加快了。

“唰唰唰——”苏夫人只觉得落在自己脚边的泥土是越来越快了!

她又急又气,刚想迈动脚步,眼睛留意到了坑内的那几个家丁。

心头生起一个主意——或许她可以借助他们爬上去……

这么想着,她心头一喜,咬紧牙关隐痛的迈动脚步,但是她一动,苏长歌就竖起了耳朵,冷声威胁,“你敢再动一下试试看,信不信我一铲子拍死你?!”

“你敢!”苏夫人不敢置信,她真的是她认识的苏家大小姐么?

以前她见她,哪次不是恭恭敬敬的,哪次不是畏畏缩缩的,不过是中一次毒,再次醒来她的性子怎么就变了如此之多?

“你可以试一试!”苏长歌冷哼。

苏夫人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不受威胁的扯着嗓子大喊:“救命啊……”

“你还真以为我在说假话啊?”

苏长歌冷笑,铲子一挥,‘啪’的一声,直接将她拍晕了过去!

……

半个时辰后,苏长歌将坑填了起来,坑的上面,只露出六颗黑兮兮的脑袋。

泥土恰到好处盖过嘴巴,只留一个鼻子给他们出气。

这具身子着实太弱,才这点运动量,就叫她喘的不行。

苏长歌气喘吁吁的坐在坑边的石头上,手持着铲子在那几颗脑袋上敲了敲,“哼,下次再敢惹姐,姐就跟你们玩打地鼠!玩到敲爆你们的脑袋为止!”

“噗!”

忽然之间,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笑声。

“谁?!”苏长歌眸子一眯,正要转过头去声音传来的方向,忽然一阵风疾而过,她的衣袍后领就被人拎住了,然后她整个人都腾空起来,耳边是风呼啸的声音。

她呆住,待她反应过来,她被人在半空中蓦地一扔!

“啊!”

苏长歌尖叫一声,然后‘嘭’的一声,整个人跟一只蟹似的,四仰八叉的陷在了雪地上……一动不动。

“谁这么缺德啊,给姐滚出来!”本就虚弱的身子骨,被这样一摔几乎散架。

若非地下全是雪,她早就摔死了!

她的骂声无人回应,倒是四周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然后,她听到有人惊呼了一句:“小姐!”

苏长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拉住胳臂扶着站了起来,“小姐,您去哪了,好端端的怎么就躺在这里啊?奴婢都找了你快一个多时辰了,您莫不是还在因段世子的事难过?”

听这语气,来人应该是原身的婢女。

“不是,”苏长歌不动声色,“先扶我回去再说。”

“哦,好。”来人一听,赶紧扶着苏长歌往一侧走去,一边走一边提醒道:“小姐,这里是台阶……这里是拐弯……”

二人走了一段距离后,那人道:“小姐,到了,注意门槛……对,就这这样。不过,小姐您好厉害哦,这一次竟然不需要奴婢提醒您抬高脚耶,以前每次都要的!”

苏长歌笑笑,没有说话。

她上一世好歹也是组织里的最强毒医,对外界的感知自然要强出很多。

回到房间,苏长歌翻了翻那零星的记忆,出声问道,“你是翠玉?”

“奴婢是月寒啊!”听苏长歌叫错名字,月寒有些委屈,“您不是说你早便能分得清奴婢和翠玉的声音的吗?”

“我头有些晕一时间有些混乱……”苏长歌说时有意无意的拨弄一下额前的头发,自月寒立刻惊呼一声,“啊!小姐,您,您头上怎么那么多血啊?!是不是出去的时候磕碰着什么了?”

苏长歌颔首,“头挺晕的,我……”

月寒很是担心,连忙道:“小姐您受伤了头晕怎么不早说呢!奴婢这就去请示总管,让他快些去叫大夫来!”话罢,转身风风火火的就要走。

“回来!”苏长歌拧眉,“我话还没说完。”

“怎,怎么啦?”月寒还是第一次听道软弱无依的小姐用这般硬的语气跟她说话,她怔了一下,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今晚的小姐好像有些奇怪。

但是哪里怪,她有说不清楚,只当是她受打击过大的缘故。

“你去取笔墨纸砚来。”

“哦!”月寒赶紧去拿东西了,东西拿来之后,她在苏长歌的吩咐下磨墨,半响道,“小姐,墨磨好了。”

“嗯。”苏长歌应了一声,然后摊开一张纸摆在自己面前,又精准的从自己手肘处拿起毛笔,准确无误的沾了沾墨,抿着唇恣意挥毫。

她动作挥洒自如,落笔和字与字之间的空隙恰到好处,字写得意外的漂亮,不但带了一股女子的灵气,还带了一股微微的英气,让人真的不敢相信此刻伏首埋案的人会是一个瞎子!

写完后,苏长歌将墨迹吹干,将纸张叠好,然后对目瞪口呆的月寒道:“你明儿一早起来,就拿着这两张纸到药房抓药。”

月寒接过纸张,看了一眼纸上的字迹,又抬头看向苏长歌,惊讶道:“小姐,奴婢跟了您好几年了,怎么不知晓您原来还会写字?您还会写药方!?”

“废话那么多作甚!去去去,我饿了,去给我准备一点吃的。”

苏长歌被她连续的问话弄耳朵嗡嗡作响。

如果她说,她这药方是她写来给自己医治眼睛的,这小丫鬟恐怕会吓死!

毕竟在这个世界,有哪个年纪轻轻的女瞎子是能自己些药方给自己医治眼睛的?

不过,她不得不吩咐一句:“这药方一定不能让你我之外的人知晓,知道么?”

“知道了。”月寒还是很听话的,乖乖的颔首。

将月寒打发走,苏长歌疲惫地洗漱睡下,她这身子实在虚弱又身中剧毒经不起折腾。

这一觉睡得不错,早上起来她虽然还是全身酸疼,但是她还是神清气爽的。

早上在月寒的伺候下,她吃了早膳,至于那个所谓的翠玉,一直都不见影子,不过她也不问,而月寒也没有再说起她。

吃早膳时,月寒八卦的跟她窃窃私语,“小姐,您知道么,听说昨夜夫人一整晚都没回房,老爷昨夜今早都没寻到人,府中都传言说夫人去背着老爷去偷人了,老爷大发雷霆,气得跟什么似的!”

“哦?是么?”苏长歌眯眸,勾唇轻轻的笑,“或许她现在真的是在做着着什么有趣的事呢!”

苏长歌觉得自己这话是挺带良心的,一点都没偏颇,毕竟被埋在地上一个晚上,这样的经历应该没有多少人有,怎能说不有趣呢?

月寒听得不是很明白,见苏长歌难得的笑了,虽然笑容怪怪的。

但是到底是笑了,她还真怕小姐会因为段世子退婚这事想不开呢,这样想着,也松了口气。

“小姐,您说夫人是不是真的是背着老爷去……偷情了?”月寒小心翼翼的问。

苏长歌还来不及说话,门被人一脚狠狠的踹开了,接着一声暴喝:“孽女!你好大的胆子!”

 

“老爷?”月寒被这么大的动静吓了一大跳,抬头就见苏老爷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苏老爷二话不说,挥起手就一巴掌,‘啪’的一声用力的打在苏长歌的脸上!

苏长歌的脸立刻被打得侧到一边去,嘴角溢出了几缕血丝!

她既不喊疼,也没有觉得委屈,反而唇角微微上扬,从容的伸出指尖轻轻的将唇角上的血丝抹掉。

“啊!小姐流血了!”月寒惊呼一声,见苏老爷气红了眼,挥起手又要打,连忙跪了下来,挡在苏长歌前面,哭喊道:“不要打啊,老爷,小姐的身子已经够不好的了,您一巴掌打下去岂不是要了小姐的命?”

“滚开!”

“滚开!”

异口同声的话,出自苏长歌和苏老爷之口。

苏老爷伸腿就想将月寒一脚踹开,然而,他脚还没落下,苏长歌一个弯腰,猛地用力提着月寒的后领将她扯到一旁去!

苏老爷一时用力过猛,蓦地扑了个空,他后脚一时站不稳,整个人便往前面扑去!

他的前面是苏长歌,他这样扑下来的话,定然是会砸到苏长歌的身上来。

苏长歌虽然看不见,却好像早有预感。

她扶着前面的桌子,跳到另外一侧去。

刚躲开就听到‘砰’的一声,苏老爷就这么的砸在了她方才坐着的凳子上,痛得他龇牙咧嘴。

苏长歌侧耳听着,顿时眯着眼笑了。

呃!

月寒则震惊得回不过神来。

她有些不敢置信,觉得自己简直在做梦,她她她……方才竟然被连端一张椅子都觉得重的小姐一手的……提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

“爹!”就在这时,一声娇脆的声音响起,一个人提着裙摆焦急的跑了进来,一边问痛得不行的苏老爷,“爹,您怎么样了?”

爹?苏长歌因为这个称呼而竖起了耳朵。

据她所知,苏老爷的子嗣二女一男,而这个人的声音娇娇柔柔的,一听就知道是女的了。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个和她抢什么段世子的妹妹苏轻眉了。

一阵窸窣声过后,苏轻眉将苏老爷给扶了起来,一边从一侧移了一张椅子过来,一边细声细气的嘱咐:“爹,这里有张凳子,你摔着腰了,先坐下来,眉儿给您捏捏腰。”

苏老爷坐了下来,不等苏轻眉帮他捏腰,他便气呼呼的瞪着苏长歌,“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孽女!”

“爹,罢了,姐姐应该也不是故意的……”

“什么不是故意的,在我看来她就是故意的!”苏老爷愤恨道:“昨天的事儿她还没反思,今儿竟然就想报复我!”

“爹,姐姐只是……”

“你莫要为她说话了!”苏老爷气道:“堂堂一个嫡女,竟然连什么宁愿效仿娥皇女英二女共侍一夫,宁作小妾只为伴夫侧这样的话儿都说出来了,你可知,因为她昨儿的不知廉耻,今天为父上朝被所有的同僚嘲笑!我苏府的一个嫡女竟然能是个厚颜无耻的逆女!”

苏长歌眯眸,她还以为苏老爷是因为苏夫人的事生气,这么一来,好像并不是……

不过,这个身体的主人,当真说过这样的话?

“爹,算了,姐姐也不过是喜欢段世子罢了。”苏轻眉好声好气的劝:“被退婚,姐姐已经够难过的了……”

苏长歌嗤笑,还真够作的啊!差不多的话重复来重复去也不嫌烦!

“什么难过不难过?”苏老爷说话一点都不客气,“段世子看不上她,是她根本没有这个福气,她就得乖乖的认命,而不是因为嫉妒你,便在段世子面前说你的不是,让段世子对你产生嫌隙!”

“哼!当初她和段世子的娃娃亲可是老太君花了很大的人力物力才攀上的,她自己抓不住段世子,差点儿毁了我们和段王府的关系,还好意思毁你和段世子的好事!真是不知所谓!”

说时,他拍了拍苏轻眉的手,赞赏的道:“幸亏段世子喜欢你,根本不听她的,好不容易才和段王府联盟起来,要是因为她而断了我和段王府的道往来,我定然饶不了她!”

呵!

苏长歌听到这里冷冷的笑了。

还真是一个奇葩父亲啊,女儿被退婚,他不担心她名节会受损,不担心她是否会难过,不去想被妹妹抢了未婚夫她的心情如何,竟然还怪她命里没福气,抓不住段世子?!

苏轻眉一副娇羞的模样,“女儿一直相信缘分是天注定,强求不来,段世子对女儿倾心,自然是因为和女儿是有缘人。”

“呕!”苏长歌差点儿听吐了,听月寒说,这苏轻眉是自己想方设法去勾搭什么段世子的,还缘分呢!

尼玛,这话听着都觉得膈应!

“你这是什么反应?”苏老爷见苏长歌一副不屑的模样,气得七窍生烟,“如果不是段世子喜欢上了眉儿,信不信我将你赶出府去?!”

他现在已经够举步维艰的了,这丫头还总是坏他好事!

他们苏氏一族在皇城虽然也算是名门望族,在天启国开过时祖上有父辈立过大功,三四百年来都是大富大贵的,不过到他爷爷这一代,因为男丁不丰,日渐走向衰落。

即使他现在也是朝廷三品大员,但是家族没有同盟者,到底是显得势单力薄。

为此,他一直想拉拢一些强大的同盟者,而那个段世子出生于钟鸣鼎食之家,家大业大,家族枝节繁茂,段王爷又是皇上面前当之无愧的红人,是他极力企图拉拢的人物。

为此,即使大女儿和段世子有娃娃亲在身,见他对二女儿有好感要和大女儿解除婚约,他也乐见其成。

毕竟比起段家人嫌弃双目失明的大女儿,然后另娶其他人,他还不如对方喜欢自己的二女儿呢!

起码,无论是二女儿嫁给段世子还是大女儿嫁,对他来说都没差!

只要段世子是他的女婿就行!

要是平常,苏老爷这话一出来,苏长歌肯定立刻哭着跪下来,磕破头求原谅了,但是此刻他竟然听见她轻飘飘的道:“反正爹也一直看我不顺眼,如果爹不怕外面的说抛弃骨肉,累了名声,你要赶便赶吧。”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