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才是储存多年的白月光
  • 她才是储存多年的白月光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烁果果作者
  • 更新:2022-07-15 21:17: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最大的错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直到将洛千千逼疯,在熊熊火焰中结束生命,那一刻乐子麟才相信女人口中的爱。原来洛千千才是他放在心底多年的白月光,真相大白的时刻,乐子麟却泣不成声,因为他再也找不回那个一心一意只为他的女人,那个不求回报,毫无保留奉献自己的女人。

《她才是储存多年的白月光》精彩片段

 

临市,人民医院抢救室门口。

“不好意思,乐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您母亲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脑出血位置特殊,压迫神经,很有可能,醒不过来,您要有思想准备。”

乐子麟的睫毛微颤了一下,忽的转过头看着洛千千,冰冷的眸光,就像是锋利刀子似的,刺得人浑身发冷,“你对我母亲做了什么!”

“我,我没有,我来的时候,母亲就已经倒在地上了,我......”

“还说没有,你恨她,她一直都不喜欢你,不承认你这个儿媳妇。”

“我知道母亲不喜欢我,但是这次,是她主动约我见面,我去的时候,就看到她倒在地上,立刻将她送到了医院,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忽然脑出血,子麟,你相信我。”

“相信你?”乐子麟一把伸出手,狠狠的掐住洛千千的脖子,“我凭什么相信你,想让我母亲死,好继续留在乐家做女主人,是吗?洛千千,你好狠的心,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洛千千心里一空,眼神空洞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这是她生命里唯一爱过的男人,此刻,却撂下狠话,要她生不如死。

为了他,她付出了四年的青春,甘愿独守空房,空守乐夫人的位置,每天被关在家里,做好家务,尽管婆婆会时不时上面刁难打骂,她却从没有任何怨言。

这一切,只因为,她爱他。

眼泪顺着脸颊不断落下来,乐子麟不断收紧的手,让洛千千近乎窒息。

“你的眼泪让我恶心。”乐子麟嫌恶的松手,洛千千虚弱的倒在地上。

“我母亲昨天才打电话告诉我,要我们离婚,今天你就迫不及待的对她下手。”乐子麟眼神中染上一抹狠厉,“你是有多贱,这么离不开我,为了当你的乐夫人,对我母亲下手,洛千千,你真是个恶魔。”

他说她是恶魔。

洛千千的心似乎被撕扯成了千片万片,她紧紧的咬着下唇,浑身忍不住颤抖,心一点点的变空,“我是恶魔,那你又是什么,结婚四年,除了新婚那一晚见过你之外,整整1463天,你何时出现过,我在你眼里,是不是连空气都不如。”

“啪!”

话音落下,一个重重的巴掌,落在洛千千的脸上。

“空气可以让我呼吸,而你呢?你只会让我感到恶心。”乐子麟眼底肃冷,用力捏住洛千千的下巴,咬牙说道:“好意思提结婚那晚,别忘了,你是怎么爬上我的床的。”

从小,洛千千就认定,将来要做乐子麟的老婆,以偿还他幼年时的善举。

为了这个愿望,她努力的应聘到他的公司上班,并当上了他的秘书,每天陪着他进进出出加班加点,直到有一天,女朋友抛弃了他,一怒之下,他想以结婚来让他女朋友后悔,洛千千义无反顾站了出来。

新婚那晚,他喝的酩酊大醉,为了能留住他的心,她躺在了他的怀里。

后来,她怀孕了,她以为生下孩子,他会有所改变,起码能看孩子一眼,可是,那一晚之后,他再也没有回来过,甚至封锁了所有渠道,阻止她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

“这辈子,我都不会相信你,你这种女人,不配让我相信。”乐子麟冷笑一声,“来啊,把她给我丢到地下室,饿死!”

 

地下室内。

 

洛千千双手扶住地面,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然而,手掌触摸到一个软软的东西后,忽然尖叫一声,整个人直接弹了起来。

 

滋滋滋~

 

几只黑黢黢的老鼠,从洛千千脚背上爬过,她吓得向后退了几步,指着老鼠:“你别过来,不要过来,我,我不怕你们。”

 

然而,这些老鼠像是饿了很久,无视比自己大几十倍的洛千千,直接朝着她冲了过来。

 

三只,五只,十只......

 

很快,一群老鼠黑压压一片,直接攻击过来。

 

“救命啊!”

 

洛千千无处躲藏,双手抱胸,带着祈求的声音开口,“求求你们,别咬我,我不能死,我还有女儿要养,她不能没有我。”

 

然而,饿急的老鼠,根本不管这些,一只两只,爬上了洛千千的脚背,很快无数只老鼠密密麻麻的攻击上来。

 

强烈的惧怕笼罩着洛千千,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她挣扎中流下泪水,声音苦涩:“子麟,救我,快救我。”

 

乐子麟听不到,即便听到,他也不会来。

 

此刻乐子麟正站在医院重症监护外,透过厚厚的玻璃,看着里面全身插满管子的母亲。

 

他眼泪冷冰冰的从僵硬的脸上流下。

 

一双玉手缓缓伸出,擦了擦他眼角的泪痕,柔声细语安慰:“子麟,别伤心了,阿姨一定会好起来的,你这样难过,我会心疼的。”

 

乐子麟扭头,一把抓住了女人的手,压抑的声音慢慢传出,“欣月,谢谢你愿意回来。”

 

林欣月,这个他等了四年的女人,终于回来了,在他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出现在他的身边。

 

一瞬间,乐子麟不愿再计较,这四年,她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只要她愿意留下来,他就知足了。

 

“不,子麟,是我不好,我不该回来,我要是不回来,阿姨就不会去找你太太,要求她和你离婚,她也就不会对阿姨下手。”

 

提到这个,乐子麟神情一冷,脸上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阴霾,“她不配做我的太太。”

 

林欣月心里一喜,脸上依旧温柔,一只手放在乐子麟的腰上,接着说:“你们别因为我吵架,子麟,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只要你和阿姨好好的就行了,只是阿姨现在,她要是醒着,一定想听到一声对不起......”

 

乐子麟抬手,摸了摸林欣月的头发,这才是他爱的女人,温柔善良大方,想想那个恶毒的女人,他眼眸一冷,“李浩,把那个恶毒的女人带来,跪下给我母亲认错。”

 

半个小时后,洛千千出现在乐子麟面前。

 

她是被抬过来的。

 

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不像样子,难以遮挡隐私,密密麻麻的伤口更是布满全身,浑身的血渍混成一片,混合着难以捕捉的臭味,从洛千千身上缓缓溢出。

 

林欣月本能的就要捂住鼻子,余光注意到乐子麟的冷眸之后,连忙放下来,朝着他怀里靠了靠,“子麟,我好怕。”

 

“不怕,有我在。”乐子麟将林欣月搂入怀中。

 

疼痛,如刀扎入心口一般,密密麻麻的袭来,可是和眼前的一幕相较,洛千千还是觉得无法比拟,她才是乐夫人,可此时的乐先生,却抱着别的女人,说着有我在这样的蜜语。

 

多么讽刺。

 

无视洛千千身上的伤痕,乐子麟一把将她从地上拉起来,丢在玻璃门外。

“跪下认错!”

被抓到了伤口,再加上浑身的滚烫,洛千千摇摇欲坠,但是看到玻璃房内的婆婆时,她还是强忍着痛楚,挣扎着爬起来,咬牙跪了下去。

“妈,对不起,我没照顾好你。”

乐子麟一脚踹在洛千千的后背,她整个人随着惯性向前一冲,咣当一声,脑袋撞在了玻璃上,血流如注。

“我可以跪下,但是我没错!”洛千千使出最后的力气嘶吼一声,她眼神坚定,看着乐子麟,“母亲的事情,和我没关系,真的和我没关系,尽管她不喜欢我,但是我从没想过对她做什么,因为,她是你的母亲!”

“还不承认!”乐子麟咬牙,眼神死死的盯着洛千千,恨不得再给她一巴掌,“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承认,我就把你的家人,送到南非,你一辈子,休想再看到她们。”

“不!不要,这件事和她们没关系,不要牵连她们,放过她们,求你放过她们。”抓着乐子麟的裤管,洛千千嘶哑祈求。

乐子麟一脚踹开她,“承认,就放了她们。”

“你......”洛千千很想骂他心是铁做的,她整整四年都捂不热,她这几年的小心翼翼,独守空房,竟然连林欣月一个笑脸都比不过。

“不承认,她们就必须替你受过。”乐子麟声音幽冷,一字一句。

洛千千忍者剧痛想要告诉乐子麟,她是清白的,可身子再也没有一点力气,一歪,整个人栽到在地上。

一瞬间,她觉得自己错了。

“我最大的错,就是爱上你,乐子麟,我恨上天,恨它安排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占满了我全部的记忆,恨自己太痴情,为了还你儿时的情分,搭上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

乐子麟的眼神慢慢涣散,她眼中的决绝,似乎不像是装的,难道他的真的冤枉了她,这件事真的和她没关系?

正当他有所动摇的时候,林欣月上来拉住他的手,撒娇的晃了晃,“子麟,千千可能就是一时糊涂,你别怪她了,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想办法治好阿姨,她的错,惩罚不急一时。”

“哈哈哈......”洛千千忽然笑了,笑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笑的让人毛骨悚然。

说的可真好听,要不是爬不起来,洛千千真想上去,撕烂她的嘴,撕掉她的伪装。

“她,她笑什么,子麟,我好怕。”林欣月又钻到乐子麟的怀里。

“她是个疯子。”乐子麟单手搂着林欣月,怒视洛千千,“你笑什么!”

停下笑,洛千千的眼角落下两行泪水,“我笑你是个傻子,看不清谁才是真心。”

林欣月晃了晃乐子麟的胳膊,委屈的说,“子麟,我真的爱你,你相信我,我对你怎么可能不是真心,这四年我虽然一个人在国外,但是心里都是你。”

乐子麟点点头,没有说话。

林欣月心里一空,挣脱出怀抱,蹲下身,来到洛千千的眼前,“千千,我知道你不喜欢阿姨,但是她毕竟是子麟的妈妈,你爱他,就必须接受他的家人,这就是爱屋及乌。”

好一个爱屋及乌。

洛千千使出全力,用脑袋撞在了林欣月的胸口。

“啊!子麟,我好疼,她怎么这么对我。”

林欣月倒在地上,乐子麟一看,一把扶起来,护在怀里,顺带一脚踹在了洛千千的胸口。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