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少爷的专属甜心
  • 高冷少爷的专属甜心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堆堆作者
  • 更新:2022-07-15 22:3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双宝出生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因为生活所迫,阮星不得不成为了一个生娃机器,可当初明明说好只是试管婴儿,不知为何最后却莫名变了样。男人霸道又冷漠,夜夜缠绵,让她暗自神伤。终于,她怀孕了,就在她以为自己在生下孩子后便可全身而退时,怎料五年后,男人竟带着两个孩子硬生生地将她壁咚在了员工宿舍楼下!

《高冷少爷的专属甜心》精彩片段

深夜,坐落于A市顶级地段的奢华豪宅内。

阮星静静的坐在床边。

突然房门被打开,她下意识望向门口,眼前却一片漆黑。

她的双眼被蒙上了一层绸布,对方不想让她知道他是谁。

阮星的心里止不住的发颤。

“你在害怕吗?”

沉稳的磁声在头顶上方响起。

阮星一愣,不是说对方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吗?怎么会有这样年轻,动听的声音?

阮星还没回过神来,就听男人又道:“如果怕疼,我尽量在过程中让你感到愉快,我们开始吧。”

男人生硬的安抚如同宣布开会一般,一本正经到令她瞠目结舌。

下一秒,她被抱起来!

……

这是她长这么大从未有过的经历,这一夜,阮星如同一叶扁舟,在仿若没有尽头的大海,尝遍了各种滋味,疼痛,哭泣,无助,最终昏睡过去……

……

慕少霆低头看着他怀中娇小的女生,喉头滑动,薄唇紧抿,目光落在她白皙干净的巴掌大小脸上。

视线缓缓下移,最终,落在她粉嫩的唇上……

视线逐渐升温,灼热。

可合同上却清晰写明过:不接吻。

该死的,这一刻他竟然有些后悔他定下的条约!

起身,穿上外套,夺门而去。

黑暗中,阮星蜷缩在角落,很久很久。

医生说,这样有利于早些怀上小孩。

……

这种被拆骨入腹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阮星几乎每天晚上都累昏过去,白天疲乏到起不来床。

终于,到了这个月的最后一晚。

今晚,男人的表现让阮星实在揣摩不透,他时而温柔,时而霸道,像故意让她吃痛似的。

反反复复,她感觉身体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结束后,男人整装完毕,冷酷的对蜷缩在被子里的她道:“祝你好孕。”

说完,离开了。

卧室里归于宁静。

对于阮星来说,这个不知姓名,不知长相的男人,是恐怖的!他身体里,仿佛住着一头才被释放出来的怪物!令她惧怕,令她吃不消!

这夜,他似乎并没有立即从别墅离开。

她听到,他出了卧室,却伫立在别墅外,最后传来打火机的声响,“咔嗒”一声,在空荡荡的别墅里,很明显。

她只需要坐起来看向窗外,就能看到对方是什么模样,但她,害怕,那是噩梦。

阮星无声的躺回了床上,蜷缩起来,她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这夜,她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在爷爷老家小镇上读初中的那年——花季雨季,她跟几个女同学一起趴在墙头上,偷看隔壁高中操场上的篮球比赛。举手投足,篮球打得帅到飞起的高中风云人物,就是那个转学而来的姓慕的学长。

那时的幕学长,是校内所有女生都遥不可及的梦想。

而卑微渺小的她,在还什么都不懂的年纪里,将那个只读了一年高中就突然离校的慕学长,深深刻进了脑海里。

第二天醒来,看着豪华的房间。

阮星苦笑着摇摇头,暗暗的骂自己恶心!

阮星,你再也没有资格喜欢他了!

……

颓丧的拿起床头柜上的测试纸,阮星走进了卫生间。

如果这个月没成功,她就又要跟那个男人……

 

测试纸上面显示有两条杠。

太好了,她怀孕了!

只要顺利生下这个孩子,父亲的医药费,肝源就都可以解决了。

对方的人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为她安排了缜密的检查。

别墅的管家邓芳过来看她的时候,阮星提出了两个要求。

一,她要继续上学,打算读书读到肚子显怀,那时再办理休学,待产。

二,这期间她要住在出租屋里,那里住的比较自由。

别墅的那种空旷,她很不适应。

“你的要求,我要先征得老板的同意,毕竟,孩子是他的!”邓芳当即就转身打电话,跟电话那边的老板转述了阮星的两个要求。

一分钟后,邓芳挂断。

“老板同意了你的要求。”

阮星松了口气,说了声谢谢。

……

下午,回到出租屋里,她先给医院打了个电话,“你好,是赵医生吗?请问我爸的身体现在怎么样?”

“不用担心。”医生接着道:“资金已经到位,肝源很快也会到位,手术在安排,近期就做手术!”

“谢谢。”除了谢谢阮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钱,肝源,这些都是她拿自己换来的。

可喜吗?

可悲吗?

都不!

挂断电话,她靠在墙上一个人发呆,许久,眼泪到底还是染湿了眼睫毛。

半晌,她用手掌心擦了擦胡乱流出来的泪水。

强迫自己笑,老爸有救了,明明是件很值得高兴的事。

下午。

阮星去医院看老爸。

熟门熟路的找到病房,可是,她还没进去,就听到病房里传出后妈李慧珍的声音。

“利康,我是这么想的,我们一共就两个女儿,虽然我们家美美不是你亲生的,但好歹她从小到大,都管你叫爸……”

李慧珍的话没说完,病床上休养身体已经多月的阮利康就打断,“有什么话,你直说,我是你丈夫。”

“我知道你疼我,也疼我们家美美……”李慧珍抓着阮利康瘦的几乎皮包骨的手,柔声说道,“你不是说,等小星高中毕业,就送小星出国读书吗?我们美美就只比小星大两岁,利康,我想让我们家美美跟小星一起出国读书!”

阮星站在病房门外,微皱起眉。

阮美美今年二十岁,初二开始不知跟谁学会的。

抽烟,喝酒,逃学,夜不归宿……

对于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阮星没有一丝好感!

阮利康不是一个富豪,毕生积蓄总共六十万整,为了这个后组成的家庭,他每天奔波,劳累工作,直到如今病倒。

甚至被医生宣布就快死了,他都坚决不拿出那六十万存款治病。

“小星,爸这一辈子没什么本事,就给你存了这六十万,爸死以后,别太伤心,料理完后事你就拿钱去国外读书!未来的路,好好走……”

想起病床上阮利康握着她的手声泪俱下说的话,阮星眼眶泛红。

知道老爸宁可不治,也要保住给她读书的六十万,她才不得不用那样的方法,换来钱和肝源……

站在病房外,她看到老爸后妈恩恩爱爱的模样,并不开心,反而是前所未有的堵心。

最终,阮星没有进去。

……

八个月后,预产期终于到了。

私人医院的顶级产房里,阮星被推进手术室。

要剖腹产!

因为麻药,所以整个过程里她没有感觉到疼痛。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涌。

这一切的一切,从最开始就是一场公平交易,不是吗?可为何,心脏还是这么疼痛?

邓芳全程注意着阮星的情绪,看着她哭,看着她无助。

最后,一切结束的时候,邓芳她说:“你才还年轻,这件事,只能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孩子,希望你尽快走出来,祝你余生幸福。”

这是安慰的话,但却残忍。

“能告诉我,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吗?”阮星虚弱的问道。

“是女宝宝,很健康。”邓芳按照慕老爷子的指示,为避免将来再有麻烦,只能撒谎欺骗阮星。

其实,她生下的是龙凤胎。

阮星闭上了眼睛,脸色苍白,又累又困。

女儿。

这个世上,从此有了一个新的生命,是她的女儿。

……

阮星只在医院住了十天。

她受不了每天都在医院里发呆的生活,更受不了思绪只停留在女儿这个问题上的痛苦。

出院以后,阮星回到了出租屋。

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想给老爸打个电话,她刚打开手机,一条新闻推送映入眼帘。

是一个娱乐新闻,某56岁富商于近日喜得一女,女儿的妈妈,身份成谜。

阮星看着手机屏幕一动不动,现在的她是敏感的,出院时她曾发过誓,再也不会去想她的宝宝,可是,现实怎么可能做得到?

宝宝,是她的骨血啊。

疯了。

她要疯了。

阮星就是从小就被妈妈抛弃的小孩,她忘不掉自己冷冰冰的童年,没有妈妈,只有爷爷和爸爸,爸爸在外地赚钱,爷爷逐渐变老,邻里间不停的议论,不好的声音充斥着她的整个童年。

她是被欺负长大的。

她不知道没有妈妈为什么会成为同学欺负她的理由,一声声的谩骂砸在她的耳边。

有的时候,她恨妈妈。

可如今,自己却成为了自己最恨的那种女人,一个生下孩子后却不对孩子负责的妈妈。

阮星终于忍不住,崩溃大哭。

……

转眼。

到了出发去国外的日子。

国际机场。

“到了那边,就麻烦你照顾我们小星和美美了。”阮利康对李宗郑重嘱托。

李宗身高一米八,标准帅哥,是阮星好闺蜜李妮的亲哥,他早打算去留学,只是没想好去哪个国家。

听李妮那里打听到阮星要去英国,他二话不说决定同去英国。

每个男人心中可能都会有一个初恋般美好的女孩子,而阮星,就是李宗心目中的那个。

“照顾好小星。”李妮搂住哥哥,在哥哥耳边又悄咪咪的说:“那个李美美你就不用照顾了,小心惹一身腥。”

李宗:“……”

二人去安检口排队的时候,阮星频繁回头,眼含热泪,对着日渐苍老的爸爸挥手。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