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唯有一人
  • 心中唯有一人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百里悠悠作者
  • 更新:2022-07-15 22:29:00
  • 最新章节:第3章 苏父的生日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所有人都看到了苏瑾冉对陆子宸的感情付出,可是那个被她爱着的人却没有任何的回应,之后就传闻说陆家少爷不过是将她当做替身罢了!在三年的感情追逐战中,苏瑾冉一边要承受陆子宸的冷漠嘲讽,一边还要忍受他人的评头论足,终于在对这个男人死心后,她选择了离开,结果没想到陆家那个少爷竟然慌了!

《心中唯有一人》精彩片段

“轰隆隆!”

暴雨毫无预兆的下着,似乎要将谁吞噬一般。

A市的某处墓地,一个身着黑衣的女人撑着把黑伞站在那里。

她的腰杆笔直,手捧鲜花,任由雨水打湿也一动不动。

“妈,三年前是我没保护好你,对不起……”

“今天我苏瑾冉在你灵前发誓,必然要将曾经伤害你的人一一手刃,付出千万倍代价!”

雨伞不甚吹落在地,苏瑾冉跪在地上,绝美的小脸满是坚毅。

她重重地磕了四个响头,而后决意起身,她,苏瑾冉,回来了……

半小时后,浑身湿透的苏瑾冉随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离开了墓地。

雨渐渐小了,在路过墓地出入口时,她瞧见前面有几人前来,远远的也没在意。

不知是有意无意,竟然跟为首的男人擦肩而过。

对方身后的人不满的质问道:“喂,你没长眼睛?”

苏瑾冉并未停顿,淋雨多了脑袋有些昏沉,她甚至连头都没抬,哑着嗓子道:“抱歉。”

说罢人便钻进外面等候多时的出租车,很快的离开了这里。

男人周身气息很冷,犹如一个行走的冰箱,漆黑的瞳孔带着无尽的毁灭,不含一丝人情味。

但那张脸倒是十分抗打,俊美的不像凡人。

刀削般的轮廓与精致帅气的五官格外吸人眼球,身子骨与气质也是极品中的极品。

李言有些为难,深知某人有洁癖:“陆总,我们要不要回车子换一套衣服再来?”

男人的目光似乎在苏瑾冉的背影上扫了一圈,而后,不着痕迹的收回。

他的声音透着蛊惑,可偏偏又冷澈入骨:“不用,走吧。”

可他的心思此时却少有的起了异样,那个女人的背影……怎会如此眼熟?

倒是像极了三年前……

口口声声说爱他爱的死去活来,却又一转身离开彻底的那个无情女人。

是错觉吗?

男人的瞳孔缩了缩,危险的气息逐渐弥漫开。

心思也越发阴沉恐怖:女人,你最好期盼,那个人并不是你。

……

苏瑾冉回到自己刚租下来的房子,洗了个热水澡,便躺在床上准备休息。

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可能是触景生情,脑海中不自觉回忆着曾经的经历。

“三年了……”苏瑾冉自言自语着。

这三年,她用尽一切办法改变自己,好在智商不低,又足够努力,如今也早已脱胎换骨。

五年前,她的“好父亲”——A市前百强的公司总裁,公然将小三与私生女带回家,与母亲离婚,与她撕破脸。

她失去了一切,无权无势,好在还有母亲。

可却突然发现母亲得了癌症,需要一大笔费用治疗。

父亲拒之不理,母亲又没了依靠,她在走投无路时,做了一场豪赌。

后来证明她赌赢了,得到了A市霸首陆氏集团的天之骄子——陆子宸的青睐。

陆子宸很优秀,是陆氏集团未来继承人,被人誉为天才中的天才,无人能及。

只是他手段极其高明残忍,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人物,可他也很有钱。

她与他在一起,以替身的身份换取了母亲继续治疗和活下去的机会,就这样维持了两年。

后来,小三与私生女对母亲故意打压,害的母亲多次病情加重。

而后在一次她看管不利之下,母亲被害并彻底离开了人世。

那时候,她连最后的依靠都没了,又接连受到好多人的打压。

比如陆子宸的母亲,狼狈为奸的苏家,以及……

“呵——”苏瑾冉抬手撩起碎发,眼底异样的神情若隐若现。

她当时没了依靠,也搬不倒任何人,在最后的时刻,唯一的机会便是出国重新开始。

还好,她当时的选择没有错,如今也到了她反击的时候。

只是想到那个男人,苏瑾冉的心里还是会不可控制,好在,都过去了。

明天,才是所有报复的起点线。

次日。

苏家大门外。

苏瑾冉身着一条黑色的礼服短裙,修长的美腿惹人眼。

精致的五官美如画,一双美眸透着三分漫不经心与七分蛊惑人心。

一头乌黑长发如瀑布般,像个坠落人间的小妖精。

今天是父亲苏洪山的48岁生日宴。

可是,门口的新门卫愣是不让她进去。

“抱歉,没有请帖禁止入内,这是规矩。”

苏瑾冉心中冷笑,目光扫了一圈,并没有闹。

“除了手持请帖,还有怎么样可以进去?”她直白的问。

门卫想了想:“除非你跟手持请帖的人是朋友,一张请帖可进来两个人。”

苏瑾冉了然于心,视线在来人身上游走,最终落在了一个略有眼熟的男人身上。

这人长的白净好看,虽不像陆子宸那般充满危险与侵略性,却也堪称极品。

看得出他是一个十分阳光多金的公子哥,巧了,还是一个人来的。

苏瑾冉唇瓣上扬,朝着他款款走去,声音柔和动人:“先生,我请帖丢了,介意帮个忙吗?”

男人眼神闪了闪,在看到苏瑾冉时明显有些意外:“嗯?什么忙?”

苏瑾冉并未注意这个,只是说:“让我陪你一起进去就行,可以吗?”

许是她的美眸太亮太勾人,男人没有拒绝:“可以。”

苏瑾冉笑了,很自然的挽住男人的手臂,二人一起走向门口。

门卫看到她这样的骚操作实在无语,可人家确实没有触犯规定。

无奈,门卫只能选择放人。

苏瑾冉进门后,明显用完就甩人:“谢谢你,我还有事,先走了。”

男人看着苏瑾冉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某种沉思,唇瓣逐渐上扬。

有趣,这个女人回来了,还变了。

从乖巧如一的小奶猫,变成了一只狡猾又勾人的小狐狸。

男人随意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自己低语:“若是子宸看到这样的她,会如何?”

他拿出手机,不知给谁发了条消息。

而后,他温润如玉的笑着,可笑容却不达眼底。

……

苏瑾冉走进大厅,目光准确无误的落在了最里面与其他人周旋的苏家人身上。

苏洪山依旧是一副老好人的嘴脸,谁能知道他背地里是那么人渣的败类?

抛弃与自己一直奋斗的妻子和女儿,还令小三生了一儿一女。

并让小三上位,逼迫发妻净身出户,任由小三母女害死她!

这一桩桩,一件件,苏瑾冉都会一一讨回来。

可能是苏瑾冉的目光太过炽热,苏洪山等人下意识的朝着这个方向看来。

好巧不巧的,又是几个人端着酒杯前往苏洪山等人面前,挡住了苏瑾冉的身影。

苏瑾冉透过人群,又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才收回目光。

“苏总,祝你越活越年轻,公司也是越来越风生水起了呢。”

恭维的人大有人在,却也有人只是来走个过场。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和谐。

唯独在苏瑾冉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时,有人突然从后面拍了拍她的肩。

她回眸看去,是刚才那个男人,身边还有几个富家公子哥。

她眉头邪肆的挑了挑:“有事?”

说实话,男人很不敢相信,之前陆子宸让往东就绝不往西的乖乖女,怎会如此的野?

“苏瑾冉?”男人一字一顿的喊出了她的名字。

苏瑾冉一愣,脑海仔细一回忆,心中直接一句国粹吐出。

操,怪不得之前觉得眼熟,这不是陆子宸身边的好兄弟,沈延华么?

其他人似乎也认出了她,冷嘲热讽的声音顿时出现。

“啧,我说这女的长的这么眼熟,原来是陆总身边的不走心小女友啊?”

不走心走什么?那就只有走肾了。

苏瑾冉不想提曾经的过往,如今听到这话,脸色黑了黑。

她起身,手里端着一杯酒随意的晃了晃,漫不经心的看着那人道:“你说什么?”

那人还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继续嘲讽:“怎么?这是在外面混不下去,又想回来拜陆总的钱了?”

“不就是一个为了钱啥都干的女人么?穿的人模狗样,装什么千金小姐?我呸!”

随着这话刚落,苏瑾冉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

而后,酒杯直接砸在此人头上,“啪”一声,酒杯应声而碎,酒水从头淋到脚!

众人懵了,这个乖乖女,居然敢跟他们动手?

不仅如此,苏瑾冉又道:“傻B,离老娘远点。”

“操!苏瑾冉你这个臭表子,看老子打不死你!”

那人捂着头,不知是血还是红酒,格外抢眼的谩骂着。

苏瑾冉不为所动,甚至还跃跃欲试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筋骨:“是男人就动手啊。”

她还记得,三年前,这个人将滚热的开水故意泼在她身上。

许是这边的动静太大,也吸引了苏洪山一家人的目光。

听到“苏瑾冉”这三个字眼,还是忍不住的投来目光。

结果,就看到了美的不可方物的苏瑾冉。

几年不见,苏瑾冉越来越美,岁月没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几乎是第一时间,苏陌陌又嫉妒又厌恶,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明明都已经被逐出家门了,竟然还来这里寻找存在感,难道是要跟她争苏家小姐的身份么?

继母张丽娜同样眼神阴冷,却无声的安抚着苏陌陌,现在人多,她们不好动手。

包括苏洪山也看到了她,意外、厌恶、不耐烦……

各种情绪夹杂在一起,唯独没有一个父亲看到消失多年女儿的喜悦。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